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0、山庄闲情

120、山庄闲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怔了下,坐在窗边朝着容世子和六皇子望去,一脸古怪的说:“我和你们又不熟,你们来打哪门子招呼啊!”
  
  容世子和六皇子眼神都显得有些诡异,大约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这么忽视过。
  
  好在两人修养都不错,面上却是丁点不显。
  
  容世子更是说:“就是因为不熟,所以我们才来打招呼,若是熟的话,我们就直接把你们请过去了。”
  
  乐儿头昏脑胀的看着两人,听容世子这话,只觉得有些发懵。
  
  微蹙着眉说:“招呼也打过了,就不要妨碍我听书了。”
  
  乐儿潜台词的意思就是让六皇子和容世子离开。
  
  景世子神色淡淡,并没有开口解围。
  
  倒是以沫主动说道:“要不一起坐?”
  
  六皇子和容世子正有此意,便没有推拒。
  
  以沫说了话,景世子和乐儿自然都不会反对,景世子又叫了小二添了壶新茶端上来。
  
  六皇子主动和以沫说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太鲁莽了,还望白小姐不要介怀。”
  
  想到上次不愉快的经历,以沫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说:“上次的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就算了,只是还望六皇子不要有下次才好。”
  
  六皇子淡然说:“这是自然,当时也不过是挂念未婚妻,才显得失礼。”
  
  以沫目光闪了闪,一时无话。
  
  景世子微微一笑,诧异的说:“家中四妹离京时,六皇子与她并未见过几次,没想到六皇子至今惦记,六皇子倒是有心了。<>”
  
  六皇子微显病态的脸上,布了浅浅的笑容,瞥了一眼以沫,才朝景世子说:“以前不熟,不代表以后也不熟,不是吗?”
  
  景世子不和六皇子逞这口舌之争,顺着话说:“这是自然,你和舍妹毕竟是有婚约的人。”
  
  六皇子浅笑着问着以沫说:“是啊!我们以后会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以沫眼神虚晃,一副不敢与六皇子对视的样子。
  
  六皇子眼底轻掠过一抹笑意。
  
  景世子故意和以沫说起了其他话。
  
  以沫自然乐得配合。
  
  过了会,说书先生说完了,乐儿自窗台那边走来,冲着容世子问:“怎么没带容雅出来玩。”
  
  容世子对容旭追求容雅的事情很清楚。
  
  态度大致和侯夫人一样,有些暧昧不清。
  
  主要是想看容旭会不会为了容雅改变。
  
  他倒不像侯夫人想的一样,一定要容旭这次立了大功回来才可能对婚事松口。
  
  他更重视离旭的态度。
  
  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去奋斗改变,那个女人必是他心尖上的人。
  
  如此,容雅以后嫁过去,也不用受苦。
  
  至于其他方面,离旭就算自身不行,有将军府为后盾,他的仕途也会十分顺遂。
  
  除非将军府倒台。<>
  
  所以对于乐儿询问容雅的事情,容世子也没有隐瞒,乐得回答的说:“容雅过两天会去山庄暂住几日,现在应该在屋里收拾行李。”
  
  “去山庄暂住?”以沫的注意力也一下吸引过来了。
  
  乐儿嘴快的说:“她为什么要去山庄暂住啊!难道是因为退婚的事情,你们家里人怪她,还是别人说她了什么?你到底是不是她哥哥啊!这种时候,你竟然不保护她,还让她一个人去山庄,她若是胡思乱想了怎么办?”
  
  容世子冷硬的面庞闪过一抹诧异。
  
  显然没有想到乐儿这么关心容雅。
  
  容世子态度微变,温和的说:“容雅去山庄小住,也能暂时避开这些风言风语,最重要的是她自己想出去散散心。”
  
  “一个人?”乐儿挑挑眉追问。
  
  容世子说:“自然会有丫鬟陪着。”
  
  乐儿翻翻白眼说:“丫鬟哪里比得过亲人朋友啊!”
  
