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3、诡计失策

123、诡计失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沐子棠原想选在最好的时机出现,将利益最大化,让将军府欠他一个人情,哪里知道就在他正准备出现的时候,温扬突然凭空出现,破了这好事。
  
  远远的,他看着这场战斗,目眦尽裂的样子,恨不得杀了温扬。
  
  他握着的拳紧了紧,良久,才缓缓松开,淡声吩咐,“回府。”
  
  另一边,战场已经结束。
  
  黑衣人牙齿里藏有剧毒,一看逃不掉了,便直接咬碎了毒药,当场毙命。
  
  看着这满地的尸首,以沫和乐儿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想到刚才生死一线间,脸色更是微微发白。
  
  温扬蹙眉对乐儿说:“这事可能不单牵扯到你们将军府,所以我得通知衙门来彻查此事。”
  
  乐儿没有意见的说:“嗯!早点查清楚,若真是南宋人的话,我一定写信给我二哥,让他狠狠的打南宋。”
  
  温扬见乐儿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倒没有其他异样。
  
  便说:“这里就留给我们处理,你们也受了不少惊讶,就先回府吧!”
  
  旭日上前,拱手说:“就麻烦温公子在此稍后片刻,我们护送两位小姐回府后,会立即去衙门报案,让他们马上派人过来。”
  
  温扬本想让小武跑一趟,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守着尸首。
  
  看旭日这样说了,便直接应下:“好!让他们立即过来。”
  
  “嗯!”旭日答了一声,想了想说:“今日温公子的恩情,旭日铭记于心,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家主子。”
  
  温扬满不在乎的挥挥手,示意旭日不用说这些客套话。
  
  乐儿和落夏合力把昏迷上的南珍扶上了马车,这才回眸对温扬说:“刚才的事情谢谢你,改天有机会你请你出来吃饭。”
  
  “行啊!”温扬对乐儿的感觉倒不错。
  
  觉得这小姑娘大大方方的样子,甚是讨喜。
  
  以沫和乐儿一行人先回了将军府,旭日拿着离修的信物,亲自去衙门报了案。
  
  以沫没回熹微院,而是去了华芳苑,并在进府的时候,就让丫鬟去通知了程氏,所以两人坐下,刚喝下一杯定惊茶,程氏就匆忙赶了出来。
  
  “听下人说你们出了事,出了什么事?”程氏脸有急色。
  
  下人传话也没有说清楚,就说两位小姐脸色不好,跟出去侍候的丫鬟落夏身上还染了血。
  
  这样不清不楚的话,听在程氏耳里,简直吓得她腿都发软了。
  
  乐儿见到程氏,就握着她的手,焦急不满的抱怨:“那个南宋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战争是他们先挑起来的,现在二哥领军过去,他们怕打不过二哥,竟然派人来想掳走我和以沫,简直是无耻。”
  
  程氏面上一惊,诧异的说:“你是说你们被南宋人伏击了?”
  
  乐儿紧绷的情况刚刚得到松懈,这下又有点委屈的说:“听口音和我们这里不一样,多亏了温公子及时路过出手救了我们,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程氏一手搂着乐儿,一手拉过以沫说:“吓着你们了吧?”
  
  以沫坚强的摇摇头,说:“我们没事!只是南宋想拿我们威胁哥哥,哥哥那边会不会有危险啊?”
  
  程氏安抚说:“没事的!他们肯定交过手了,知道老二的厉害,才会想要对你们动手。”
  
  以沫惴惴不安的点点头,却是有些不解的说:“南宋人怎么会大规模来得了我们京都啊!而且还在我们将军府附近埋伏了多天,就是为了堵住我和乐儿。”
  
  程氏也觉得这事有些诡异,却不想吓唬以沫和乐儿。
  
  她说:“这事你们不用担心,只是你们暂时先不要出府,等这件事情先查得水落石出后再说。”
  
  乐儿虽然好玩,但也不是太任性的人。
  
  虽有抱怨,却也配合的说:“娘放心吧!这些天,我们都会待在家里的!我们被抓住了事小,连累到二哥和爹爹的战事就事大。”
  
  程氏心疼的说:“你们能明白就好。”
  
  接着,程氏又安慰了两人一下,吩咐丫鬟好好侍候,便直接回了院子。
  
  把陪着以沫出门的落夏和南珍叫来问话。
  
  南珍伤重,目前未醒,也就来了落夏一人。
  
  事情经过详细问了一遍,程氏就让落夏回去了。
  
  稍后又招来旭日四人询问,之后便叫来了总管,数条命令下达下去,人整个才微微放松一些。
  
  “真的是南宋人吗?”程氏低语。
  
  离元帅和离修临出门前,都和他露了底,让他注意京中各势力的动向,也提防被人下绊子。
  
  自她嫁给离元帅后,离元帅参加过不少战事,但从来没有哪一次,有人胆敢来京都掳人。
  
  就是四国中最强的北魏。
  
  也没有派出过人来西夏京都掳人。
  
  一来掳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像她们这样的身份,哪一次出来不是前呼后拥。
  
  二来花费成本太高,在其他国家安插一个探子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闹出一个掳人事件,这些探子很可能被一次清光。
  
  “夫人别多想,先休息一会吧!奴婢相信那些人总不敢来咱们将军府的。”碧春端着茶递给程氏。
  
  程氏接过抿了一口,让碧春拿了纸笔来。
  
  她迅速写了一封信,拿给碧春,吩咐说:“你亲自跑一趟程府,把信直接交到我大哥的手里。切记不要经过任何人的手,明白吗?”
  
