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4、误会颇深

124、误会颇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等丫鬟发现以沫和乐儿不在房里休息的时候,已经到了午时,再追人已经来不及了。
  
  自离修出征,以沫和乐儿两人,有时一起睡在华芳苑,有时一起睡在熹微院里,两边的丫鬟见不到各自的主子,都以为在对方院里休息。
  
  直到中午用膳时,两位主子仍然没有出现,彼此一问,才知道两位主子自昨晚起就不见了踪影。
  
  阮氏得信,着急的说:“这可怎么是好?她们俩肯定是听到什么风声,跑去找离修了。”
  
  程氏握紧了筷子,咬牙切齿的说:“还能怎么样,现在派人去追也追不回来。”
  
  阮氏怕程氏气大伤身,安抚说:“娘也别太担心了,她们身边跟了人侍候,都是懂些武功的人,自保肯定是不成问题。”
  
  程氏深吸口气,叫来管事。
  
  让他立即派人去追以沫和乐儿,追到了直接带回京都。
  
  至于府里其他的下人,就一律下了禁言令。
  
  阮氏安慰程氏说:“娘,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往好处了想,她们悄悄过去,也没人知道她们的行踪,也不怕被人惦记。”
  
  程氏揉揉发疼的额,说:“就怕有人私下已经惦记上她们了。”
  
  阮氏高悬起一颗心,相对无言。
  
  婆媳两人再是担忧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以沫等人经过一夜的赶路,已经远离了京都。
  
  此时,一行人坐在一间茶寮里吃着粗茶淡饭。
  
  以沫眺望着远方,问向旭日。<>
  
  “从这里到边境,以我们的行程大约要多少天。”
  
  旭日算了下时辰,才说:“赶路的话,大约要十天。”
  
  以沫小嘴一抿,嘀咕:“竟然要这么久。”
  
  乐儿从昨天出发到刚才,就一直憋在小小的马车厢里,吃没吃好,睡没睡好,此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说:“你不要太着急了,二哥这么厉害,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以沫敷衍的回应了一声,“但愿!”
  
  随即又陷入沉思中,想起心中牵挂的事情。
  
  一行人稍微在茶寮休息了一会,就立即启程赶路。
  
  在以沫等人没有发现的时候,景世子派来的暗卫,悄然无声的留下了线索。
  
  而景世子那边和程氏的反应如出一辙。
  
  听到她们离京的事情,先是火气上涌,发了一顿脾气,紧接着便是无休止的担忧。
  
  好在景世子先一步派人去追,沿路又一直有线索,经过两天倒是将人及时拦住。
  
  以沫看着突然出现的尉臣,目光默默的瞥了一眼景世子派来保护她的两名暗卫,而后十分硬气的说:“你回去告诉景哥哥,不找到哥哥,我是不会回去的。”
  
  “小姐,你这样出来很危险的,而且也不见得能找离小将军,不如先跟属下回去,让世子爷派人去边境找离小将军的踪影。”尉臣试着游说以沫。
  
  以沫倔强的说:“你不用说了,反正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你们若是强行把我拉回去,我自有其他的办法逃走,到时候我谁也不带,让你们谁都找不着我。<>”
  
  尉臣语带无奈的低叫了一声,“小姐……”
  
  以沫微扬着下巴,鼓着双眼说:“你不用劝了,你去给我哥回话,告诉他,我会照顾好自己,让他不用担心。”
  
  尉臣见说服不了以沫,只得走到一旁,吩咐其中一个属下回京回信。
  
  而后回到以沫的面前,说:“小姐既然不愿意回去,不如就由改正护送你去边境,等你见到离小将军,确定他没事了,再由属下护送你回京。”
  
  以沫挑挑眉,不放心的说:“你确定只是护送我吗?沿路不会做任何手脚。”
  
  尉臣肯定的回答:“不会!世子爷事先就已经吩咐过了,若是小姐执意不肯回京,便让属下一路保护小姐的安危。”
  
