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2、婚事被惦

122、婚事被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风风火火冲到熹微院里。
  
  看着她和离修的卧室里发出微弱的光芒,她面上一喜,拔腿就冲了进去。
  
  如以往很多个夜晚一夜,男子端坐在书桌前,或看书练字或批阅公文。
  
  不过短短十几天没见,以沫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
  
  特别是书桌前的男子,听到声音,眼眸一抬,满是温柔的神色,她当即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男子笑容一凝,忙自书桌前走了出来,搂住她低哄:“怎么啦?好好的哭得这么厉害?”
  
  以沫揪着来人的衣服,瞪着一双朦胧的泪眼,小嘴一张一合的低诉:“我想哥哥了。”
  
  离修浑身一怔,只觉得连日的疲惫,因这话一扫而空,四肢瞬间像被灌入了灵泉似的,胸口被填得满满的,声音低低哑哑的斥了一句,“傻瓜。”
  
  “不傻,想哥哥才不傻。”以沫双手贪婪的在离修的脸上游走,细细短短的胡子,刺得她手指酥酥麻麻的。
  
  感受到以沫指间游走的温度,离修声音越发沙哑的说道:“我也想你了。”
  
  “哥哥瘦了,还长胡子了。”以沫心疼的说道。
  
  离修捏了捏以沫的小脸,调侃说:“你倒是胖了些啊!”
  
  以沫鼓着双颊,娇嗔的抱怨说:“不是你叫人家多吃一点的嘛!”
  
  离修眉眼带笑的说:“嗯!胖了,也漂亮了。”
  
  以沫娇羞一笑,突然反应过来,惊讶的问:“哥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离修刮刮以沫的俏鼻说:“不是答应过你,会在你写完那些临摹前回来的吗?”
  
  以沫娇娇软软的说道:“但是现在才过十几天而已啊!不可能这么快就打完了战吧?难道哥哥是因为我今天生辰,所以特意赶回来的吗?”
  
  “算你机智。<>”离修十分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以沫灿烂一笑,撒娇道:“哥哥真好。”
  
  离修轻轻揉了揉以沫的脸颊,盯着她艳丽的双唇,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喉咙更是滚动得厉害。
  
  “哥哥这次回来还会走吗?”以沫微咬下唇,期盼的看着离修。
  
  原就红艳的双唇,更添水泽。
  
  离修不受控制的低垂下脸,在两人双唇只差两指间的距离时,以沫低低的叫了一声,“哥哥,我问你话呢!”
  
  温热的气息喷散在离修的脸上,他瞬间反应过来。
  
  困难的挪开双目,不自然的说道:“这次我是偷偷回来的,大军才刚安顿下来,军营里还有许多事情,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
  
  “啊?”以沫脸色一变。
  
  离修牵着以沫的小手,走到桌边说:“等你下次再写完这些,我就又回来了。”
  
  以沫抬眸一看,原来刚才离修看的是她这些天写的字帖,而她的字帖旁边,又多了一叠,粗略一看,比上次的数量还多一些。
  
  以沫的好心情瞬间去了大半,嘟着嘴说:“哥哥怎么这样啊!给人家一点甜头尝了尝,又收回去。”
  
  离修哄说:“乖啊!哥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哥哥答应你,只要有时间就会回来看你,好不好?”
  
  以沫扬眸,对上离修眉眼间的疲惫,抱怨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
  
  一双小手缠上离修的腰,小脸贴在他的胸口,低声温柔的说:“哥哥下次不用急着赶回来看我,你这样赶路太辛苦了,我会心疼的。”
  
  “傻瓜,这是我们相识以来,你的第一个生辰,你怎么可能不出现。”离修捧起以沫的小脸,微热的额贴在以沫的额上,一脸温柔的说道。
  
  以沫笑得满足,却是突然‘啊’了一声,可惜的说:“我不知道哥哥今天会来,要是知道哥哥今天来的话,我就不让伯母今天帮我送信了。”
  
  离修捏捏以沫的小手说:“没关系,反正早晚会看到。”
  
  “这倒是!”以沫满意一笑。
  
  离修搂着以沫朝床边走去,并问说:“今天生辰怎么过得,都是谁陪着你的,开不开心?”
  
