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8、小姐小厮

118、小姐小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樱说话,本来就没有恶意,顶多是没有眼色,好奇心重了些,被乐儿一骂,注意力也就落到戏台上了,不再望向容雅那边。
  
  而白凝霜和颜宁珞她们,都是识大体,懂分寸的人,根本就不会主动问这样的事情。
  
  刻意回避的情况下,话题一下就放到了戏曲上面。
  
  白凝霜打趣的问乐儿,“你这是想当女将军了吗?竟然看得这么入迷。”
  
  乐儿抽空回眸一笑,得意的扬着下巴说:“怎么?不行吗?”
  
  白凝霜点点头说:“不会啊!有目标有理想是好事啊!而且我们西夏还没有出过女将军呢!你若是能当女将军的话,也是替我们广大的女性同胞争了口气。”
  
  “算你识相。”乐儿满意的点点头。
  
  颜宁珞拧眉微微担忧的说:“战场上的残酷和可怕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你未必就承受得了。”
  
  乐儿嗔怪的望了眼颜宁珞说:“表姐就不要扫我的兴嘛!”
  
  “是啊!说不定乐儿真能成我们西夏的第一位女将军呢!”程樱配合的说道。
  
  说罢,还冲着乐儿点了几下下巴。
  
  颜宁珞有些落寞的垂下眼眸。
  
  她现在说句真话,倒入不得乐儿的耳了。
  
  西夏自开朝到现在都没有出过女官,更加提女将军了。
  
  以沫想当将军,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程樱几人不单不劝,反而极力吹棒,她并不觉得这样就好了。<>
  
  看戏的中途,大嫂阮氏笑意盈盈的走来。
  
  “谢谢你们来参加我们家乐儿的生辰聚会,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乐儿一脸恶相的接口威胁:“她们敢说招呼不周!”
  
  白凝霜浅笑的说:“不会,是我们添麻烦了才是。”
  
  程樱坐着没起身,直接答话说:“大表嫂不要这么客气啦!反正就我们几个人,又都是亲戚,谁在乎这些虚礼。”
  
  “是啊!也不用把我当外人。”永平公主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回话。
  
  程樱贼笑的说:“等哪天乐儿能认识其他的朋友再说吧!”
  
  乐儿眉一扬,恶声恶气的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认识不到其他朋友吗?”
  
  程樱不怕死的回答说:“就你这恶霸一样的性格,谁敢和你当朋友啊!”
  
  乐儿鄙夷的说:“明明就是本小姐不屑和她们相识好吧!麻烦你弄清楚主次好吧!”
  
  程樱微微吐舌,做了一个鬼脸,也不和以乐儿争论。
  
  阮氏笑吟吟的说:“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玩乐了,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丫鬟去做,以沫,你过来一下,嫂子有事找你。”
  
  以沫正看戏入迷,突然被叫了起来,一脸迷茫的样子。
  
  乐儿好奇的跟上来说:“怎么啦,大嫂找她什么事?”
  
  阮氏戳了戳乐儿的额,“你就别凑热闹了,就在这里招呼你的朋友。”
  
  乐儿嘴一嘟,一脸不满的样子,却不忘拉着以沫叮嘱说:“回来后记得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啊!”
  
  以沫哄说:“行行行,先松手。<>”
  
  乐儿满意的松手,以沫跟着阮氏到了一边,阮氏低声说:“是景世子的来信,来送信的人好像挺急的,在等着你等答复,你看看是什么事,也好让人家回去交差。”
  
  “嗯!”以沫话落。
  
  就见阮氏袖中抽了一封信出来,两人边走出庭院,边拆信看了起来。
  
  以沫快速看了一遍,才抬眼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约我明天出去一趟,问我得不得空。”
  
  阮氏问:“那你要不要出去见他?”
  
