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7、十三岁咯

117、十三岁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氏率先收拾好心情,对阮氏说:“好了,回屋去吧!现在天虽然暖和了许多,但孩子也经不得风吹。”
  
  阮氏应了声,抱着孩子率先回府。
  
  以沫依依不舍的跟着离修离开的步伐走出数步。
  
  乐儿陪在她身边,劝说:“行了,我们回去吧;炮灰重回九十年代!一会高高兴兴的给小初过一个满月宴。”
  
  “嗯!”以沫一步三回头的被乐儿拉回了府。
  
  临近午时,将军府里邀请的客人也陆陆续续的到了。
  
  乐儿跟着程氏在前面招呼客人,以沫陪着阮氏坐在房里。
  
  奶娘刚喂饱孩子抱来,阮氏看以沫一副懒洋洋提不起劲的样子,故意把小初给她抱,并说:“好了,我们现在可不能偷懒了,家里就我们四个女人,也去前面帮着娘招呼客人。”
  
  “好!”以沫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初。
  
  刚刚吃饱奶,这会正是高兴的时候,瞪着一双澄清的大眼四下看着,不时会露出无齿的笑容。
  
  出了西锦院,奶娘跟在以沫的身边,低声说:“姑娘,还是姑娘来抱吧!”
  
  以沫说:“无妨,我来抱吧!”
  
  阮氏笑着回眸说:“就让她抱着,你在旁边照看着,若是她累了,你再接过手。”
  
  “是!”两位奶娘本分的应下,一左一右的跟在以沫的身后。
  
  直接把她身后落夏和书白的位置占了。
  
  以沫看着两位神经紧张的奶娘,不自觉的轻笑出声。<>
  
  她们这样,肯定心里想着,不如自个儿抱着。
  
  到了前厅,离、阮两府的亲朋好友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大家和乐融融的说着话,看到小初出来,立即都围了上来。
  
  以沫抱着孩子,一下就被三姑六婆围住,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孩子长得可真俊。”
  
  “是啊!看这天庭多饱满啊!一看就是有福的人。”
  
  “就是,耳垂也厚!”
  
  以沫面对这些不认识的人有些不自在,好在阮夫人及时接手说:“我来抱抱小初。”
  
  以沫忙把小初递了过去,不忘细心的说:“小初刚刚喝了奶。”
  
  阮夫人一听便懂意思,将孩子微微竖抱着,免得孩子吐奶。
  
  以沫见阮夫人抱着孩子和人寒暄起来了,这才走到乐儿身边去。
  
  她旁边站了几位表亲,程樱姐妹,颜宁珞等人都在。
  
  看着以沫走来,程樱笑着打趣的说:“看不出来啊!你对抱孩子挺有一套。”
  
  以沫笑眯眯的说:“怎么说也是小姑啊!抱孩子这种事情是熟能生巧。”
  
  程樱戏谑的看着乐儿说:“你可是大姑啊!你应该也是熟能生巧了吧?”
  
  乐儿不客气的说:“关你屁事!”
  
  程樱笑得满不在乎的说:“我这是关心你,都是当姑姑的人,你别一个正经姑姑还赶不上人家义姑姑。”
  
  乐儿听着这话有点不喜,皱着眉喝斥:“胡说什么。<>”
  
  程樱也没有恶意,就是心直口快,随便说说而已。
  
  颜宁珞忽然说:“明天就是初十了,是你的生辰啊!”
  
  乐儿脸色一变,笑眯眯的冲着颜宁珞眨眨眼说:“还是表姐有良心,记得明天是本小姐的生辰;豪门婚约,大叔的小萌妻。”
  
  颜宁珞笑靥如花的问:“明天你打算怎么过,有什么特别想要的礼物吗?”
  
  乐儿耸耸肩说:“表姐送什么,我都喜欢。至于怎么过嘛,暂时没有想过,我娘她们说不定都不记得呢!”
  
  乐儿也不是心细的人,倒不会因为一个生辰被小初抢了风头而有所埋怨。
  
  她一惯大大咧咧,往年生辰也不会特别期待,有时候也是临近前几天被人提起,才想到自己又长了一岁。
  
  “每年都这样说,但我送你的东西,也没有见你多喜欢的样子。”颜宁珞娇嗔了乐儿一眼。
  
  乐儿讨好的笑说:“这不是珍惜嘛!所以才不轻易露白啊!”
  
