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2、容雅定亲

112、容雅定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修一路到了临阳侯府,左右张望了一眼,便潜到了府邸里,一路直接找到了容雅的院子。
  
  想着容雅他们应该尚未回府,便大胆的直接进闺房,在闺房里发出一点动静,便立刻将离旭引了出来。
  
  离旭一脸惊悚的问:“二哥,你怎么在这里?”
  
  离修恨铁不成钢的说:“赶紧跟我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离旭神色复杂的吱唔着开口:“我……”
  
  离修拧起离旭,两人就出了临阳侯府。
  
  在临阳侯府旁边的一条街道里,离修沉声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离旭一脸茫然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突然想来看看她而已,到了临阳侯府才发现她不在家里。”
  
  离修说:“废话,她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离旭一脸惋惜的说:“原来是这样!”
  
  离修看离旭仍旧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忍不住的提点问:“你就没有想过你想见容雅的原因吗?”
  
  “原因?”离旭反问,大眼透着好奇。
  
  离修鄙视的说:“你脑袋里长草了啊!怎么不见你想去见其他的女人,你就不会多想一点吗?做什么事情都只凭着一份冲劲,就你这样,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完这话,离修自己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想到上世的事情。
  
  又瞬间心软下来说:“一个男人,日思夜想惦记着一个女人是为什么,难道你不懂吗?或者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容雅一身凤冠霞帔嫁给别的男人,仰面只对他一个人露出甜美的笑容,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你……我觉得很不舒服!”离旭单手按在胸口。<>
  
  离修觉得感情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参透,不想将事情点得太明朗化了。
  
  便说:“为什么不舒服,你要自己想不清楚,在没有想清楚前,你莽撞的去见了容小姐又如何,你打算说什么?”
  
  离旭怔了怔,低落的说:“……我就是想见她而已=;=;();;;;_;惑水。”
  
  离修明白自家老弟根本就没有开窍,不懂这种感情是喜欢,所以他不会应对,只是潜意识里的一直想见容雅,便一次又一次的犯傻。
  
  “讷,你不是要见她,她回来了!”正巧这时候,临阳侯府的马车回来了。
  
  同行的还有康王世子的马车。
  
  两辆马车在临阳侯府门前停下,容世子率先一步走入府内,有意给康王世子和容雅单独说话的时间。
  
  “他就是临阳侯府替容雅说的夫婿吗?”离旭出神的望着康王世子。
  
  离修说:“康王世子,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各方面都很出色的一个男子。”
  
  离旭抿着嘴,不满的说:“那又怎么样?他出色也不代表能给容雅幸福啊!你看他们现在站在一起,明显就无话可说的样子,大嫂说过,娶一个女人回来,其他的都可以将就,但夫妻俩人一定要有说不完的话,不然一生那么长,彼此没有话说,怎么过完这一生?”
  
  离修若有所思的想了下,才回答说:“大嫂是很有智慧的女人,她说得极对。”
  
  现在回想起来,大嫂也一直是这样和大哥相处的,难怪她愿意陪着大哥看兵书研究兵法,就是为了夫妻俩人间有话可谈,不至于同床异梦。<>
  
  临阳侯府门前,容雅等了下,不见康王世子说话,便率先说道:“我今晚玩得很开心,谢谢你。”
  
  “你觉得高兴就好!”康王世子笑着回了一句。
  
  两人瞬间又陷入僵局。
  
  康王世子轻咳了声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进去吧!”
  
  容雅脸上一阵燥红,心里十分窘迫。
  
  “我、我先进去了。”
  
  被康王世子这样催促一下,容雅觉得她像没羞没躁的姑娘家似的,康王世子不催促,她都舍不得离开一样。
  
  “嗯!”康王世子目送了容雅回府,这才扭身上了自家的马车。
  
  离旭见容雅进府了,下意识的又想翻墙,却被离修一下拉住。
  
  “你做什么?”
  
