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5、福祸相依

125、福祸相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扶着趴在她腿上的乐儿坐直了身子,忙对景世子和温扬说:“不用麻烦你们了,我的丫鬟就在外间,让她们来扶就行了。”
  
  虽说景世子和温扬不论是谁扶乐儿上马车,肯定都会做得十分隐蔽,不会被其他人看见,惹来一些闲言碎语。
  
  但以沫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比较好。
  
  毕竟被人看到了,不说乐儿名声没了,还必须得嫁给抱她上马车的人。
  
  景世子立即去了隔壁叫了丫鬟落夏和南珍过来。
  
  南珍看到乐儿一副态意,立即惊讶的轻呼:“小姐喝酒了吗?”
  
  以沫说:“是啊!拦都拦不住,喝了一杯就这样了。”
  
  南珍轻跺着脚说:“小姐真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一杯就倒的体质。”
  
  以沫轻笑的说:“她这不是想感谢温扬的救命恩情,所以比较热情吗?落夏,你先去叫车夫把马车开到后门去,我们从后门上车。”
  
  “是!”落夏立即出了房门。
  
  没多时就上来说:“姑娘,咱们能下去了。”
  
  景世子率先起身说:“走吧!”
  
  以沫将扶着乐儿另一边的位置让给了落夏,才扬眸对景世子说:“景哥哥,你不用送我们了,免得被人撞到了还要解释。”
  
  乐儿一个姑娘家,和男子出来用餐,本来就不能大声嚷嚷出去,用个餐还醉了酒,真是长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景世子挑了下眉看向乐儿,不置一词。
  
  以沫又对温扬说:“特意请你出来吃饭,结果我们倒失礼了,还请见谅才好;[傲慢与偏见]门当户对。<>”
  
  温扬客套的说:“不会,离小姐真情性,我十分欣赏。”
  
  以沫又和温扬寒暄了两句,才对景世子说:“景哥哥,我们先走了,你帮忙招待下温公子。”
  
  “嗯,路上小心一点。”
  
  景世子看着以沫一行人出了门,才朝着温扬使了使眼色说:“我送她们回去!”
  
  温扬一笑,说:“我还真当你这么放心呢?”
  
  景世子只是懒得和以沫多说什么,她觉得乐儿喝醉了,不和他们同行比较好,他就不同行,默默的跟在马车后面就好。
  
  “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景世子布满笑意的脸上带了几分调侃。
  
  温扬笑着在景世子肩上打了一拳,说:“别说笑了,再耽误下去,你要赶不上她们了。”
  
  景世子没多闲话,直接说:“嗯,我先去了!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只管开口。”
  
  温扬哭笑不得的说:“行了行了,我记着的!你就别婆婆妈妈了。”
  
  他救人时,也没有想这么多。
  
  毕竟被围剿的人,是他认识的人,他肯定会出手相助。
  
  景世子直接下楼去了沉香楼。
  
  温扬跟在后面,看着马车离去的背影,笑容微微收敛。
  
  身边的随从问:“爷,现在是回府吗?”
  
  温扬收回目光,淡淡应了一声,朝着温府的方向走去。<>
  
  马车上面,以沫哭笑不得的看着喋喋不休的乐儿,有些庆幸的想着,她幸好是上了马车才发疯。
  
  “我觉得温扬长得特好看。”
  
  以沫敷衍的说:“嗯嗯,好看,特好看!你闭上嘴休息一下,马上就要到家了。”
  
  乐儿偷偷摸摸的凑过来,贼眉鼠眼的说道:“你觉得我嫁给温扬怎么样?”
  
  以沫噎了下,惊恐的说:“你喝多了吧!”
  
  南珍也一副害怕的样子,拉着乐儿说:“小姐,你快别乱说了,这话可说不得。”
  
  小小的马车空间里,乐儿突然站起来,大声说:“我没有胡说,反正长得好,武功好,人也好,我觉得我嫁给他挺合适的。”
  
  以沫懒得和一个醉酒的姑娘计较,直接将她拉着坐下,说:“赶紧坐着,小心马车颠到你。”
  
  乐儿笑嘻嘻的说:“反正我已经决定了,我要跟娘去说,省得娘把我许给那些没用的书生。”
  
  以沫哄说:“行行行,不过这话,你等明天酒醒后再说吧!”
  
