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5、高调求婚

115、高调求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府的几个男人下了朝就直接去了军营,尚来不及和家中女眷说一声,但女眷却早已从其他渠道听到了战事。
  
  乐儿急忙找以沫商量对策,问:“怎么办?你不是说二哥预计会有四个月吗?怎么一个月不到,战事就拉开了序幕。”
  
  以沫纠结的拧着眉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哥哥也只是预估,又做不得准。”
  
  乐儿烦躁的走来走去,说:“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爹和二哥不是去同一个地方,他们一北一南。以二哥的性格,都不愿意带你去了,更何况是我。”
  
  以沫嘟着小脸说:“反正我不管,我肯定要去的,若是不去的话,我们这一个月的艰苦训练,不是白做了吗?”
  
  乐儿说:“也是!你现在骑马已经骑得很好了,一点都看不出是初学者的样子。”
  
  以沫在意的问:“有没有确定到底哪一天出发?”
  
  乐儿说“即刻启程的意思也就是说,爹和二哥点完兵就要立即出发,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了,他们可能没有时间再回府里了,再回来也只是和我们道别而已。”
  
  以沫咬着下唇,满脸愁绪。
  
  原来时间这么赶。
  
  她若是不能跟着离修出征,也就是说她连见离修一面,好好说几句的时间都不一定有了。
  
  想到这里,以沫越发坚定了要跟随出征的心。
  
  “书竹,你立即去把我的药箱收拾出来,能用的伤药什么,都放到药箱里去,一件都别落下了。书白,你去收拾衣服,金银首饰就不要带了,想办法去给我弄几套轻便的男装,要耐脏耐穿的。”以沫下定主意,立即朝着几个丫鬟吩咐起来。<>
  
  书白和书竹微愣,有些不自在说:“姑娘,这事不如等爷回来了再商量。”
  
  以沫说:“商量什么啊!等他来了,再商量就来不及了,先把东西都收拾好。”
  
  乐儿附和说:“也是,南珍,你赶紧去帮我收拾衣服,弄几套耐穿的棉布衣,还有多准备一些碎银和小面额的银票。”
  
  乐儿常扮男装出府,倒是有几套男装,只是衣服料子太好,不适合穿去战场。
  
  以沫和乐儿的丫鬟,见两位主子强势,也不敢有意见,各种按吩咐去办事了。
  
  以沫想到手边的几件事情,轻声嘀咕:“这出去一趟,起码是半年一年,老夫人那里的药不能停,大嫂这里的方子还没有准备,都能事先安排好才行。”
  
  乐儿点着头说:“外祖母那里好说,眼睛已经恢复了许多,只要眼药水不停,慢慢总会痊愈,大嫂这里也好办,直接把方子给她,让她派丫鬟去几个不同的医馆拿药,别人就猜不到方子是什么。”
  
  以沫觉得乐儿提的意见可行,突然想到什么,猛的抬眼问:“伯父和哥哥都出征,那大哥他呢?”
  
  “大哥身为先锋,一直和爹一起出征,这次也不例外吧!”乐儿歪着小脸说道。
  
  以沫惊讶的说:“那大嫂不是一个人在家里了吗?而且她才生了小初啊!”
  
  乐儿自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十分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大嫂算福运不错的了,当初我娘生我们兄妹的时候,爹还不在身边呢!什么都是娘一个人撑过来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拖两天,也让大哥和爹他们参加完小初的满月宴。”
  
  以沫感叹的说:“做武将的夫人也很辛苦啊!”
  
