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4、突起战事

114、突起战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阮夫人抱着孩子出来报喜,一脸喜色的冲着离恺说:“快看,映雪给你添了一个大胖小子。”
  
  离恺匆匆瞥了一眼孩子,伸长了脖子往屋里看,关怀的问:“怎么听不到映雪的声音了,她怎么样了?”
  
  阮夫人看着离恺这副模样,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
  
  毕竟映雪是她的女儿,看到女婿如此关怀映雪,她心里怎么可能会不窃喜。
  
  “放心,映雪没事!她就是累了,躺在床上休息,等会里面收拾干净了,你就能够进去看她了。”阮夫人越看满意的看着离恺说道。
  
  离恺这才松了口气的说:“原来生孩子这么痛苦,我和映雪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傻小子,孩子自然是越多越有福,你们俩都年轻,不趁年轻多生几个怎么能行呢!”阮夫人一边骂着离恺,心里一边偷着乐。
  
  离恺说:“不用了,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就行了,反正以后二弟和小弟还会生孩子的,爹娘再要抱孙子,找他们要就是了。”
  
  离恺声音不小,产房里的人也听到了。
  
  稳婆打趣的对精疲力竭的阮氏说:“大少夫人真是有福气的人,大爷这么心疼你。”
  
  阮氏羞涩的一笑。
  
  程氏也说:“姑娘家生孩子也是辛苦,不想生,以后就不要生了!”
  
  程氏倒想得通透,反正她有三儿一女,就算三儿一女只一人给她添一个孙辈,她也有四次当祖母的机会。
  
  阮氏见程氏也这样说,忙冲着门口叫了一声:“谁说不生了,我说了吗?”
  
  离恺一愣,恍然大悟的冲着阮夫人说:“对噢!映雪说过,她想要一个女儿。<>”
  
  当初映雪怀上这一胎的时候。
  
  就怕肚子里怀的是女儿,所以耍了一个小心机,故意告诉离恺,她喜欢的是女儿,讲了许多生女儿的好处。
  
  虽然儿子谁都想生,但也不是想生儿就是儿,想生女就是女。
  
  阮夫人忙说:“映雪小时候粉雕玉琢,十分可爱,若是能生一个像她的闺女,也是极好的。”
  
  离恺一阵幻想,忍不住就美了起来。
  
  以沫等人围在后面,看他们两人越扯越远,忙出声说:“快让我们看看小侄子。”
  
  “就是啊!伯母也别一直自己抱着,给我抱一下啊!你看我爹我眼睛都看直了呢!”乐儿嘟着嘴抱怨的说道。
  
  先前离元帅就坐在离门口较远的距离,孩子出生后,便由坐变成了站。
  
  但由于阮夫人一直抱着孩子不撒手,他也不方便上来看孩子。
  
  阮夫人不自在的笑说:“看我,说得高兴,都忘了这事!你快抱去给你爹看看,小心一点,别摔到孩子。”
  
  乐儿兴冲冲的上前想伸手去接,但一下看去,孩子即小又丑,当下就不情愿的说:“怎么长得这么丑啊!不是说白白嫩嫩的吗?”
  
  阮夫人倒不介意乐儿这些不中听的话,解释说:“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等过几天就长好看了,摆满月时,肯定就是白白嫩嫩的小子了。”
  
  乐儿狐疑的问:“你确定吗?”
  
  阮夫人好笑的说:“确定,你刚生出来也是这样。<>”
  
  乐儿不信任的回首问离元帅,“爹,我出生的时候有这么丑?”
  
  以沫受不了乐儿的白目,明明晓得离元帅着急看孙,竟然还扯这些有的没的。
  
  她笑着自阮夫人手中接过孩子,小心翼翼的走到离元帅的身边。
  
  “伯父你看,眉宇间很像你呢!”
  
  小孩子其实也看不出什么,但是大人却总喜欢这样说。
  
  离元帅一听这话,严肃的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乐呵呵的说:“是吗?我看看,我看看。”
  
  离修和离旭也凑了上来,两人很配合的说:“嗯,很像!”
  
