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8、翁婿斗法

128、翁婿斗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自顾自的埋怨了几句,见乐儿没有出声,侧目看去,就见她一脸难过的样子,当下未说出口的抱怨声,也发不出声音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乐儿才妥协的说:“好吧!我理解你,和爹娘分散了这么多年,自然想和他们住在一起,不过即使如此,你以后隔三差五也可以到将军府来小住一两天啊!我相信你只要愿意的话,你爹娘应该不会反对的。”
  
  她刚看夏楚明很疼以沫的样子。
  
  只要以沫说了,他肯定就不会反对,让她伤心。
  
  以沫小脸微抬,露出淡淡的笑意说:“这种事情,你不说我也会做的,只是到时候你别觉得我天天去你家,你别烦我就好。”
  
  乐儿假意打了以沫一下,娇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巴巴得你能天天住在将军府呢!这将近一年的时光里,都是你陪着我的,突然间你就要走了,放我一个人,我还不习惯呢!”
  
  “我也是!只是爹娘回来了,我一定要陪着他们的!而且我虚岁已经十四了,能陪爹娘的时间不多了,等以后出嫁了,再想回来长住,都不太可能了。”以沫幽幽的说道,言语间尽是失落。
  
  乐儿却是眉眼一挑,眸光一闪。
  
  “不如你嫁给二哥啊!这样的话,你以后就能长住将军府了啊!”
  
  以沫眨眨眼,脸色瞬间羞红,埋怨的瞪着乐儿,说:“你在胡说什么。”
  
  乐儿反驳,“哪有胡说,二哥对你这么好,你如果说要嫁给他,二哥肯定很高兴的就把你娶回去了。”
  
  以沫抿抿唇,再次想到离修灼热的唇温,立即松开唇瓣,有些逃避的说:“你怎么突然又扯到这事了,你先前还说让颜小姐当你的二嫂呢!你究竟想过让多少人当你的二嫂啊?”
  
  乐儿无辜的说:“也就你和表姐啊!但是二哥明显不喜欢表姐啊!这种事情又不能强求,我现在被娘逼婚,最了解这种感觉,如果真要我嫁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肯定不乐意,我相信二哥肯定也不想被迫娶一个他不喜欢的人。<>”
  
  “懒得和你说这些。”以沫翻了身,摆明了拒绝再谈这个话题。
  
  可即使如此,仍然阻止不了乐儿的碎碎念,也阻挡不了脑海中的一些绮丽想法。
  
  以哥哥对她的疼爱,若是她开口了,哥哥应该会娶她吧?
  
  只是这样,她不就是挟恩图报吗?
  
  她并不想如此。
  
  浑浑噩噩睡了一觉,再起床时,以沫已经把昨晚的事情放到了脑后,而乐儿神经大条,早就忘了昨晚的事情。
  
  一早两人一起去看了白素锦。
  
  她刚喝了药,正和夏楚明说着话。
  
  看到以沫来了,忙绽放笑容说:“怎么不多睡一会?”
  
  “娘……”以沫叫着白素锦上前。
  
  乐儿跟在后面,探头探脑的说:“哇,你娘长得好漂亮啊!不愧是当年的第一美人,真的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呢!”
  
  以沫握上白素锦的手,失笑的望向乐儿问:“你是想夸我漂亮,还是想夸我娘漂亮啊!”
  
  乐儿砸吧着嘴说:“你们俩都漂亮,看起来就像是姐妹一样!”
  
