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3、诡计失策

123、诡计失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暗卫一连盯了沐子棠数日,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便将事情直接回禀了程氏。
  
  据暗卫来报的信息,沐子棠文武双全,简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就是这样优秀的一位青年,却被离修下了禁令。
  
  程氏略微深思,仍想不通其中的关系。
  
  毕竟她从未听说过离修与沐子棠有过龌龊,将军府和郡王府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暗卫半晌不见程氏说话,低喊了一声,“夫人?”
  
  程氏略略抬眼,说:“替我查查沐子棠的交际情况,他平日里和哪些人走得近?”
  
  “是!属于这就去。”暗卫说完,顿了一下,见程氏确实没有其他的吩咐,这才悄然离开。
  
  程氏思来想去,沐子棠自身没有问题,那就从他周边认识的朋友查起。
  
  说来,会对沐子棠感兴趣,除了觉得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更多是因为离修对他的态度。
  
  不过眼下也问不上离修,便只能她派人私下去了解一下情况。
  
  但其实离修就算在京,她问,他也不一定会坦白回答。
  
  如此又过了几日。
  
  小花来向乐儿请假,想和古婆婆出府一趟。
  
  乐儿好奇的问:“出府,去哪里?”
  
  自古婆婆和小花来了将军府,两人从来没有说过要出府门。
  
  再加上高门府邸对丫鬟小厮管得严,平日里除了采买的下人,其他下人没有主子的吩咐,是不能随便出府的。<>
  
  小花有些感伤的说:“明天是我娘的祭日,我和奶奶想去祭拜我娘。”
  
  乐儿一听,忙说:“这是应该的!你们去吧!明天祭拜的东西都买了吗?今天要不要出府一趟?”
  
  小花感激的笑笑说:“祭拜的香烛都买了,奶奶托厨房的采买帮忙买了。”
  
  乐儿笑笑,让南珍拿了一两银子给小花。
  
  “这个你收着,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小花推拒说:“小姐,不用了。”
  
  南珍以前跟着乐儿天天出府,自比府里其他人先一步认识小花,自小花进府,她对小花也多有照拂,再加上小花也是一个本分的人。
  
  来了府里,很快就认清了自己的位置,本本分分的干活。
  
  因此,南珍对她倒是越发好了。
  
  见着小花不好意思接赏银,直接塞到她的手中说:“小姐打赏的,你就收着吧!小姐钱多得是呢!你甭和她客气。”
  
  乐儿性子大大咧咧,再加上又宠南珍,所以南珍说话也是没有顾虑。
  
  “对啊!就收下吧!别不是学你南珍姐姐一样,觉得赏银太少了!”乐儿说着,不忘戏谑南珍。
  
  南珍不平的反驳,“小姐这样说就不对了,奴婢什么时候嫌少了啊!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行了,你就少贫了,你看看小花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你去帮她打点一下。”乐儿笑着吩咐。
  
  南珍也不再嬉戏,和小花一同退了出去。<>
  
  下午时分,乐儿和以沫在南锦院陪着小初玩时,她随口就说了这事。
  
  以沫有点担忧的问:“出府?上个月小花爹不是还找上门想见古婆婆和小花吗?明天小花娘祭日,小花爹肯定会在坟边堵人吧?”
  
  乐儿愣了下,恍然大悟的说:“是噢!小花爹又是一个拧不清的,他才不会挑日子,明天古婆婆和小花若是被小花爹撞到,那不就麻烦大了吗?”
  
  以沫肯定的说:“当然!要不跟娘和大嫂说一声,让她多派几个小厮跟去?”
  
  话落,阮氏就进屋了。
  
  她一脸盈盈笑容问:“有什么事要跟我和娘说?”
  
  乐儿嘴快的说了小花明天祭母的事情。
  
  阮氏了然的说:“还是以沫考虑周全,一会我让嬷嬷挑两个小厮明天陪她们祖孙过去,这事就不要麻烦娘了,我刚从她那里过来,娘正忙着呢!晚上用膳时,再把事情和她提一下就行。”
  
  以沫和乐儿都不认为程氏会不同意这件事情,所以对阮氏的提议没有任何意见。
  
  到了次日,小花来向乐儿请示时。
  
  乐儿突然想到自己也很多天没有出去玩了,便让小花等一下,自个儿跑了一趟熹微院。
  
  拉着百般不情愿的以沫,陪着小花和古婆婆一起出门了。
  
  小花和古婆婆皆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说:“麻烦两位小姐陪咱们走一趟了。”
  
  乐儿挥挥手,不在乎的说:“没关系,反正我们闲在家里也没事做。<>”
  
  以沫睨了乐儿一眼,懒得反驳。
  
  她是觉得没必要凑这样的热闹,主要是人家是去祭拜母亲的,而她们的关系又不是多亲近,这样贸然跟去,多有不妥。
  
  而者,小花祖孙现在住在将军府,难得出府一趟。
  
  特别是小花,见到母亲肯定很多话要说。
  
  她们两人跟在旁边,小花束手束脚,根本就不好意思说什么。
  
  一片好心,反倒成了不美的事情。
  
  所以快到时,以沫便拉着乐儿,对小花和古婆婆说:“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你们自己过去吧!有什么事就大声叫,他们跟在你们旁边。”
  
  古婆婆和小花忙说:“不用了,让他们保护两位小姐吧!”
  