  乐儿仍旧一派傻笑的样子,嘴巴不停歇的说着话。
  
  以沫正哄着乐儿,让她安静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有了上次遇到刺客的经历,以沫的身子一下就紧绷起来了,落夏和南珍也是一副戒备的样子。
  
  车夫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说:“小姐,前面有两辆马车堵在路中间,像是发生了争执;傻王的金牌刁妃。<>”
  
  以沫一听只是普通的争吵,松了口气的同时说:“嗯,绕路吧!”
  
  车夫驾着马车,正准备调头的时候,后来又来了一辆马车,一时被卡在原地动弹不得。
  
  “小姐,后面也停了马车退不出去。”车夫无奈的往后看了两眼。
  
  以沫蹙眉,看了眼说醉话的乐儿,抬眼问:“看看前面堵路的是哪个府上的,跟他们商量一下,让我们先过。”
  
  “是!”车夫应话下了马车。
  
  没多时就回来了,回话说:“小姐,是郡王府的二公子。”
  
  “是他!”以沫诧异的嘀咕了一声。
  
  车夫误以为以沫感兴趣,便将打听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
  
  简单说,就是沐子棠遇上了恶霸抢女,然后他便顺手来了场英雄救美的故事。
  
  只是现在事情进展到一半,恶霸在强权下也没有低头。
  
  因此,两方纠缠的时候,便将整条路堵住了。
  
  “原来沐子棠挺有侠义心肠的。”以沫低低念了一句。
  
  车夫问:“小姐,现在怎么办?”
  
  以沫记得离修的话,所以并不打算多看热闹,便吩咐说:“去和后面的马车商量一下,让他们退到一边,我们先绕出去。”
  
  “是!”车夫去了,一会儿又折了回来。
  
  “小姐,马车上没有人,好像是去前面看热闹了。”
  
  以沫蹙眉说:“那我们就等下吧!”
  
  车夫答应一声,跳上马车,仰长了脖子看着前面。
  
  不多时,围观的百姓突然情绪高昂的叫了起来,坐在马车里的以沫都感受到了这股气氛。
  
  她问车夫,“发生了什么事?”
  
  车夫仰着脖子看着前面,嘴里回答说:“沐二公子将恶霸打了一顿。”
  
  以沫‘噢’了一声,不感兴趣的说:“前面的路一通,我们就立即回去,耽误久了,伯母会担心的。”
  
  “是!”车夫答应一声。
  
  等了一会,恶霸跑了,人群散了些,沐子棠走了过来。
  
  “在下沐子棠,不知道马车上是将军府何人?”
  
  以沫没有出声,车夫代回答说:“是我们府上的两位小姐。”
  
  沐子棠温和的赔礼说:“事发突然,拦在路上,挡了小姐的去路,实在是失礼了,还望两位小姐见谅。”
  
  沐子棠过来打招呼时,以沫一个眼神过去,南珍便会意的捂住了乐儿的嘴,所以马车上没有一点声音。
  
  车夫见以沫和乐儿都没有答话,便说:“沐二公子见谅,马车上只有我们小姐,不方便下车见面,我们赶着路急着回府,沐二公子能不能让马车稍挪一步?”
  