  白素锦卧病多年,早已不复当年美貌,只是五官仍在,除去病态,也确实是名符其实的大美人,只是眼下说她和以沫像是姐妹,这话有些不实。<>
  
  白素锦对照顾自家女儿的乐儿多有好感,这会见她嘴甜就越发喜欢了,笑着说:“你就是乐儿吧!沫沫这些日子承蒙你照顾了。”
  
  乐儿挥挥手说:“婶婶别笑话我了,我娘只喜欢以沫不喜欢我,说来是她照顾我,若不是有她在,我娘肯定一天照三餐揍我。”
  
  白素锦低低笑开。
  
  乐儿见她精神好,便故意挑了几件事情说给白素锦听。
  
  原都是乐儿闯了祸,以沫收尾的事情。
  
  白素锦认真的听着,不时插上几句,两人倒是很有话题的说到了一起。
  
  说罢,乐儿还感叹的说:“婶婶比我娘开通多了,你若是我娘的话,我也不会被我娘从小打到大,真是揪心。”
  
  白素锦很喜欢乐儿大大咧咧没有心机的样子,再加上先入为主的观念,越看乐儿越满意。
  
  直言说:“乐儿要是愿意的话,不如就认我当义母,以后回了京都,你也能和以沫继续玩在一起。”
  
  乐儿眼神一亮,兴奋的说:“婶婶的意思是说让以沫以后继续住在我们将军府吗?”
  
  白素锦失笑,“这可不行,不过你是我的义女,以后你可以经常来王府小住,以沫隔三差五也能去将军府小住。”
  
  昨晚后来她又醒来了,夏楚明把他自离修那里了解到的事情,也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夫妻俩人也商量过了,若是以沫回去,自然不能马上和她的那些朋友联系,毕竟走了这步棋,就要走好。
  
  像白凝霜本是姐妹,见面后就亲密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乐儿这样的关系,怕是以后多去将军府会有不便。<>
  
  眼下看乐儿又乖巧又可爱的样子,乐儿若是愿意的话,她倒是很乐意多收一个义女,也让以沫往后多一个姐妹相陪。
  
  “义母!”乐儿嘴巴一张,甜甜的叫着。
  
  白素锦笑问:“你不需要问问你母亲吗?”
  
  乐儿大大咧咧的说:“不用问了,我娘高兴都来不及了,我娘可喜欢以沫了,有这种办法能让以沫多去我家小住,她求之不得。”
  
  夏楚明问向以沫,“你以后就多一个姐妹好吗?”
  
  乐儿忙插话说:“我比以沫大十几天,我是姐姐,姐姐!”
  
  以沫笑问:“去,我才不会叫你姐姐,别想占我的便宜。”
  
  乐儿哇哇乱叫着说:“你不叫姐姐就叫师父,我还是你师父呢!”
  
  以沫不甘示弱的说:“你还好意思说,我不也是你师父吗?而且你看你什么时候教我骑马射箭了。”
  
  乐儿顶嘴反驳,两人一来一往。
  
  看着两人关系亲密,夏楚明也没有否定妻子的提议。
  
  等她们吵完了,才说:“等回了京都,问过你父母,若是他们也同意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行,不过这义父义母我就先叫着了!”乐儿完全就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比起当初以沫和将军府可随性多了。
  
  白素锦满目笑意的看着乐儿说:“义母手边现在也没有好东西,等回了京都,再把你这改口礼补上。”
  
  乐儿不害臊的说:“行,那义母记得给我补一份大的。”
  
  “这是一定的!”白素锦笑着回应。
  
  夏楚明见她们娘三说得高兴,便出去准备早点了。
  
  乐儿有些羡慕的说:“义父对义母可真好啊!竟然肯为了义母下厨房。”
  
  白素锦笑得理所当然的说:“夫妻本是一体,我能为他做的事情,他又为什么不能为我做呢?”
  
  乐儿歪着脑袋想了下,“挺有道理的,只是肯这样做的男人不多而已。”
  
  白素锦问:“乐儿有没有许人家?”
  
  乐儿撇撇嘴,直言说:“人家倒是没许,不过最近我娘在给我相看,因为永平公主偷偷告诉我,等这次夏宋大战完后,就会给几位皇子指婚,我娘觉得我这样要真去了那样的地方就是送死的份,所以想赶在这先前把婚事定下。”
  
  白素锦颇认同的说:“天家的情分有限,若是能躲过,最好是躲过去。”
  
  乐儿附和的点着头,突然凑到白素锦的面前,小声问:“义母很会看男人吧?”
  