  乐儿笑着指向南珍和落夏,说:“有她们跟着我们,不会有事的,你们去吧!我们就在这附近转转。”
  
  古婆婆和小花见识过落夏和南珍出手,因此,倒没有多劝,感激了两句,便直接去了小花娘的坟前。
  
  乐儿挽住以沫的手臂说:“这里风景也蛮不错的啊!倒是一块风水宝地,我先前坐在马车上,看那边好像有条小溪,我们过去看看。”
  
  以沫和乐儿两人来,原就是当踏青的。
  
  自然是哪里风景好就往哪里钻。
  
  到了溪边,乐儿立即撒手奔了过去,弯身捧起溪水,回眸娇颜笑说:“哇,水好凉啊!你快来。”
  
  以沫蹙眉说:“水凉你还去玩,我记得过几天就是你的小日子吧!”
  
  以沫说话间,目光投向南珍。
  
  南珍肯定的点点头。
  
  以沫立即朝南珍使了下眼色,说:“赶紧把她赶回来,身体不好,还敢在这时候玩溪水,活得不耐烦了啊!”
  
  南珍听话的上前拉着乐儿远离溪水。
  
  乐儿接过南珍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说:“你到底是谁的丫鬟啊!”
  
  南珍不答,只说:“白姑娘是为了小姐的身体着想,奴婢自然要听她的话。”
  
  乐儿撇了下嘴,对以沫说:“其实我现在身体应该好了吧!这两个月来小日子的时候,我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以沫呵呵一声冷笑,说:“那你就玩冷玩,停了药试试啊!”
  
  乐儿尴尬的说:“那还是算了好吧!”
  
  南珍看乐儿一副想下水的样子,便问:“小姐是不是想捉鱼烤来吃?”
  
  乐儿拍着南珍的肩说:“还是你最懂我的心。”
  
  南珍一笑,对落夏说:“麻烦你照顾两位小姐,我下水去捉鱼。”
  
  “嗯!”落夏淡淡的应了一声。
  
  南珍左右张望了眼,找了一根树枝,脱了鞋袜就下水了。
  
  看南珍这熟练的动作,以沫调侃说:“看样子你以前没少带南珍出来胡闹啊!”
  
  乐儿笑嗔了眼问:“什么叫胡闹啊!”
  
  说罢,对落夏吩咐:“你去捡些枯枝过来,一会儿要生火。”
  
  落夏看了眼四周,风平浪静。
  
  又想到暗处有旭日和皓月保护,倒也安全。
  
  这次,离修离京,他将两名暗卫都留给了以沫。
  
  因此,没多说什么,就朝着小树林走去。
  
  没过多时,周边突然响起一串轻微的响动,紧接着数十个黑衣人突然出现。
  
  他们操着一口异国口音,生涩的问:“你们是将军府的女眷吗?”
  
  乐儿在这事上面,反正极快,掐了以沫一下,镇定自若的回答说:“不是,我们是李员外家的。”
  
  好在两人因小花祭母,她们随行出来踏青,都穿得十分的素雅。
  
  “还想狡辩,我们跟着你们一路从将军府出来,把她们活捉了,我就不信,还制不了离修。”
  
  乐儿见装不下去了,大声质问:“你们是南宋的人。”
  
  听他们的口音,确实不是京都人士。
  
  但是乐儿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杏花村,他们说话,和杏花村的人也不像。
  
  再者杏花村离京都也就一日的路程,口音上基本一样。
  
  会猜这批黑衣人是南宋的人,只因为他们提起了离修。
  
  南珍在黑衣人现身的时候,早就上了岸,一双湿漉漉的脚踩在鞋子上。
  
  刚想闯到乐儿的身边时,就被黑衣人拦下,两人迅速打了起来。
  
  以南珍的身手对这些黑衣人而言,简直就是以卵击石,不过数招,就被黑衣人打趴在地。
  
  眼见着黑衣人一剑就要刺到南珍的身上,乐儿凄厉的叫道:“住手,否则的话,我现在就咬舌自尽,让你们白跑一趟,看你们拿什么威胁人。”
  
  刚与乐儿说话的男子,显然是领头人,他手一抬。
  
  和南珍对打的黑衣人,将长剑一收,改而一脚用力的朝着南珍踢去。
  
  南珍被踢出数米,接着吐了口鲜血,头一歪就昏迷过去了。
  
  “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也免得受那皮肉苦,否则的话……”领头的黑衣男子,语带威胁的开口。
  
  乐儿十分有义气的说:“我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我跟你们走,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并不是我们将军府的人,你把她放了。”
  
  黑衣男子带着阴恻恻的笑容,说道:“都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想着说谎,来人,把她们直接绑了。”
  
  黑衣人朝着以沫两人一拥而上的时候,四名劲装男子一跃而下,护在了两人身前,而另一边并没走远的落夏,听到声音早就已经折回来。
  
  由于她知道暗卫的事情,所以一直没有轻举妄动。
  
  这会趁着黑衣人被旭日四人吸引住了目光,她果断的杀了一人,回到了以沫的身边。
  
  “姑娘,没事吧?”落夏一边戒备,一边询问。
  
  以沫脸色发白的说:“没事!”
  
