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6、谁是小狗

116、谁是小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雅侧脸,窘迫的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向都是如此的啊!”
  
  以沫笑得满意的说:“行,我懂了。”
  
  乐儿有点傻眼,不过看以沫的表情,也猜到了意思。
  
  只是心里觉得容雅说话也太深奥了,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绕什么弯子。
  
  容雅红艳的小脸无措的望向一边,自言自语的说:“娘和大哥已经去谈退亲的事情了,我和康王府的婚事应该是黄了,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京都圈中,免得被人指指点点。”
  
  乐儿很是明白的附和:“我懂,消沉一段时间也是好的,而且你不出去应酬,就不可能相人家,这对我小哥而言,倒是喜事一桩。”
  
  容雅哭笑不得的问:“你怎么什么都能扯到你小哥的身上。”
  
  乐儿戏谑的说:“这也没有办法啊!谁叫你对我小哥不上心,我也就只能用这种办法,在你的面前替他刷刷存在感啊!”
  
  容雅眼神微虚,窘迫得都不敢看以沫和乐儿两人。
  
  好在以沫心里记挂着事,容雅的口风打听到了,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将军府。
  
  刚到府门口就问门房,“哥哥他们回来了吗?”
  
  “二爷他们还没有回来。”门房坦白的回答。
  
  以沫瞬间觉得像被抽了精力似的,无精打采的往府里走。
  
  乐儿安慰说:“你别这样啊!二哥他们出发前,肯定要回来一趟的,明天就是小初满月了,你做的衣服准备好了吗?我还打了一对银手镯,一双银脚链,你看你要哪一对?”
  
  以沫不想把自己的不愉快传染给乐儿。
  
  强颜欢笑的说:“准备好了,你现在和我去拿衣服,我再和你一起回华芳苑,把手镯拿着。最后去跟离旭说容雅的事情,也好让他安心。”
  
  乐儿说:“也好!小哥今晚就要入营,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让他早点知道,他就能早点安心。”
  
  以沫点点头,两人一路到了熹微院。
  
  书白立即上前,低声说:“姑娘,你可回来了,爷回来了一阵,一直在屋里等你。”
  
  以沫惊喜得一下跳了起来,忍不住的埋怨说:“你怎么不早派人叫我。”
  
  书白皱巴着脸说:“是爷吩咐说不用叫姑娘回来,说姑娘肯定一会功夫就要回府的。”
  
  以沫喜得已经没有时间和书白她们说什么,忙对乐儿说:“衣服我晚一点给你送过去,你现在先去告诉离旭,容雅的事情,我就不过去了。”
  
  “好!”乐儿也不是一个没眼色的人,这时候就没有跟着去凑热闹。
  
  就见她话音都没有落下,以沫就像一阵风似的跑回了屋里。
  
  屋里,离修正端坐在桌边,奋笔疾书写着什么。
  
  以沫惊喜的神色一收,瞬间显得有些委屈,眼睛吧哒吧哒的开始下落。
  
  离修听到声音也没有抬眼,而是边写边说:“你过来看看这个。”
  
  以沫听到离修的声音,更显委屈了,小鼻子一吸一吸的。
  
  离修觉得不对劲,抬眼一看,吓了一跳,一滴墨滴在洁白的纸上,毁了一页的纸。
  
  他几步走到以沫的身边,担忧的问:“怎么啦?好好的怎么哭了。”
  
  以沫贪婪的搂住离修的腰,撒娇的说:“哥哥,我不想和你分开,我舍不得你。”
  
  “傻丫头,哥哥只是出去几个月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离修一听是这事,紧绷的神色松缓许多。
  
  以沫不满的说:“几个月哪里只是而已啊!而且你是上战场,是上场战啊!”
  
  离修怜惜的搂紧以沫说:“别担心,哥哥肯定能平平安安的回来。”
  
  以沫仰起泫然欲泣的脸颊问:“哥哥,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离修十分为难的说:“这件事情,哥哥不能答应你,不说战场上的艰苦你是否受得了,就是受得了,我也不想你去受这份折腾。而且我想你留在将军府,帮忙照顾家里,娘年纪大了,一个人操劳府中上下的事情太累,而大嫂又刚出月子,光照顾孩子都会手忙脚乱,乐儿又是不懂事的,她自己不闹事就够了,旁的事情哪里敢对她有期望啊!所以我想拜托你帮忙照顾这个家,好吗?”
  
  以沫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低落的问:“哥哥是故意的吗?”
  
  离修捏捏以沫的脸颊,将她牵到书桌边,指着上面的字帖说:“这些字帖,你每天临摹一张,等你写完了,我就回来了。”
  
  以沫兴趣缺缺的接过,拿在手里一数,眼神发亮的问:“你确定是一天临摹一张,写完了你就回来了吗?”
  