  颜宁珞送给乐儿的姑娘,都是姑娘家的饰品那些。
  
  像去年送了一个白玉手镯。
  
  手镯虽然漂亮,但对于舞刀弄剑的以沫来说,就是易碎品。
  
  乐儿可不想失手打碎颜宁珞的心意,便只好让南珍将手镯装箱底了,也就生辰那日,小心翼翼的戴了一天。
  
  程樱调侃的说:“表姐你每年送的那些首饰,虽然又贵又好看,但是你就不能把乐儿当一个姑娘家来看待,我告诉你啊!你若是送她一些刀啊剑啊,她肯定天天随身携带。<>”
  
  乐儿瞪了程樱一眼,威胁说:“我就等坐你明天给我的礼物,若是不好的话,我肯定天天跟舅母说你的坏话。”
  
  “你别这么阴险啊!”程樱哭笑不得。
  
  不过却也极有自信的说:“你放心好了,我明天给你准备的礼物,你肯定十分喜欢,我特意从我爹的收藏里偷出来的。”
  
  乐儿脸一黑重复说:“偷?”
  
  程樱斜着眼睛说:“怕什么,说是给你,我爹肯定自己屁颠颠的就双手奉上了。”
  
  乐儿想着舅舅疼她这事不假,也就不计较这些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舅舅的收藏可都不是凡品啊!
  
  几个小姑娘讨论着礼物的时间,宴会也开始了。
  
  乐儿的责任就是接待好这些表亲,自然就和她们坐在一桌。
  
  坐下,乐儿就把以沫拉到了自己身边,小声问:“我明天生辰,你想好送我什么了吗?”
  
  以沫眉眼一挑,对上乐儿这发亮的眸子,直言问:“你想要什么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吧?说吧!看上我的什么了。”
  
  乐儿嘿嘿笑说:“你那鞭子上的药,你以后就无偿提供给我吧!我觉得挺好用的,你看看,我也是有鞭子的人啊!”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你倒是会想,过一个生辰,就想我替你白干活一辈子?”
  
  乐儿傻乐说:“不要在乎这些细节啊!”
  
  以沫翻着白眼问:“可你不是用短剑和匕首的时候比较多吗?”
  
  乐儿一脸晦气的说:“别提了,那些玩意的伤害性太大了,平时根本就使不出手,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学你用长鞭好了。”
  
  “我特意去打了一条长鞭,本来想给你也弄一条的,但是弄来弄去,都不如你自己的那条,我就没有显丑了,你那条长鞭哪里来的,要不,你也给我弄一条吧;末世女汉子!”
  
  以沫瞪眼说:“你抢劫啊!长鞭我可弄不来,这是我爹娘留下的,药还是可以给你,但你可别仗着这药四下惹祸啊!现在伯父和哥哥他们都不在家里,真出了什么事,我们将军府没有一个撑门面的男人,吃亏的会是我们。”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乱来的。”乐儿说罢,得意的笑笑。
  
  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可不像有分寸的样子。
  
  程樱几人早就看着好奇了,追问:“你们俩偷偷摸摸的说什么呢?”
  
  乐儿得意的扬着下巴说:“不告诉你,这是秘密。”
  
  “你逗我玩吗?你还守得住秘密。”程樱不留情面的拆穿。
  
  她和乐儿有时候不对盘的原因,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心直口快的人,又都不喜欢听太过真实的话。
  
  乐儿嘴一掀,得意的说:“我在向以沫要生辰礼物,你管得着吗?我就不告诉你是什么。”
  
  这一点分寸,乐儿还是懂的。
  
  不说是保护以沫,也是为了以后考虑。
  
  毕竟药的功效说出去了,她以后还怎么恶作剧,对付讨厌的人。
  
  颜宁珞哭笑不得的劝说乐儿,“这哪有向人讨要礼物的,若是对方没有准备,你这不是平白让人难堪了吗?这多没有礼貌啊!”
  