  而后故作坚强的解下腰上的长鞭,又瞬间将荷包扯下交给落夏。
  
  落夏清楚以沫这药的作用,想也没想,便倒在了她的软剑上面,在要给旭日四人时,对面抢先一步有了东西。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杀了他们。”
  
  黑衣领头的男子一声令响,十多名黑衣人一涌而上。
  
  旭日四人加上落夏,艰难的将以沫和乐儿围在中间。
  
  虽然这五人的身手都是一流,但在一个对两个还不能留有破绽露出身后人的情况下,难免显得束手束脚。
  
  另一边不远处的停了一辆马车,一位长随打扮的男子由远而近,立在马车边低声汇报。
  
  “爷,离小姐被一群黑衣人围住了,她们带有四名暗卫,且身边的一位丫鬟武功奇高,暂时和那些黑衣人打成平手,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男子低垂着眼帘,玩着手中茶杯,不甚在意的说:“再探。”
  
  “是!”长随立即又折了回去。
  
  而马车上的男子这才抬起脸来,赫然就是那天画卷上出现过的人。
  
  郡王府的沐子棠。
  
  与此同时,另一条路上,也驶来一辆马车。
  
  车上一共两人,除了赶路的小厮,也就马车上的主子。
  
  只听小厮不满的抱怨说:“少爷,你既然不乐意娶表姑娘,你大老远的跑去看她做什么?”
  
  男子充满不屑的说:“表姑娘那样的娇小姐,我可是受不了,感觉走一步要喘三下,就怕下一口气提不上来,人就挂了。”
  
  小厮撇撇嘴,说:“少爷又不是没见过表姑娘,她一向都是如此,你不喜欢,为什么要答应夫人去看望表姑娘。”
  
  男子漫不经心的说:“姨母生辰,我是代替娘去看姨母,可不是去看什么表姑娘。”
  
  小厮张张嘴,还想再多说几句。
  
  男子脸色微微一变,调侃的问:“小武,你到底是我的小厮,还是我娘的眼线啊!”
  
  小武哭丧着脸,解释说:“少爷又不是不知道,奴才的老子娘在夫人身边当差,夫人天天惦记着少爷的婚事,您不想娶妻,累得奴才也天天被老子娘责骂。”
  
  “还真是为难你了!”男子爽朗一笑。
  
  自马车上走了出来,直接坐在小武的身边。
  
  两人说说笑笑间,离以沫她们被围攻的地方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男子脸色一变,突然抢过鞭子,用力的抽了几下马,马儿受疼,更快一步的跑了起来,瞬间就停在了以沫他们面前。
  
  而男子的位置正对着以沫她们,他眼一抬,就看到了中间一脸紧绷,脸色微微发白的乐儿。
  
  当下便眯了眯眼,漫不经心的跳下马车说:“真是好巧啊!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看到这样的热闹。”
  
  乐儿闻声看过去,一眼认出了男子,高叫了一声:“温扬!”
  
  温扬乐得一笑,咧嘴露齿,一副高兴的样子问:“离大小姐还记得在下啊!”
  
  “当然,你夸过我好。”乐儿理所当然的说出心里话。
  
  温扬愣了下,周边的人也傻了眼。
  
  以沫揪了以沫一下,拔高了声音与温扬说:“劳烦温公子出手相助,这些黑衣人来利不明,却妄想捉住我和乐儿,借此威胁哥哥。”
  
  温扬笑容一凝,脑海中瞬间想了许多,冷冷的问:“来者何人。”
  
  黑衣男子喝斥:“要命的话,就赶紧滚。”
  
  眼下,除了以沫和乐儿能抽出神和温扬说话,其余几人皆是全身紧绷,挥舞着兵器的状态。
  
  虽说,旭日他们趁机杀了对方四人,但是他们也没有讨到好,中间也有两人受了伤,且都显得有些疲惫。
  
  长此下去,对他们也十分不利。
  
  温扬一听男子说话,立即眯起了眼,说:“南宋人!”
  
  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彼此眼中写着果然两字。
  
  乐儿更是恼得破口大骂:“你们南宋人真不要脸,自己挑起了战事,现在打不赢我二哥了,又准备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们。”
  
  黑衣人见温扬打定了主意要管这事,因此,下手越发狠毒了。
  
  温扬想也没想,抽出随身宝剑,加入战局。
  
  而他的随从小武,武功虽不如温扬高强,但也是自小习武,一对一打一个刺客,至少也能纠缠一阵。
  
  瞬间战局的风行就逆转了,温扬眼下虽然未参军,但他的志向一直是保家卫国,所以出招时,不忘提点离旭五人。
  
  “留活口。”
  
  遇上这种刺客,若是不查清楚背后的人是谁,简直让人寝食难安。
  
  而且事情牵扯到了南宋,是肯定要向皇上汇报的,自然就需要将刺客留下给皇上审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