  事情没有结果,程氏不全然相信就是南宋人做的。
  
  她怕就怕是离元帅他们的政敌,想趁着将军府的男人都不在时,收拾她们。
  
  而眼下将军府没有男人,前朝的消息,她们来得总不如其他府里。
  
  所以这时候,程氏也只好向娘家求助。
  
  没多时,程氏派去监视沐子棠的暗卫回来了。
  
  并把他刚才所见的事情说了下。
  
  程氏当场惊得站了起来,问:“此话当真。”
  
  暗卫低眸回答,“属下所言句句属实,大小姐和白姑娘出事时,沐子棠就在附近,且派了随从去探了两次路。”
  
  程氏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次,又让暗卫把事情细细说了一次后,才打发了暗卫出去,让他继续盯着沐子棠。
  
  程氏见暗卫的时候,就碧春一人在旁边侍候。
  
  她此时脸色微沉的开口,“夫人,照这样看来,沐子棠是早就清楚大小姐她们会遇上这波人,而且并不打算相救?”
  
  程氏抿了抿嘴,心里琢磨着事。
  
  碧春见状,也不敢再多嘴。
  
  只是心里忍不住生怨。
  
  亏得夫人还看好沐子棠,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小人,也幸好有二爷的提醒,夫人才派了人去监视沐子棠,否则的话,他们至今被蒙在鼓里。
  
  等到衙门派人去了事先地点,将尸首运回衙门后,京都不少人已经探听到了这事,其中就包括了国公府和淳王府。
  
  国公爷当下大怒的说:“竟然敢对付我外甥女,简直是不要命了。”
  
  白二爷皱着眉,揣测说:“南宋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吗?竟然想出这种阴招吗?而且在战场上,就算捉了对方将领的家属又如何,哪一个将领会为了家人而放弃国家,毕竟这种事情,就算他想,也不能这样做。”
  
  白三哥附和说:“二哥说得对,我也觉得这事蹊跷,只怕不是南宋人动的手脚。”
  
  国公爷缓了火爆脾气,皱着眉说:“若不是南宋人就真麻烦了。”
  
  白二爷说:“放心,皇上不是庸才。现在西夏同时被北魏和南宋夹击,正是需要离府男人时,这时候皇上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将军府的女眷。”
  
  国公府三位爷商量了一下,但都觉得不放心。
  
  想让白凝霜把以沫请过来,但又怕她路上出事,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让白凝霜去一趟将军府。
  
  其实,他们三人更想自己去。
  
  只是现在将军府没有男人,一般这种情况下,将军府不会接待男客,就算接待也是大总管出面。
  
  傍晚,白凝霜和景世子一前一后到了将军府。
  
  以沫直接在前厅里接待了两人。
  
  “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
  
  白凝霜拉着以沫的手,一脸担忧的表情说:“这种事情哪能不担心啊!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反正你这段时间不要再出门了,听到了吗?”
  
  以沫乖巧的说:“姐姐,你放心吧!这段时间我都不会出门的,你回去跟舅舅他们说说,让他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景哥哥也不要担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再让自己身受陷境了。”以沫不忘对景世子投以一笑说道。
  
  景世子早白凝霜一步过来,先前就已经关怀过一次,也确定了以沫的人没有受伤。
  
  这会关心的倒不再是这样。
  
  他冷颜问道:“确定是南宋人吗?”
  
  以沫有些为难的说:“我也不清楚,就是听口音和我们有点不同,然后是温扬说他们是南宋人。”
  
  “温扬怎么会正巧在那里出来?”景世子蹙眉问话。
  
  温扬虽然是他的朋友,也好意救了以沫和乐儿,但是对于他突兀的出现,景世子心里不免生出疑窦。
  
  “我不清楚啊!他救了我们,就让我们先回来了,他留在那里等官差。”以沫扬脸回答。
  
  说罢,又补充道:“而且当时那种情况,他突然出现救了我们,我们就够感激了,哪里会管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啊!”
  
  景世子低叹一声,教导以沫说:“下次若不幸再碰上这样的事情,记得留一个自己的人手在原地,毕竟温扬和你们并不熟悉,他的出现也很突然。”
  
  以沫不解的问:“但是温扬不是你的朋友吗?”
  