  “废话,不然的话,你当临阳侯府为什么看不上将军府!单论权势的话,我们将军府还强过他们临阳侯府,只是嫁给武将,就注定了提心吊胆。<>就是我娘,也希望我以后嫁一个文官呢!”乐儿撇撇嘴,实话实说。
  
  以沫又问:“说起这事,离旭应该不用出征吧!不然的话,这家里就没有一个男丁了。”
  
  乐儿耸耸肩,随意的说:“应该是不用,小哥还没有出征过。他倒是一直想随军出行,但是爹每次都说他上战场就是送死,说他性格不改变的话,就不让他上战场。”
  
  以沫恍然说:“这样倒好,不然的话,家里一下子就走空了,伯母和大嫂肯定会很寂寞,家里有什么事,也没有人商量。”
  
  乐儿并不觉得离旭留下有什么用,而且她觉得以离旭的性格,肯定也想跟军。
  
  只是这一次就有些不一定了,毕竟他喜欢的姑娘下个月就要出嫁了,他走也走得不安心。
  
  另一边离旭,得了消息,匆匆忙忙的就赶到了府里。
  
  拉着以沫和乐儿着急的说:“这一次你们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做什么?”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
  
  觉得离旭也只有为了容雅的事情,才会来求她们帮忙。
  
  “明天康王妃会约容雅去国安寺上香,我已经收场了钱小姐的丫鬟,她的丫鬟也会怂恿钱小姐上山,到时候你想办法,让康王妃和容雅知道,钱小姐已经怀了康王世子的孩子。”离旭急急忙忙的说道。
  
  钱小姐的丫鬟,他是早就收买了。
  
  但是撒的网,却没有打算这么早收拢。
  
  只是钱小姐这么快*于康王世子的事情,也有小丫鬟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功效。<>
  
  “孩子?他们有孩子了?”以沫和乐儿惊讶的叫了起来。
  
  离旭说:“我不清楚是不是真有孩子了,但是他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以沫嘴角一抽,无奈的说:“你都不清楚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去说啊!”
  
  离旭瞪着眼说:“你不是大夫吗?你随便说几句不就行了吗?再说,钱小姐的丫鬟我早就已经收卖了,到时候再弄一个假流产,孩子的事情不就完了吗?”
  
  以沫咬咬唇,有些犹豫。
  
  “我们这样闹,钱小姐的一生不就完了吗?”
  
  离旭冷笑一声,反问:“那又如何,若她是一个心思良善的,怎么会明知道康王世子有婚约的情况下,还急急委身,不就是想攀上高枝吗?”
  
  乐儿认同的说:“是啊!你是不晓得那些低门女子为了高嫁,手段都有多龌龊。而且你现在对钱姓小姐不忍心,你就没有想过,若是她真的有了孩子,又抢在容雅之前生了庶长子,容雅这一生会有多坎坷!”
  
  以沫受不了的翻翻白眼说:“你们兄妹是怎么回事,吼我做什么,我又没有说不做这事!只是看在大家都是女子的份上,也不想钱小姐以后太艰辛了。”
  
  离旭满不在乎的说:“因果报应,她不种下这份因,也不用尝这份果。”
  
  以沫闭嘴不再辩驳。
  
  毕竟若真的只能伤害一个人的情况下,她要保护的人自然是容雅。
  
  就像离旭所说,这一切的结果都是钱小姐自己选择的。
  
  而容雅完全是无辜的一个女子,没道理这份苦果要她来承担。
  
  “好了,我们现在来商量一下,明天要怎么办吧!”以沫深呼吸一口,询问的望向离旭。
  
  离旭是早有计谋,想也不想的便说了出来。
  
  “明天钱小姐的丫鬟会把钱小姐引到后山去,你们就在那里假装碰见,她的丫鬟自然会向你们求救,到时候以沫就顺势给钱小姐看诊,并告诉她怀孕了的事情。乐儿再趁机说些京都,那些抢在大妇前生孩子的女人最终落了什么下场。记住,你们要坦白自己的身份,钱小姐认识你们,自然听说过以沫的事情,只要你们别说漏嘴,让她知道你们晓得她腹中的孩子是谁的,她就不会起疑。”
  