  以沫半信半疑的看着尉臣,极认真的说:“我不管景哥哥是不是有其他吩咐,也不管你是不是有其他打算,反正话我先撂下了,他若是要你们用不光明的手段把我弄回京,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尉臣哭笑不得的说:“小姐多虑了,世子爷只会保护小姐的安危,其他的事情不会多做。”
  
  “这样最好!”以沫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相信了尉臣。
  
  刚开始的两天,以沫还让旭日他们盯着尉臣,怕他使些不光明的手段把她掳回去。
  
  后来看他安安分分,倒也放心了。
  
  当尉臣看到以沫和乐儿一日一封的平安信往京都送时,忍不住多嘴的在旁边插话。
  
  “小姐若是能每天也写封平安信给世子爷,他肯定会放心和开心。”
  
  以沫不是糊涂人,景世子对她好,疼她,她心里感激,真心把他当大哥在看待。<>
  
  这次出门任性,景世子不但不怪她,还只顾着担心她的安危。
  
  写一封平安信就能让景世子放心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不愿意做。
  
  当下,每日一封的信,变成了两封。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边境。
  
  到了边境小城后,更是片刻不停,直奔了军营。
  
  一行十余人,而且个个都是生面孔,站在军营大门前,小兵根本就不放行。
  
  毕竟军营重点,谁都能进的话,奸细不是随时能潜入吗?
  
  乐儿一路舟车劳顿过来,在军营门口吃了一个闭门羹,火大的冲着小兵叫嚣,“你去把离旭给我叫出来。”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直接叫我们左先锋的名字。”小兵一脸狐疑的看着来人。
  
  侧身跟旁边的另一个小兵说:“快去通知将军,有人来闹事。”
  
  乐儿暴脾气的直接骂了起来,以沫也是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
  
  小兵拦在前面,挥着手说:“你们赶紧离开,否则的话,军法处治。”
  
  “处治你妹!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处治我!”乐儿不满的往上冲,撸起袖子就要打小兵。
  
  以沫忙将人拉住,劝说:“行了,别乱来!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我们是姑娘家!不能自报家门。”
  
  若不是不能说出她们是离修的妹妹,她们早就大叫了。
  
  毕竟女扮男装的过来。
  
  若真的大声嚷嚷出来,京都那边早晚会得信,到时候以沫和乐儿肯定没好果子吃。
  
  尉臣和景世子有飞鸽传书,比起她通信要快上许多。
  
  而景世子那边也来了消息,让她们掩饰身份。
  
  至少京都将军府没有走漏风声,程氏此意,是什么意思,她们心里明白。
  
  本就逃溜出来了,以沫不想再闯大祸让程氏介怀。
  
  再者,她刚看另一个小兵去叫人了,不管说不说身份,待会都会来一个在军营稍有权势的人,或许他能认识乐儿呢!
  
  正这样想着,不看到前面走来一个稍显邋遢,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
  
  只见他身材壮实,走起路来稳稳当当。
  
  以沫轻问旁边的乐儿,“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乐儿定睛一看,立刻大叫了起来,“鲁大哥!鲁大哥!”
  
  鲁延虎刚正准备去将军的帐篷,听说有人来捣乱,就过来看看了,哪晓得还没走近,就听到有人叫他。
  
  这走近一看,当即吓了一跳,责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听说二哥出事了,不放心就过来了。”乐儿急忙说道。
  
  鲁延虎手一抬,想到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说:“先跟我进来。”
  
  乐儿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冲着小兵哼了一声,“现在能让我进吗?”
  
  小兵尴尬的搔了搔鼻梁说:“我也是职责所在。”
  
  鲁延虎好笑的说:“行了,你就别为难他了。”
  
  乐儿哼了一声,没再计较。
  
  一行人跟着鲁延虎进了军营。
  
  乐儿着急的问:“鲁大哥,我二哥怎么样了?京都里都在传,说我二哥失踪了,这事是不是真的啊?”
  
