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6、谁是小狗

116、谁是小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久等不到回应,离旭拔高了声音,又叫了一句。
  
  “雅雅,我知道你在马车里,回答我一声,好吗?”
  
  马车车夫满脸木然的手执马鞭看着离修,静候容雅的指示。
  
  车厢里,依巧也是一脸紧张的拉着容雅的手问:“小姐,怎么办?”
  
  容雅小脸通红,看起来比依巧更无措。
  
  容雅的优秀,注定了她被许多人爱慕,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离旭这样,如此张扬大胆。
  
  好像对他而言,布满荆棘的路,完全阻止不了他前进的步伐似的。
  
  “哪里来的无赖,竟然敢挡我们临阳侯府的马车。”跟在后一辆马车上嬷嬷下来,一下挡在了离旭的前面。
  
  离旭不和嬷嬷一般见识,只是朝着马车上的容雅叫道:“你可以答应我的请求吗?”
  
  依巧见容雅双颊通红,双眼带羞的模样,紧张的推了推她,说:“小姐,不要答应他,你别忘了他是怎么样的一个浑人。”
  
  容雅目光闪了闪,对依巧的话不置一闻,突然抬脸朝着前方问道:“为什么?”
  
  离旭面上一喜,就要往马车上面冲,却被嬷嬷微壮的身子拦下。
  
  他止了步子,冲着马车深情的说:“我喜欢你。”
  
  容雅双颊如火热似的,坐在马车上,即使没人看见,也羞得一缩,吱唔的说:“你不是说过,谁反悔谁就是小狗吗?”
  
  离旭怔了下,也想到了当初的豪言壮语,片刻犹豫都没有,便低吠:“汪汪汪!”
  
  容雅愣了下,娇斥:“你怎么这么无赖啊!”
  
  离旭大声说:“我是无赖,我是混帐,但是你当初射的那一箭,不是射中了我的屁股,而是射中了我的心,所以你不能不负责的去嫁给别人!我以前欺负你,也是因为你始终不肯正视我而已,我承认我幼稚,但我做的一些,都不过是想你多看我一眼,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你以后说就是什么,我就是你的小狗,汪汪汪……”
  
  离旭话落,容雅也没有出声。<>
  
  她早就羞得说不出话来。
  
  就是反对的依巧,也抖了抖身子说:“离三爷这无赖般的话,说得可真顺溜!”
  
  倒是拦着离旭的嬷嬷,忍不住出声了,“离三爷,你也适可而止一点,一个大男人当街拦着一个小姑娘说这些混帐话,还要不要脸了啊!”
  
  离旭眼一瞪,理直气壮的说:“媳妇都要跟人家跑了,谁还在乎这点脸面!”
  
  嬷嬷挑眉上下打量离旭一眼,对他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
  
  毕竟一个男人肯为了一个女人学狗叫,这一辈子就别想在这个女人面前抬起头了。
  
  她其实觉得,小姐就嫁给离旭挺好的。
  
  看似绵软可欺的小姐,其实将火爆任性的离三爷压得死死的。
  
  小姐嫁给离三爷,可比嫁去康王府要强多了。
  
  只是这些,她一个下人也做不得主。
  
  眼下,她的职责是保护小姐名声不受损。
  
  “行了,离三爷。你要真钟意我家小姐就赶紧让开,一会山上的香客下来,看到你和我们拉扯不清,你是想我们小姐被人用唾沫淹死吗?”
  
  离旭有些执着的望着马车,说:“雅雅,我要出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应吗?”
  