  离元帅越发高兴了。
  
  以沫见离元帅这样,便问:“伯父要不要抱抱,不是说抱孙不抱子吗?这可是伯父的第一个孙子,怎么着也得抱抱才是。”
  
  离元帅本来就想抱抱这软软的一小坨,但又有一家之主的威严在,不好意思开口。
  
  这会儿被以沫这样一说,正好称心如意的将孩子抱到了手。
  
  新生儿被大家当稀奇都看了一圈后,程氏出来了。
  
  “老大,可以去看你媳妇了。”
  
  程氏话落,离恺就像闪电一样冲到了房间。
  
  程氏步出房,对着离旭等人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屋里休息,眯不得两眼,又要上早朝。”
  
  “你们俩个也是,赶紧回屋里休息,姑娘家可不兴熬夜。<>”
  
  程氏后一句话,是对以沫和乐儿说的。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说:“其实我们也困了。”
  
  “赶紧去睡吧!”程氏说话间,就把新生儿抱到了手中。
  
  并把所有人都赶去了休息。
  
  离元帅恋恋不舍的看了眼新生儿,程氏嗔怪的说:“以后天天有得你看的,明天一早还要上早朝了,赶紧趁着还有点时间去眯两眼。”
  
  离元帅张了张双臂说:“睡也睡不得一下了,不如去练武场上比划两把,老二、老三,你们要不要一起来。”
  
  “好啊!”离修和离旭同时应下。
  
  以沫看了一眼离修,便拉着乐儿说:“你去你屋里睡吧!睡醒了,我们再一起来看大嫂。”
  
  她晚上怕凉,实在不愿意一个人睡觉。
  
  现在都已经寅时了,肯定是一觉到午时,不如抱上乐儿这个人肉暖炉。
  
  “好啊!”乐儿爽快的答应。
  
  以沫和离修说了一声,便和乐儿一起回了华芳苑。
  
  两人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躺到了床上。
  
  乐儿侧身,笑呵呵的说:“大嫂生了一个儿子,真好呢!”
  
  以沫也翻侧了身上,问:“怎么?你喜欢男孩一些吗?”
  
  乐儿说:“也不是啦!只是有一次我不小心听到大嫂和她的丫鬟说话了,晓得大嫂想要一个儿子,说是有儿子才能真正的在将军府里立住脚。”
  
  “其实我们家上下都对大嫂很好,也不明白大嫂为什么会这样想,不过不管怎么说,大嫂第一胎能生一个狗子,是真的很好。”
  
  以沫看着乐儿一脸单纯的笑意,失笑的解释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天下所有出嫁的女人都会有这种心思,总觉得生子儿子才算站稳了脚,你以后也会一样,这跟夫家待她好不好没有关系。”
  
  乐儿微蹙眉说:“尚未嫁人,不懂。”
  
  以沫说:“反正这事,以后我们也会经历的,你也别多想,大嫂会这样想,并不是把自己当外人,就是女人很简单的心思而已。”
  
  乐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十分好奇的问:“你怎么会知道啊?”
  
  “我以前住在杏花村里,你别看就那么一点大的地方,可是每家每闹精彩的事情可不少,比起这大宅子也清闲不了多少,再者,他们还得为了柴米没盐而操心呢!”
  
  姥姥那会儿是村里唯一的大夫,不少人上门看诊,嘴碎的都会说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
  
  这么多年下来,以沫坐在屋里听也听了不少。
  
  那种前面两胎生了女儿,被婆婆虐待的事情,更是没有少听。
  
  “是吗?那都有些什么啊,说来听听呗!”乐儿十分感兴趣的追问。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睡觉,明天再说吧!”
  