  鲁延虎诧异的问:“什么时候这么紧张你二哥了,你不是一向说他对你最坏吗?”
  
  乐儿绷着小脸瞪了鲁延虎一眼,拉过以沫说:“才不是我关心,我是代以沫问的。”
  
  一路过来,以沫穿着男装,也不方便戴斗笠,所以在脸上涂了一些黑黑的草药掩饰。
  
  鲁延虎只瞥了一眼以沫,就爽朗的笑了起来说:“这位一定就是白姑娘吧?我听将军提过数次,倒是第一次见面,我是副将鲁延虎,你若是不嫌弃的话,也跟乐儿一样,叫我一声鲁大哥。”
  
  以沫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鲁大哥,问:“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鲁延虎拔拔一脸的胡子,笑得大声的说:“我这么轻松的和你们闲聊,你们就该猜到将军没事啊!他不单平安回来了,还找了淳王府夏二爷一家。”
  
  以沫步伐一顿,惊诧的问:“你说找到了谁?”
  
  “就是淳王府的夏二爷一家三口啊!他们离京多年,没想到这次在夏宋边境相遇了。”鲁延虎略有感叹的口吻说起。
  
  完全没有注意到以沫听到这话时,脸色骤变。
  
  “一家三口?”以沫轻轻的低问了一声。
  
  她不怀疑离修会找错人,毕竟离修知道他们太多事情,可是这一家三口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么多年过去,爹娘又生了一个孩子吗?
  
  想来也是,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爹娘可能已经给她添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想到她这些的孤寂,而爹娘她们却享受着一家天伦。
  
  以沫眼眶不自觉的发涩,怕被人看到,快速低垂下脸。
  
  乐儿见状,有些难过的捏了捏以沫的手,轻声安慰说:“先别乱想,我们先见了二哥再说。”
  
  “嗯!”以沫轻轻应了一声,声音已经带有哭腔。
  
  离修的帐篷前有亲兵看守,即使看到鲁延虎亲自带着人过来,仍然尽忠职守的把以沫一行人拦下,严厉质问:“你们是什么人。”
  
  鲁延虎显然清楚军中规矩,也不和这些亲兵纠结,直接对乐儿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说一声。”
  
  鲁延虎说罢,就撂起了帘子。
  
  里面瞬间响起几句对话声,紧接着就叫到离修出声,“让她们进来。”
  
  鲁延虎再次走出来,对着乐儿和以沫说:“你们俩进去吧!你们几位先跟我去安顿。”
  
  旭日他们自然没有意见,唯独尉臣有些犹豫的问:“淳王府二爷在里面吗?我能见他一面吗?”
  
  鲁延虎狐疑的问:“你要见夏二爷做什么?”
  
  旭日和皓月以前是离修的暗卫,他们见过鲁延虎,但是鲁延虎没有见过他们,所以他们也帮忙说不上话。
  
  尉臣直白的说:“在下是景世子的侍卫尉臣,奉我家世子爷的命令,一路护送两位小姐过来。”
  
  鲁延虎听说过景世子认白以沫为妹的事情,再想到景世子和夏楚明的关系,当下释怀的说:“这事稍晚一点,我问过将军了,他自有安排。”
  
  尉臣不是不懂进退的人,见鲁延虎这样说,谢了声谢,也没有多纠缠。
  
  以沫和乐儿两人迫不急待的进了帐篷。
  
  一眼就看到刚坐起身,困难的穿着衣服的离修。
  
  以沫眼睛瞬间涌了出来,大步跨到床边,颤抖的伸出手问:“哥哥,你受伤了吗?”
  