  语落,她冲着以沫说:“要不我们陪容雅去山庄住十天半个月吧!小哥临走前,最不放心容雅,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多照看她,我得帮小哥盯着,不然的话,小哥回来后,媳妇都找不着了。”
  
  “咳咳!”容世子重重的咳了一声。
  
  乐儿说话太没有轻重,若是这话流传出去了,容雅只会被人说得更加不堪。
  
  “咳什么咳,我说的是事实,而且我相信六皇子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乐儿单指人六皇子,是因为在座的人,除了六皇子,其他人都知道。
  
  六皇子哭笑不得的对乐儿说:“离小姐请放心,我嘴很紧!”
  
  乐儿耸肩,冲着容世子说:“你看吧!”
  
  其实,六皇子和景世子都知道这事。<>
  
  只是乐儿以为六皇子不知道,容世子以为景世子不知道。
  
  “可以啊!但我们跟过去,会不会打扰到?而且容雅想不想我们陪她去庄上住几天啊?”以沫带有询问的目光看向容世子。
  
  容世子可不清楚容雅的心思,直言说:“雅儿要去庄上暂住,庄上本就要里里外外打扫一遍,你们一起过去,并不会添麻烦,只是雅儿是想一个人静静,还是希望你们陪着,我就不清楚了。”
  
  乐儿肯定的说:“自然想要我们陪着啊!她一个人多容易胡思乱想啊!”
  
  以沫可不像乐儿这么笃定,对容世子说:“晚点你回去了,麻烦世子和容雅说说我们的意思,若是容雅愿意我们同行的话,就麻烦传一个消息来将军府,可好?”
  
  一句话的事情,容世子无所谓的应道:“好!”
  
  眼看时间也不早了,以沫和乐儿出来一天了,两人商量了下,拒绝了景世子的提议,没有和他一起去下馆子,而是决定回家用晚膳。
  
  景世子并没有多留,带着以沫和乐儿起身,对六皇子和容世子说:“我们先送她们回来,你们请自便。”
  
  “好!我们一会也走了。”六皇子温和的回答。
  
  待目送景世子等人离开后,六皇子才淡然道:“听说你家有一座不错的庄子,还带有温泉,是吗?”
  
  容世子眼里划过一抹笑意,说:“是啊!现在虽然已经是四月天了,但是泡泡温泉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温泉对你的病也有益处。”
  
  六皇子微微笑着。
  
  两人太熟了,彼此一个眼神就懂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当天晚上,以沫和乐儿就收到了容雅的回信。
  
  容雅一听容世子说了乐儿和以沫的意思,连犹豫都没有,就欣然邀请了两人,根本就不用容世子在中间说什么话。
  
  得了准信的以沫和容雅,次日趁着去陪程氏用早膳的时候,和程氏说了这事。
  
  乐儿更是直白的说:“退婚这种事情,不管是男方提还是女方提,对女方的伤害都挺大的,而且容雅看起来又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我觉得我们跟着去开导她也好,不然的话,小哥回来可能就娶不到媳妇了。”
  
  程氏对容雅的印象不错,再加上她也不是一个古板迂腐的人,并不会像其他主母一样,因为容雅定亲退亲的事情就看低她,更何况离旭喜欢还喜欢容雅。
  
  可对于乐儿要出去住几天,她却是极不放心。
  
  毕竟乐儿每次出了将军府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栓都栓不住。
  
  “你们跟去也行,但是你们可不许在外面胡来,若是再闯祸的话,你们就等着看结果吧!”
  
  程氏一脸威胁的样子。
  
  乐儿和以沫一阵讪笑。
  
  以沫说:“我们是去陪容雅,再说,在山庄里能闯什么祸。”
  
  程氏挑眉直说:“山庄里的乐子,可不比在京城里少。”
  
  乐儿见程氏不放心,忙保证说:“娘放心好了,我知道你就是怕我闯祸,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乖乖的!”
  