  容雅捏着的手绢,下意识的一紧,犹豫了一下,模糊的说:“容雅在这里先祝离三爷初战告捷。<>”
  
  离旭激动的说:“我要的不是这个,你就别吊我胃口了。”
  
  容雅面色通红的轻嗔了一眼,她哪里就是吊胃口了,说得她像很轻浮的女子似的。
  
  离旭不甘的说:“反正我不管,我已经认定你是我媳妇了,你要是敢嫁给别人,我就回来抢亲!除非我战死沙场,否则的这辈子都是我离旭的媳妇。”
  
  容雅微微蹙眉,有些不喜离旭这样说话。
  
  依巧也说:“离三爷好不厚道,竟然用死来威胁小姐。”
  
  离旭拦着马车,想继续说服容雅,但见他留下来看梢的人突然出现,他就清楚有人来了,便不再继续纠缠。
  
  只是一脸严肃的说:“雅雅,我是认真的!我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我肯定对你是最真心的,我希望你回去后认真想想我们的未来,我在府里等你的消息。”
  
  离旭离开后,临阳侯府的马车继续上路。
  
  依巧有点不满的说:“还未来呢!就他这种无赖也敢妄想小姐。”
  
  容雅突然看向依巧,正色问:“你觉得康王世子会为了我当街当狗叫吗?”
  
  提起康王世子,依巧一脸阴沉,愤愤的说:“康王世子那种伪君子,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来哄小姐高兴。”
  
  容雅又问:“那你觉得这天下还找得出一个肯为了我当街学狗叫的男人吗?”
  
  依巧面有难色,却也不得不坦率的说:“这种事情,太伤颜面,男子大多接受不了吧!”
  
  “我也这样觉得!”容雅一脸若有所思的回答了一句,而后便坐直了身子,一路直到回临阳侯府都没有再说话。<>
  
  依巧三番两次,欲言又止的看着容雅。
  
  每次小姐这样,就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这一次亦是。
  
  她虽然也觉得离旭刚才的话很动听悦耳,但只要想到他以前的劣迹斑斑,就觉得他配不上这么完美的小姐。
  
  回到临阳侯府,容雅便直接回了屋。
  
  陪她出行的嬷嬷便去向侯夫人回了话。
  
  听到康王世子和钱小姐已经有孕的消息,侯夫人冷笑数声,但听到后来容雅被离修拦下,所说的话时,她愣了愣,竟然露了几分欣慰的说:“容雅是有福的。”
  
  嬷嬷原是侯夫人的心腹,因此说话也没多少顾虑,直言问道:“夫人的意思是同意小姐嫁给离三爷了吗?”
  
  侯夫人皱起眉,便不放心的说:“再看看吧!反正经过康王世子的事情,容雅虽是受害者,但也不能这么快就又订第二门亲事。”
  
  “这倒也是!”嬷嬷认同的附和。
  
  将军府那边,以沫和乐儿回府就直奔了程氏的院子。
  
  两人一唱一和把离旭表白的事情说了十成十。
  
  特别是小狗那一段。
  
  以沫学着容雅的声音,问:“你不是说谁反悔谁是小狗吗?”
  
  乐儿立刻答道:“汪汪汪。”
  
  程氏不敢置信的问:“不会吧!老三虽然有点油嘴滑舌,但这种恶心的话,他不至于说得出口吧?更何况当时你们躲在一边,他也是知道的,而且临阳侯府的丫鬟婆子都在。”
  
  乐儿拍着胸口说:“是真的,小哥好恶心啊!听得我和以沫差点就吐出来了。”
  
  程氏翻了翻白眼,戳着乐儿的额说:“娘也希望有一天,你能碰上一个对你说这样话,把你说吐的男子!”
  
  乐儿歪嘴斜眼的说:“戏本上都说嘴甜的男子不可信。”
  
  程氏反驳,“这可不单是嘴甜,你小哥为了容雅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光是这件事情,就够被人说笑一辈子,若不是真的上了心,没有男人肯这样做的。”
  
  乐儿和以沫若有所思的歪着脸想了想,乐儿总结说:“意思是说我也要去找一条狗咯?”
  