  沐子棠眼眸中闪过一抹幽暗,面上倒是笑得宽和的说:“是我们失礼了,你们请过。”
  
  说着,沐子棠让自己的马车让出位置,看着将军府的马车扬长而去;逆天庶女:胖妃要休夫。
  
  自始自终,马车上的两位小姐没有露面。
  
  他微有些诧异,按说离乐儿性格活泼,喜欢凑这样的热闹,怎么会不出面。
  
  想到这里,沐子棠叫来随从,在他耳旁轻声吩咐了几句,随从便往以沫她们来时的路奔去,目标显然是沉香楼。
  
  街角另一边,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景世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下,吩咐说:“尉臣,跟过去看看。”
  
  “是!”尉臣话落,人也自马车上消失不见了。
  
  景世子低垂着眼,眸光暗涌流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着沐子棠走后,他才吩咐说:“跟上将军府的马车。”
  
  “是!”车夫答应一声,马车飞快的跑了起来。
  
  一路护送着以沫她们平安回府后,景世子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将马车就停在了将军府对面。
  
  没多时尉臣过来,回禀说:“属下暗中观察,发现沐二公子的随从在打听将军府两位小姐的事情。”
  
  “可有打听到什么?”景世子淡淡问起。
  
  尉臣据实回答说:“没有,两位小姐离开的时候,没有被人看到,只知道是和爷及温公子一起用了膳。”
  
  “行了,回府吧!”景世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下,才出声。
  
  沐子棠吗?
  
  他观察的人到底是以沫还是离乐儿?
  
  景世子一时猜不准,也不敢掉以轻心。
  
  回了淳王府后,第一时间就下了命令,派了人去盯着沐子棠的行踪。
  
  院里侍候的丫鬟上前,说:“世子爷,王妃让您回府了去一趟她的院里。”
  
  淳王妃要说什么,景世子心里一清二楚,再加上惦记着沐子棠私下打听以沫和离乐儿的事情,便不想去和淳王妃吵什么。
  
  直接吩咐说:“你去回母妃的话,就说我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丫鬟退出去回话,没多时,淳王妃就过来了。
  
  她一脸严肃的问:“怎么?现在让你过去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景世子刚换了一身衣服,正准备躺到床上去休息,见到淳王妃没说一声就进来,立即披上了外衣。
  
  “母妃!”
  
  淳王妃来势汹汹的问:“有时候去和以沫吃饭,没时间来见母妃一面?你现在是越发出息了啊?真把以沫当宝了是吧?你也睁大眼睛看看清楚,究竟谁才是你的亲妹妹。”
  
  景世子一脸平静的问:“妤卿怎么了吗?她不是有母妃照看着吗?”
  
  “你这是身为兄长该说的话吗?有你这样当大哥的吗?”淳王妃怒了,整个人显得盛气凌人。
  
  景世子略显疲惫的揉了揉额说:“妤卿的婚事现在谈得怎么样了?”
  
  淳王妃瞪着眼,斥责:“你还知道关心妤卿的婚事吗?”
  
  景世子无力的闭上嘴,决定还是少说为妙;总裁大亨的小妻子。
  
  任由淳王妃骂了数句,他才默默的倒了杯茶给她,说:“母妃,喝口水吧!”
  
  淳王妃剜了景世子一眼,接过水杯,一口喝下后,又说起另一件事。
  
  “我听管事说,你现在重用白苏,这是怎么回事?”
  
  景世子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瞒过淳王妃,被她知道也是早晚的事情,淡然的回答说:“白苏有能力,孩儿重用他,怎么了吗?”
  
  淳王妃不悦的反问:“怎么了?他是国公府出来的下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景世子略抬眼问说:“那又怎么样?成衣店本来就是婶婶的嫁妆,让白苏帮手打理,他只会更用心。”
  
  淳王妃冷言讽刺说:“你到底是我的儿子,还是她白素锦的儿子,你怎么凡事都向着她。”
  
  景世子看淳王妃真的上火了,也不敢把人逼急了,故意含糊不清的说:“成衣店的生意亏了这么多年,现在把成衣店和染布坊交给白苏手里,说不定他有办法能让成衣店和染布坊恢复以前的风光呢!”
  
  淳王妃一愣,诧异的问:“你的意思是?”
  
  景世子敛眉说:“染布坊这次会织出萤光布,娘到时候喜欢的话,我让白苏先送几匹来给你过目。”
  
  淳王妃收敛了怒意,有些不信任的问:“你重用白苏,就是为了萤光布的配方?”
  
