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7、一家三口

127、一家三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在屋里用药水将脸洗得干干净净后,抱着白素锦穿过的衣服站在铜镜前,看了一会,才默默的去换了一身衣服。
  
  或许是白素锦这几年病重的原因,夏楚明不喜欢看她没有生气的样子,所以给她准备的衣服,都是十分艳丽的颜色。
  
  好在母女俩皮肤都白嫩,以沫穿着这身艳红也不会显得俗,反倒衬得肌肤越发白嫩透亮。
  
  过了一会,夏楚明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好了吗?爹下了一碗面条,你快出来尝尝爹的手艺。”
  
  “诶,好了,就出来。”以沫忙答了一声。
  
  对着镜子又照了几下,才有些拘谨的推门出去。
  
  夏楚明看着以沫的模样愣在原地。
  
  以沫紧张的叫了一声,“爹?”
  
  夏楚明回神,欣慰的笑说:“竟然和你娘长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到刚才看到娘躺在床上的模样,低低的说道:“女儿没有娘漂亮。”
  
  夏楚明亲近的上前摸了摸以沫的脑袋说:“你娘只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副娇娇弱弱的样子,十分的可爱迷人。刚才爹看到你时,还以为回到了以前,第一次见到你娘时的样子呢!”
  
  以沫一脸高兴的问:“真的吗?那娘会喜欢我吗?”
  
  “傻丫头,你娘昨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你,还闹着要回去看你,若不是身体太虚被我制止住了,她可能就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夏楚明心疼的看着以沫。<>
  
  他的女儿原本该是天之娇女,享受这世间所有荣宠。
  
  可是如今却这般敏感小心,他看了都觉得鼻酸。
  
  若是让爱妻知道了,只怕会自责悔恨。
  
  只是这种事情,一时一刻也扭转不过来。
  
  终归是他们欠了女儿的,也是他当初自私,只顾着妻子,忘了女儿尚年幼,最需要父母的疼惜。
  
  不然的话,他们父女也不会这么生疏。
  
  “娘的身体什么时候能恢复健康?”以沫担心的拧紧了眉。
  
  夏楚明轻抚以沫眉间的褶皱,语带宠溺的责备说:“小姑娘皱什么眉,你娘的身体会好起来的,只是短时间内不宜走动。有爹守着,还怕你娘的身体不会好吗?”
  
  “嗯!娘肯定会好的!”以沫肯定的点点头。
  
  夏楚明牵起以沫柔软的小手,心里满是感叹,面上却笑着说:“去尝尝爹给你下的面条,这些年你娘一直在睡觉,爹一个人竟然也学会了做饭菜,等晚上爹再做一桌丰盛的饭菜给你吃。”
  
  以沫仰面娇笑说:“好啊!到时候女儿给爹打下手,女儿跟着姥姥学了很多种菜色呢!哥哥他们都喜欢吃我做的饭菜。”
  
  夏楚明即欣慰又心酸,语带骄傲的说:“我的女儿真厉害!我听说你还会医,是吗?”
  
  以沫娇羞的一笑,满是腼腆的说:“姥姥平日轻易不让女儿出门,每次女儿想爹娘了,就会看爹娘的手札,慢慢的对医术有了兴趣,就爱钻研爹以前的行医手札。”
  
  夏楚明喜欢记录这些,特别是一些奇难杂症,这八年带着妻子四处奔波,碰上过不少奇怪的病例,也都一一记在手札当中。<>
  
  “爹又记了许多手札,一会都拿给你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爹。”夏楚明喜欢钻研医术,没想到女儿也是。
  
  欣喜有了传人,恨不得将脑海中了解到的医学知识,一股脑全教给以沫。
  
  以沫欢喜的说:“谢谢爹。”
  
  夏楚明让以沫坐下,并将碗往她面前轻轻推了一下说:“快些吃,一会面糊了就不好吃了。”
  
  以沫抿着唇轻笑的问:“爹不吃吗?”
  