  说起这事,以沫脸上瞬间染了笑意,得意的数起在国公府收到的几样礼物。
  
  说着说着,谈到了在沉香楼里,永平公主说的话。
  
  以沫担忧的问:“乐儿会不会被选为妃子啊?她不想参加选秀呢!”
  
  离修双眼一眯,想起先前查到的事情。
  
  这世回来,他一直在提防太子。
  
  没想到,无意间竟然让他查得太子和郡王府的嫡次子关系密浅。
  
  而正巧这位嫡次子就是上世乐儿的夫君。
  
  “不会,但是你给我记住一个叫沐子棠的人,千万别让这个人接近乐儿,更别让乐儿有机会和他相处,进而喜欢上他。<>”
  
  以沫诧异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人是谁啊?”
  
  离修说:“他是郡王府的嫡次子。”
  
  以沫一脸古怪的说:“这人和哥哥有恩怨吗?不然你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啊?还是你知道乐儿会喜欢上他?可是为什么,因为他长得很好看吗?”
  
  离修摸摸以沫的小脸,眸光略显担忧的说:“这些事情,哥哥以后再告诉你,你先答应帮哥哥这个忙,好吗?”
  
  以沫虽是不解,却也应下了这事。
  
  离修不放心的说:“别和乐儿说起这事,她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们越是不让她做的事情,她就会越好奇。”
  
  “好的!”以沫此时心中的狐疑已经升到了最高点,只等着离修来解答,却见他神色有异,未再答她的话。
  
  郡王府一直在暗中支持太子。
  
  就是他,上世一心辅助太子,太子竟然也没有向他透露一点口风。
  
  太子登基后,重用沐子棠,离修上世一直以为是他的原因,没想到沐子棠私下早就站了队。
  
  而上世选妃来得没有这么快,在乐儿十六岁的时候。
  
  当时也和这般一样,只是消息是太子透露出来的。
  
  因着这事,离修对太子也更忠心一些。
  
  只是谁也没想到,太子表面上表示信任离府,并没有玩什么,要娶乐儿,借此巩固两者之关的关系。
  
  私下却让沐子棠来勾引乐儿。
  
  否则的话,怎么会这么巧,乐儿就对沐子棠一见钟情,非他不嫁了,而且正巧在选秀前。
  
  “哥哥……”
  
  好一会,以沫见离修不说话,忍不住叫了一声。
  
  离修回身,抱着以沫躺到床上,扯过薄被盖到她的身上,并说道:“哥哥在想一些事情而已,你不用担心。”
  
  以沫拧着眉,很难不担心。
  
  但看离修紧抿的唇,也知道他不会说。
  
  便索性不说这事,问起了边境的事情。
  
  离修也不乐意把这些阴谋诡计和以沫说,顺着她的话,聊起了边境的事情。
  
  战事,以沫不懂,本身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再加上离修不可能跟她说一些危险的事情,平平无奇的几件事情,说着说着,她的困意就来了。
  
  离修见以沫的眼皮一搭一搭的,柔声道:“睡吧!”
  
  以沫一惊,瞪大了眼问:“哥哥要走了吗?”
  
  离修心疼的搂紧了以沫,灼热的唇,贴着她的发,低语:“对不起,哥哥把你带到京都来了,却要留你一人在这里,但是这件事情哥哥一定要做,这是哥哥的职责。”
  
  以沫有些感伤的说:“我知道,我不怪哥哥,哥哥是将军!所以要保家卫国。”
  
  离修见以沫如此懂事,再也克制不住的将灼热的唇,印在了她的额间,好在理智尚存,没有更进一步。
  
  两人同榻而眠多时,最多也就抱一抱。
  
  突然被离修这样用力的亲了一下,以沫愣了下,脸上浮起羞涩,心里却未有反感,反而甜蜜的往离修怀里拱了拱。
  
  离修大手轻抚着以沫的后背,哄说:“赶紧睡吧!”
  
  以沫抬起氤氲的眸子,不放心的说:“那哥哥明天走时,你一定要记得叫醒我噢!”
  
