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7、一家三口

127、一家三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素锦白了夏楚明一眼,两人夫妻多年,也是清楚他的性格。
  
  明白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心中的愤怒不比她少,只是对方是他的亲娘,他不能在她的面前说什么,否则的话,婆媳,祖孙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恶化。
  
  两人围着京都的事情说了几句,以沫就回来了,两人便没再继续了。
  
  夏楚明看以沫走来,起身说:“你在这里陪着你娘,爹去给你们做饭。”
  
  以沫忙跟在夏楚明的身后,说:“爹,还是我来做吧!”
  
  “傻丫头!你乖乖的坐着陪你娘说话,爹来做就好!”夏楚明笑容满面的看着以沫。
  
  白素锦拉着以沫的手说:“沫沫就留在这里陪娘,这种粗话就该让你爹去做,我女儿就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以沫笑得羞涩的说:“娘,我自己喜欢做饭菜呢!以后姥姥做饭菜时,我就喜欢在一旁看着。
  
  一旁看着。”
  
  白素锦心中感叹。
  
  或许其他的母亲看着女儿这么厉害本事,会觉得欣慰,但她只觉得心酸。
  
  自女儿呱呱落地起,他们夫妻对女儿就有诸多美好的憧憬,但其中最大的憧憬就是女儿这一生能过得平安喜乐。
  
  他们会让女儿选择未来要过的生活,她若是不喜欢读书,她可以大字不识一个,她若是不喜欢女红,她可以不拿针线。
  
  只要她能过得高兴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女儿五岁时,家中生变。
  
  而她最初写的那本育儿经,没想到最终成就了现在这个才华洋溢的女儿。
  
  即使是在她写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女儿要把她所期盼的都学去,毕竟他们夫妻认为,即使女儿娇憨天真也会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
  
  自女儿出生后,有颇多的想法,一天一点的记下来,五年时间也是厚厚一本。
  
  而她性子也是跳脱,一会想女儿能写一手好写,一会想女儿能长袖善舞,太爱太爱女儿,所以有太多太多的期盼。
  
  想到这些年,以沫一个人关在小屋里,没有童年,整日整夜的学习这些,白素锦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心酸的说:“沫沫,这些年辛苦你了,是娘对不起你。”
  
  若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绝对只会在手札上留几个字。
  
  以沫扬扬眉,笑盈盈的说:“一点都不辛苦,不管是学习娘自创的字体,还是学习爹擅长的医术,每次只要接触到这些,我就觉得爹娘像在我的身边一样,我喜欢学习这些。”
  
  白素锦心里生痛,面上却扬着温馨的笑。
  
  以沫所擅长所学的,都是他们夫妻俩所长。
  
  并不见得就是她真的喜欢,只是那会年幼,单纯的以为这样能更接近爹娘一些罢了,多年下来,也就成了习惯。
  
  “真的,而且舅舅他们都夸我和娘一样聪颖,每次听到这些话时,我都很高兴!这次生辰在国公府里过的,姐姐还做了一个蛋糕给我吃,说是娘以前每次在舅舅他们生辰时,都会做给他们吃。”以沫见白素锦不信的样子,急忙又说了起来。
  
  白素锦抿着嘴笑了下,才说:“沫沫不用像娘这样,太辛苦了!娘当年若不是锋芒太露也不会累得一家分离这么多年。”
  
  上一世的她,本就不是简单的人,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了一个组织,专替人办事,只要出得起钱,除了杀人,他们什么事都做。
  
  如替a公司窃取b公司的机密资料,又如替某些光鲜亮丽的人做一些他们不方便做的龌龊事,等等这些数之不尽。
  
  她们一共五人,均是华侨,各有所长。
  
  只是没想到她在最后一次任务时失手了。
  
  窃取出来的某国所派出的特工名单尚未交到买主手里,就大意丧命。
  
  而她也不知道,其他四人是否安然逃生,只知道中弹后,再醒来时,已经投生到了国公府,成了刚出生的女娃。
  
  带着上世的记忆,所以她自小学什么都比旁人快。
  
  她有先天优势,所以她比一般人厉害,可是女儿不同,她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女儿刚懂事时,她就试探过女儿了,女儿并没有上世的记忆。
  
  所以她不愿意女儿像她一样,若是像她,就注定了要比一般人辛苦一些。
  
  以沫不知道白素锦一个思绪间想了这么多事,娇声说:“女儿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舅舅他们夸女儿像您时,女儿觉得很幸福呢!”
  
