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2、容雅定亲

112、容雅定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没有想去临阳侯府。”离旭大声咆哮。
  
  以沫蹙眉说:“你现在去也没有什么用啊!”
  
  离旭不满的大叫:“你们懂什么,康王世子现在和一个姓钱的姑娘牵扯不清,而临阳侯府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情况,容雅嫁给康王世子,不会幸福的。”
  
  以沫一惊,担忧的问:“你说真的吗?”
  
  离旭愤慨的说:“我骗你们做什么,这事你要不信,可以去问二哥,那天我和二哥亲眼看到康王世子救了一个姑娘,后来康王世子和这位姑娘在短短的十多天里,就约见了四次,若说两人没有一点端倪,谁会信啊?”
  
  乐儿咂舌的说:“十多天见四次,这频率也太高了吧?”
  
  离旭瞪着大眼冲着乐儿和以沫质问:“所以你们觉得容雅嫁给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男人,她会幸福吗?这十多天里,康王世子可是没有见过容雅一次。”
  
  乐儿和以沫两人对视。
  
  乐儿问:“怎么办?”
  
  以沫抿抿嘴,说:“康王世子和钱姓姑娘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并不清楚。现在闹上门去,临阳侯府不一定会见我们,而且闹大了,丢脸的是临阳侯府,他们不单不会感谢我们,还会恨上我们。”
  
  离旭不敢置信的责问:“亏得容雅还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这么自私。你明知道她所托非人,你也不想着告诉她,任由她弥足深陷,你不知道女人只能嫁一次吗?她若是嫁错了人,这一辈子就毁了。”
  
  乐儿不悦的冲着离旭推了一下,说:“你着急是你的事情,你骂以沫做什么,你没看她也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吗?”
  
  离旭冷哼一声,偏向一边。
  
  乐儿走到以沫的身边说:“你别理小哥,他就是着急了。”
  
  以沫点点头,满是纠结的样子。
  
  若康王世子真像离旭说的这么不堪的话,容雅嫁了过去,苦日子是可以预想的。
  
  可若只是离旭误会了,康王世子和钱姓姑娘见面,并没有什么不堪的事情。
  
  离旭这样去闹,不免会落人口实。
  
  到时候吃这苦果的人还是容雅。
  
  她就怕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很是踌躇=;=;();;;;_;快穿之宿主不听话。
  
  “定亲了也能退亲,不是吗?”以沫突然想到她在国公府听到的事情,娘就不打算让她嫁给六皇子,意思是说,她肯定会退亲,既然她可以,容雅也行。
  
  乐儿尴尬的说:“是这样说没错啦!只是被退亲的女子,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而且一般世族里的公子,没有谁会愿意娶一个被退了亲的姑娘。”
  
  以沫挑了挑眉,目光看向离旭。
  
  离旭此时全身紧绷,目光望向门口的方向,并没有注意到以沫和乐儿打量的目光。
  
  乐儿眼神一亮,又有点不爽的说:“让小哥娶一个退了亲的姑娘啊!”
  
  以沫狠敲了乐儿的额,轻骂:“你在可惜什么,这错又不怪容雅,我们都是姑娘家,我们都不体谅她的难处,谁还会体谅她。”
  
  “倒也是咯!和容雅相处过几次,她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难相处,甚至给人一种逆来顺受,很好欺负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小哥好像挺喜欢她的。”乐儿本是一个听劝的人,再加上这话是以沫说出口的,瞬间话锋就变了。
  
  “所以咯!你不是一直想要好嫂子吗?这一个就挺好的啊!以后你干坏事,又有一个帮你说话的人。”以沫这话一说,乐儿的眼神就亮了。
  
  “好像真的可行!”
  
