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2、婚事被惦

122、婚事被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一直陪着笑在旁边的以沫,笑容一凝,当下也凑近了看了看,目光落在旁边的名字上,双瞳更是一缩。
  
  “沐子棠。”
  
  程氏听到,立即说:“你看看,以沫才来京都多久,又甚少参加一些聚会,她都听过沐子棠的名字,显然是一个才华出纵的。”
  
  以沫没忘记离修的吩咐,忙说:“没有,我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是画卷上写了,我看着就念了下。其实我觉得乐儿说得也不错啊,男子要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最重要的是自己有本事啊!”
  
  程氏低叹说:“我就是看乐儿不是一个当家做主的料,所以挑的都是自己本身有点才华,又不用当家做主的嫡次子,否则就她这个样子,嫁过去做主母,人家家里还不乐意呢!”
  
  以沫重新扫了三副画卷,发现还真是这样。
  
  三人都不是家中嫡长子,乐儿以后若真嫁过去,确实不用管家,因此,也不会有人对她诸多要求,她会轻松很多。
  
  乐儿将画卷往旁边一扫,说:“反正这三个我看不上,我要武将,像爹和哥哥们这样的,不然的话,我可不嫁。”
  
  程氏就这么一个人女儿,也不忍心对她说重话。
  
  见她这样不喜,自然也不会强迫。
  
  只说:“娘再看看吧!反正西夏和南宋这场战,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打完的,起码得好几个月。”
  
  乐儿见程氏松了口,立即露出笑容,讨好的说:“娘最好了。”
  
  程氏捏了捏乐儿的鼻子,无奈的说:“你少给娘灌*汤。”
  
  见乐儿不喜,程氏便吩咐丫鬟把画相都收起来了。
  
  她注意到以沫的目光在沐子棠的画相上多落了几眼,当着乐儿的面,她也没有问原因,稍晚才单独留了以沫说话。
  
  以沫原就想寻机会和程氏说这事,见她主动问了,便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只是将离修说这话的时间略微做了调整。
  
  程氏一脸古怪的问:“你的意思是说老二有叮嘱过你,让你平时和乐儿出去玩时,千万不要让她和郡王府的沐子棠说话?”
  
  以沫肯定的说:“对!哥哥说他不是良配。”
  
  程氏眼中狐疑更甚。
  
  她敢拿来给女儿看,自然都是打听清楚了。
  
  郡王府的这位嫡次子,不单没有任何不良的品性,而且才貌出众,当真是月朗风清的一个公子哥。
  
  “是不是你记错了人?”程氏倒不觉得以沫撒谎或者如何,就是觉得他们说的事,和她了解得不一样,便琢磨着是不是以沫记错了。
  
  可是离修跟以沫说这事才过去几天,以沫是绝对不可能记住的。
  
  她斩钉截铁的说:“我没有记错!就是这人。但是我也问了哥哥原因,他没有和我详说,只说以后再说。反正看哥哥的样子,能看出她很防备沐子棠。”
  
  “好,这事我知道了,我暂时不会跟乐儿再提这人,你放心吧!”程氏见以沫这般肯定,便应了下来。
  
  以沫放心后,便欢欢喜喜的走了。
  
  程氏在屋里,思来想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便特意避开了丫鬟,叫出了暗卫。
  
  “去查查沐子棠的底细,看他平时和哪些人有接触,记住,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能让人发现你的身份。”
  
  “是!”暗卫答了一声,便如鬼魅消失在房间里。
  
  接下来几天,程氏都没有再拿画卷给乐儿看。
  
  毕竟第一次挑出来的人选,本就是京中拔尖的公子哥,一些身份地位合适的,都在其中。
  
  在屋里待了几天的乐儿坐不住了,趁着这日以沫出去见景世子和白苏,她跟着一起去了民房。
  
  在路上,她出着主意问以沫的意见。
  
  “你说娘给我找的那些人,我都不喜欢,我要不要自己找一个对象啊!你看小哥,也是自己选的媳妇啊!”
  
