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0、山庄闲情

120、山庄闲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雅无奈的回答:“那我谢谢你啊!只是下次换一种说法,换一种语气。”
  
  乐儿哈哈一笑,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幽默的啊!”
  
  三人出了温泉室,被凉凉的夜风一吹,瞬间清醒了许多,换好干净的衣裳,移步回了院里,又用了些膳食。
  
  刚才在温泉室里,三人只顾着喝酒聊天去了,根本没有动几筷子。
  
  用了膳,乐儿就一副闲不住的样子提议说:“我们上山去打猎吧?”
  
  容雅说:“今天时间不早了,等我们上山了,天都差不多快黑了,也不能尽兴,不如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再去?”
  
  以沫看看天色,也着实不早了,便说:“也行!”
  
  容雅清楚乐儿的性格,怕她觉得无聊,便主动提议带她出去走走,看看环境的景色。
  
  走在山间的田园里,也别有一番风味。
  
  以沫更是顺手搭起路边的野花,给三人一人编了一个花环,带在头上。
  
  三人姿容出色,远远看去,就跟田园中的花仙子似的。
  
  “看不出来,你还会这门手艺啊?”乐儿调侃的说道。
  
  以沫笑着回答,“我很小的时候就会了,那时候姥姥为了哄我高兴,经常编给我戴,我还会编一些小动物呢!”
  
  乐儿大致猜到了那时候是什么时候,所以没再多说。
  
  四下走了会,三人就回了山庄。
  
  当晚容雅就吩咐了管事,准备明天去狩猎所需要的东西。
  
  所以第二天一早,容雅三人用了早膳,便高高兴兴的出去了,傍晚前又满载而归。
  
  由于乐儿是不能安静的性格,第二鱼了,第三天又去摘果树,再到后面的掏鸟窝,爬树,各种各样新奇的事情都来了。
  
  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以沫和容雅跟着乐儿,在山庄附近都翻了一个遍。
  
  两个姑娘每天累得精疲力尽,一个没有空去惦记离修,另一个没有空去感伤。
  
  不得不说,乐儿爱玩闹的性格无形中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这天,乐儿没有说要出去,只是提议在府里搭火架,自己烤猎物和鱼吃。
  
  容雅看光吃肉,又让丫鬟拿了些蔬菜来。
  
  乐儿说什么要自己动手才有乐趣,以沫和容雅哪里有机会自己生火,折腾了一会就满脸生灰了,倒是乐儿,跟着离旭胡闹多了,这些事情难不倒她。
  
  以沫看着自己黑黑的小手,对着容雅使了使眼色问:“你没有发现我来这里几天,黑了很多?”
  
  容雅哭笑不得的说:“我不单黑了,依巧还说我手都变粗了。”
  
  乐儿头也没抬的说:“你们俩就少疑神疑鬼了,这是天变热了,太阳晒的。”
  
  以沫和容雅对视一眼,以沫说:“你确实不是你天天带着我们疯野的原因吗?”
  
  乐儿吊着眼尾说:“可我看你们也挺高兴的样子。”
  
  以沫和容雅不反驳,这话倒是不假。
  
  这十来天住在山庄里,除了每天晚上固定给离修写一封信,报告一天所做的事情,其他的时候,倒没有那种伤春悲秋的想法,心情倒开阔了许多。
  
  容雅就更加了,她体力还不如以沫。
  
  每天疯玩回来了,用膳沐浴后,沾床就睡,哪里有功夫想其他的事情。
  
  三人折腾了好一会,手中一串串的肉才终于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
  
  可就在这时候,管事来报。
  
  世子爷来了。
  
  乐儿一听,就炸了,不怕烫的大口咬了几串肉,还催着以沫和容雅说:“你们快吃,不然我们辛苦的成果就要进别人的肚子里了。”
  
  容雅和以沫对视一眼,果然的开始下口。
  
  所以当容世子带着六皇子来时,就看到三个姑娘不要形象的埋头苦吃。
  
  容世子眼角抽了抽,怎么这才十来天不见,他妹妹变了这么多,粗鲁都他都快不认识了。
  
  “雅儿!”
  
  容世子声音微沉的叫了一声。
  
  容雅抬起满嘴是油的小脸,小口里还包了肉,含糊的说:“大哥,你怎么来了?”
  
  容世子嘴角抽搐的问:“山庄里伙食这么差吗?”
  
  容雅说:“不会啊!挺好的。”
  
  她来山庄住,自然平时吃用什么,在这里也是吃用什么。
  
  就算山庄里没有,也会从临阳侯府带来,只是做饭厨子不同了,但这里的厨子手艺也不错,不然的话,厨子都会自府里带过来。
  
  容世子黑着脸,问:“既然没有虐待你,你现在这是做什么?”
  
  容雅怔了下,看了眼容世子,又看了眼他旁边,满眼笑意的六皇子。
  
  不自在的扭身,擦了擦了嘴角,这才窘迫的回答说:“管事说你们来了,所以我们就……”
  
  六皇子愣了下,失笑的问:“你们是怕我们来抢你们吃的,所以才吃得这么急吗?”
  