  离修脸色微白,强撑着笑意说:“没事!一点小伤,只是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以沫愣了下,没懂他问话的意思,直白的回答说:“我们听说哥哥失踪了的消息,心里割舍不下,就直接过来找你了。”
  
  离修皱着眉说:“难怪!”
  
  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人,心里都觉得有些奇怪。
  
  按说她们这么鲁莽的找过来,以离修的性格应该会大骂她们一顿,再立刻安排她们回去才对。
  
  可是眼下,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
  
  离修穿好衣服,坐在床榻上,对着两个妹妹说:“都上前一点,让我看看清楚。”
  
  以沫本就站在床边,这下直接坐到了离修的身边,乐儿也跟着站在了以沫的旁边。
  
  离修看着两人,一脸轻笑的说:“好像瘦了。”
  
  乐儿当即抱怨说:“这是当然啊!也不看看我们一路赶来多辛苦,风尘仆仆日夜兼程。”
  
  离修抬眸,难得对乐儿和颜悦色的说:“一会吩咐他们给你们做一顿好餐,让你们好好补一补。”
  
  乐儿扬扬眉,说:“这不差不多。”
  
  以沫小手搭上离修的手腕,紧拧着眉问:“哥哥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离修抽出手腕,反手握着以沫的小手,安抚说:“无妨,已经不碍事了,只要慢慢调理就行了。”
  
  乐儿紧张的拧着眉,关心的问:“二哥的伤真的不要紧吗?究竟是谁伤的你?”
  
  离修无奈的说:“战场的事情谁又说得准,是我自己大意了,着了对方的当。”
  
  乐儿一听,有些不乐意的嘟着嘴说:“二哥你也太不小心了。”
  
  离修简单的说了一下当天发生的事情。
  
  那日大军前行,左前锋急于求成,误中敌人陷阱,身陷沼泽,他为了救左前锋一行人,带着人追捕上去。
  
  在追捕的过程中,误中了对方下三滥的毒药,跌落了山谷。
  
  以沫斜着眼睛问:“左前锋是不是离旭?”
  
  刚才他们在门口,以沫直接叫离旭名字时,小兵说了他的身份。
  
  离修嗯了一声。
  
  以沫和乐儿同时变了脸,大骂起离旭。
  
  就在这时候,离旭突然来了。
  
  整个人消瘦得只剩皮包骨了,看到乐儿和以沫,惊喜的说:“你们怎么来了?”
  
  以沫和乐儿愣愣的看着离旭,责骂的话还未说出口,关心的话便已脱口而出。
  
  “你怎么瘦成这样?”
  
  离旭尴尬的搔了搔后勺说:“可能是战场太辛苦了吧!”
  
  乐儿心疼的哇了一声,就抱住了离旭说:“小哥,你怎么变得这么瘦这么丑了,你这样子容雅肯定不会要你了。”
  
  离旭脸上一阵尴尬,揪住乐儿的耳朵就往外走,并对离修说:“二哥,我带她去吃点东西,你们的饭菜,我一会让人送过来。”
  
  “好!”离修带笑的眸子看着离旭和乐儿打闹着的离开。
  
  以沫盯着离修的侧颜,若有所思的问:“你和离旭的关系好像亲近了不少。”
  
  “嗯!经过这次的事情,他长大了很多!”离修有些感叹。
  
  不过更多的是欣慰。
  
  离旭的快速消瘦是因为自责。
  
  他失踪的这些天,离旭顶着巨大的压力,一边要稳住军营,一边要追查他的下落。
  
  再加上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都让离旭觉得惭愧。
  
  也突然就长大了。
  
  毕竟他们是亲兄弟。
  
  兄弟俩人谁比谁出色又如何。
  
  “哥哥,我想你了!”以沫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声,整个人乖巧的偎入离修的怀抱。
  
  离修双臂紧了紧,这会趁着无人的时候,才敢释放自己的感情,声音哑哑的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以沫小手一紧,仰着发红的眼说:“哥哥若是出事了,我也不要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