  “嗯!好!”离修痛快的答应了。
  
  可是天微亮,准备起身走时,却只是在她耳边轻轻的叫了一声,“妹妹。”
  
  微弱的叫声,根本唤不醒以沫。
  
  离修自言自语的说道:“哥哥叫了你啊!是你自己不起的。”
  
  昨晚折腾到这么晚,离修实在舍不得一早叫醒她。
  
  也怕离别时,以沫会忍不住哭泣,他一向最怕她的眼泪。
  
  因此,便索性不辞而别。
  
  睡得沉稳的以沫,像是听到了离修的话似的,不悦的嘟起双唇,惹得离修一阵发笑,轻轻揉起她的双唇。
  
  揉着揉着,离修双眸暗了下来。
  
  一脸渴望的紧盯着以沫的唇,喉咙滚动了几下,低声商量说:“好妹妹,给哥哥亲一口,就一口。”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离修一副痞子样,说着无赖话,整个就是在欺负以沫睡着了无法反驳。
  
  看着面前红艳艳的双唇,离修不自觉的吞咽了几下,一点一点的滴上去,灼热的双唇碰上以沫棉软的双唇,他整个人突然紧绷了起来。
  
  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似的。
  
  其实上世,他虽然不屑以沫用那种龌龊的手段嫁给他,但夫妻间该发生的事情,他们做过不下百次。
  
  毕竟他再怎么不乐意也是一个男人,在只有一位妻子的情况下,且妻子还是一位艳光四射的美人时,他没有道理为难自己不享用。
  
  再说,抛开上世以沫的性格不提,她的美是这世青涩温柔的她,无法比拟的。
  
  上世的她,如带刺的花儿,骄傲到睥睨天下的地步,让许多男人都不敢直视。
  
  更何况每次以沫在床上对他的配合,无论身心,都能让他得到极大的满足。
  
  所以他从来就不否认,上一世的他,对以沫的身体是着迷甚至是痴迷的。
  
  想到这些,离修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手更是不规矩的在以沫的身上游走。
  
  “嗯……”一声难受的呢咛,吓得离修立即住了手,紧张的盯着怀中的。
  
  好在以沫并没有因此醒来。
  
  离修也大大的松了口气。
  
  一刻不敢多留,立即跳下了床。
  
  立在床前,看着床上被他吻过的红肿双唇,他当即苦笑一声。
  
  突然有些羡慕起上世的自己。
  
  忍不住对床上的人儿,低低的叹息道:“沫,快快长大吧!”
  
  离修在床前又立了一会,等到身心平静后,这才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生辰礼物,他亲手刻的一根玉钗。
  
  轻轻的往以沫的发上一插,细细欣赏了一会,这才起身写了一信留在枕边,后看时辰不早了,才不得不出房门。
  
  门口,落夏静立侍候。
  
  离修低声说:“照顾好她,有任何事都要向我汇报。”
  
  “是!”落夏恭敬的应了声,低垂着眼,直到视线中,看不到离修的鞋面后,这才抬眼。
  
  而院里,却早已不见离修的身影。
  
  落夏在门口守了会,不见屋里有起床的响动声,便去了耳房休息。
  
  昨夜,怕离修临时有事吩咐,她一宿没睡。
  
  等到以沫醒来,床边的温度早就消退。
  
  刚醒时,她思绪尚未回笼,一脸茫然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她猛的坐起来,左右张望叫道:“哥哥……”
  
  落夏听到声响,立即进屋侍候,就见以沫拿起床边的信,泪如雨洒的哭诉说:“哥哥,你不守信用,说我叫我又不叫。”
  
  落夏忙搓了帕子递上去,劝说:“姑娘别难过了,爷肯定是没办法才走得这么久,不然的话,爷肯定舍不得姑娘。”
  
  以沫嘟着嘴,抱怨说:“我又没有让他多留一天陪我,只是叫他走时要叫醒我罢了,可是你看看他这说的是什么话。”
  
  以沫抖抖信纸,信纸的第一行,就写明了离修不告而别的原因。
  
  落夏扫了一眼,也是嘴角抽了抽。
  
  她就站在门口,可没有听到爷叫姑娘起床的声音。
  
  只是这些,落夏可不敢说出来,否则的话,以沫不是哭得更厉害。
  
  “爷肯定是舍不得姑娘,所以才没叫醒姑娘,毕竟爷这么疼姑娘,为了姑娘的生辰,特意日夜兼程的赶回来,只是为了见姑娘一面。”
  
  以沫收了泪,但仍旧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落夏瞥到以沫发上的新玉钗,扯开话题说:“爷给姑娘挑的玉钗真好看,很衬姑娘的气质。”
  
  以沫愣了下,慌乱的在头上摸了摸,抽下一根玉钗,轻轻摩擦了下,竟然在钗上看到了她与离修的名字,当即露出一脸傻笑的表情。
  
  落夏只当以沫是收到礼物高兴,不成想到离修竟有这份心思,只听以沫得意的献宝说:“你看,这上面有我和哥哥的名字。”
  
  落夏抬眼一看,竟真有修沫两字。
  
  发钗上刻两人的名字。
  
  这么明显的暗示,落夏心想,以沫这下该懂爷的心意了吧!
  