  以沫见说服了乐儿,再把心中的所想在她耳边嘀咕了一番,让她去和离旭说。
  
  毕竟离旭和她有点不对盘,她说的话,离旭不见得能听进去,但是话由乐儿的口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小哥,我觉得这事你先不要插手,你若真的不放心的话,就私下去查清康王世子和钱姓姑娘的关系,若是他们两人间真的有什么龌龊的话,你再告诉容雅,看她自己怎么决定。”乐儿照着以沫的意思说了出来。
  
  离旭不满的说:“等到了那个时候还有什么用。”
  
  乐儿瞪眼说:“怎么就没有用了啊!他们今天才定婚呢!又不是大婚。”
  
  离旭烦躁的说:“对一个女人而言,定婚和大婚有什么差别。”
  
  乐儿理直气壮的说:“这中间的差别大多了,至少定婚了女方还能要求退婚,但是大婚了,女方总不能要求休夫吧!”
  
  离旭蹙眉,仍旧接受不了的样子。
  
  乐儿劝说:“你也别想什么,这对容雅的名声有伤害了,反正你不在乎就行了啊!你管别人怎么看做什么啊!”
  
  离旭嘴唇动了动,这次倒没有再急着分辨他并不喜欢容雅的事情。
  
  乐儿贼笑的说:“而且你想啊!你现在上门去说,没证没据,被人打一顿,还不一定能破坏这次定亲,但是等过些日子,你找到证据后,结果就不一样了,不单临阳侯府会谢你,容雅也会感激你,你到时候再想让容雅对你改观,不是容易很多。”
  
  离旭有些松动,但却仍然犹豫的说:“你们想得倒是挺好的!但康王府和临阳侯府,怎么丢得起这样的人,到时候容雅被迫嫁去康王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会!”以沫插话说:“临阳侯府就这么一个嫡小姐,如珠如宝的养大,绝对不会是为了送去别的王府被人糟蹋的,更何况到时候你若多表现出一些诚意,你怎么就知道临阳侯府看不上你?”
  
  “我觉得一个男人,不管有没有能力,至少他得有这种动力,为了心爱的女人去奋斗去拼搏的动力,努力后若还是做不到,对双方都有一个交待,不是吗?”
  
  “那种没有试过没有努力过就放弃的男人,本来就不值得拥有好女人=;=;();;;;_;我是特种兵之间谍女王。”
  
  离旭淡淡看了一眼以沫,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
  
  不满的小声嘀咕,“我一直有努力。”
  
  乐儿拍着离旭的手臂说:“我们懂,我们懂,爹娘都说你突然懂事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你最近都不和我一起胡闹了,也没有见你出府闯祸了,说实话,你这样我还挺不习惯的。”
  
  “去去去!”离旭哭笑不得的推开乐儿。
  
  他沉思了会,说:“我不会去临阳侯府闹,但是这事,我要提前告诉容雅,让她自己去决定是不是要定亲。”
  
  以沫想了下,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她其实也希望在第一时间把这事告诉容雅。
  
  就没有阻止,只是劝说:“你自己说的,你要做到啊!偷偷告诉了容雅就马上回来,否则的话,你闯的祸,吃苦果的人就是容雅,你总不希望容雅因为你的事情,被人指指点点吧?”
  
  离旭嗯了一声,见以沫和乐儿不再阻止,马上就出了将军府,直奔临阳侯府。
  
  由于今日是康王府来下聘礼的好日子,临阳侯府大多数人都去了前面帮忙,容雅的院子倒容易潜入了一些。
  
  离旭进去的时候,容雅正在和丫鬟说话。
  
  “小姐,丫鬟们都说未来姑爷一表人才,都说小姐好福气呢!还有不少丫鬟向奴婢打听,能不能跟着小姐一起去王府呢!一看就是被王府大手笔的聘礼迷花眼了的。”
  
  容雅羞涩的娇嗔:“就你喜欢胡说。”
  
  依巧笑呵呵的说:“这可不是奴婢说的,大伙都是这样说的。”
  
  离旭突兀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别叫,我只说几句话就走。”
  
  主仆两人被吓得花容失色,回过神后,依巧压低了声音说:“我们才不会叫,你别想再败坏我们小姐的名声,你赶紧走。”
  
  离旭目光灼灼的看向脸色惨白的容雅,说:“我就说一件事情,我说完就走了,绝对不会多打扰。”
  
  容雅深吸口气,故作镇定的说:“你说吧!”
  