  “去啊!当然去啊!”以沫理所当然的回答,并将信折好,塞到袖子。
  
  阮氏看以沫的态度,迟疑的问:“景世子他……”
  
  “怎么?”以沫不解的抬眼。
  
  阮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才说:“离修他应该不会想你和景世子太亲近吧?”
  
  以沫愣了愣,反应过来,捧腹笑说:“大嫂你误会了啦!我和景世子没有什么啦!他是真的把我当妹妹在看待啊!我也是真的拿他当哥哥尊重。’”
  
  阮氏有点尴尬的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以沫揶揄的说:“我懂我懂!”
  
  阮氏哭笑不得的收回视线。
  
  她有时候看以沫,猜她可能真像大家说的那样,就是淳王府的四小姐,但又觉得不太可能,若她真是淳王府的四小姐,就是未来的六皇子妃。<>
  
  她实在没有道理没名没信的跟在离修的身边。
  
  而离修重视以沫,这是将军府上下都清楚的事情。
  
  离修才走,以沫就表现得这么向望和景世子出去,不管她和景世子是什么关系,阮氏都觉得有必要在她面前刷刷离修的存在感。
  
  “行,那我去帮你回话,就说让他明天来接你?”阮氏问道。
  
  以沫点头的同时不忘问:“景哥哥他有没有来,若是来了,我正好去见一面,问问看是什么事情。”
  
  阮氏说:“景世子没有来,只派了一个侍卫来。”
  
  “好吧!”以沫有点可惜的耸耸肩。
  
  昨天小初周岁宴,没有大摆宴席,各府都只是差了人来送礼,意思意思。
  
  景世子也是一样。
  
  至于淳王府,经上次以沫的事情,算是闹翻了。
  
  所以这次小初周岁宴,淳王府也没有多表示,毕竟在世人看来,景世子就是代表了淳王府。
  
  “行了,你赶紧进去吧!乐儿肯定还等跟着。”阮氏问完话,也就不拉着以沫说话了。
  
  以沫应了话说:“行,我先过去了,再晚了,戏就唱完了。”
  
  阮氏好笑的说:“喜欢的话,就留着戏班在府里多待两天,等你们听腻了,再让她们走,反正一个戏班而已,我们将军府,养得起。”
  
  以沫说:“哪用啊!天天听,又觉得无趣了啊!”
  
  阮氏说:“行,你什么时候想听戏了,跟大嫂说,大嫂就把戏班给你找来。”
  
  以沫嘴甜的说:“大嫂真好,我就先谢谢大嫂了啊!”
  
  “嗯,去吧!”阮氏挥了挥手。
  
  以沫没有多逗留,就又回了庭院,一路走到了花亭。
  
  人还没走到座位上,就被乐儿一把拉住问:“说,大嫂和你说什么了?”
  
  以沫哭笑不得的回嘴:“你的好奇心怎么就这么重啊!”
  
  乐儿恶狠狠的威胁说:“不要扯开话题,赶紧说!”
  
  以沫无奈,只得贴耳告诉她,“景哥哥约我明天出去。”
  
  乐儿一听,就没趣的撒手,“切,我还以为什么事。”
  
  以沫好气又好笑的说:“是啊!是大事啊!大嫂有好东西吃,偷偷留给我,不给你。”
  
  永平本看着戏,听到这话,信以为真的回眸问:“不是吧!你大嫂现在对你这样了吗?原来你在家里的地位已经这么差了啊?”
  