  以沫认真听完,说:“嗯,行!到时候不管钱小姐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肯定会有所动作,只要她不想被康王妃秘密处理掉,事情就会闹大。”
  
  “是啊,临阳侯府为了面子,肯定会退了这门亲事。”乐儿一拍手,觉得这主意太棒了。
  
  三人商量了一阵,离旭再三向以沫和乐儿确认,在她们再三保证的情况下,才去忙其他的事情。
  
  他一走,以沫也忙起来了,拉着乐儿先去了一趟程府。
  
  把来意一说,程老夫人不认同的说:“这怎么能行,你们俩个姑娘家,怎么能去战场,那里全是男子,若是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你们的名声还要不要,还想不想嫁人?”
  
  乐儿嘟高了嘴说:“有什么关系,真正中意我的人,会相信我,若是不相信我的人,我嫁给他有什么意思。”
  
  以沫对老夫人说话人,不像乐儿这样随性,找了一个十分有说服力的理由,道:“我和哥哥初次相见,就是因为他在战场上受伤,无意被我救下,他这次要上战场,我怎么也不能安心,我想跟在他身边,若是有什么万一,我的医术肯定能帮到他。”
  
  老夫人一时哑口无言。
  
  毕竟以沫的这个理由太有说服力。
  
  而孙辈中间,老夫人最疼的不是程家的亲孙,而是离府的外孙离修。
  
  不单单因为他最有本事,最给她老人家挣面子的孙辈,也因为他最有心。
  
  看似冷冷冰冰的样子,心里却是藏了很多火热。
  
  每次得了皇上赏赐,或者是寻了什么宝物,他都不会忘了给老夫人一份,而且一个月两次的拜访,风雨不改。
  
  这种日积月累下的关怀,老夫人哪里能不最看重他。
  
  “对啊!以沫的医术那么高超,有她跟在二哥身边,等于给了二哥多一重保障呢!到时候你能跟着以沫,给她打打下手,相信外祖母也不希望二哥出事吧?”乐儿见老夫人有些松动的样子,忙顺着竿子往上爬。
  
  她也算看明白了,让她一个人去随军,肯定是不可能的。
  
  爹不会带她去,还不如巴上以沫,跟着二哥走,还可行一些。
  
  毕竟以沫比她会说,去随军的作用也大一些,能去的可能性高出很多。
  
  老夫人皱着眉说:“差点被你们糊弄过去了,军营里又不是没有军医,哪里就这么需要你们俩去帮忙了。”
  
  乐儿嘟着嘴不满的说:“军医的医术哪里比得上以沫的,别人不知道,外祖母难道还不清楚吗?外祖母你就同意吧,到时候帮我们和爹娘说说。”
  
  老夫人直言拒绝说:“你想得美,这事我不会帮忙,你娘要是来问我的意思,我肯定也不会同意。”
  
  乐儿撇嘴,不满的说:“亏得以沫怕要走了,会耽误外祖母的病情,急急忙忙来看外祖母,原来外祖母一点都不疼我们。”
  
  老夫人好气又好笑的说:“我就是疼你们,才不让你们去,你们若是男儿身,外祖母肯定不拦着你们,可是你们是姑娘家,以后最终的归属,不是战场。”
  
  “我才不信,反正外祖母就是不疼我们!”见说不过,乐儿直接耍赖。
  
  围着老夫人闹了好一会儿,才得了她松口。
  
  “行行行,我不插手这事,也不跟你娘说,让她不同意你们去,行了吧?一切看你爹娘的意思。”
  
  乐儿眼神一亮,得意的说:“这不差不多。”
  
  以沫眼里也透有笑意,又叮嘱了老夫人一番,才留下药方和乐儿回府。
  
  回到府里,以沫又直奔了西锦院。
  
  以沫猜想离修晚上肯定回不来,便留在西锦院里用膳。
  
  阮氏拿着以沫现场写的配方,不明所以的问:“你不是说要出了月子吗?这小月子都还差两天呢!大月子更差得远,现在给我做什么。”
  
  以沫未答,乐儿抢先说:“因为我和以沫要跟着二哥出征了。”
  
  “你们俩?”阮氏脸色一变,震惊的说:“爹娘会同意吗?二哥也由着你们胡闹?”
  