  一个村里的龌龊事,若真说起来,一时半会根本说不清楚。
  
  男人偷腥,寡妇偷人,就是这种事情,以沫也听说过。
  
  虽说每次姥姥防着她,不让别人说这些,但是杏花村那种地方,哪里是藏得住事情的。
  
  她每次坐在屋里,都能听到路边打骂吵闹的声音。
  
  “好吧!你明天记得跟我说啊!”乐儿也是困极了,打了一个呵欠提醒以沫。
  
  以沫胡乱的应了声,也撑不住疲惫的双眼,静静的入眠。
  
  次日,两人还没有起身。
  
  将军府和程府的一些近亲就都上门了。
  
  但多数也就是得了红鸡蛋过来看一眼,并不会打扰到阮氏和新生儿。
  
  以沫和乐儿起身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两个丫头一个比一个睡得久,还是丫鬟看颜宁珞等太久了,才叫醒乐儿的。
  
  梳洗后,乐儿懒洋洋的走了出去。
  
  看到颜宁珞便问:“表姐,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颜宁珞失笑的说:“还早呢!太阳都晒屁股了。”
  
  乐儿望了眼窗口,斜着眼睛说:“表姐就别骗我了,现在这太阳能出来晒屁股倒是件舒服事。”
  
  “就你嘴贫!”颜宁珞朝着乐儿无奈的一笑。
  
  乐儿又打了一个呵欠,上前问:“表姐是来看大嫂和小侄子的吗?”
  
  颜宁珞喜上眉梢的说:“是啊!一早得了信,听说大嫂寅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所以忙赶了过来。”
  
  “大嫂刚刚生产完,我也不好意思在她屋里多待,看了看大嫂和小侄子就到了你这里来了,哪里晓得等了你半晌,你都不起身。”
  
  乐儿无奈的说:“没办法啊!昨天我们一直等到大嫂生完呢!我现在还有种不够睡的感觉。”
  
  颜宁珞劝说:“别睡了,再睡的话,你晚上又该睡不着了,我都好久没来了,你也陪我说说话吧!”
  
  乐儿一边吩咐丫鬟端饭菜上来,一边问:“表姐想说些什么?”
  
  “随便什么啊!比如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啊?怎么不见你去找我玩?你细想一下,我们有多久没见了?”颜宁珞最后一句,带了几分埋怨。
  
  自小这个表妹就粘她,她们这是第一次好几个月不见面。
  
  而且见面后,表妹也没有一点亲近的表示,这让她有些失落。
  
  乐儿傻笑几声,直白的说:“忘了。”
  
  颜宁珞嗔怪的说:“你可真是没良心。”
  
  乐儿解释说:“最近我都和以沫一起玩,感觉每天事情都挺多的,上午练武,下午练字,也就没时间去找你了,偶尔得了空,还要去看外祖母。”
  
  颜宁珞脸上笑容微僵,似真似假的说:“你以前不是很讨厌她吗?怎么?现在喜欢她到连我这个表姐也不要了吗?”
  
  乐儿说:“没有啊!以前不是不熟吗?所以才不喜欢她,其实熟了后,感觉挺好相处的,能玩能闹,而且又比我会哄人,你没发现我最近几个月没有被娘罚过了吗?”
  
  “是啊!这是好事!我听说她很能干,还治好了外祖母的眼睛,外祖母都对她赞不绝口呢!”颜宁珞笑容微淡的问道。
  
  乐儿坦率的说:“是啊!若不是以沫的话,外祖母的眼睛以后肯定会瞎。她过年时和外祖母他们说,几位表哥和舅舅还不怎么相信她呢!后来还特意请了御医来。不过以沫也不计较这些,说外祖母是我和哥哥的亲人,所以也是她的亲人,她会好好照顾的。”
  
  说到后面,乐儿忍不住得意起来。
  
  毕竟程老夫人能得到以沫的悉心照顾,这中间有她的面子在。
  
  对她这种年纪的小姑娘而言,有些自我膨胀也是很正常的。
  
  颜宁珞若有所思的说:“她真的很会说话。”
  
  “对啊,以沫嘴很乖的!”乐儿没什么城府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丫鬟端了饭菜上来,她冲着屋里叫了一声,“以沫,你到底起来了没啊!再不出来吃饭,饭菜又凉了啦!”
  