  “是的!”离修肯定的回答。
  
  满意的看着以沫脸上微显的笑容。
  
  “真的不骗我?”以沫不敢置信的再次数了数。
  
  这一叠纸只有五十张而已。
  
  对于她原先想的几月甚至一两年来说,五十天真的只能用而已来形容了。
  
  离修失笑的反问:“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以沫兴奋的搂紧离修说:“那好,我就每天临摹一张,等写完后,哥哥若是还没有回来,我就再也不理哥哥了,也不在将军府等你了。”
  
  离修不轻不重的拍了下以沫的俏臀,哭笑不得的说:“竟然不威胁起哥哥来了。”
  
  以沫嘟高了嘴说:“若是哥哥说到做到,就算不得威胁。”
  
  离修配合的说:“行吧!我接受你的威胁。”
  
  以沫小心翼翼的将临摹纸压到书下,这才绕过来牵着离修的大手,像一个小管家婆似的开始追问他出发的时间及其他事宜。
  
  离修很有耐心的一一回答了,就连路线在以沫的询问下也直接说了。
  
  一些不能说的军事秘密,离修为了让以沫放心,都脱口而出。
  
  对她是全无防备的意思。
  
  问完离修的事情,以沫又说起了离旭的事情。
  
  絮絮叨叨说了很久,错过了晚膳,直到天完全黑透,离修不得不再次返营。
  
  一说要走,以沫又开始抹眼泪,可怜兮兮的叮嘱说:“哥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你若是少了一根头发丝,我都和你没完。”
  
  “那现在要不要让你先数数我有多少头发丝?”离修打趣的反问了一句。
  
  以沫娇嗔道:“我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说事!”
  
  离修收起轻松,伤感的将以沫搂在怀里好一会儿,才松手说:“我会记得你腰围的粗细,我回来若是发现你瘦了,我也和你没完。”
  
  以沫不依的又抱上离修说:“那我也要量一量,你也不许瘦。”
  
  两人依依不舍的抱了又抱,离修知道再不能拖下去了,便不再浪费时间,细细叮嘱起来,“我走了,你只许伤心一天,第二天就要打起精神来,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模样,你可不许变成一张我不喜欢的苦瓜脸。还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许任性,平时吃东西不许挑食,也不许跟着乐儿瞎胡闹,一切要以自身的安危为重,在府里待得闷了,偶尔可以出去走走,最后,你可以给我写信!我有时间就会回复你。”
  
  以沫眼神一亮,只注意到了最后一句。兴奋的问:“写信,那怎么拿给你?”
  
  离修刮了刮以沫的鼻梁说:“你交给娘,她会找人把信送来给我的。”
  
  “好!”以沫兴奋的点点头,不忘交待说:“你一定要记得回信噢!”
  
  “放心,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给你回信!”离修也想知道以沫每日的情况。
  
  虽然他会留人保护以沫,她的消息也会时时传到边境。
  
  但是总不如她自己亲手写得信来得温馨。
  
  最后,在以沫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修还是趁着夜色离开了熹微院。
  
  只是不如以沫想的一样,他没有直接去军营,而是去找了程氏。
  
  离旭早就在程氏那里等着,看到离修来了,抱怨的说:“二哥,你很慢呢!”
  
  离修调侃的说:“我不慢一点,你怎么有时间跟娘好好说你和容雅的事情。”
  
  对于想娶容雅这件事情,离旭已经没羞没躁了,谁打趣,他都不脸红,反而抬头挺胸的回答说:“我早就和娘说好了,娘也答应了我,只要一有异动,她就会派人写信给我的。”
  
  离旭其实还多备了一手。
  
  特意吩咐了乐儿,让她一有容雅的情况,就立即告诉他。
  
  倒不是不相信程氏。
  
  只是程氏为人母,担心的自然是自家儿女。
  
  若容雅真有什么,他相信程氏并不会真的告诉他。
  
  因为程氏担心会影响到他上场战的心情,从而危害到性命,所以他才会多交待乐儿一次。
  
  离修正色,对程氏说:“娘,以沫的事情,你也清楚,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程氏哭笑不得的说:“你们两兄弟是怎么回事,以前就怕你们不懂姑娘家的好,要打一辈子的光棍,现在一个两个争着要娘帮你们照顾女人了,是吧?”
  
  离修和离旭都微有窘迫。
  
  离旭嘴乖的说:“怎么会呢!我们心中最重要的肯定是娘了,只是希望娘在照顾好自己的同时,能顺手关怀一下她们而已。”
  
  “就你贫!”程氏点了点离旭的额。
  
  对着他一副不放心的样子,叮嘱说:“这次出去,你要听你二哥的话,别像在家里似的,一天到晚和他对着干,你要想着,他总是你二哥,不会害你的,而且战场上他的经验比你足一些。”
  
  离旭有点不耐烦听这些,忙说:“行了行了,我知道这些。”
  
  程氏叹息一声,望向离修。
  
  离修意会的点点头,说:“娘放心好了。”
  
  程氏推了推桌上早就准备好的三个包袱说:“到了那边,天越发凉爽了,娘就给你们准备了四件单身,然后这一包里面是各种伤药,都是以沫亲自准备的,一共有四份,你们带去给你爹和大哥。”
  
  “好!”离修应声,三个包袱都拧到了手里。
  
  程氏不舍的看着两个儿子说:“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凡事要有商有量,战事成败与否,你们能不能争到功名,娘都不在乎,娘就盼着你们能平平安安回来,明白吗?”
  
