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4、突起战事

114、突起战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一说一答,完全没有颜宁珞插话的空间。
  
  以沫这样做,或者有些故意。
  
  但是乐儿,却完全就是没心没肺,没有顾忌到颜宁珞的感受。
  
  最终,一顿饭在颜宁珞的尴尬中落寞。
  
  稍后她甚至没有多坐一会,就匆匆离开了。
  
  傻傻的乐儿还拉着颜宁珞问:“表姐这么早就走干什么,我们再一起去看大嫂和小侄子啊!”
  
  颜宁珞尴尬的说:“你们去吧!我刚刚去看过了,就不好一次两次的去打扰,家里还有事情呢!我就先回去了。”
  
  乐儿见颜宁珞这样说,也就没有多挽留。
  
  只说:“好吧!表姐有空来府里来看我啊!我最近应该都不会出去瞎跑,你随时都可以来。”
  
  “嗯,行,你有空也来颜府看我。”颜宁珞一脸期盼的望着乐儿。
  
  乐儿随口应下。
  
  也不像以前一样,一路把颜宁珞送到府门口,而是让南珍代为相送。
  
  她便拉着以沫直奔了西锦院。
  
  在分道时,以沫特意回眸看了一眼,颜宁珞一张笑容已经挂不住了,连她都替颜宁珞觉得尴尬了,碰上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表妹。
  
  对着乐儿,很多事情,得直白的说出来。
  
  这种小情绪,别人不说,乐儿是发现不了的。
  
  其实乐儿没有一点轻待颜宁珞的意思,只是颜宁珞的心思重,乐儿又一副傻样,因此,两人间看起来,像是乐儿故意忽视颜宁珞一般。
  
  只是以沫就算发现了,她也不会告诉乐儿。
  
  对待感情,谁都是自私。
  
  爱情也好,友情也罢。
  
  乐儿是单纯没有心机,但就像乐儿表现得一样。
  
  她就一个人,反过来,她若是对颜宁珞好了,肯定就会忽视以沫。
  
  即是这样,以沫又怎么会说出口。
  
  到西锦院里,两人直接溜到了阮氏的院子里。
  
  左右张望了下,不见小侄子的身影。
  
  阮氏主动说:“孩子被奶娘抱去喂奶了。”
  
  乐儿听了,这才放重了步子,走到床边,直接坐下,问:“大嫂休息后,人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阮氏声音仍然有些虚弱。
  
  回答完乐儿的话,她抬眼看向以沫说:“多谢你开的方子。”
  
  以沫事先就配好了药交给阮氏的丫鬟,吩咐丫鬟在她生产完后的三天让她定时服用。
  
  “这药大嫂一定要记得连喝三天,有助排出体内的污血什么,也能让你更快的恢复身材。”
  
  阮氏问:“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美颜美体的就是这个吗?”
  
  以沫说:“不是的,那个现在还不能用,大嫂现在只要保持干净整洁就好,那是要泡浴的,不适合你在月子里用。”
  
  阮氏嗯了声,无奈的说:“这倒是!娘说要我一个月不沐浴,想想也是极难熬的事情。”
  
  以沫尴尬的说:“倒也不用这么久不沐浴啦!主要是保持干净,若是觉得身上脏了,是可以用温水擦洗的,不要受凉受凉就好。”
  
  阮氏眼神一喜的问:“你确定能够擦洗吗?”
  
  “能啊!”以沫十分肯定的回答。
  
  当年她娘怀孕到生产,爹整个都纪录了下来,十分的完善。
  
  她清楚的记得,娘在月子里净身沐浴了。
  
  “能沐浴真是太好了,让我一个月不沐浴,真是太难受了!”阮氏感激的冲着以沫看了一眼。
  
  现在将军府上下,都知道以沫是小神医,有以沫的话,她说想沐浴的话,也不会有谁阻挡,能省不少麻烦事呢!
  
  最少,她自己也放心。
  
  毕竟女人都怕在月子里落病根,那是以后再如何也养不回来的。
  
  阮氏趁着这机会,又向以沫请教了不少月子里该注意的事项。
  
  其实这些事情,不单程氏和阮夫人跟她叮嘱过。
  
  被派来的奶嬷,以及她身边的老嬷嬷都说过。
  
  但是由于以沫曾经救过她和孩子,所以她对以沫十分的信任。
  
  总觉得以沫是一个大夫,她懂得更多,说出来的话,也更可信一些。
  
  以沫细心的给阮氏唠叨了一番,又贴心的把几个重要的都用笔墨记下了下来。
  
  还说:“大嫂可以多吃这些菜,即补身子又不会长胖。”
  
  女人都是爱美的,以沫倒也懂阮氏的心思。
  
  两人说着说着,奶娘就抱了小侄子来。
  
  以沫立即收声,注意力一下就被小侄子吸引住了。
  
  奶娘把孩子放到以沫手里时,还十分不放心的说:“小姐,当心一些,小孩子家身子骨软,你要托着她的脑袋才行。”
  
  以沫笑眯眯的说:“你放心好了,我昨天晚上就抱了的,我会抱孩子。”
  
  奶娘见阮氏都一副放心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退到一边时,目光却是紧随着以沫在摆动,毕竟孩子若真摔了还是如何,倒霉的还是她们这些下人。
  
  以沫一脸温柔的抱着孩子,轻哄着问:“大嫂,孩子叫什么名字取了吗?”
  