  白素锦搂着女儿,满腔的母爱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以沫仰面,看白素锦眉宇间满是疲惫,却仍然支撑着和她说话的样子,心疼的说:“娘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如先休息一会,等会爹做好饭菜了,我再叫你起身。”
  
  白素锦说:“娘不累,娘想看着你,听你说话。”
  
  以沫看白素锦眼皮沉重的样子,脱了鞋子爬到床上,说:“娘,我们还没有一起睡过,我陪你睡吧!”
  
  白素锦往里面挪了挪说:“以前抱着你睡时,你只有这么一点点大,现在都和娘一样高了。”
  
  以沫娇笑的窝到被子里,侧身抱住白素锦的胳膊,体贴的说:“娘闭着眼睛休息吧!我唱歌给娘听。”
  
  白素锦高兴的说:“沫沫真棒,现在都会唱歌哄娘了。”
  
  以沫歪着脸,贴在白素锦只剩下骨头的肩上,心酸的吸了下鼻子,却不敢多表现出来,低低的哼唱起歌。
  
  爹娘心疼她这些年来一个人独自长大,但是爹娘何其不辛苦。
  
  爹出身淳王府,一个大男人几年独自带着妻子四下求医问药,连厨房里的事情都学会了。
  
  而娘就更不用说了,躺在床上这么多年没有知觉,就算爹照顾得再精心,也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唱得真好听!”白素锦声音有些飘渺,一副困极了的样子。
  
  没多时,疲惫的她,嘴角挂着笑容睡着了。
  
  以沫哼着哼着,也跟着步入了梦乡。
  
  这些天来,日夜赶路的她,也着实累了。
  
  好不容易放松下心情,也是一会就睡着了。
  
  等到夏楚明来叫她们俩娘用晚膳时,就看到这一副美好的图面,当下喜得连眼珠子都不会挪动了。
  
  站在床前静静欣赏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叫醒两人。
  
  以沫
  
  以沫揉了揉眼睛,一时有些迷茫,缓了下才低低的叫了一声,“爹?”
  
  夏楚明揉揉以沫的发说:“饭菜好了,起来先吃一点再接着睡!”
  
  以沫侧目看去,就见旁上摆了一个小桌子,桌上有四菜一汤,像模像样十分可口的样子。
  
  “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刚才爹也忘记问你喜欢吃什么了,都是按你小时候的口味做的,若是不喜欢就告诉爹,爹明天给你另做。”夏楚明见以沫目光望向饭菜,忙温和的说起。
  
  以沫笑容满面的说:“爹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夏楚明甚是欣慰的看着以沫。
  
  瞥眼往旁边一看,白素锦也已经醒了。
  
  “先吃饭吧!一会再睡。”夏楚明又对白素锦说了一次。
  
  以沫先一步起了身子,站在床旁,看着爹小心翼翼的扶着娘坐起,替她后背放了一个枕头垫着,又替她压了压被子,这才端起一碗粥过来。
  
  夏楚明说:“你刚醒,身体还吃不得其他,只能先喝些清淡的粥。”
  
  这些常识,白素锦哪有不懂的道理,没有多话的张嘴。
  
  看着白素锦能自己吃东西了,夏楚明心中的酸涩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昨天白素锦虽然醒了一次,但吵着要见以沫后,便又睡着了,就是药,都是他一口一口喂下去的。
  