  离旭神色复杂的看着容雅说:“康王世子不是你的良人,你和他的亲事,你要考虑清楚一些!元宵节那晚,他送你回来后,在回王府的路上救了一位钱姓姑娘,这十多天,他们私下已经见过四次了,而且每次都是有说有笑样子,甚至一起去城郊游玩过。”
  
  依巧脸色一变,紧张的看向容雅,低呼一声,“小姐。”
  
  容雅面不改色的问:“你说完了吗?”
  
  离旭目露尴尬的问:“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容雅反问:“我为什么要为了你的话去怀疑我的未婚夫?”
  
  离旭震惊的说:“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我不会害你的,你相信我啊!”
  
  容雅憋着满腔的委屈说:“你不会害我?若不是你的原因,我至于这么匆忙的定亲吗?我就算有什么事,也跟你没有关系,我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就算是我求你了,行吗?”
  
  离旭一脸阴沉,咬牙说:“我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_;[猎人+剑三]藏剑有只叽!”容雅倔强的偏开脸。
  
  离旭愤慨的说:“你这人怎么喜欢咬着别人的错处不松口啊!我上次闯进来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听人说你病了,我想来看看你,我根本就不知道会看到那些、那些……”
  
  容雅一脸羞红的瞪着离旭,娇斥:“滚啊!你给我滚出去啊!”
  
  院子里听到声响的丫鬟,忙跑了过去问:“小姐,出了什么事吗?”
  
  依巧吓得脸色一白,忙机智的说:“小姐,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你别恼奴婢。”
  
  门口的丫鬟一听,忙退到了一边。
  
  依巧是这屋里的大丫鬟,若是她让小姐不悦了,她都哄不好的话,更何况她们这些不如依巧的丫鬟。
  
  容雅也被突然上前的丫鬟吓到了,这会也不敢大声说话,只是看着离旭的目光十分的羞愤,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离旭吓得脸色发白,紧张的说:“你别哭啊!我这会就走,但我说的事情是真的,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以沫,她也知道这事,她也同意我在你定亲前来把这事告诉。”
  
  容雅微愣,却仍旧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
  
  离旭看得出来容雅很厌恶他,怕再待下去,容雅会奔溃的大哭,忙悄身离开了临阳侯府。
  
  他人一走,容雅就跌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依巧红着眼眶,无措的问:“小姐,若是离三爷说的话是真的,那怎么办啊?”
  
  容雅用力的擦了两把眼泪,忙打起精神说:“你赶紧去前面把娘请来。”
  
  “嗯,奴婢这就去,小姐你先别哭,有夫人在,肯定会没事的!”依巧匆匆的安抚了一句,就跑到前院里去。
  
  结果一看,就让她傻眼了。
  
  当下急着直跺脚,让人报信请了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出来。
  
  大丫鬟笑吟吟的打趣,“小姐这是派你来打听情况的吗?”
  
  依巧急红了眼,带了哭腔说:“不是,小姐请夫人去一趟,让夫人千万先别答应亲事。”
  
  大丫鬟脸色一变,一脸严肃的问:“可是出了什么事,聘礼都抬到家里来了,怎么可能又不答应了,这亲事已经定了啊!”
  
  “完了完了。”依巧傻眼的叫了一声。
  
  完全听不到大丫鬟的询问,又急急忙忙的回来给容雅回了府。
  
  说罢,劝道:“小姐,你先别着急,奴婢觉得离三爷这话也不见得是真的,可能他就是见不得你好,故意使计来骗你。”
  
  容雅抿了抿嘴说:“别的事情可能有假,这事应该是真的!他说以沫也清楚这事,还让他来说清楚,可见若不是实情的话,以沫不会同意他这样做,毕竟我要嫁给康王世子的事情,以沫是十分赞同的,还一直觉得不能因为上次的事情就无奈的嫁给离三爷,觉得康王世子比离三爷强多了。”
  