  程氏睨了眼乐儿,对以沫说:“你帮伯母看好她,别什么事都由着她来。”
  
  以沫低笑的说:“伯母放心好了,我们肯定乖乖的。”
  
  程氏应了声,算是同意了这事。
  
  除了像乐儿说的一样,怕离旭回来了讨不好媳妇,还担心离修的出征,让以沫胡思乱想。
  
  她听熹微院里的下人说,以沫自离修走后,就睡眠不太好,晚上睡觉还喜欢抱着离修的衣服。
  
  让她们出去散心几天,也是好事。
  
  这日,临阳侯府派了马车来接以沫和乐儿,几人一同去了山庄。
  
  山庄就在城郊,且占地面积极大,山庄里不单有温泉,后面还连着一座山,能狩猎,山下还有一个池塘,能捕鱼,周边更是种有各式各样的果树,一派繁荣景色。
  
  就如程氏所说的一样,山庄里的乐子,比起京都来说,不见得会少。
  
  山庄管事早就接到临阳侯府的来信,早早的立在门口等候。
  
  见到临阳侯府的马车,上前几步恭敬的候着。
  
  看到容雅率先下了马车,又是讨好的叫道:“小姐一路过来辛苦了,赶紧先回屋里休息一会,屋里已经备好膳食,请小姐先享用。”
  
  容雅三人坐马车而来,车上又备有茶水点心,三人便不饿,再加上乐儿的提议。
  
  容雅便吩咐说:“不用了,我们暂时还不饿,温泉馆打理干净了吗?”
  
  管事忙答,“回小姐的话,一早就已经收拾备当了,小姐现在过去吗?”
  
  “嗯!我们先去泡温泉,你晚一点让丫鬟直接把饭桌摆到温泉馆里来!别忘了温一壶清酒。”
  
  容雅淡淡的吩咐一声,带着以沫和乐儿走向温泉馆。
  
  随行的丫鬟就都留在后面卸行李。
  
  乐儿戏谑的说:“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还会喝酒。”
  
  容雅微红着脸,回答说:“泡温泉的时候,喝点清酒会很舒服。”
  
  乐儿扬扬眉说:“是吗?我还没有这样享受过呢!”
  
  京都附近带有温泉的庄子不多,就算有也是捏在一些皇亲国戚和权臣手里。
  
  将军府虽是权臣,却是少数没有带温泉庄子的府邸。
  
  主要是将军府上下都不是奢靡图享受的人。
  
  再说一家就这几口人,平时离元帅和离恺他们多数不在京都,家里就几个女眷,都不会想着去庄子上暂住。
  
  就是程氏陪嫁的庄子,一家人也没有去过几回。
  
  阮府家底丰厚,阮氏陪嫁的庄子都是产量丰富的好庄子,但是自她嫁到将军府后,也是一次没有去住过。
  
  “小姐。”
  
  温泉馆的丫鬟,看到容雅,立即上前侍候。
  
  容雅嗯了一声,说:“这两位是将军府的离小姐和白小姐,都是我的贵客,你们好好侍候。”
  
  “是!”丫鬟整齐的回答一声。
  
  三人被领到更衣间,换上了宽大的袍子,和一双木屐。
  
  以沫第一次穿这样的木屐,整个脚露在出来,踩着走来走去,还会发出响亮的声音,她不免觉得有趣的来回走着。
  
  笑着问:“这种鞋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穿着去沐浴,也不怕打湿,倒是挺方便的,这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吗?”
  
  容雅笑吟吟的解释说:“我们哪里想得出这些,这种鞋子是淳王府的二夫人设计出来,当年在她的成衣店卖得很火热,就是泡温泉要喝清酒也是她说的。只是二夫人离京多年,她酒馆里的清酒早就没有当初的味了,现在我们喝的,是自己酿的果子酒。”
  
  以沫听容雅提起淳王府的二夫人时,笑容便僵住了,人呆呆的站着听她说话。
  
  容雅说完,才察觉到以沫的异样,问:“怎么了吗?”
  