  程氏哭笑不得的骂了乐儿几句。
  
  忍不住为人母的酸意说:“娘真是白养了老三这么多年,都没见他说过几句好听的话哄我。”
  
  以沫哄着程氏说:“离旭可不敢抢伯父的差事,不然的话,伯父肯定饶不了他。”
  
  程氏失笑出声。
  
  没多时,阮氏就离恺出征的事情,来找程氏。
  
  乐儿和以沫嘴快,又把话学了一遍。
  
  程氏诧异的说:“看不出离旭嘴这么巧,若是容雅仍拒绝这门亲事,也只能说她是一个蠢人了。”
  
  这时代的女人可没有什么爱情可言。
  
  毕竟她们能见到的男人就那么几人,可以长期见面的更是寥寥可数。
  
  大多数女人都是嫁了人后,与夫君及夫家好好相处。
  
  日后是苦是甜,都看各人造化。
  
  像容雅这种,婚事就被惦记上了,婚事日子只会更顺遂。
  
  以沫耸耸肩说:“也不一定啊!毕竟离旭以前做过那么多恶事,容雅不相信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承诺这种事情,若是不去执行,也不过就是一时戏言罢了。”
  
  “我觉得容雅会答应,小哥那甜言蜜语说得顺溜,我觉得就没有女人能够抵抗得了。”乐儿一脸笃定的样子。
  
  以沫其实也这样觉得,便配合的点点头。
  
  没过多久,离旭也回来了。
  
  他直接找到以沫说:“你现在去一趟临阳侯府,帮我探探口风。”
  
  阮氏调侃的说:“刚才听说你做了一件惊天大地的事情啊!”
  
  离旭哭笑不得的说:“大嫂想取笑我就取笑吧!反正我已经做好了被大家嘲笑的准备。”
  
  阮氏睨了离旭一眼,嗔怪说:“谁会嘲笑你!你这汪汪汪若是传出去,大家只会羡慕容雅而已,至于嘲笑你的男人,都是得不到女人真心的男人。”
  
  离旭皱着眉,无奈的说:“大嫂,你这安慰人的方式倒是挺特别的。”
  
  “是真的,到时候京都肯定很多小姑娘会喜欢上你,特别是这次再凯旋归来,争得功名的话!”阮氏鼓励的拍拍离旭的肩。
  
  离旭半信半疑的看着阮氏。
  
  由于容雅没有答应他,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根本就不敢自满的想这么多。
  
  “好了,你们别逗他了,以沫和乐儿,你们就跑一趟临阳侯府吧!”
  
  还是程氏心疼儿子,怕他出去行军打仗也记得这事,便让以沫和乐儿早一步要一个答案。
  
  离旭附和说:“是啊!你们赶紧去。”
  
  以沫看了看天色,有些犹豫的说:“一会哥哥是不是要回来了啊?”
  
  程氏懂以沫的意思,直白的说:“你放心吧!老二回来了,你立刻派人去接你们回府。”
  
  以沫其实更想等在府里等离修,不过对上离旭殷切的眼神,没好意思将这自私的话说出来。
  
  只是叮嘱说:“哥哥回来了,你们一定要立刻派人来叫我噢。”
  
  “放心好了,一般情况下,他们今晚也不会回府,只会在出发前回来看一眼,就马上又要走,有时候连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离旭直白的话,让以沫的心又低落了几分。
  
  尚来不及感叹,便被离旭催着出门了。
  
  在去临阳侯府的路上,以沫和乐儿相对无言。
  
  乐儿憋了会,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你是不是不打算跟着去军营了?”
  
  以沫落寞的反问:“怎么去?至今哥哥都没有回来,我都没有时间跟他说这事。”
  
  乐儿叹息,“我觉得爹他们应该会在明天出城前,回府一趟,今晚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了。”
  
  以沫瘪瘪嘴,十分委屈的说:“哥哥真是太坏了。”
  
  乐儿尴尬的说:“你别这样,二哥也是没有办法,他有办法的话,肯定会回来的,你是不清楚,这临出征前,事情可多了。”
  
  以沫收敛表情,不好意思的瞪了以沫一眼。
  
  “我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怪哥哥。”
  
  乐儿不信任的看着以沫说:“我觉得你这随便说说的样子挺认真的啊!”
  