  以沫白了一眼乐儿,叮嘱说:“你可千万别!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就是私相授受,可是会被人指着背脊骂不要脸的。”
  
  以沫倒不反正男女婚前认识,只是觉得这事就不适合乐儿。
  
  她根本不是容雅那种人。
  
  容雅守得住秘密,但是乐儿喜形于色。
  
  离旭和容雅的事情,只要容雅不松口,不留把柄,这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离旭仰慕容雅,对她死缠烂打。
  
  可是乐儿是一个姑娘家,她主动和离旭主动,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有什么不要脸的!说得好像谁家姑娘不用出嫁似的,我早就说了,我自己的男人我要自己挑!”以沫大放厥词的说道。
  
  以沫重重的在乐儿的后背上打了一下,骂道:“什么男人不男人,你以为你是那些村妇吗?跟谁学的这话啊!”
  
  乐儿哎哟一声,说:“府里的婆子,不都是这样说的吗?”
  
  “你再这样不分轻重,我以后就不理你了。”以沫急了,真怕乐儿胡来。
  
  她能理解乐儿的心情,但是以乐儿的性子,她不觉得能办成什么事。
  
  乐儿嘟着唇,不高兴的说:“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你至于用这个威胁我吗?”
  
  以沫瞪了眼说:“我不管,反正你别说这话!皇上可能替皇子选妃的事情,我已经告诉哥哥了,他自然会有办法,而且你这边不稳定下来,他是夏宋之战的主帅,他完全可以决定大战凯旋而归的日子好吗?”
  
  乐儿眼神一亮,惊喜的说:“哇,以沫,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忘了啊!永平说的事还有这个先决条件呢!而这个条件,如今又握在二哥的手里。”
  
  “是啊!所以你千万别急,女人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要多看看,错一步就误终身啊!”以沫惴惴不安的劝说。
  
  乐儿痛快的答应下来,心中的大石,瞬间松了许多。
  
  几位皇子,她早就见过了。
  
  永平也没少在她面前嘀咕几位皇子后院的事情。
  
  除了六皇子身体不好,后院里就一位教他人事的宫女,其他皇子后院里虽是没有正妃,但是女人却是收了不少。
  
  这样的几位皇子,乐儿别说喜欢他们,想嫁他们,就是欣赏的,也没有一人。
  
  突然有人告诉她,她十有*要嫁给他们当中的一人,和那些女人去抢同一个男人,她心里憋屈得快要死掉了,能痛快吗?
  
  到了民宅。
  
  景世子和白苏早已留候多日。
  
  以沫见面,便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们是不是等了很久。”
  
  两人对坐在树下,摆了一张木桌,四把凳子,桌上还有一壶茶,几本账册,显然已经忙了些时辰了。
  
  白苏一见以沫,立即起身恭迎:“小姐。”
  
  以沫回以一笑,说:“十几天没见,白苏黑了些,也壮了些呢!”
  
  白苏眼底闪过一抹亮光,没有想到以沫会注意到他这些。
  
  上次以沫去家里给祥伯治病,正巧他出了京都寻人,两人没有寻上,这次找到了几人回来,才会约出来见面。
  
  白苏压抑着心底的雀跃,面上笑容更甚的说道:“小姐,我找到以后店里的几位老伙计,你要不要见见他们?”
  
  以沫想了下说:“还是不要了吧!暂时先别告诉他们,就以你和祥伯的名义就行了。”
  
  “嗯,小姐说得是!”白苏其实也不敢贸然让他们相认,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些人又一直不在京都,内里是不是变了,他也拿不准。
  
  只是这种事情,他不能自作主张,总要询问过以沫的意思。
  
  接着,白苏又说:“小姐,我和世子爷商量过了,现有的成衣铺门面太小了,我们想等整顿完染布坊后,就把成衣铺重新扩建一下,比照原主子先前的规模来,您觉得怎么样?”
  
  以沫腼腆的笑着,信任的说:“这些你们做主就好,我没有做过生意,这些我都不懂,你们觉得好就行。”
  
  白苏眼底闪过笑意,很喜欢看以沫此时露出的笑容,长而翘的眼睫更是忽闪忽闪的,让人手痒痒的想去拔一拔。
  
  “只是主子先前的创意,过了这么多年,好多成衣铺抄袭借用了,现在我们再回去做,不见得生意就会好,只是铺子不扩大的话,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京都一些有财有势的姑娘小姐,都不愿意逛这样的小门铺。”白苏看以沫不懂,便细细解释了起来。
  