  乐儿小脸一变,不痛快的说:“大嫂说什么呢!怎么就是胡闹呢!”
  
  阮氏坦率的说:“怎么就不是?你们两个姑娘家跟去,不说会给离修添多少麻烦,就是他在前方上战场,还要担心你们两个后方的姑娘。”
  
  “我可是听你们大哥说过,战场上经常能看到光着胳膊的男子,有时候军营里也会被混入奸细,若是被人发现你们俩人的身份,你觉得奸细是不是要对你们下手?你们若真被抓了,离修是不是只能束手就擒了?若是到时候有人拿你们的命,威胁要离修自刎怎么办?”
  
  以沫和乐儿两人同时一僵,脸色发白的问:“有这么严重吗?”
  
  “怎么就没有!军营里全是男人,你们觉得自己能骗得过谁?又能瞒得住多久?”阮氏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个天真的小姑娘。
  
  以沫有些委屈的说:“但是我不想和哥哥分开这么久啊!”
  
  阮氏低低一叹,“你们当我愿意和夫君分开这么久吗?但是嫁了将士,这就是我要接受的宿命啊!我能做的就是替他打点好家里,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在前方拼搏。”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若是你们也跟着去了军营,这偌大的一个府邸就我和娘两个人了,家里若是遇点什么事,都没有一个帮忙的人。”
  
  乐儿有些松动的说:“但不是还有小哥吗?”
  
  阮氏白了一眼乐儿说:“离旭也到了该自己争功名的时候了,我早先就听你大哥说了,离旭这几个月的变化很快,爹看在眼里很满意,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离旭也会同行。”
  
  以沫微微敛眉,其实刚才离旭这么急的要她们帮忙,她就想到了。
  
  若不是没有时间了,离旭肯定会确认钱小姐有了身孕,再把事情闹大。
  
  “战争不是儿戏,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绝对不能任性,给他们添负担,明白吗?”阮氏耐心的对着两个小姑娘细心教诲。
  
  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都默默的垂了眼。
  
  她们自然不想给父兄添麻烦,也明白战事不是儿戏,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就是清楚这些,以沫才执意要跟着离修的。
  
  可是现在阮氏却告诉她,她的跟随只是一种负担,可能不单会把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还会连累到离修。
  
  “我比你们更不心甘呢!后天就是小初的满月宴,本来想热热闹闹的办一场,现在看来是不行了。”阮氏有点无奈的说道。
  
  程氏也有意大办,毕竟这是将军府第一个孙辈,重视之情,溢于言表。
  
  可是正逢了国乱,不说大办会让人语垢,就是他们将军府自己也少了这份心思。
  
  男人都去战场了,她们担心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心思弄这些。
  
  本下了决心的以沫和乐儿,被阮氏说得都有些动摇了,对她们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关心的人。
  
  用了晚膳的两人出了西锦院,各自长叹一声。
  
  乐儿问:“你说我们去的话,把落夏和南珍带着怎么样?她们有武功,可以保护我们啊!这样的话,就算军营有奸细,也不怕了吧?而且我相信二哥的本事,也不会让奸细混到军营里来啊!”
  
  以沫垂着眼睛说:“我们两个姑娘去就够不容易了,还带上两个姑娘,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好吧!”乐儿无奈的低叹。
  
  其实两人早就知道带着落夏和南珍不可行,所以刚才阮氏说时,她们也没有用这话去反驳。
  
  晚上,以沫在屋里等了离修一宿,只得了一封书信,大意是让她早点休息,军营尚有事要处理,他暂时回不来。
  
  这事就跟乐儿说的一样,但以沫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