  乐儿顶嘴说:“才没有,大嫂对我们俩一向一视同仁好不好,才没有偏心她,你少听她胡吹。”
  
  永平像是没有听到乐儿的话似的,自言自语的说:“不过,以沫比你的用处大多了,我要是你大嫂,我肯定也比较疼以沫。”
  
  “永平,你够了噢!”乐儿沉着脸威胁。
  
  永平才不吃这套,故意将话又重复了一遍,两个小姑娘瞬间扭打到了一团。
  
  以沫哭笑不得的问:“你们俩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永平和乐儿动作一顿,互相对望一眼,乐儿说:“她竟然敢说我们幼稚。”
  
  “是啊!简直是不可原谅,我们上!”永平答了一句。
  
  两人就一起向以沫扑了来。
  
  瞬间笑闹声一片,直到后来瓜子坚果四下乱飞。
  
  而被涉及到的程樱、白凝霜等人,一个个都加入到战局里。
  
  台上唱戏的几人,看到平时端庄大方的闺秀私下玩闹起来,竟然是这样疯狂,当下只觉得看了一场大戏,比他们唱得还精彩一些。
  
  就是一向文文静静的容雅和颜宁珞都没有逃过一劫,硬是被带动起来。
  
  容雅原本低落的心情,这样一闹,倒明朗了一些。
  
  戏没唱完,几个姑娘都因为仪容的问题,又都稳步到了华芳苑里。
  
  好在阮氏细心,华芳苑里也备了瓜果点心。
  
  她们一来,丫鬟便将各种小吃拿了出来。
  
  几个姑娘一边梳妆,一边说话,自然就谈到了衣物首饰。
  
  而乐儿又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
  
  颜宁珞不过随便一句打趣的话,她的回答便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
  
  “果然是长大了一岁啊!你以后都不喜欢戴这些小饰品。”
  
  “哈哈,我现在也不喜欢啊!不过这些戴起来美观又轻便。而且这些东西,以沫太多了,她就一个人根本就戴不过来,我每次都勉为其难的帮她分担一半。”
  
  程樱看不过眼的戏谑说:“真是让你为难了啊!”
  
  乐儿一脸认真的说:“是挺为难的啊!景世子每个月都要送一大堆东西过来给以沫,二哥也是,每次出门就喜欢给以沫带东西,所以见以沫喜欢把东西分我一半,所以买东西干脆就买两份,我们好多东西都是一样的。”
  
  白凝霜笑闹的问:“看样子你还是沾了以沫的光啊!”
  
  乐儿撇撇嘴说:“虽然不想承认,但好像真是这样。”
  
  程樱羡慕的说:“天天收礼物的感觉也太好了吧!只是景世子为什么要给你送礼物啊!他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几个手帕交在一起说话,话题也就随性一些,这些平时羞于出口的话,此时问起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而中间清楚内情的乐儿和白凝霜,两人都一副憋笑的样子,故意误导说:“难道景世子是看上了以沫,又怕被以沫拒绝,所以才故意以哥哥的身份和以沫认识,借此让以沫先熟悉他的存在吗?”
  
  以沫哭笑不得的冲着白凝霜说:“你别跟着瞎胡闹了啦!”
  
  白凝霜调皮的说:“这也是有可能的啊!不然景世子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以沫翻了翻白眼,懒得理白凝霜这话,她明明就知道原因。
  
  不过她不理,并不代表别人会放过她。
  
  永平和程樱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情况,抓着以沫就打算严刑逼迫,还讨论起景世子是否适合托付终身。
  
  唯独一人,她脸上有些阴郁的问:“他对你这么好?”
  
  细细小小的声音,一时被人忽略了。
  
  她抬眼又问了一次,“修表哥对你这么好吗?连衣服首饰都是亲自打点的吗?”
  
  以沫愣了下,抬眼直视道:“对!哥哥对我很好。”
  
  颜宁珞眼神一黯,落寞的说:“他都没有这样对我过。”
  
  以沫皱皱眉,觉得这话听着有些不舒服,但又讲不出原因。
  
  就在这时候,程樱安慰颜宁珞说:“哎哟!表姐不要在意这么多嘛!等你嫁给修表哥了,他肯定也会亲自打点你的衣物首饰了。”
  
  程府另一位小姐也附和的说:“是啊!修表哥对妹妹都这么好了,更何况是自己的妻子。”
  
  以沫愣了愣,不解的看着颜宁珞和程府的两位小姐。
  
  就见颜宁珞突然娇羞一笑,打着程樱说:“这事都没有定下来,你别胡说了。”
  
  以沫脸色有些难看的打断了她们的对话,瞪眼直白的问:“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颜小姐要嫁给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程樱大大咧咧的说:“这种事情,你怎么知道啊!自然都是父母做主啊!”
  
