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3、喜获麟儿

113、喜获麟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旭失魂落魄的回了将军府,以沫和乐儿也就明白了意思,当即对视一眼,都觉得无能为力。
  
  毕竟这事换成了她们,她们也不可能听离旭一句话,就闹着将婚事拖延。
  
  因为这样不单会毁了自己的名声,还会拖累到家里。
  
  “小哥,你别难过,反正你该说的都说了,要不要信,是她自己的事情,而且不管她信不信,总会留一个心眼,总比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要强上许多。”乐儿安抚着离旭。
  
  他就像没有听见似的,直直的望着以沫,说:“你帮我一个忙。”
  
  以沫愣着反手指着自己问:“我吗?什么忙?”
  
  “你把这事再和容雅说一次,让她重视一点!”离旭目光灼灼的看着以沫。
  
  以沫略有尴尬,她其实并不确定这件事情的可信度,但想到稍晚一些能问离修,也就没有在这时候打击离旭。
  
  她说道:“放心吧!我肯定会实话实说。若真有这种事情,我也不希望容雅被人欺骗。”
  
  “嗯!”离旭应了声,便走了出去。
  
  乐儿望着他的背影,嘀咕:“怎么小哥在遇到容雅后,就变得神神叨叨了。”
  
  以沫翻了下白眼,鄙视的说:“你就羡慕吧!我告诉你,你这辈子若能遇见一个肯为了你,变得神神叨叨的男人,你就圆满了。”
  
  乐儿挑眉不解的看着以沫。
  
  以沫解释说:“男人比女人理性多了,只有情到浓时,不可自拔,才会如此。”
  
  “噢……”乐儿恍然,说:“意思就是说小哥很喜欢容雅呗。<>”
  
  以沫看了眼乐儿,觉得这话也不错,忽然又想起离修当初说的话,微微蹙眉想着,一个女人的一生,能够遇见一个真心相待的男人不容易。
  
  现在想来,容雅嫁给离旭不见得不会幸福。
  
  就像让乐儿骄傲的门风,这是其他府邸怎么也比不上的。
  
  晚膳时,离修回府。
  
  以沫立即把离旭一天做的事情简单汇报了下,然后便急忙的追问:“离旭说的是真的吗?康王世子真的如此不堪,一边和其他姑娘牵扯不清,一边向临阳侯府下聘?”
  
  离修坦率说:“离旭说的话应该不假,那天我和离旭亲眼看到康王世子将钱姓姑娘抱上了马车,至于后续,他们是不是见了四面,又亲密到哪一步,离旭比我清楚,毕竟我对容雅的未婚夫是什么样的人,并没有兴趣。”
  
  以沫微微嘟嘴,不满的说:“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早点说出来,说不定容雅就不会和康王世子定亲了,也就不用面对往后的事情了。”
  
  离修拍拍以沫的脑袋问:“早点说出来又怎么样,在我们这样的家族里,男子十三四岁便会开荤,房里早早就收了人,有些小姐嫁过去,浑的家族里,连庶长子都出来了,这又能怎么样,对两府而言,他们是两府结亲,大面上不难看就行了。”
  
  提早告诉容雅,也不过是通过侯夫人告诉康王妃这事罢了。
  
  到时候康王妃插手,康王世子和钱姓姑娘就会断了关系。
  
  最终的结果还是容雅嫁去康王府。
  
  这件事情,也不过是一件有点堵心的小事罢了。
  
  像康王世子和钱姓姑娘的事情,他们就不该插手,就应该让他们自由发展下去,直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再才闹开。<>
  
  临阳侯府和康王府的婚事才会作罢。
  
  眼下离修觉得离旭把这事告诉了容雅,都太早了一些。
  
  毕竟才十几天,感情能有多深。
  
  康王世子不是傻的,在临阳侯府的侯小姐和一个小官吏的女儿间,他自然会选择前者。
  
  只是这种选择,最终会在康王世子心中埋下不满。
  
  容雅最终仍嫁过去的话,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听了容修的分析,以沫不满的抱怨,“太不公平了,为什么男子就能三妻四妾,女子就只有被辜负的命运。”
  
  离修失笑的说:“并不是所有的男子都如此,像你爹和我爹,都是专一深情的人。”
  
  以沫嘟着嘴反驳,“但大多数男人都是薄幸的人。”
  
  离修捏捏以沫的小脸,问:“大多数男人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顾好自己,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幸福,不就行了吗?”
  