  离旭本就是第一次出门,被程氏这样煽情的一说,眼眶都有些泛红了,声音沙哑的说:“娘放心好了,我和二哥一定会凯旋归来。”
  
  “嗯,那娘就放心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去军营吧!”程氏虽不舍,却也没有多挽留。
  
  离修和离旭十分孝顺的一个在程氏面前嗑了一个头,这才齐步出了将军府,一路快马加鞭的去到军营。
  
  次日便是小初的满月宴。
  
  原该欢欢喜喜的一场宴会,此时却显得有些冷冷清清。
  
  程氏和阮氏只请了关系极近的亲朋好友,其他的人一律都没有请。
  
  一早,宾客尚未临门,大军便出城了。
  
  两军一前一后,特意走了将军府门前。
  
  阮氏也早就抱着孩子站在门口。
  
  看到离元帅和离恺便上前了一步。
  
  离元帅一个手势,大军继续往前,他和离恺留下来争取片刻的话别。
  
  离元帅望着府门内看了一眼,有些失望的说:“本想给小初一个盛大的满月宴,哪里晓得事情这么巧。”
  
  阮氏不在意的上前,将孩子给了离元帅抱了下,说:“小初感受到了祖父的疼爱,就希望祖父能平平安安的回来,陪他过一个欢乐的周岁宴。”
  
  离元帅肯定的说:“这是一定的!”
  
  阮氏看了眼,见离元帅抱着小初的样子,也没有立即接过手,而是跟离恺说起了话。
  
  离恺感触良多,颇觉内疚的说:“映雪,对不起,你才生完孩子,我就这样去打仗了。”
  
  阮氏嗔怪的说:“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就行了。”
  
  离恺保证说:“你们母子只管在家里安心等我,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阮氏抿抿嘴,并不拆穿离恺这话。
  
  比起离修和离旭前去的大军,离元帅和离恺这只大军归期更不定。
  
  毕竟北魏闹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谁也不晓得他下一次发疯是什么时候。
  
  更何况就算离恺把南宋打回去了,在北魏看来也是一个机会,南宋消耗了西夏这么多兵力的情况下,北魏这时候出击最好不过。
  
  所以短时间内,离元帅和离恺是不可能回京都的。
  
  离元帅那边,和程氏说话就坦率多了,大意说了下归期不定,让程氏照顾好家里,便准备出发了。
  
  毕竟老夫老妻几十年,这样的分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倒不用太矫情。
  
  看着离元帅和离恺离去的背影,阮氏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程氏安抚的拍拍她的后背说:“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别哭,你刚出月子,可不能伤了眼睛。”
  
  “嗯!”阮氏重重的应了一声。
  
  没过半个时辰,离修和离恺也绕到了这边。
  
  情况和离元帅他们一样,让随行的军队先行出发,他们晚一步赶上。
  
  人来人往的街上,离修虽然舍不得以沫,很想抱抱她,但也不敢不顾忌她的名声,只是拉拉手,说:“要照顾好自己,昨晚我说的话别忘了,要是想我的话,就给我写信。”
  
  以沫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搂着离修的腰,委屈的说:“我要一天写一封信给你,因为我肯定会天天想你的。”
  
  “好,一天一封!”离修耐着性子哄着以沫。
  
  乐儿几人在旁边看稀奇一样的说:“我觉得二哥说起情话来,肯定和小哥一样的肉麻,你看她搂着以沫的样子,一脸温柔得都快滴出水了。”
  
  程氏向来知道这个儿子把以沫当媳妇看,便拉回没眼色的乐儿,低斥:“你小哥第一次出征,你就没什么要跟他说的吗?”
  
  乐儿斜着眼神,看向离旭,调侃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小哥这次肯定会凯旋而归,毕竟他可是立下了豪情壮志啊!而且京都尚有一个姑娘在等也实践诺言呢!”
  
  离旭拍拍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只是不忘对乐儿使着眼色说:“你记得答应了我的事情啊!”
  
  “放心放心!”乐儿也一副有义气的样子。
  
  离修和以沫站在中间抱了一会,温情的低语说得差不多了,这才恋恋不舍的各自松了手。
  
  离修说:“我真的要走了,时间来不及了。”
  
  以沫哽咽的说:“嗯,哥哥要平安回来。”
  
  “有你在,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离修十分自信的说道。
  
  看着离修和离恺离去的背景,将军府门前众人,瞬间就沉默了。
  
  战事使得好好的一家人,分别处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而京都里的将军府,更是独留一门女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