  “你吃吧!爹不饿。”夏楚明目光宠溺的看着以沫。
  
  感叹女儿一眨眼就这么大了,他记得走的时候,女儿还是一个走三步就娇滴滴嚷着要抱,依赖人的小姑娘。
  
  当年见了他,就喜欢抱着他的腿,用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叫着爹,让他抱抱,如今却已经到了他的胸口。
  
  以沫尝了一口,惊喜的瞪大了眼说:“很好吃。”
  
  夏楚明欣慰的说:“喜欢吃就多吃一点,不够的话,爹再去给你做。”
  
  以沫忙说:“够了够了。”
  
  刚从离修那边吃了东西过来,她其实并不饿。
  
  只是爹好意给她下面条,她又是第一次吃,心底欢舞的同时,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我这是每一次吃到爹做的面条呢!”以沫眼底泛着泪光,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
  
  夏楚明同样十分高兴的说:“你要是喜欢吃,以后爹天天做给你吃。<>”
  
  “嗯!”以沫重重的点着头。
  
  一碗汤面很快见了底,最后以沫抱着碗喝了两口汤,这才将碗筷放下。
  
  夏楚明心疼的问:“是不是没吃饱,爹再给你下一碗?”
  
  以沫忙说:“不用了,刚才在哥哥那里吃了饭才过来的,肚子并不饿,只是爹爹第一次给我做吃的,我舍不得浪费。”
  
  夏楚明越发心疼的说:“傻孩子,以后你想吃了,爹随时做给你吃。”
  
  “谢谢爹!”以沫仰面一笑,红着眼眶,突然感叹的说:“我觉得有爹的感觉真好。”
  
  夏楚明自我检讨说:“以前是爹不对,为了你娘的病,将你忽视得彻底,以后爹肯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你原谅爹,给
  
  错误了,你原谅爹,给爹一个疼你的机会,好吗?”
  
  以沫喜极而泣的不断说:“好!”
  
  父女俩正说着话的时候,丫鬟来说:“老爷,夫人醒了。”
  
  夏楚明立即起身,牵起以沫说:“走,和爹去看你娘,你娘醒来就能看到,心里肯定十分高兴。”
  
  卧室里,白素锦躺在床上,一双眉眼望向门口。
  
  刚才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夏楚明去了哪里,丫鬟只说在隔壁屋里招待一位十三四岁的娇客。
  
  她当下想到了女儿以沫。
  
  虽然觉得女儿自京都赶来,不会这么快,但心底就是有这种期盼。
  
  “以沫!”
  
  门口的光亮,突然被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挡住。
  
  白素锦没有看清楚人,已经先一步叫了出来,人也挣扎着爬起来。
  
  夏楚明松开以沫的手,快步走到床边,将挣扎着要起床的白素锦稳住,并叮嘱说:“别乱动!”
  
  说罢,回眸对以沫说:“沫沫,来让你娘看看。”
  
  以沫小心翼翼的走近,稳稳的立的床边后,才对上白素锦的双眼。
  
  一看便吓了一跳,心里委屈酸涩的眼泪也瞬间敛去,扑到床旁担忧的问:“娘,你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白素锦枯瘦的双手一下搂住了以沫,欣喜的说:“娘是高兴啊!娘终于见到你了,娘好想你啊!”
  
  以沫小嘴一瘪,扑在白素锦的怀里,泣不成声的说:“娘,我想你了,好想好想……”
  
  “我的乖女儿啊!”白素锦抱着以沫放声大哭出来。
  
  夏楚明看着他心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哭成这样,当下心里软软涩涩,张开宽广的肩膀,将两人都抱到怀里,感叹的说:“好了,我们一家人总算在一起了,以后再也不用分离了。”
  
  白素锦烈性的一下推开了夏楚明,没好脸的说:“你走开,若不是你的话,女儿至于一个人孤零零的长大吗?我都还没有跟你算帐的。”
  
  夏楚明毫无防备下被白素锦推开,虽然力度不大,倒也挪了下位置,有些尴尬的哄说:“素素,我昨天不是和你解释了吗?我不是故意的,当时真的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我也舍不得女儿啊!”
  