  以沫蹙着的眉眼,对上颜宁珞娇羞的笑容,想也没想就娇斥说:“我哥哥才不会娶你。”
  
  颜宁珞笑容一顿,程樱姐妹俩也是好奇的瞪眼看着以沫问:“你怎么啦?怎么突然这样说话?”
  
  乐儿有些尴尬的在中间赔着笑容说:“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再说这都没定下来呢!”
  
  程樱不解的问:“怎么啦?你不是一直希望表姐嫁给修表哥的吗?婚事快定了啊!祖母已经和姑母提了啊!”
  
  乐儿愣了下,有些尴尬的望了一眼以沫,才又问:“啊!我娘知道?还答应了吗?”
  
  她以前和乐儿不对盘,所以很多事情没有用心去看,也被以沫防着。
  
  现在和以沫这么亲密了,两人平日都是无话不谈的。
  
  虽然她没有刻意去问过以沫和二哥以后到底会怎么样。
  
  但是从以沫的言谈间,她能听出来,现在以沫和二哥夜夜同睡一榻呢!
  
  这事她私下跟娘嘀咕过,娘只说让她别说别问,说二哥自有分寸。
  
  娘那意思,不是看二哥会娶以沫吗?
  
  所以她也渐渐打消了想让表姐嫁给二哥的心思。
  
  毕竟婚姻这种事情,最主要的还是男女双方自己自愿吧!
  
  反正她以后才不要被逼着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
  
  程樱一时被乐儿问愣住了,反问:“姑母为什么不答应啊?姑母一向很疼表姐啊!而且祖母不是一向有意亲上结亲吗?”
  
  乐儿讪笑着说:“我觉得我娘不会同意吧!”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以前他们家没有以沫。
  
  二哥心里也没有人啊!
  
  可是现在不同了,二哥只差没有直白的说以沫以后就是他媳妇了。
  
  “为什么?”颜宁珞情绪有些不稳定的开口。
  
  程樱忙安抚说:“表姐,姑母那么疼你,肯定会同意的,而且我听祖母说,姑母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修表哥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婚姻大事,她也不好全权做主,还是得问问修表哥自己的意思。”
  
  乐儿一听,更是直白说:“问我二哥的意思就更加没戏了,他肯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白凝霜目光一扫,微凉的说:“是啊!这种不一定的事情,颜小姐以后还是别说出来比较好,免得被人打了脸。”
  
  她是以沫的表姐,一看以沫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她自然要站在以沫这边。
  
  永平傻呼呼的接了一句,“怎么这么多人喜欢离小将军啊!我父皇还问过我,把离小将军指给我当驸马怎么样。”
  
  “什么?”
  
  永平一句话,一个屋里都静了几秒。
  
  以沫紧张的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永平愣了愣,直直的说:“就是这次啊!好像是几天前吧?”
  
  白凝霜看了眼以沫,替她问道:“那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永平歪着小脸想了下,说:“噢,我记得了,我父皇问我,我就说还行啊!毕竟招了离小将军当驸马,我就是乐儿的二嫂了,以后就能天天在一起玩了。”
  
  以沫脸色难看的说:“你也不能为了在一起玩,你就随便招人当驸马吧?”
  
  “是啊!以修表哥的性格,他肯定不愿意当驸马的!”颜宁珞有些激动的附和。
  
  永平一脸无辜的说:“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父皇只是随便问问我,我也就是随便答答而已。”
  
  白凝霜哭笑不得的说:“你们父女间的闲话,可能是别人的一生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