  白素锦挑了下眉,反问:“怎么?”
  
  以沫哭笑不得的捅了捅乐儿说:“你也够了吧!”
  
  乐儿这样一问,以沫就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乐儿一下拔开了以沫的手,大大咧咧的说:“有什么关系,反正她是你娘,又没有什么说不得的。”
  
  白素锦本不感兴趣,但一听是乐儿和以沫间的小秘密,瞬间坐直了身子说:“是啊!有什么事可以和义母说说。”
  
  乐儿一下来了劲,嘀嘀咕咕的把她们那天被人暗算,又被温扬英雄救美的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还恬不知耻的直接问:“义母,你说我以身相许怎么样?”
  
  白素锦的注意力一下就落到了以沫的身上,担忧的拉着她问:“你怎么没告诉娘,你先被遇上刺客了的事情,可有吓着?没受伤吧?”
  
  以沫安抚的握紧了白素锦的手说:“娘,我没事!当时虽然有些被吓到,但是却没有受伤,后来也没有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白素锦拧着眉,不放心的问:“有没有查清楚是什么人动的手脚。”
  
  乐儿插话说:“据说是南宋人呢!是怕二哥太厉害了,所以想事先抓住我和以沫,但那个时候,二哥才到边境,战争是胜是负都不一定呢!”
  
  白素锦挑眉,“意思就是说不是南宋人?”
  
  以沫蹙眉说:“我们只是觉得南宋人做这样的事情,完全是无用功,毕竟就算真的把我和乐儿抓住了又怎么样!南宋威胁得了哥哥,难道还能威胁到皇上吗?没有哥哥,照样能派另一个将军来啊!”
  
  白素锦眉眼敛去一抹光芒,然后轻轻一笑说:“你们没事就好,其他的事情,时间自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乐儿耸耸肩说:“我们倒是没有事啦!倒是皇上把我们接到宫里去住了数天,后来又一直被娘拘在家里,特别不方便而已。”
  
  以沫笑着宽慰白素锦,“娘,没事的!事情都过去了。”
  
  “嗯!”白素锦轻应了声,也不想和两个晚辈多说什么。
  
  毕竟她经历得多了,想法也就黑暗一些,而这些都不适合跟面前两个天真的小姑娘提起。
  
  因此,白素锦故意问起,“乐儿说的温扬是怎么回事?”
  
  乐儿喜形于色的说:“我一直想嫁一个能打得过我的,我看温扬救我们时,那流畅的动作,一下就把刺客打倒了,我觉得特别好看,特有安全感。”
  
  白素锦轻笑着说:“那人家对你怎么样?”
  
  乐儿自信满满的说:“挺好啊!他第一次见我,就夸我好呢!以沫,是不是?”
  
  乐儿用手肘顶了顶以沫,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人家那可能也就是一句客套话而已。”
  
  “切,我不和你说!”乐儿偏过小脸,反正就认定了能轻易拿下温扬。
  
  以沫对此,十分无奈。
  
  她倒没有觉得温扬哪里不好,只是觉得乐儿一个姑娘家,这样大声嚷嚷要嫁给一个只见过三面的男子,总归是不太好。
  
  “幸好是自己争取的,若真的觉得他是不错的人,可以试着去认识一下,毕竟就算结果不美丽,你日后想起来,也不至于会后悔。”白素锦有着现代人的思想,较为开明。
  
  对于乐儿的主动,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给予鼓励。
  
  乐儿得意的冲着以沫扬了下眉眼,才讨好的对白素锦说:“还是义母有眼光。”
  
  白素锦轻轻一笑,娘三又说了会话,夏楚明就端了早餐来。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用着早餐的时候,鲁延虎来访。
  
  “夏二爷。”鲁延虎十分恭敬的上前,冲着夏楚明拱拱手,说明来意。
  
  “将来让属下来接小姐回去,一会送她回京。”
  
  乐儿一下跳了起来,不满的说:“我不回去,我才不回去,我好不容易来了,休想轻易把我送回去。”
  