  这是八年多以来,白素锦第一次自己吞咽食物,夏楚明哪里会不兴奋。
  
  “沫沫也快点吃,多吃一点,知道吗?”夏楚明照顾白素锦的时候,没有忘记叮嘱女儿。
  
  以沫捧着碗,仰面说:“爹对娘真好。”
  
  白素锦眉宇一挑,戏谑的看着夏楚明。
  
  夏楚明满怀笑意的说:“当初求娶你娘的时候,就答应过她,这一生都要对她好,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更何况你娘这样的女子,我若敢有一点对她不好,她就敢把我一脚踹掉,带着你去改嫁。”
  
  以沫瞠目结舌的看着离修,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
  
  白素锦笑着朝以沫说:“沫沫明年就十四岁了,竟然也是一个大姑娘了。”
  
  夏楚明感叹的说:“可不是吗?”
  
  白素锦目光温和的对以沫说:“沫沫以后也会遇见一个对你很好的男子,一生只为你倾心,毕竟我的沫沫这么优秀。”
  
  以沫一愣,小脸一红,当即想到了离修和她的缠绵一吻。
  
  夏楚明极快的接话说:“谈都不要谈,这几年谁上门说亲都没有用,我要把女儿留下好好稀罕几年。”
  
  白素锦也不认同女儿早嫁,很是赞同的附和。
  
  夏楚明突发奇想的说:“要不我们给女儿招婿吧!这样的话,女儿以后就都和我们住了,而且也不怕她被人欺负。”
  
  白素锦斜着眼睛瞪向夏楚明说:“你别忘了,沫沫身上还有婚约。”
  
  夏楚明喂了白素锦一口粥,这才说:“你刚醒,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六皇子身染重疾,听说十分严重。”
  
  白素锦望向以沫,直白的问:“是这样的吗?”
  
  以沫歪着脑袋想了下说:“我替六皇子把过一次脉,可是他的脉象极乱,我根本什么都诊不出来。”
  
  白素锦无所谓的说:“反正娘当初也是碍于情面答应的这门婚事,原就没想过让你嫁去皇家,现在这样更好,等我们回去了,直接让你爹取消这门婚事。”
  
  夏楚明极肯定的说:“这是当然,我女儿怎么也不能嫁给一个病鸡子。”
  
  以沫傻眼的看着爹娘一说一唱,把皇家嫌弃得像狗屎一样,脑门只觉得布满了黑线。
  
  “爹也是皇亲啊!娘怎么不讨厌啊?”以沫忍不住出声问。
  
  白素锦一脸嫌弃的看着夏楚明说:“我讨厌啊!不过你爹当年死缠烂打,我这一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也是实在没辙了,才同意下嫁的。”
  
  以沫瞪圆了大眼,紧张的看着夏楚明。
  
  却见他笑得如沐春风不说,还有几分得意的说:“我若不是这样,到哪里去讨媳妇啊?”
  
  以沫猛的眨了几下眼,白素锦眼底划过笑意的说:“傻闺女,当一个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你跟他怎么说话,他都不会在意的,而且你爹和我经历过这么多,彼此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哪句真,哪句假,哪会分不出来。”
  
  白素锦的话,以沫听得懵懵懂懂。
  
  她见过离元帅和程氏相处,也见过大哥和大嫂相处。
  
  离元帅和大哥都疼妻子,但是程氏和大嫂却不敢像白素锦这样说话,至少两人明面上都是极尊重夫君。
  
  “别和女儿说这些,她晚一点懂事,我们也能多留她几年!”夏楚明拦住还想说话的白素锦。
  
  白素锦觉得有理,便扯开了话题,不再说这些,问起了国公府的情况。
  
  以沫据实回答,说得白素锦眼底又泛起了泪光。
  
  “舅舅他们很想娘,四下派人寻找娘的行踪,而且舅舅他们对我也很好,这次我过生辰,他们不单给我私下庆祝了,还送了我很多好东西。”以沫欣喜的说着。
  
  见白素锦喜欢听国公府的事情,又挑了几件她和白凝霜的事情说了下。
  
  白素锦问:“凝霜许人家了吗?”
  