  乐儿不在乎的说:“我和以沫的关系哪里用得着讲究这些,要什么就直接说了,她的衣服我看上了就直接拿来穿了,我的东西她喜欢也是直接拿去用了,就跟姐妹似的。”
  
  以沫看向颜宁珞,笑容满面的附和:“乐儿说得没错,我们就像姐妹一样,东西是可以共享的。”
  
  颜宁珞一脸尴尬,一副被打脸了的窘迫样。
  
  乐儿没心没肺的还接了一句,“看吧!我就说了她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
  
  颜宁珞讪讪的说:“没想到你们的关系竟然变得这么好了。”
  
  “当然,我们臭味相投嘛!”乐儿得意的搂住以沫的肩。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你能改说我们兴趣相同吗?”
  
  “哎哟,这不是差不多的嘛!”乐儿挥挥手,一脸豪爽的笑容。
  
  这一桌子的人,包括以沫在内,都有些同情的看向颜宁珞了。
  
  摊上这么一个缺心眼的表妹,也是没辙了。
  
  每次一起说话,不助攻就算了,还拼命的扯后腿。
  
  由于这满屋子人,都是自家亲戚,将军府男主人不在的情况下,来的男客都是程氏的兄长帮着招待着。
  
  再加上大家都清楚情况,也没有谁计较这些,就简简单单的用了膳,便各自回去了。
  
  将最后一位宾客送离了将军府,程氏也极其疲惫的伸了一个懒腰,说:“好了,再接来的日子够我们休息了。”
  
  将军府一向如此,男人出去打仗的时候,女人就少出去交际应酬,会过上半隐居的生活。
  
  阮氏说:“要过了明天才能休息,明天可是乐儿的生辰,若真是随随便便过了,她可不乐意了;天下为媒之第一毒后。”
  
  刚才几个姑娘讨论生辰礼物的时候,阮氏正好在旁边听到了。
  
  这些日子一门心思都在小初的身上,她倒真没有注意,好在她私房里有不少好东西,随便挑一场出来送给乐儿都不至于失礼。
  
  程氏恍然说:“明天初十了,你不提醒我都忘了,等下记得交待厨房,明天都做乐儿喜欢吃的菜。”
  
  阮氏附和的说:“这些我已经交待下去了,我想说,要不娘用你的名义把永平公主请出来一趟,也让她们小姐妹聚聚?”
  
  程氏不解的看向阮氏,阮氏笑着解释说:“先前听乐儿就说了,她们本来打算去宫里看永平公主的,但因为小初的出生,一直拖到现在,说来她们小姐妹也快半年没有见过了。”
  
  程氏想了下说:“这倒是不失为让乐儿高兴的事情,就是不知道皇后会不会同意呢!”
  
  阮氏捧说:“爹和夫君他们刚出征,娘这时候提的这点小要求,皇后不会驳了你的面子。”
  
  程氏心底也认同阮氏的话,再加上明天是乐儿的生日,为了让女儿高兴,她便应承了下来。
  
  “行,我一会写一个帖子让人送去宫里给皇后娘娘,至于永平公主明天能不能出来,就看皇后娘娘的心情了,说来,这两个小姑娘自小生辰就是一起过的。”
  
  “可不是么!”阮氏附和。
  
  她还没有嫁到将军府时,就听说了这未来的小姑子和永平公主关系好。
  
  最初对乐儿好,也是因为她不能和乐儿交恶。
  
  后来日子长了,是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
  
  毕竟乐儿这姑娘一眼看去是糙了一些。
  
  但是细看下去,有慧眼的人,都能明白她是一块璞玉,只看拿到玉的人怎么去雕琢。
  
  阮氏这边和程氏商量好了,便让奶娘把孩子先抱回屋了,她自己去了华芳苑。
  
  华芳苑里,以沫和乐儿四平八稳的躺在床上,嘀嘀咕咕正商量着明天的事情。
  
  乐儿想着大嫂刚出月子,娘又忙着府中中馈,她就不想多添麻烦,私心也想明天和以沫出去玩。
  
  “去踏青就我们俩是不是有点无聊了,你要不要再叫几个人?”以沫好意提醒。
  
  虽然乐儿叫的人中间,有一人是她不喜欢的,但是明天是乐儿的生辰,自然由乐儿做主。
  
  乐儿笑嘻嘻的说:“就叫上表姐她们几人好了,反正其他的人,我也不喜欢,就是不知道永平能不能出来,你再看看你要叫谁,容雅和白凝霜要不要叫?”
  