  以沫虽不明白,却也极认真的听完了白苏的话,表现出了最大的尊重。
  
  只是等他话落,仍旧是那么一句,“没关系,你们决定就好。”
  
  白苏浅浅一笑,暖暖的说:“小姐放心,就算前面两个月会有亏损,我也有信用在后面能够挣回来,绝对不会让小姐失望。”
  
  “行!”以沫重重的应了声。
  
  其实生意这些,她真没上心,也真不懂。
  
  再说,还有景世子帮她盯着,她就更加不用费心了,只管当个甩手掌柜就行。
  
  这些事情,景世子和白苏原就商量过一遍,现在只是再和以沫说一次,见她没多大的兴趣,白苏说完,景世子便没提这事了。
  
  反而说起了闲话。
  
  问:“上次说的,给我做一桌饭菜,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以沫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望了一眼乐儿,见她一脸馋相,就知道她的答案了,便说:“可以啊!只是我们出来的时候,没有说晚上不回去用晚膳,得先让丫鬟回去传个信才行。”
  
  “好啊!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你看看需要哪些材料,我让成伯全部一次性买回来。”景世子说完,就叫了成伯过来。
  
  以沫也吩咐落夏回去说一声。
  
  由于来这里,多会暴露身份,所以每次过来,以沫只带落夏一人,而乐儿想跟的话,她是一个丫鬟也不能带的。
  
  乐儿在一边不忘提醒白苏说:“上次在你家,你爹不是说你做菜好吃吗?待会也做几个拿手菜给我们尝尝啊!”
  
  白苏自然乐得同意。
  
  毕竟以他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吃以沫亲手做的菜。
  
  但是以他这几次和以沫她们相处,大致也清楚她们的性格,他若真动手做了饭菜,她们绝对不会让他站在一边看着。
  
  因此,他也能名正言顺尝一尝以沫的厨艺,他怎么会不愿意。
  
  以沫没注意白苏的心思,只是很高兴有一个人和她分担任务,便笑着邀请说:“那我们来商量一下菜色啊!就我们四个的话,做八菜一汤一甜点就足够了吧!”
  
  虽然他们平日在府里,就算是一个人用膳,一般也是三菜一汤,但其实就以沫而言,她从来没有吃完过。
  
  “够了,菜做多了,吃不完就算了,你也累!”景世子第一个答应,他虽然嘴馋了,却不想以沫太累。
  
  白苏对此没有意见,主动说:“那我们各做四道菜吗?”
  
  “好啊!”以沫甜甜一笑,让成伯先去拿了纸墨来。
  
  两人商量菜色的时候,随便就把所需要的材料都一一写下来,让成伯拿着单子照着去买,也省得漏买了什么。
  
  一会功夫,菜色就商量好了。
  
  成伯也匆匆的赶出去买菜了。
  
  而以沫四人便留在了院里晒太阳。
  
  五月的天,太阳不算烈,晒得身上暖洋洋,正是舒服的时候。
  
  白苏有意多引以沫说几句话,因此,故意问她,京都时下女子喜欢的衣服款式花色。
  
  以沫和乐儿虽不多研究,但总归因为身份的原因,有了新花样的衣物首饰,就会有人送到她们面前。
  
  谈起来,倒也算是有话题。
  
  而景世子自从以沫找回来后,经过这大半年的打磨,他简直可以称得上妇女之友了,聊起衣物首饰,比以沫和乐儿还在行。
  
  哪家店的衣服料子新颖,哪家店的首饰花样多,他都能说上一二。
  
  等到成伯将菜都买回来后,四人又移步到了厨房。
  
  只是这民宅的厨房,可比不上王府和将军府。
  
  站上以沫和白苏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自然不可能再把景世子和乐儿塞进去。
  
  只是景世子身为兄长,就算清楚白苏只是以沫的下人,他也不放心白苏和以沫独处在这片小天地。
  
  便索性依在厨房边,和以沫闲扯着话。
  
  乐儿一个人,自然也不会走开。
  
  只是她比景世子又机智一点,晓得搬把椅子过来坐着。
  
  以沫见乐儿的样子,失笑的说:“若是厨房再大一点,我绝对压着你来打下手。”
  
  乐儿努努嘴巴说:“哪用得着我啊!不是有白苏吗?”
  