  白素锦因病瘦弱,一张小脸只有巴掌大,尖尖的下巴高高的抬起,一脸傲然的问:“你解释了,我就该原谅你吗?我告诉你,女儿若是不原谅你,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以沫心里暖暖的看着白素锦,拉了拉她的手,轻轻的说:“娘,你别怪爹,我不怨,你们能平安回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真的。”
  
  白素锦鼻子一酸,望着以沫说:“我的女儿真懂事。”
  
  以沫乖巧的窝在白素锦的怀里,搂着她消瘦的腰肢说:“只要爹娘以后别再抛下我,我就什么都不怨了。”
  
  “傻瓜!以后爹娘会一直陪着你的,再也不会离开了!”白素锦双手紧了紧。
  
  夏楚明再次凑上来,将母女两人搂到怀里,这次白素锦瞪了他一眼,倒没有再把人推开。
  
  “嗯,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夏楚明附和的发出保证声。
  
  待情绪都微微平缓了一些,白素锦才拉着以沫在床旁坐好,摸着她的小脸说:“我们家沫沫长得真漂亮,肯定是京都第一美人吧!”
  
  以沫敛低眉眼说:“没呢!我在京都的时候都戴着面纱,别人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戴着面纱做什么?”白素锦不解的追问,并说:“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不给人看?”
  
  以沫愣了下,望向夏楚明,他正朝着以沫在使眼色。
  
  白素锦眼尖的看到,当即小脸一变,不悦的说:“你去把药端来。”
  
  夏楚明有几分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昨天白素锦刚醒,她问起以沫时,他也没有详细说明。
  
  所以白素锦一直以为他们夫妻俩出来治病,却把以沫一个人留在淳王府。
  
  “去啊!”白素锦见夏楚明不动,忍不住发怒的娇斥了一声。
  
  夏楚明无奈的起身出了房门。
  
  门在房门前抬眼望了望天空,一阵苦笑,却没有离开。
  
  他其实也想知道以沫这些年的日子到底过得好不好,只是见面时间太短,他来不及问太多,没想到让白素锦抢了先。
  
  可白素锦身体不好,他又不愿意她知道得太多,免得再伤身子。
  
  “沫沫,你告诉娘,你祖母对你好不好?你伯母有没有苛待你?”白素锦抓着以沫的手,一双眼凌厉的看着她,不给她一点说谎的机会。
  
  以沫原先就在淳王府里受了委屈,一直无处发泄。
  
  这会被亲娘如此重视的问出口,先前的委屈,一下就被勾出来了,哭泣的说:“不好,她们对我一点不好,祖母明明就认出了我,可是当着满屋子的人一定要脱我的衣服,还骂我。”
  
  “认出你?脱你的衣服是什么意思?”白素锦拔高了音问了出来。
  
  她不明白,门口的夏楚明却是一清二楚。
  
  离修跟他说过,以沫回了京都没有回淳王府,而是隐姓埋名暂住在将军府。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娘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听到里面女儿委屈的哭泣声,夏楚明一双拳紧紧的握住,仰面低语:“娘,为什么?”
  
  以沫吸吸鼻子,瘪着嘴说:“姥姥失足跌下山后,村
  
  下山后,村里的人就都欺负我,见我一个姑娘家就都想来沾我的便宜,若不是那个时候正巧救了哥哥,被哥哥带到了京都,我我……”
  
  以沫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白素锦原就苍白的脸,越发不能看了,就像一张白纸敷在人脸上似的,不见一丝血色。
  
  她咬牙切齿的问出重点,“沫沫乖,告诉娘,你这些年都住在哪里,和谁住在一起。”
  
  以沫吸吸鼻子反问:“我住在杏花村里啊!娘不知道吗?姥姥一直说爹娘会在我及笄前来接我回京都的。”
  
  “姥姥?”白素锦忍着心中的酸痛又问了一句。
  
  以沫说:“就是贾嬷嬷啊!自到了杏花村,我就叫她姥姥。”
  
  白素锦点点头,冷笑着说:“好,很好!”
  