  “那怎么办?”依巧带了哭腔的问话。
  
  事情发生了,容雅倒也不急了。
  
  缓了缓,无奈的说:“天下男人皆如此,就是爹也有几房美妾,娘不是照样过来了,我又有什么过不了。”
  
  依巧不满的说:“但姑爷在小姐还没有进门就这样,以后怎么可能会重视小姐,小姐……”
  
  容雅凄惨一笑,低垂眼,颗大的泪珠默默的垂下=;=;();;;;_;机械传说之魂印。
  
  依巧哭着鼻子,恨恨的说:“都怪离三爷,若不是他的话,夫人一定不会这么急的给小姐定亲。”
  
  容雅摇首,哽咽的说:“不全怪他,娘原先选择的几户人家中,本就有康王世子。”
  
  依巧抱着容雅单薄的肩,失声痛哭的样子比容雅还难过。
  
  等到侯夫人前院里的事情都办完了,送走了康王府的人,闻询再赶来的时候,就见主仆两人哭红肿了眼。、
  
  她当下极其心疼的上前搂住容雅,温声问:“我的好闺女,这是受了什么委屈,竟然哭成这样。”
  
  依巧吸了吸鼻子,说:“夫人,能让几位姐姐和嬷嬷先出去一下吗?奴婢有话要说。”
  
  侯夫人这世的看了一眼依巧,这小丫鬟有时候虽然不够稳重,但是对容雅却是百分百的忠心,而且也从来没有无的放矢到这一步,当下便朝着她带来的人使了下眼色。
  
  等到屋里就她们三人了,依巧立即跪了下来,说:“夫人,你要给小姐做主啊!”
  
  侯夫人心里一惊,难道她管着的这院子里,还有谁敢给容雅脸色看,当下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责问:“说清楚,出了什么事。”
  
  依巧哭哭啼啼的将离旭的话说了一遍,并说:“康王世子这是在打我们小姐的脸啊!和小姐在议亲的时候,竟然和其他姑娘牵扯不清楚,若是让别人晓得了这事,我们小姐以后还怎么做人。”
  
  侯夫人手下一重,容雅痛得一阵轻呼。
  
  她才猛的松手,深呼了一口气问:“此事当真?”
  
  依巧抬起泪眼说:“这事是离三爷说的,奴婢和小姐也不敢全然相信,所以才急忙请夫人来做主,若真是……真是这样的话,夫人可不能让小姐嫁过去啊!小姐的性子,夫人是清楚的,她不喜争抢,会被人欺负的。”
  
  侯夫人一张脸极其扭曲的皱在一起,心更像被刀子搅了似的。
  
  “他康王府欺人太甚了,若真是如此的话,我们临阳侯府和他康王府势不两立!”
  
  容雅担忧的看着侯夫人,侯夫人说:“别怕,有娘在,娘会查清楚,万不可能把你交给这种人。”
  
  容雅不想事情闹得太难看,劝说:“娘,这事不一定呢!是离三爷刚刚偷偷潜来说的,他的话,也不可尽信。”
  
  侯夫人拍拍容雅的手说:“别怕,离三爷再怎么也不会害你!他钟意你呢!可也怕他为了让你嫁不成人,故意无中生有。”
  
  “啊?”容雅吓得直接傻眼。
  
  侯夫人也不再隐瞒,直接说:“那小子娘看不上眼,不然以他对你的心思,倒不失一个好人选,为了你隔三差五像一个贼一样,在我们临阳侯府四处转,看他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娘也没有管他,这事就没有告诉你。”
  
  容雅吓得一副快脱臼了的样子,完全不敢相信,离三爷竟然喜欢她。
  
  “反正这事娘会打听清楚的,肯定不会让你浑浑噩噩嫁过去的,你就放宽心,不要胡思乱想,明白吗?”侯夫人拍着容雅的小手,就怕这女儿心思重。
  
  容雅茫茫然然的点着头,脑海里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离旭竟然会喜欢上她,他们不是死仇吗?()/;;_;/;;_;/;;_;/;;_;/;;_;/;;_;/;;_;/;;_;/;;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