  景世子略略一笑,揉了揉以沫的发说:“朋友也是分时候的!这事关你的安慰,我不会去盲目的信任谁。”
  
  以沫抿抿嘴,有些羞愧。
  
  因着她的事情,让景世子去怀疑自己的朋友。
  
  反正这事换了她,若出来救她的是容雅或者永平她们,她肯定就不会愿意再去揣摩她们突然出现的原因。
  
  三人又说了会话,大多是叮嘱以沫照顾好自己。
  
  景世子和白凝霜这才同时离开将军府。
  
  在府门前,白凝霜略抬下巴对景世子说:“我知道你应该会去一趟温府,若是查到什么,麻烦和我们国公府说一声,若真有人对以沫不利,有任何需要效劳的地方麻烦通知我们国公府。”
  
  景世子没有客气的说:“放心,会的!”
  
  他也明白国公府是疼以沫,所以并不反对他们想插手这事。
  
  就像他一样,这事明明是将军府的事情,但因为以沫眼下住在将军府,而这次捉离修的妹妹,也包括了她,所以他只能插手去将事情查清楚。
  
  出了将军府,景世子就直奔了温府。
  
  开门见山的和温扬谈了这件,并不是先瞒着他私下去查什么。
  
  温扬坦坦荡荡,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景世子听了他的话,其实不用去查,便已经相信了他。
  
  事情真的就是这么凑巧,温扬真的只是路过而已。
  
  次日早朝后,以沫和乐儿被宣到了宫中。
  
  事情牵扯到了南宋,皇上亲自过问了此事。
  
  以沫和乐儿在宫门前待了好一会,才被皇上召见。
  
  皇上一脸威严的坐在龙椅上,头也没抬的批阅着奏折,说:“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一遍。”
  
  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乐儿主动开口,将昨天的事情娓娓道出,包括黑衣人说的话,也是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在提到黑衣人的话时,皇上主动提眼问:“是黑衣人主动透露出抓你们的目的?”
  
  以沫和乐儿同时点头回答说:“是的!”
  
  皇上眉眼一闪,眼中划过一抹沉默。
  
  良久,才说:“行了,你们就暂时先住在宫里,既然是南宋的人,他们再怎么本事,也闯不进朕的皇宫。”
  
  以沫和乐儿皆是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可是皇上说完,便低着脸批阅奏折。
  
  他身边的公公,对着以沫和乐儿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们跪安。
  
  以沫和乐儿不情不愿的出了宫殿。
  
  门口,立即有宫女迎上来说:“两位小姐请随奴婢来。”
  
  事到如今,见住皇宫住定了,乐儿只能自我安慰的想:“算了,至少在宫里能天天和永平见面,就当我们是来陪永平的。”
  
  以沫抿抿嘴说:“也只能这样想了!”
  
  偌大的宫殿,以沫和乐儿出去后,皇上便放下了笔,低声似自言自语,又以问身边的公公。
  
  “真是南宋人?”
  
  公公见皇上没有点名,也不正面回答,只说:“两国交战,倒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
  
  皇上诡异的笑了笑说:“朕从来没有见过刺客自报家门,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前,便将底细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既然是这样的话,他们最后为什么还要服毒自杀。”
  
  公公颇认同皇上这话,附和的说:“皇上说得是。”
  
  皇上看了一眼公公,吩咐说:“把事情查清楚,朕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装神弄鬼,这目的又是什么。”
  
  另一边,以沫和乐儿在路上问了宫婢,听说接下来暂时住皇宫的日子就住在永平的宫殿里,两人顿时心里一松。
  
  特别是到了永平的宫殿,一见到正在等她们的永平,脸上即刻泛起了笑容。
  
  永平笑着上前打趣说:“你们是不是带衰啊!怎么走到哪里倒霉到哪里,幸好这一次,我没有和你们出门,否则的话,母后又该治我了。”
  
  乐儿哭笑不得的说:“这哪里就是我们带衰了啊!分明是有人看我们不顺眼,要治我们呢!”
  
  永平狐疑的挑眉,“真是南宋人了吗?”
  
  乐儿和以沫一脸茫然的说:“我们也不知道啊!就是听口音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温扬当时救了我们,他说是南宋口音。”
  
  永平不满的说:“这些南宋人也太嚣张了吧!真当我们西夏无人是吧?竟然还敢大大咧咧跑来我们京都掳人。”
  
  以沫和乐儿一时叹息,附和的大骂了几声南宋人。
  
  但其实她们并不确定就是南宋人所做,毕竟这样做,就她们这些小姑娘都觉得意义不大。
  
  两国战事,怎么可能为了两上小姑娘而改变。
  
  再者,南宋人事先也不可能不清楚离修看重以沫和乐儿,除非将军府有南宋的探子,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眼下事情刚发生,也就程氏一人觉得事情可能和沐子棠有关系,其他人根本就想不到沐子棠这人。
  
  夜深人静时,以沫三人挤在永平的大床上,聊着心事。
  
  另一边暗室里,一股低压气流。
  
  上座男子冷冷的说:“这就是你弄出的好戏?”
  
  “这次是我大意了,没有想到温扬会突然出现坏我的好事!”男子声音沉沉,眼眸一抬,赫然正是沐子棠。
  
  而坐在他对面的人,正是面善心恶,与着离修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太子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