  “没呢!我们的意思是让爹来取名字!自己就取一个小名。”阮氏一脸慈爱的望向孩子。
  
  以沫好奇的问:“那小名叫什么呢?”
  
  阮氏哭笑不得的说:“我倒是想了几个,但是你大哥都说太平凡了,根本配不上他的儿子。”
  
  以沫不解的问:“可我不是听说,小名就要轻贱一些,这样才好养活吗?太富贵的名字,孩子小会承受不起。”
  
  “我也听过这种说法,但我们这样的人家,孩子的小名就算轻贱,也不能取什么阿猫阿吧!所以你大哥的意思是再想想!”阮氏笑意满满的说道。
  
  对于离恺如此重视孩子的名字,她心里只觉得高兴。
  
  毕竟为人母的,看到所生的儿子能得他父亲的疼爱,她哪里会不高兴。
  
  以沫侧目想了想说:“可以叫初九或者寅儿啊!正是小侄子的出生时辰,好记又有意义,而且读起来也于平凡,不会压到孩子。”
  
  乐儿默念了两遍,附和说:“我觉得小初九不错,比寅儿好听,寅儿太普通了一点。”
  
  阮氏想了下,觉得这名字还不错,便说:“也行,不过这事还是要等你大哥做主,你们也知道你大哥,第一次当爹,正高兴着,可不能剥夺了他的这项乐趣。”
  
  “也是!”以沫和乐儿对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两人在西锦院里留了一会,看阮氏脸上微显疲惫,便各自回了院子。
  
  等到晚上的时候,以沫和乐儿分别收到了消息。
  
  小侄儿的乳名就单名一个初字。
  
  虽是在初九这名字上得到的启发,但是意义却完全不一样。
  
  初字象征了孩子的初生,也象征了他们一家三口新的生活。
  
  “小初?小初初?小初儿?”以沫听到名字后,就一直在屋里碎碎念。
  
  离修无奈的说:“你要念到什么时候?”
  
  “我就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的啊!大名就叫离初也不错啊!”以沫凑近了离修说道。
  
  离修说:“爹给小初取了大名,叫离玹。”
  
  “玹?伯父对小初的期望很高呢!又要有玉的美感,又要有石头的坚固。”以沫凭着字面的意思,猜测离元帅的想法。
  
  离修肯定的说:“当然,小初是我们离家长子嫡孙。以后将军府的兴衰就系在他的身上了。”
  
  以沫笑闹着说:“将军府又没有爵位,又不一定要长子嫡孙才能撑起门楣。”
  
  离修扬高了眉说:“一个空爵位而已,早晚的事情。我们将军府已经到了封无可封的地位,下次再打胜仗,皇上可能就会对我爹封爵了。”
  
  以沫诧异的说:“那大哥就是世子了,那小初的确就是责任重大了。”
  
  离修刮刮以沫的鼻子说:“这也只是我的预想而已,皇上不见得会照着我的意思去做。”
  
  “肯定会的,不然的话,哥哥才不会说这样的话!”以沫一脸信任的看着离修。
  
  离修目光微显涣散,若是这世也像上世一样,也就是明年初的一场战役,夺去了父兄的命。
  
  只是这一次,他不会让悲剧重演,他会让父兄赢得这场战役。
  
  到时候皇上自然会厚赏他们将军府。
  
  只是他若没有记错,再过四个月,南宋就会对西夏的边境发动战事。
  
  而且这一场战役持续了近一年。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北魏和南宋已经结盟,就是为了吞并他们西夏。
  
  只是眼下,他就算记得这些事情也束手无策。
  
  毕竟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连皇上都不清楚的事情,他若是能查得一清二楚,皇上会怎么想。
  
  所以他现在只能等时间。
  
  等到南宋对西夏发动战事后,他请旨出兵,再随便捏造一个虚假的奸细,都能说出北魏和南宋结盟了的事情。
  
  毕竟上世南宋和西夏打战的时候。
  
  北魏主动派了公主来议亲,很大程度的麻痹了西夏。
  
  这一世有了他的提议,皇上怎么也会留一个心眼,要查北魏也就容易了许多。
  
  只是离修不放心的是他四个月后的离开。
  
  将军府上下虽然不会亏待以沫,但他对以沫就是不能全然放心,恨不得将她变小了,直接兜在怀里才好。
  
  “我们是武将,功名都是打出来的!若是想要爵位就要上战场,你说哥哥再上战场,怎么样?”离修试探性的问道。
  
  以沫小脸一变,果断的说:“肯定不好啊!你忘了你上次上战场,你都受伤了啊!”
  
  离修说:“但我是将军,我上战场是早晚的事情。”
  
  以沫一脸狐疑的看着离修,问:“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瞒着我没有说,还是说边境其实已经起了战事,只是暂时没有传到我们这里来?”
  