  真相被人拆穿,容雅显得更加窘迫了。
  
  容世子也是一副觉得丢脸的样子,十分无奈的瞪了一眼容雅。
  
  乐儿吃得最快,这会正好消灭掉手中的肉,理所当然的说:“肯定会抢啊!难道你们来了,看着我们吃啊!我们可是烤了很久了,怎么能够让你们白白沾便宜。”
  
  六皇子笑意满满的看着仍然低着头在吃的以沫。
  
  她戴在面纱,吃的时候不方便,所以动作比乐儿慢很多。
  
  抱着一个小碗,一筷子一筷子的夹着肉,自面纱底下塞进去,然后小嘴一鼓一鼓,震得面纱一晃一晃,看起来就跟一只小松鼠在进食一样。
  
  “不要急,慢慢吃,还想吃什么,我给你烤。”六皇子带着笑意走到以沫的面前说道。
  
  以沫眼神溜溜的看了一圈,落在一些蔬菜上面。
  
  乐儿说要先吃肉,所以她们先前烤的全是肉,但是光吃了这么多肉,又觉得腻,这时候正想吃蔬菜,有人代劳,她也就不客气了。
  
  “咦,你们不和我们抢,还给我们烤?”乐儿有些惊讶。
  
  六皇子但笑不语,他是给以沫烤而已。
  
  只是乐儿没眼色不是一次两次的时候,她理直气壮的对六皇子说:“那你也帮我烤,我要这个,这个,这个……”
  
  乐儿一连拿了十多串,往六皇子面前一递。
  
  六皇子也不拂乐儿的面子,接过便递给了容世子。
  
  容世子望了眼六皇子,颇无奈的接过手。
  
  看着一手的肉,低眸问容雅,“你还要吃什么,大哥给你烤。”
  
  容雅和以沫一样,两人都不是纯肉食动物,这会也想吃蔬菜。
  
  不一会,五个人就围到了一起,手里都拿着串子在烤食物。
  
  而反应颇慢的容雅三人,这时候才突然想到要问容世子和六皇子的来意。
  
  容世子说:“娘担心你,让我来看看,还带了一些补品来。”
  
  容雅这十来天过得很快活充实,让她完全忘了京都的事情。
  
  玩得差不多了,她觉得她也可以回去面对那些难听的话了。
  
  再说,已经过了十天,一些议论声也小了许多。
  
  “我们本来就算过两天就回去了。”
  
  容世子顺嘴接话说:“是吗?那正好,我们也在这里住两天,到时候一起回去。”
  
  容雅毫无心机的说:“好啊!”
  
  以沫和乐儿都不是主人,自然不会有意见,再说山庄这么大,别说多来住两个人,就是再来住二十人,也依然显得空旷。
  
  容世子本不是话多的人,但为了打开话局,让气氛瞬间火热起来,故意问起容雅她们这些天都做了什么。
  
  容雅这些天的活动,一一说道,说完才腼腆一笑。
  
  “我还想说,明天带你们去打猎的,没想到你们自己就去啊!”
  
  乐儿眼神一亮,说:“打猎好啊!明天带我们去。”
  
  容世子看向以沫,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说:“你们要是还有精神去的话。”
  
  乐儿兴致勃勃的说:“有啊有啊!我们去了两次,但就在周边转了转,以沫和容雅不肯进去呢!”
  
  以沫翻着白眼瞪了乐儿一眼,说:“后面那山那么大,谁知道深处里有什么,说不定有大型野兽呢!我们三个去会有危险的。”
  
  容雅附和的说:“是啊!而且我们在旁边玩玩也不错啊!打了一些野鸡和野兔。”
  
  乐儿生性活泼,向往的说:“山脚下打打猎多没趣啊。”
  
  容世子说:“明天有我和六皇子在,可以带你们往里面走一点。”
  
  乐儿满意的朝着容世子竖起大拇指,称赞说:“好样的。”
  
  有了乐儿的意见,明天一起出玩的事情,自然就顺利的定了下来。
  
  接下来六皇子和容世子主动帮忙烤肉,又赢得了三位姑娘的好奇,特别是以沫对六皇子的手艺,表示有些诧异。
  
  “我还以为皇子什么都不会做,没想到竟然还会烤肉。”
  
  六皇子笑得清冷的说:“我不喜欢人伺候,平时什么都是自己做的。”
  
  以沫有些怪异的问:“不是吧?你堂堂一个皇子,有什么需要你自己做的吗?”
  
  六皇子扬了下眉说:“我虽然是皇子,但又不是废人,简单的穿衣洗漱这些,自然能够自己动手。”
  
  以沫眉眼一弯,笑说:“想不到这一点你和我一样呢!我也不喜欢有人贴身侍候。”
  
  六皇子语带亲昵的说:“看样子,我们总算有一样的地方了。”
  
  以沫望着突然放大的一张俊脸,视线落在他的唇上,微微蹙起了眉。
  
  六皇子或许是因为身体差的原因,他的唇色比普通人淡了许多。
  
  “要不,我给你把把有脉吧,看看能不能治好你的身体?”
  