  景世子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只说:“白苏有能力替我们挣钱,我就重用他,这没有什么关系。”
  
  淳王妃若有所思的盯着景世子打量了一会,才冷冷的说:“你最好是这样想的。”
  
  景世子模糊的应了声,没有接话。
  
  淳王妃又叮嘱了景世子几句,让他离以沫远一点,这才离开。
  
  等她一走,景世子便无力的躺回到床上。
  
  倒没有太过费心思想淳王妃说的话,脑海中现在揣摩的都是沐子棠的态度。
  
  将军府里,以沫和乐儿耽误了时辰晚归,难免被程氏说了一顿,特别是乐儿又一副醉酒了的样子,程氏语气就更重了一些。
  
  骂完两人,程氏便让以沫和乐儿各自回屋里反省。
  
  阮氏先前一直陪着程氏在等两人回府,这会儿也陪着以沫出了程氏的院子,在以沫的旁边轻劝:“你别怪娘说话重了些,她也是担心你们。”
  
  以沫自然懂程氏没说出口的担忧,再被阮氏一劝,面上架不住,燥热的说:“大嫂别这样说,是我们不对,太任性了一些。”
  
  阮氏劝说:“大嫂也明白你们的想法,温公子救了你们,你们想亲自说一声谢谢,先不提家中没有一个男人,你们单独去邀约的尴尬,就是才出了这事,你们的安危也是一件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以沫抿着小嘴,点点头说:“大嫂放心,接下来的日子,我和乐儿都会老实的待在家里,不会出去乱跑了。”
  
  “嗯!你能明白就好,若是觉得家里无聊,就跟大嫂说,大嫂请戏班回来唱戏给你们听,或者你们下帖,请容雅她们过府来玩?”阮氏接着以沫,温柔的说道。
  
  以沫感动的说:“大嫂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自己打发时间的,再说这些日子我们也疏于习武练字了,正好在家里静下心里多读书也是好的;不需要爱的情歌。”
  
  “嗯,你们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
  
  阮氏又劝了几句,看以沫说话平和,并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这才放心的回了西锦院。
  
  以沫回到熹微院里,梳洗后往床上一躺,一脸怪异的问落夏。
  
  “刚才我跟伯母说,是因为在路上遇到郡王府的马车,被堵在路上耽误了时辰才回来得晚一些时,伯母的神色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落夏据实回答说:“夫人听到这话时有明显愣了一下。”
  
  以沫一脸好奇的问:“是啊!按说以伯母的性格,就不该怪我们了啊!怎么反倒更凶的说了两句。”
  
  落夏不好回答这话,总不能说程氏的不好。
  
  以沫嘀咕了几句,想不明白,就翻身睡觉去了。
  
  却不知道程氏那边,为了这事,彻夜没眠。
  
  碧春守夜,看程氏这样烦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夫人不要思虑太重了,可能沐二公子只是仰慕小姐呢!”
  
  “仰慕她?仰慕她调皮捣蛋吗?”程氏口气带了几分埋怨。
  
  碧春说:“小姐性格直率,懂她的人自然会欣赏她。”
  
  程氏叹息的说:“但懂她的人少,而且沐子棠以前和乐儿并不认识,突然这样上赶着想认识她,不是显得很奇怪吗?”
  
  碧春抿抿嘴,不好答话。
  
  程氏心里却是清楚答案的。
  
  到了次日,程氏收到了离修的回信,所以的疑惑也都解开了。
  
  关着门,程氏恼怒的发着脾气说:“好你个沐子棠,都算计到我女儿的头上来了。”
  
  碧春低眉顺目的站在一边,并不插话,任由程氏发泄。
  
  好一会儿后,程氏才顺了顺气说:“去,把以沫和乐儿叫来。”
  
  “是!”碧春低声答应,一会就叫来了以沫和乐儿。
  
  来时,以沫和乐儿问碧春什么事情,她也没有说。
  
  两人都以为程氏打算跟她们清算昨天的总账,特别是乐儿,低垂着小脸,进屋就摆出一副认错的样子,主动上前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