  以沫冤枉的瞪了乐儿一眼,不再理她。
  
  快到临阳侯府的时候,以沫突然说:“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跟着去军营了吧!”
  
  她考虑了一个晚上,思来想去,觉得若她跟过去是负担的话,就不要给哥哥添麻烦了。
  
  毕竟她原本虽舍不得和离修分开,有她的小心思在,但一直觉得,她会是哥哥的助力。
  
  “我都行,你决定吧!反正娘也不会同意我们去。”乐儿大大咧咧一副不在乎的口吻。
  
  说罢,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低叹。
  
  到了临阳侯府,两人又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来看望容雅。
  
  容雅接待两人时,丫鬟正收拾着她的喜服。
  
  以沫好奇的看了一眼,顺嘴说:“这件喜服挺好看的。”
  
  容雅说:“一般,我并不打算要了。”
  
  “嗯?”以沫诧异的望着容雅。
  
  容雅莞尔一笑,淡然的说:“这件喜服是我当初为了嫁给康王世子所绣的,现在和他的婚约已经走不下去了,我若再披着这件喜服另嫁,对未来的夫郎是件亵渎。”
  
  以沫认同的说:“是啊!旧了坏了的东西就该丢了。”
  
  乐儿眼神一亮的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临阳侯府准备退亲了吗?”
  
  容雅哭笑不得的说:“你们都给我看了这么一出大戏了,我怎么可能还会接受这样的婚约。”
  
  乐儿讪笑的说:“这虽然像我们刻意让你看的,但是牛不喝水,我们也不能强按头,康王世子若不是干出了这种龌龊事,你也看不到这样的大戏,不是吗?”
  
  “是啊!所以我没有怪过你们,反而谢谢你们,把我从泥沼中救了出来。”容雅真心诚意的朝着以沫和乐儿一笑。
  
  乐儿挥手说:“不用谢谢我们,要谢就谢谢我小哥,他为了你可是没日没夜的跟踪康王世子,就怕你所托非人。我还从来没见他做哪件事有这么认真过,康王世子和钱小姐每次见面的时间地点,他都用一个小本子记下了,一丝不敢怠慢。”
  
  容雅面色一红,不自然的偏开视线。
  
  乐儿快人快语,不喜欢绕圈,直言说:“我们也不瞒你,我们这次来,就是小哥的意思,他想知道你到底同不同意嫁给他。”
  
  容雅微慌,求助的看向以沫。
  
  以沫莞尔浅笑说:“离旭现在好了很多,对你的心思,我们更是看在眼里,就像大嫂说的一样,女人嫁人不但要看夫君,也要看夫家,我觉得将军府上下的氛围很好,你若是嫁过来,肯定也不会受委屈。”
  
  容雅抿着嘴,一张脸红得就像番茄一样。
  
  将军府上到离元帅,下到离大爷都只有一妻的事情,一直是京都圈中的美谈,也是很多姑娘家羡慕的事情。
  
  这事容雅自然也听说过了。
  
  更何况乐儿在她面前骄傲的提过了几回。
  
  “是啊!不然你说说你自己的相法啊!或者你觉得我小哥还有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们,我们再去和小哥说,让他改就是了。”乐儿见容雅不说话,又追问了一句。
  
  以沫由于急着回去,怕离修会突然回来,也没有给容雅太多的时间去考虑,也是一副追问的样子。
  
  容雅被以沫和乐儿这样看着,颇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羞涩的说:“这种事情,哪里是我一个姑娘家做得了主的。”
  
  以沫机智的问:“你的意思是说,若是你爹娘同意了这门亲事,你也不会反感,对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