  以沫回神,一脸崇拜的说:“她真的好厉害,感觉什么事都会一样。”
  
  容雅推崇的说:“是啊!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她,若是有机会能见她一面,和她说说话就好了。”
  
  以沫肯定的笑说:“会有这么一天的。”
  
  容雅微微一笑,说:“这倒是,毕竟淳王府是她的家,他们早晚会回来的!最晚也就是两年后了,到时候淳王府四小姐及笄,他们肯定会赶回来。”
  
  及笄对每一个姑娘而言,都是大事。
  
  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更是一点都不会马虎,所以容雅会这样笃定,也是有原由的。
  
  “你对淳王府二夫人的事情很了解吗?”以沫期冀的看着容雅问。
  
  容雅说:“你忘了我们相识的原因吗?我就是很崇拜她,所以才会努力去学她创的字体啊!但她离京的时候,我毕竟还小,对她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大多都都是听说。”
  
  以沫说:“那你把你听说的都告诉我吧!”
  
  容雅很是欣喜的说:“好啊!”
  
  对于自己崇拜的人,不论是谁,谈起来总是滔滔不绝的样子。
  
  容雅自然也不例外。
  
  三人移步到了温泉室里,头上包着布巾,泡在温泉里,喝着清酒,听着白素锦以前做的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
  
  乐儿由于清楚以沫的身份,知道她这种行为叫画饼充饥,也不打断两人的对话,也是认真的听着。
  
  她以前爱胡闹,虽然听说过白素锦的名字,但不像容雅这样,了解得这么透彻。
  
  说到后面,乐儿有些不敢置信的插话问:“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容雅说:“当然!我们是生错了年代,若是再早二十几就能看到她的风采了,据说,当年京都里所有的公子哥都喜欢她呢!”
  
  “哇,那不是万人迷吗?”乐儿惊讶的叫了起来。
  
  容雅一脸骄傲的说:“她值得!她比许多男子都强!”
  
  乐儿看了一眼以沫,然后才说:“被你这样一说,我也好想见见她啊!”
  
  以沫低低的,略带感伤的说:“我也好想见她!”
  
  容雅扬着嘴角,微微一笑说:“不急,总会回来的。而且我听我娘说,好多夫人其实都恨她。”
  
  “啊,她人缘这么差吗?”乐儿也些诧异的瞪大了眼。
  
  容雅轻笑的说:“当然不是啊!可是她这么本事,让这么多人喜欢,总会有一些心思阴暗的人会嫉妒她啊!而且啊……”
  
  容雅轻轻一笑,显得有些调皮的说:“有些人得不到心上人的目光,自然只能把气撒在其他的地方。”
  
  乐儿恍然说:“这种人最讨厌了,自己没本事,还喜欢赖别人!”
  
  容雅附和,“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人。”
  
  乐儿眼神发光的说:“吏部侍郎家的那个谁就是这样的人,还记得是前年吧!有一回聚会时,她……”
  
  乐儿说起八卦来,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容雅极配合的不时补上几句。
  
  时间一下就过去了,三人泡得一身泛白了,这才不舍的爬起来。
  
  再加上又喝了几杯清酒的原因,人显得有些晕晕乎乎,一个个顶着粉红的小脸,眼神略有迷离的样子。
  
  乐儿勾住容雅的肩说:“看不出来啊!平时一副清高的样子,肚子里竟然藏了这么多事情,了解得比我还多一些。”
  
  容雅哭笑不得的问:“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
  
  容雅平时只看不说话,注意到的东西,自然比乐儿会多一些。
  
  “当然是在夸你啊!”乐儿极肯定的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