  以沫歪着脸说:“叫吧!特别是容雅,看这架势,离旭是非她不娶了,早晚是你小嫂,你们早点处好关系也好。”
  
  乐儿斜着眼睛说:“我们之间早就没有龌龊了好吧!就是以前,也只是我单方面觉得和她不合拍,所以不愿意搭理她罢了。”
  
  “行行行,你行你有理好吧!”以沫懒得和她争论这种事情。
  
  阮氏进屋,就听到她们的谈话,直接接话说:“在商量明天怎么过吗?我来也是为了这事。”
  
  以沫和乐儿一下自床上坐了起来。
  
  阮氏接着说:“你们看看明天要邀请哪些朋友,把名单给我,等会我派人去给她们送帖子;厄运缠身。”
  
  乐儿嬉皮笑脸的说:“不用了啦!大嫂你才出月子,又要带着小初,我这里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能搞定!”
  
  阮氏失笑的问:“跟大嫂客气什么,把名单写了给我,正好这些天天气暖和了许多,明天就请戏班来府里唱出戏。”
  
  乐儿说:“可我打算邀请朋友出去踏青呢!”
  
  阮氏微微蹙眉的问:“踏青?只怕不好吧!刚才我和娘说,请她帮忙请永平公主出来,你们若是在府上玩,皇后也不会说什么,下次再出来也容易,若是又出府,下次再见面,只怕就是一年后了吧?”
  
  乐儿一喜,说:“真的,娘去和皇后娘娘说吗?”
  
  “是啊!所以你们明天就在府里聚聚,看看戏可好?”阮氏笑着问道。
  
  乐儿满口应下说:“行啊!反正以沫也喜欢看戏。”
  
  以沫笑着站在旁边说:“明天永平能来,真是太好了,刚才我和乐儿还在说这事,就怕永平明天出不来呢!”
  
  阮氏说:“有娘出面,皇后肯定会卖这个面子的,所以你现在赶紧把宾客的名单给我,我好去安排一下。”
  
  乐儿一边让南珍去拿笔墨来,一边问:“大嫂真的忙得过来吗?小初呢?现在谁抱着的啊!”
  
  “刚被奶娘抱回屋里去了,你不用担心这些,两个奶娘也不是吃素的,自然能把小初照顾得壮壮实实。”说起儿子,阮氏眼睛笑弯了。
  
  南珍一会拿了笔墨来,乐儿写名单的时候,阮氏特意叮嘱以沫。
  
  “趁着这十多天,多认识几个朋友,月底就是你的生辰,到时候也多请几个朋友回来聚聚。”
  
  以沫摇摇头说:“多谢大嫂的好意,我不打算过生辰。”
  
  名字和夏以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算了,就是生辰也一样,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阮氏不懂这中间的厉害关系,温和的劝说:“小姑娘家怎么不过生辰呢!叫上三五好友,在一起聚聚,不是很好吗?”
  
  以沫果断的摇摇头,说:“谢谢大嫂的好意,我不想过。”
  
  乐儿把写好的名单往阮氏面前一放,并说:“大嫂就别劝了,反正我到时候会陪她过的,还有拍白凝霜她们,啊,对了,我觉得国公府,那天肯定会设宴,说不定会邀你过去。”
  
  阮氏可不傻,一些风言风语也听说过。
  
  当下眸光闪了闪,并不深究,笑笑说:“行,你们怎么高兴怎么来,若是要在家里设宴,就早一天告诉嫂子,嫂子好早做安排。”
  
  “行,谢谢大嫂。”以沫乖巧的回答。
  
  不故意去掩饰,也不故意去解释。
  
  只是阮氏一走,以沫忍不住戳着乐儿的额头说:“你下次可不许再在其他人面前说我和国公府关系好了,明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