  离修哭笑不得的说:“这倒没有,我只是说早晚的事情而已。”
  
  以沫嘟高了嘴说:“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肯定是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啊!而已,打仗的事情谁说得一定,很危险的!如果可以,我才不希望你去。”
  
  “但是哥哥的责任就是保家卫国。”离修怕以沫对战事反感,小心翼翼的诱导着。
  
  以沫说:“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一回事!”
  
  离修见以沫一脸坚定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以沫又说:“就像哥哥对我,明明知道我和六皇子有婚约,我们若是能在婚前彼此了解,对以后的生活有益,但你就是不愿意我和六皇子相识,不是吗?”
  
  离修脸色微变,问:“这怎么一样。”
  
  以沫嘟高了嘴说:“怎么就不一样啊!”
  
  “我做的是保家卫国的大事,和你们这事的性质不一样。”离修试着和以沫讲道理。
  
  以沫却理直气壮的说:“但是对女人来说,婚姻家庭就是她的全部啊!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事情啊!”
  
  离修一时词穷,突然发现和以沫说这些好像没有什么意义,缓了口气的问:“好吧,你想表达什么?”
  
  以沫脸色一变,正色问:“哥哥是不是要出征了,若是的话,我也要一起去,我当哥哥的亲卫兵。”
  
  “胡闹!”离修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出征那么辛苦的事情,他怎么舍得让以沫同行受苦。
  
  以沫小脸一变,气呼呼的说:“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去,你要是不带我去,等你出去后,我就叫乐儿带我去,我们俩一起偷溜着去。”
  
  “你……”离修气得变了脸。
  
  但对上以沫那倔强的小脸,微红的眼眶,又说不出重话。
  
  只说:“战争很残酷的,你不会喜欢看到的。”
  
  以沫声音哽咽的说:“就是因为残酷我才要跟着哥哥啊!若是哥哥再受伤了怎么办,所以我要在哥哥身边,照顾哥哥。”
  
  离修心中一软,将以沫搂在怀里,安抚说:“算了,我们现在先不纠结这些,战争最快也还要三四个月才会发生。”
  
  这段时间里,他努力去找以沫的爹娘。
  
  等她的爹娘回来后,她肯定就不会再想着跟他去战场了。
  
  虽然这个结果让人有些心酸,但总好过看她上战场受苦。
  
  “嗯,但是你得带我去!”以沫十分坚持的要求。
  
  离修模凌两可的回应了一句,便哄着以沫睡下了。
  
  次日起,以沫突然开始发奋。
  
  主动找乐儿要求学习骑射。
  
  她觉得她不会舞刀弄枪没有关系,但是骑马是一定要学会的。
  
  接连两天的拼命学习,后知后觉的乐儿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端倪。
  
  好奇的问:“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对骑射这么感兴趣?”
  
  以沫挥了挥长鞭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该努力了,你刚才说挥鞭子使劲要这样,我再挥一次给你看,是不是对的。”
  
  乐儿一脸不信任的说:“有古怪!你最好坦白告诉我噢!”
  
  以沫想了下,这事在心里憋着也不舒服,便对乐儿和盘托出了。
  
  乐儿一听,眼发光芒的说:“好好好,去去去!”
  
  “我去不去,关你什么事啊!你在激动什么劲啊!”以沫一脸鄙视的看着乐儿。
  
  乐儿撞了下以沫的肩膀说:“你傻了啊!你去了,我才有理由跟着一起去啊!以后我娘总找各种理由不让我去,每次都说我小了,去了也是给爹添麻烦,这次有你在,看谁怎么阻止我。”
  
  以沫脸色不好的说:“什么嘛!你又想拿我当挡箭牌。”
  
  “哈哈,谁叫你好用啊!”乐儿拍着以沫的肩,喜滋滋的说道。
  
  以沫有些担忧的说:“你要去的话,伯母不会同意吧?”
  
  乐儿瞪着大眼说:“有什么不同意的,反正我娘同意你去,就会同意我去!你放心啦,我娘眼里,现在我们俩地位一样的。她若是不同意我去,你也别想去得成。”
  
  “啊……”以沫一声惨叫。
  
  她以为她随军,只要离修同意就行了啊!
  
  原来不是吗?
  
  为了能去,以沫瞬间没有节操的和乐儿商量起对策来。
  
  并互相叮嘱,不能将此事漏出一点口风,否则的话,肯定会被全家上下围剿。
  
  只是她们俩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离修口中说的四个月一点都不靠谱。
  
  战争来得太快。
  
  在小初满月前两天,朝廷突然收到边关告急。
  
  由于西夏和南宋一直是友好的关系,西夏的大部分兵力,都用来驻守夏魏边境。
  
  这次南宋大举进攻,让西夏一时不察,竟然连失三座城池。
  
  皇上震怒的同时,当天早朝,便下了圣旨,让离修点兵点将,立即启程。
  
  同一时间,离元帅也得了圣旨,为防北魏趁人之危,须即刻回去镇守夏魏边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