  “也是啦!”以沫拍开离修的手。
  
  两人又说了会话,离修把心中对容雅的想法也说了说。
  
  以沫表情怪异的说:“我怎么觉得你在为了离旭,故意算计容雅啊?”
  
  离修一本正经的说:“你想太多了,比起康王世子,离旭更适合容雅,不是吗?毕竟以康王世子对钱姓姑娘的亲近,就能够看出,他喜欢的姑娘是钱姓姑娘那种,而不是容雅这样的大家闺秀。”
  
  “而且女人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若是没有睁大眼挑一个好人,以后的几十年会过得极其辛苦,难道你愿意看到容雅这样干净的一个姑娘,被迫在后院里和其他女人勾心斗角,只为了抢得男人偶然间的一个回眸吗?”
  
  离修几句话就替以沫洗了脑,她若有所思的说:“你讲得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离修笑说:“不是有点道理,是这就是事实。”
  
  “好吧!你都对,反正我说什么都说不过你的啦!”以沫嘟着嘴,有些愤愤不平的样子。
  
  次日上午,以沫收到容雅的邀请,下午的时候,便带着强行要随行的乐儿一起到了临阳侯府。
  
  容雅看到乐儿也来了,往往愣了下,却也是笑脸将人请到了闺房。
  
  “你还好吗?”以沫有点担忧的看着容雅。
  
  她面色不好,眼下有青影,想来是因为离旭的话而影响了睡眠。
  
  容雅坦率的说:“不好!”
  
  以沫和乐儿一阵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容雅问道:“昨天离三爷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吗?”
  
  以沫和乐儿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们也知道那样很失礼,很对不起你,但是就像离旭说的,你有知道的权利,不能稀里糊涂的嫁过去,委屈了自己。”
  
  容雅脸色不好的问:“所以说,他说的都是真的?”
  
  乐儿诧异的说:“难道这事你还没有告诉你的父兄,让他们去查明真实情况吗?”
  
  容雅脸有难色的说:“尚未,不过当时我就已经告诉了我娘,她说她会去查清楚的。”
  
  乐儿着急的说:“这种事情,你肯定要告诉你爹或者你哥啊!他们查起来才更快一些,后宅女人查前堂的事情,总不如男子动作迅速。”
  
  像他们将军府,离元帅这么尊重程氏的情况下。
  
  许多权利程氏也能支配,但真要查人底细什么,离元帅的动作绝对比程氏快上数倍。
  
  他们将军府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其他的府邸。
  
  容雅一难凝重的说:“我不清楚,娘应该会跟爹说吧?”
  
  乐儿催促说:“这种事情,越早查清越好啦!”
  
  以沫倒不这样认为,她昨天听了离修的分析,觉得他说得也很有道理。
  
  便说:“其实晚一点也挺好的!就像我哥哥说的一样,现在发现了,也不过是借着你娘的口告诉康王妃,康王妃再来一个棒打鸳鸯,你到时候还是要嫁到康王府。”
  
  “可是康王世子却会因为这件事情迁怒于你,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最重要的是康王世子不管本就是这样的人,还是对钱姓那种姑娘没有抵抗能力,都说明康王世子并不喜欢你这种。”
  
  “夫妻恩情,有恩有情,才会长久!你们这种即不可能有恩,又不能发生情,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他若是一个混蛋,你连主母的位置都不见得能守住。”
  
  容雅脸色发白的猛然抬眼,震惊的问:“会这样吗?”
  