  六皇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身体就是这毛病,治不好了。”
  
  以沫笑容淡了几分的问:“怎么,你不相信你能治好你吗?”
  
  六皇子带了几分无奈的笑意,说:“我只是不想麻烦你而已,不过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我自然你是求之不得。”
  
  以沫笑容放晴,说:“那你把手伸出来。”
  
  六皇子伸手的时候,一旁的容世子习惯性的掏出帕子,准备搭到六皇子的手腕上时,他微微挡了一下说:“不用了。”
  
  容世子目光复杂的看着六皇子。
  
  六皇子自被人害后,就不习惯与人身体有接触。
  
  就是接受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六皇子敛眉,嘴角挂着清冷的笑,说:“总要习惯!”
  
  容世子一愣,收回帕子,看向以沫说:“麻烦你。”
  
  他懂六皇子说的习惯是什么意思。
  
  以沫是未来的六皇子妃,六皇子若是连她的触碰都不能忍受,以后两人怎么能生活在一起。
  
  所以六皇子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努力的想要适应以沫的体温。
  
  “都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以沫皱着眉,嘀咕一句,手便搭到了六皇子的腕上。
  
  温热的触感,碰到六皇子的身体时,六皇子脸色白了一眼,喉咙更是咕噜了一下。
  
  容世子倒不怕六皇子吐出来,毕竟以六皇子的定力,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觉得六皇子这样太为难自己了。
  
  以沫不明所以,搭上脉上,心里微惊下,还握了一下他的手腕说:“啊!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
  
  六皇子微白的脸,看着以沫的小手,淡淡的说:“可能是身体不好的原因,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以沫有些同情的说:“那你冬天肯定很难受。”
  
  说罢,她才认真的给六皇子把起脉来。
  
  “这脉象……”
  
  容世子不信六皇子会真的让以沫探到脉象,因此,并不抱任何期望。
  
  六皇子另一只手压在胳膊下,用内力影响着脉搏的跳动。
  
  垂着眼眸问:“怎么样?”
  
  以沫抿了抿嘴,一脸复杂,略显低落的说:“脉象太乱了,我把不出来。”
  
  六皇子淡然的收回手,无所谓的说:“无访。”
  
  他身体的秘密,暂时还不是公开的时候。
  
  他不知道以沫的医术好到哪一步,但是夏楚明的女儿,肯定不差的,不然的话,怎么能治程府老夫人的眼睛。
  
  毕竟她开给程老夫人的药方,连御医都称赞了几句。
  
  以沫有些同情的说:“你怎么不求求皇上,让他广发皇榜,说不定能招得民间神医来给你治病啊!”
  
  六皇子一副超然的样子说:“早名父皇就网罗了天下名医来替我治病,只是可惜这病始终没能根治。”
  
  以沫有些歉意的说:“是我学术不精,没得帮到你。”
  
  六皇子反手收到背手,轻轻摩擦着被以沫触碰过的位置,笑着说:“你太善良了,这并不关你的事情,你不用觉得内疚。”
  
  以沫抿抿嘴,突然就觉得六皇子这人还不错。
  
  毕竟若是换了其他人,身患这样难以治愈的怪病,说不定早就变得暴躁易怒了,哪里像他,还能温温和和的对人露出笑脸。
  
  甚至会去开解他身边的人。
  
  到了第二天,几人上山打猎。
  
  以沫见六皇子没有一点架子,不单没有和他们拘泥君臣的身份,还主动照顾起她们,当下更是顺眼几分,一时脑热,觉得六皇子是一个很豁达的人,做朋友也是极不错的。
  
  六皇子的心思何等细腻。
  
  以沫在他的面前,不像透明人一样。
  
  她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透出她内心的想法。
  
  对于她态度的改变,六皇子也只是微微的笑着。
  
  心里想着,她这个小未婚妻,典型的好人伤疤忘了疼,心性很善良体贴呢!
  
  山中狩猎,第一只猎物,是六皇子拿下的。
  
  出箭快而准,看得以沫有些咂舌的说:“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六皇子坦率的说:“身体本就不好,若再不多锻炼的话,那就只能天天躺在床上了。”
  
  以沫很是佩服六皇子的这份心思,难得对离府外的人大方了一次,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强身健体的方子,虽然不能治你的病,但能强健你的体魄,我回去了写给你?”
  
  六皇子查以沫的事情时,听御医说过。
  
  以沫给出来的方子,和当年夏楚明开的方子很是相似。
  
  所以以沫这时一说,六皇子猜到,这方子可能是夏楚明留下的。
  
  没有多矫情,直言感激的说:“你有这份心思,我就感激不尽了。”
  
  以沫见六皇子一脸欣然的样子,心中那微微一点犹豫也就消散了。
  
  可是这一幕落在乐儿的眼里,她不免就多想了。
  
  打猎时,趁着别人不注意时,拉着以沫偷偷说:“啊哈,这次被我抓到了吧!你还说你不喜欢六皇子,你不喜欢他这么关心他,又是诊脉又是给药方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