  以沫不明所以的看着白素锦,就见她突然怒吼一声,大叫:“夏楚明,你给我滚进来。”
  
  站在门口的夏楚明,尴尬的缓步进屋。
  
  白素锦斜着眼睛,满身煞气的问:“你就没有什么该和我解释的吗?”
  
  夏楚明讨好的说:“你先别动怒,这些我都可以解释清楚。”
  
  白素锦一手牵住以沫,一脸傲倨的对夏楚明说:“你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带着女儿回国公府住,这辈子你别再想我们娘俩多看你一眼。”
  
  夏楚明苦笑一声,讨好的说:“当年的事情,你也清楚,能对我们下毒的人,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虽说当时我只顾着你的身体,但也不是没有想过,王府不见得就安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敢把沫沫一个人留在王府里,她当时才五岁啊!若有出了什么事,我们俩会后悔一生的。”
  
  白素锦黑着脸质问:“你也知道她才五岁啊!你就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杏花村!杏花村?那是什么鬼地方,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夏楚明无奈的低声安抚了几句,才说:“你也没有想到会耽误这么多年,你以为最多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哪里晓得。”
  
  白素锦脸一变,娇斥:“怪我咯?”
  
  夏楚明忙哄说:“没有,怪我怪我,怪我学艺不精。”
  
  白素锦瞪了夏楚明一眼,懒得再和他纠结这些事情。
  
  扯着以沫,轻声的问:“告诉娘,这些年你都过得好吗?姥姥对你好吗?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以沫没有急着回答白素锦的话,笑中带泪的说:“看爹娘这样吵嘴,我竟然觉得特别的温馨。”
  
  白素锦笑着睨了一眼夏楚明,满是风情的说:“沫沫喜欢看,以后娘天天吵给你看。”
  
  以沫一下笑了出来,看着夏楚明苦笑的脸,说:“不用了,我只是觉得突然有家的感觉。以前住在杏花村里时,经常能听到有夫妻吵架,可是我们家总是静悄悄,安静得让人害怕,现在我们家也这么热闹了,我心里高兴。”
  
  夏楚明夫妻俩一下懂了以沫的意思,满是酸涩的看着懂事的女儿。
  
  白素锦缓了下情绪,才拉着以沫的手说:“乖女儿,娘病了多年,只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情,这些年没能陪着你一起成长,是娘心中永远的遗憾,你能把你这些年的经历都告诉娘,好吗?”
  
  以沫吸吸鼻子,笑得纯真的说:“爹娘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固然十分挂念,但是姥姥自幼待我极好,她过世后,我又遇上了哥哥,哥哥待我比对亲生妹妹乐儿还好一些。虽说生活中有些不如意,但大抵我是幸福的,特别是如今你们回来了,我觉得我就是老天的宠儿。”
  
  夏楚明夫妻俩颇为欣慰的看着这样的以沫。
  
  女儿没有人怨天尤人,仍旧和小时候一样,乐天知足。
  
  看着她脸上幸福的笑容,夫妻俩人心底的内疚也少了一点。
  
  但即使如此,白素锦拉着以沫闲聊间,还是将她的事情一点一滴的挖了出来。
  
  夫妻俩趁着以沫去如厕的空档说了几句闲话。
  
  “你家和我家都认出了以沫,你看看你们家是怎么对她的,我们家又是怎么对她的!我跟你说,这次回去后,你娘若是不能好好给以沫认错,以后休怪我不给她留情面,对我女儿不好的人,甭想我再尊敬她。”白素锦憋了一个下午的话,总算能说出来了。
  
  夏楚明自知理亏,不与争辩。
  
  “嗯,娘这样做,我心中也是不服的!你往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咳咳,只是她始终是我亲娘,你别动的打她就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