  乐儿问:“为什么不会啊!以沫不是京都的姑娘,她不懂还说得过去,但是你自小在这里长大,虽然大多数的男子都尊敬嫡妻,但是宠妻灭妾,最终一家走向衰败的也不是没有好吗?”
  
  容雅怔了怔。
  
  她也听娘提起过几回。
  
  每次说起,都是说那男主人是一个拧不清的,女主人又是一个立不住的,再加上一个狐媚会哄人的小妾,一个家里乱成一锅粥。
  
  “那我应该怎么办?”容雅六神无主的看着以沫。
  
  以沫说:“你就把我刚才的话告诉你娘,然后让她先别插手这件事情,看康王世子是怎么处理的,若是他能经过得诱惑,你也能安心出嫁。若是不能,难道你管得了这一次,管得了以后无数次吗?最重要的是你也不想,还没有出嫁就和未来的夫君结仇吧?”
  
  容雅咬咬唇,无声的摇摇首。
  
  以沫问:“你们定了日子吗?”
  
  容雅低落的说:“五月初八说是一个好日子。”
  
  以沫侧目说:“还有三个月,相信这三个月也足够你们看清康王世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容雅惴惴不安的低垂了眼,她如所有的姑娘家一样,碰上这事,都显得手足无措。
  
  姑娘出嫁,要去到完全陌生的家族,本来就够让人心慌意乱了,结果在没成亲前,还听到这么一个噩耗。
  
  这事换成谁,谁都接受不了。
  
  乐儿有点担心的扯了扯以沫的袖子,小声说:“若是康王世子经过了考验,那小哥不就没戏了吗?”
  
  以沫狠狠剜了乐儿一眼,见容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注意到乐儿的小动作,这才轻轻的回了一句。
  
  “现在就把持不住想着天天去见那个姑娘,时间久了,只会更加过分。而且退一步说,若康王世子真的能经得住诱惑,我觉得容雅嫁给他也挺好的。”
  
  乐儿翻着白眼不满的说:“你昨天才告诉我,容雅当我小嫂子的好处,你今天就变卦,我感觉你就是一个墙头草!”
  
  “什么啊!”以沫低斥一声。
  
  她才不是墙头草。
  
  她除了是将军府的人,还是容雅的朋友。
  
  若是康王世子人好,值得托付终身,以沫站在朋友的立场上面,自然希望容雅有一门好亲事啊!
  
  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左右的,说来说去,也看康王世子怎么做。
  
  就在这时候,侯夫人来了。
  
  不如往日的和善。
  
  她沉着一张脸,开门见山的对乐儿说:“告诉你小哥,若是他再敢不走正门来我们临阳侯府,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打断他的腿。”
  
  乐儿有些不高兴的说:“昨天我小哥来,也是为了容雅好啊!”
  
  侯夫人反问:“是吗?意思是为了好的话,哪个男人都能爬你的墙?”
  
  乐儿瘪瘪嘴说:“我又不是这意思。”
  
  以沫维护说:“这跟乐儿也没有关系,而且侯夫人应该也清楚,离旭没有恶意,他什么心思,相信以侯夫人的聪慧早就看出来,万不可能做出伤害容雅的事情。”
  
  容雅面色一红,想到昨天侯夫人说的话,诧异的看向以沫。
  
  原来这事,以沫也清楚。
  
  她不免窘迫的扭着手帕,难道就她一个人后知后觉吗?
  
  可是喜欢一个人,不是想她好吗?
  
  哪里有离旭这样的,尽做欺负她的事情。
  
  她一直以为离旭特别特别讨厌她。
  
  侯夫人看向以沫说:“就冲着离旭以前做的事情,我也不会放心让雅儿跟他,就算康王世子不是一个东西,也没有离旭什么事。”
  
  乐儿瞪着大眼反驳,“侯夫人怎么能这样说,你都不知道我小哥为了容雅多努力,现在天天不是围着容雅的事情打转,就是抱着书在看,努力的想做一个配得上容雅的人,怎么就不值得容雅嫁了?”
  