  “好了,来了!”以沫不急不忙的答了一句。
  
  屋里面的以沫不想面对颜宁珞,才故意拖拖拉拉晚一点起身出来,但两人说的话,她隐约也能听得清楚,见颜宁珞一时不打算走,而她也饿了,便只好步出内室。
  
  颜宁珞看到以沫也不惊讶,毕竟她早先就听丫鬟说了。
  
  昨晚乐儿和以沫一起睡的。
  
  她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而已,曾经很缠她的表妹,如今缠另一个人去了。
  
  曾经因为这另一个人,把她给忘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以沫看颜宁珞望着自己,便主动问:“颜小姐还没有用午膳吧?一起吧!”
  
  “嗯,我正好也饿了!”颜宁珞也没有客套。
  
  丫鬟也适时多备了一份碗筷拿上来。
  
  三人入座。
  
  乐儿习惯性的夹了一筷子以沫喜欢吃的菜放到她的碗里,并调侃的说:“南珍可真是偏心,晓得你喜欢吃这道菜,特意吩咐厨房做的。”
  
  以沫笑弯了眼,故意哄乐儿说:“没有你的吩咐,南珍哪里敢啊!”
  
  以沫在某些方面,其实算是一个比较独立的人。
  
  毕竟她和姥姥相依为命的长大,有些事情,只能独立。
  
  但是和乐儿相处久了,她发现乐儿没有心机对朋友好就算了,她还喜欢照顾人。
  
  有什么事情,她就喜欢冲到最前面。
  
  因此,以沫有时候会故意让乐儿帮她做些什么。
  
  每次达到目标后,乐儿都会喜滋滋的,一副得意的样子。
  
  乐儿也不否认,而是说:“你知道就好,所以下次你记得多做几道拿手好菜给我吃。”
  
  “行啊!你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给你吃啊!”以沫人爽快的应下。
  
  反正她也很久没有下厨了,每次乐儿做吃的,其实都是以离修的口味为主,只是这种小事,她都没有告诉乐儿罢了。
  
  “讷,这可是你说的!”乐儿一喜,一副张口就要点菜的样子。
  
  以沫无所谓的说:“都行啊!想吃什么,你告诉书白,然后让她去准备食材,晚点我们自己去厨房里做。”
  
  “好!”乐儿一口应下。
  
  倒也没有忘了现在正在吃饭,没有性急的立即跑去说。
  
  以沫接着又说:“我们还说今天去宫里看永平呢!大嫂才生了孩子,我俩就跑出去,好像不太好吧!”
  
  “当然不好啦!虽然小侄子有点丑,但我还是打算吃完饭就去看他,这可是我第一次当姑姑。”乐儿扒了两口饭,一脸兴奋的说着。
  
  以沫失笑的说:“你也晓得你是姑姑啊!你给小侄子准备的礼物到底做好了吗?”
  
  乐儿不爽的说:“女红我是真的不会啊!就说了把你做的衣服分我一套就是,你怎么这么小气啊!一定要一个人送两套。”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添丁是喜事,肯定要成双成对的送啊!”
  
  乐儿小脸一扭,指责的说:“你就是没义气。”
  
  “是啊!既然我这么没义气的话,那我还是不要分你两套了,免得做了还被人说没义气。”以沫故意转过身子如此说道。
  
  乐儿脸上一喜,惊讶的问:“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一共做了四套?”
  
  以沫没好脸的问:“不然呢!”
  
  乐儿大喜,却不忘埋怨的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以沫鄙视的说:“告诉你做什么啊!我以为我不说,你就会有所行动啊!结果完全就是我想太多了。”
  
  乐儿一阵傻乐的说:“也没有啦!我其实也有想着做套衣服,但是奈何做出的东西实在拿不出手,便想着打金项链给小侄子。”
  
  “你就找借口吧!”以沫不信任的回了句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