  便望着她,想看她会有什么表现,毕竟以爷对姑娘的重视,爷十有*会问这问题。
  
  但显然落夏高估了以沫。
  
  只见她一跃跳下床,走到镜子前,美滋滋的将玉钗戴上,一脸满足的说:“这肯定是哥哥亲手做的。”
  
  落夏甚少表露情绪的一张脸,免不得微微拧了起来,问:“姑娘就没有其他的想法吗?”
  
  以沫自镜子望向她身后的落夏,不解的问:“什么其他的想法?”
  
  落夏嘴角一抽,心中却想问以沫,难道她真的看不出来这根玉钗是定情信物?
  
  不过看以沫又美滋滋的照镜子去了,落夏嘴角掀了掀,决定还是不说了。
  
  毕竟这种事情,爷都不打算现在捅破,她一个丫鬟说漏了嘴,指不定还坏了爷的好事。
  
  “没有,奴婢是替姑娘高兴。”落夏到底的话,换了一个说法。
  
  以沫笑眯眯的说:“我也挺高兴。”
  
  对着镜子又臭美的照了照,这才叮嘱说:“哥哥留下的信里有提,这事不能和任何人说起,你记得别漏嘴了。”
  
  落夏忙答,“奴婢知道,请姑娘放心。”
  
  “嗯!”以沫一笑,哼着小曲就换了衣服出去晨练了。
  
  中午一家人用膳的时候,以沫侧面打听了下,见程氏也不知道离修昨晚回来过的事情,便索性连程氏都没有说。
  
  毕竟离修回来看她了,却不看望程氏,她觉得说出来,程氏再是大度的一个母亲,心里怕也会有些不舒服。
  
  当天程氏就暗中替乐儿张罗起婚事。
  
  隔天下午,她桌上就收集了京都大半公子哥的画卷。
  
  如此三天,程氏自个儿挑挑捡捡后,留下其中三幅。
  
  细细斟酌了下,便让丫鬟叫来了乐儿。
  
  以沫陪着乐儿一起来的,程氏见了,温柔的让她们坐下后,才说:“这是娘觉得还行的,你自己看看,若是不满意,娘再重新选。”
  
  乐儿大大方方的接过,将画卷展开了与以沫一起看。
  
  拿在手里第一个,乐儿一看就不悦的嘟起了嘴,“这是太史令家的公子吧!听说已经中了举人,明天就要下场考状元了。”
  
  程氏说:“这说明他有出息,自己也是有本事的,不是挺好的吗?”
  
  乐儿不痛快的说:“哪里好了啊!以后我和他上街,遇上地痞流氓,还得我出手保护他,我才不要呢!”
  
  乐儿说完,将就他的画相丢到一边。
  
  程氏无奈的说:“他不喜欢,你就再看另一个。”
  
  乐儿拿起另一个一看,一句话都不说,又丢到另一边。
  
  程氏低叹:“怎么,又不满意?”
  
  乐儿瘪嘴,说:“娘,我不要嫁给书生啦!文文弱弱比起姑娘家都不如,和这种书生站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比较像一个男人。”
  
  程氏抱怨说:“书生有什么不好,以后做文官,就留在京都,总比外放强多了,你看看你爹和哥哥们,一年有多少天在家里,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乐儿眼一瞪,说:“反正我就不喜欢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打不过我,就别想娶我。”
  
  程氏指着最后一张说:“那这位呢!郡王府的嫡次子,长得一表人才。”
  
  乐儿多看了一眼,挑起眉说:“是长得不错,但一个男人要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娘挑的肯定是书生,我才不要。”
  
  话虽如此说,但乐儿的目光还是在画卷上多留了一圈,至少比看前两副的时间要长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