  “侯夫人自己也是姑娘家过来的,难道女子这一生,有什么比得上一个有情郎吗?容雅嫁得再好,不得夫婿的喜欢,她会喜欢吗?”
  
  “而且我们将军府多好啊!门风清净,就没有什么小妾婢女这一说,哪一个女子不想嫁到我们将军府来啊!”
  
  说到最后一点,侯夫人也不得不承认说:“这一点,其他府上的确比不上。”
  
  “但是武将鲁莽不说,我也不想容雅去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侯夫人如此说道。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出来。
  
  先前容雅和离旭的事情,她私下就和侯爷嘀咕过。
  
  除了那会看不上离旭这个人,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皇上对将军府的态度。
  
  虽然目前没有表现出什么。
  
  但是身处上位,怎么可能会喜欢把一个朝廷所有的兵权,交到离府的手里,动将军府也是早晚的事情。
  
  “你们现在扯这些做什么?”容雅脸色红艳,窘迫的打断了侯夫人和乐儿的对话。
  
  乐儿被侯夫人嫌弃的语句气得不轻,口没遮拦的说:“你还看不上我们将军府,若是容雅真和康王世子退婚了,你还想她能嫁去哪里,嫁到天家吗?她就是嫁来我们将军府也是高攀了,多的是姑娘想嫁到将军府来的。”
  
  侯夫人沉颜不悦的说:“我姑娘的婚事,不劳你们将军府操心!而且想嫁到你们家的姑娘,看上的也是你二哥离小将军,可不是整天尽干些偷鸡摸狗的离旭。”
  
  “你太过分了,竟然这样说我小哥!”乐儿桌子一拍,怒颜站了起来。
  
  以沫跟着起身,淡然说:“侯夫人,虽然哥哥少年扬名,但是离旭也有离旭的好,至少我哥哥不可能拿出真心待容雅。有些事情,你们自己考虑,该说的我们也说过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我们将军府的三爷,也不是无人问津之辈。”
  
  容雅见以沫都动怒了,忙央求的叫了一声,“以沫……”
  
  以沫浅笑的说:“没事,只是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们该说的事情,也都谈得差不多了,至于你要不要按我们的想法去做,你们自己决定。”
  
  容雅抿抿嘴说:“好吧!下次有空,我请你喝茶。”
  
  “好!”以沫浅浅一笑,冲着侯夫人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侯夫人对着以沫倒没有恶言相向,吩咐了丫鬟把两人送出了府。
  
  一上将军府的马车,乐儿就一副不受控制的样子,张口狂骂,什么话难听捡什么说。
  
  “她容雅有什么了不起,都是被我小哥看了全相的,若不是我小哥大度,她这一生根本就嫁不出去,只能一抹白绫挂脖子了。”
  
  以沫脸色一沉,喝斥:“离乐儿,你找死吗?这话也能说。”
  
  乐儿吓得一缩,没好脸的嘀咕,“我也就跟你说说而已啊!刚才被侯夫人气得不轻,我也没有说出这话啊!”
  
  以沫缓了脸色,叮嘱:“你明白就好,再说,和侯夫人闹不愉快,你自己的态度也很有问题,怪不得人家那样说话。”
  
  “我哪有问题啊!”乐儿撇撇唇,一副不愿意听的样子。
  
  以沫说:“你自己想想,你若是侯夫人,你的女儿或者你自己,被人看光了,你是不是恨都恨死这个人了,怎么还会去注意她的优点。就像你喜欢的东西被人砸了,你也只看得到他的恶,不是吗?”
  
  乐儿想了下,不满的说:“行了行了,你口才好,我说不过你,行了吧!”
  
  以沫笑意没有憋住,咯咯笑了两声,才说:“你这话,我昨天才和哥哥说了,每次和哥哥说事,我都说不过他,几句话就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