  鲁延虎拿出离修事先告诉他的说辞,道:“你和以沫小姐都要回去。”
  
  “啊?”以沫诧异的出了一声。
  
  鲁延虎看向以沫,愣了下,尴尬的说:“属下说的是白姑娘。”
  
  以沫傻瞪着溜圆的眼,鲁延虎仍旧解释说:“我们将军的义妹也叫以沫,不过她叫白以沫,正好和夏四小姐同名。”
  
  “啊,噢!”以沫听得晕晕乎乎,却是明白鲁延虎不清楚她的身份。
  
  夏楚明迈出一步直问鲁延虎怎么回事,然后鲁延虎便拿了一封信给他。
  
  “这是将军亲笔写的,说是你看过就会懂了。”
  
  夏楚明将信拆开一看,瞬间了然了离修的意思。
  
  “好!你跟离小将军说一声,一会你让他们出发时经过我这里,乐儿她们直接从这里出发。”
  
  鲁延虎见夏楚明应下了,就没有多逗留,直接回去回话了。
  
  他人一走,乐儿就防备的看着夏楚明,说:“义父,我不回去啊!你别想把我一个人弄走。”
  
  她才不相信夏楚明刚见到女儿,会同意女儿一个人又回京都。
  
  夏楚明将信直接给乐儿看,看完她脸色几变,破口大骂说:“二哥太阴险了,竟然用这种办法弄走我,就算要走也晚几天啊,至少让我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战场啊!”
  
  夏楚明收回信,在以沫和白素锦好奇的目光光,又拿给她们娘俩看了眼。
  
  白素锦失笑,这才明白乐儿不愤的地方。
  
  信中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夏以沫已经回来了,那京都的白以沫就一定要消失,而乐儿这次和白以沫出来了,自然就要跟她一起回去。
  
  也需要她帮着打掩护,证实白以沫确实是听到离修失踪的消息,忧思成疾,一病不起。
  
  “乐儿……”以沫无奈的叫了一声。
  
  乐儿撇嘴不悦的说:“我知道啦!我会回去的啦!毕竟这事关系重大,由不得我说不,而且我觉得以我二哥的德性,我要是敢不按照他的话去做,他肯定把我绑着丢上马车。”
  
  以沫轻笑一声,“别把哥哥说得这么坏。”
  
  乐儿愤愤不平的说:“二哥只对你好,对我一向都是这么坏的。”
  
  以沫眼带得意的笑着,嘴里却说着:“哪有,明明对我们都好。”
  
  “切!你就偷着乐吧!”乐儿才不信以沫的话。
  
  两人斗着嘴,却没有注意到白素锦和夏楚明闪交换了一个意味不同的眼神。
  
  趁着两人笑闹的时候,白素锦意有所指的问夏楚明。
  
  “一个男人,会在什么情况下,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姑娘要好过嫡亲妹妹?”
  
  夏楚明眸眼带笑的说:“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还问我。”
  
  白素锦鼻子一哼,拧眉说:“这离修先是救了沫沫,后又救了你,等于间接救了我,这样说来,我们一家三口都被他救过。”
  
  夏楚明清楚白素锦在担心什么,宽慰说:“一码归一归。”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宁愿被人说忘恩负义,也决不拿女儿的幸福去还恩,沫沫现在尚小,我打算多看几年!”白素锦斩钉截铁的说道。
  
  夏楚明附和,“我也是这意思。”
  
  一间房,两两相对,各自说了些闲话。
  
  夏楚明这边话题结束后,他才对乐儿说:“这次沫沫就不和你们回去了,会是小江和你们一起上路,在路上你再想办法把人打发了,记住,别让她知道我们的身份,明白吗?”
  
  虽说把小江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才是最安全的事情,但是这小江也才买来几天,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条鲜活的生命,看着她和女儿同样大的年纪,他也不忍心。
  
  “怎么打发啊?我们来的队伍中间,就我、落夏还有以沫的两个暗卫清楚她的身份,其他人都不知道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