  以沫窃笑说:“没有呢!舅舅为这事急得不得了,不过不论舅舅舅母给姐姐说什么人,她都看不上。”
  
  看不上。”
  
  白素锦挑挑眉问:“你姐姐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啊?”
  
  以沫拧着眉说:“姐姐没说啊!只是姐姐说要像娘一样,自己挑一个好男人,要找爹这样的。”
  
  白素锦轻笑的睨了夏楚明一眼,调侃的说:“没想到你离开京都多年,京都还有关于你的传说啊!连我侄女都不放过,挺不错的啊!”
  
  夏楚明轻轻捏了下白素锦的脸,宠溺的说:“贫嘴!”
  
  以沫窃笑的看着爹娘打情骂俏,突然想到容雅对娘的崇拜,忙说:“娘,我在京都的时候认识到了一个好朋友,她是临阳侯府的小姐,她叫容雅。她一点都没因我的出身看不起我,反而和我关系很好,她最崇拜的人就是娘,一直盼着娘能回去,能亲眼看看娘,让娘指点指点她字体。”
  
  白素锦挑眉说:“她对你好,别说让娘指点她了,就是让她手把手的教她都行。”
  
  “娘,你真好!”以沫仰面娇笑。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很快。
  
  夜深了,房门突然被敲响,看着跑来的乐儿,以沫才傻眼的想起,她忘记回军营了,以为乐儿是来叫她回去的。
  
  “哥哥叫你来的吗?”
  
  乐儿大大咧咧的上前说:“是啊!你真没义气,就一个人跑出来了!不过二哥说了,你来见爹娘了,特意让我晚点过来,我们几个姑娘住在军营不方便,我暂时也要先住在你这里。”
  
  乐儿身后跟着的是落夏和南珍。
  
  以沫忙回眸望向夏楚明问:“爹,屋里还有空房间吗?”
  
  “有!爹特意租了一个大院子,就是等着你来,只是没想到你来得比我想象中要快很多!”夏楚明目光温和的朝着乐儿看去。
  
  紧接着说:“这位肯定是离小姐了,这一年多亏了你对沫沫的照顾。”
  
  乐儿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男子,不用想也猜到了这人就是以沫的爹。
  
  忙露出笑容说:“夏叔叔说笑了,其实都是以沫在照顾我。”
  
  夏楚明和乐儿寒暄了几句后,笑容更甚。
  
  乐儿是一个没有心眼的,夏楚明都不用费心,便打听出了以沫在将军府的日子,见将军府上下都将以沫视如己出。
  
  夏楚明自然知恩图报,也重看乐儿一眼。
  
  晚上,以沫原想陪着白素锦休息,不过白素锦两个时辰要服一次药,夏楚明舍不得女儿晚上起身,便让她和乐儿去了隔壁休息。
  
  躺在床上,后知后觉的乐儿,担忧的问:“你找到了爹娘,这次回京后,你是不是就要和你爹娘回淳王府住了,再也不回将军府住了啊?”
  
  以沫愣了下,胸中顿时涌起许多不舍的感情,却是没有犹豫的说:“应该是吧!”
  
  乐儿瘪瘪嘴说:“怎么这样啊!我都当你是亲姐妹了,你说搬走就要搬走!”
  
  以沫张张嘴,想着乐儿,想着离修,想着将军府上上下下,心里十分难过,却也无可奈何。
  
  “我盼爹娘回来已经多年了,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和他们分开,虽然我也舍不得你们,可我……”
  
  以沫声音微哑,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e;"阅读底色默认设置经典淡蓝经典淡灰经典绿意经典明黄深蓝海洋秋意盎然绿意淡雅红粉世家红谈意浓海阔天空心碎过去雪白天地灰色世界字体颜色默认设置白色红色绿色蓝色棕色字体大小默认设置小中中大大速度12345678910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e;"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