  涮锅、洗菜、切菜这些事情,白苏都不忍心让以沫去做。
  
  看她一双嫩白的小手泡在水里,想也没想就全部揽了过去。
  
  所以这会,以沫虽然站在厨房,其实也不过是挽着袖子和乐儿及景世子说话,真正干活的人也就白苏一人。
  
  只是当白苏动起刀子时,以沫便惊叹了。
  
  “哇,你的刀功这么好啊!什么时候教教我吧!”
  
  她从不用备菜,哪有什么刀功。
  
  切菜什么,都有厨娘事先准备好。
  
  “好啊!”得了以沫的称赞,白苏做起事来更有劲。
  
  没多时,厨房里就飘起了菜香。
  
  傍晚,他们便在院子里用起了晚膳。
  
  乐儿吃得满嘴油的竖大拇指,夸完不忘说:“下次再来啊!”
  
  白苏望向以沫说:“小姐若是想吃的话,随时吩咐。”
  
  他手里有八宝,是白素锦酒楼铺子里的八道招牌菜。
  
  今日所做就是其中四样菜,只是这食谱秘方也算不得秘方了。
  
  现如今淳王府名下的酒楼,都有这些特色菜。
  
  因当年不察,二厨偷学了大厨的菜色,又趁着白素锦不在京都,投向了淳王妃,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也正是有八宝的支撑,白素锦当年所开的八珍玉食现仍是京都最好的酒楼,只是这铺子早就转手到了淳王妃手中。
  
  乐儿是见过世面的人,八珍玉食去过好几次,招牌菜自然也听过了,边吃边问:“你怎么会做八珍玉食的招牌菜啊?”
  
  白苏没有隐瞒的借此对以沫说了这事,以沫愣了下,看那四道菜的眼光大有不同,忍不住多伸了几下筷子。
  
  景世子也不怪以沫多嘴,放下碗筷主动解释说:“母妃并没有把八珍玉食给我,这毕竟是所有铺子里最挣钱的。”
  
  以沫笑着说:“我又不在意这些!若是没有景哥哥出面,别说八珍玉食,就是其他铺子我也拿不回来啊!”
  
  景世子怜惜的拍了下以沫的脑袋说:“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会一样不漏的拿回来,这些都只是早晚的问题。”
  
  他要打理家中庶物,也不可能说一下将所有都接过手。
  
  而且还是有目的性只挑白素锦的嫁妆。
  
  娘也不笨,所以他不好做得太明显,这次接手的产业,即有祖产也有白素锦的嫁妆,还有娘的铺子。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些事情只能慢慢来,不过以沫能够理解,他便也觉得欣慰不少。
  
  对于景世子的说辞,白苏记在心里,倒不像以沫那般全信,只是也不像以前那样怀疑,只是替以沫记下罢了。
  
  白苏就像景世子一样,他对以沫好,愿意为她效忠,但又因以沫的单纯,全替她防备其他人,怕她天真被骗。
  
  而景世子也是一样,虽然看好白苏,但也没有全然信任。
  
  饭后,白苏将八宝菜谱写给以沫,并说:“小姐,这是当初主子给爹保管的,我没有带着身边,但内容都记得,这是默写出来的。”
  
  以沫笑着直接收了下,并没有多矫情。
  
  毕竟娘所创的菜肴,她是真的有兴趣。
  
  稍晚,景世子将以沫和乐儿送回了将军府。
  
  兴高采烈的乐儿完全不知道在京都的某一处暗室里,有两人正密谋商量着关于她的话题。
  
  “听说离夫人有意择婿,反正你也没有娶亲,就去做他们家的女婿吧!”
  
  对面的男子愣了下,显然没有想到晚上被约见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这个,不过却也很快反应过来说:“是!”
  
  “据说,离大小姐不爱文臣爱武将,知道该怎么做吧?”男人说话的语气满是命令式,显然是久居高位的人才会有的口吻。
  
  他对面而坐的男子,绷着身子,略垂眼帘,敛去满目光华,并没思考太久,便自信答道:“放心,我会让她心甘情愿主动要求嫁给我。”
  
  “口气倒是不小!”男子威严的脸上带了笑,认同的说:“不过,我也相信你行!毕竟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姑娘随便哄哄也就上手了。”
  
  男子略略一笑,两人对视一眼,满是算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