  离旭一脸窘迫的说:“我想去看看。”
  
  “看看,看什么看,看了你知道要跟她说什么吗?”离修冷冷的质问。
  
  今晚其实他有安排一场戏,原本是不打算让离旭这么早看到这些,但是眼下看离旭这副着魔了却不自知的样子,只得提前让他发现这当中的端倪。
  
  “走吧!我们回去!”离修拖着离旭往回走。
  
  而且一路特意跟着康王世子的马车。
  
  离旭虽然不服,但就像离修说的,他也不知道见了容雅要说什么,便没有反抗。<>
  
  只是让他不爽的事情,是他们为什么要一直跟着康王世子的马车。
  
  发现了这事,离旭也直接表现出了不快。
  
  离修瞥了一眼烦躁的离旭,没有解释。
  
  就在前后脚走了没多久的时候,康王世子的马车碰到了事情=;=;();;;;_;lvss西弗很忙。
  
  前面一帮流氓正准备调戏欺负一个小姑娘,康王世子路过遇见,顺手就将人救了下来。
  
  离修故意说:“康王世子倒是挺热心啊!”
  
  离旭龇牙咧嘴的说:“热心什么啊!你看人家小姑娘扑到他怀里的时候,他拒绝过了吗?一看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若是换了我的话,我肯定不会抱着这小姑娘,不然的话,容雅知道了该多难过啊!”
  
  离修挑挑眉,眼里闪过笑意,却说:“算了,这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先回去吧!”
  
  离旭恨恨的瞪着康王世子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他要是敢让容雅不高兴,我肯定打断他的腿。”
  
  “将心上人的幸福,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是最没有担当的男人。”离修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转身就朝着将军府的方向走去。
  
  离旭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了好一会儿,才猛的反应过来,冲上来追着离修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容雅是我的心上人吗?”
  
  离修淡然道:“我什么都没有说。”
  
  离旭不依不饶的说:“你说了,你的意思就是说容雅是我的心上人。”
  
  离修无奈的说:“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你不用对号入座。”
  
  离旭狐疑的看着离修,与此同时,心中也布满了问号。
  
  为什么离修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不是急着去反驳,而是急着让他再说一次,就好像为了一件他本就认同的事情,得到更确切的肯定答复似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将军府门前。
  
  离修说:“你若真不放心,何不去查查这姑娘被救的后续。”
  
  上一世,将康王世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就是这位姑娘。
  
  就是不知道这一世,他们两人提前相遇了,是不是仍旧会为了彼此深陷情海。
  
  离旭眼神复杂的看着离修的背影,心中有一个答案已经隐隐浮出水面,但又有种不愿意去面对的感觉,因此,显得朦朦胧胧。
  
  离修没见管离旭便直接回了熹微院,毕竟做了一个晚上的知心二哥,他已经尽心尽力了,接下来再该怎么做,就是离旭自己的事情。
  
  他原本是打算让康王世子和那位姑娘情到浓时,再让离旭发现这件事情,到时候离旭从中能察觉到自己内心的真实的想法,容雅也会因为这事感谢他,他往后再求娶容雅也会容易一些。
  
  熹微院里,以沫还没有休息,躺在床上伸长了脖子,等着离修。
  
  见他回来,立即自床上跳了起来。
  
  惹得离修眉宇大皱,不悦的说:“躺到被窝里去。”
  
  以沫俏皮的吐吐舌,乖乖的缩回被窝里,解释说:“人家这是看到你高兴嘛,一时忘了已经脱了衣服。”
  
  离修目带宠溺的说着极严肃的训斥话:“你也不小了,不能让哥哥时时看着你,身体是你自己的,若是一不小心受凉了,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我知道啦!”以沫一脸无辜的回答。
  
  离修知以沫不喜欢听说教的话,因此也不多说,只道:“我先去梳洗一下,有什么想问的,待会再说。”
  
  “好=;=;();;;;_;黑帝遮天,诱拐呆萌妻!”以沫喜滋滋的回答,催促着离修动作快一点。
  
  没过多时,离修就回来。
  
  以沫忙掀起被了一角,拍着床铺示意他赶紧上榻。
  
  离修笑得无奈的躺下,侧目说:“行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找到离旭了吗?他真的在临阳侯府吗?”以沫一双眼眸闪闪发亮,十分激动的样子。
  
  离修替她压了压被角,将人搂到怀里后,才说:“对,是在临阳侯府找到的。”
  
  以沫眉眼一挑,坏笑的问:“那你有没有告诉他,晚上容雅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说了。”离修轻描淡写的回答,已经想到以沫下一个问题是什么了,便努力回想离旭当时听到这话的神情。
  
  以沫追问:“那他听后说了什么,有没有很失落啊!”
  
  离修坦白说:“有,很惋惜的样子,但却没有说什么。”
  
  “呵呵……”以沫一声怪笑的说:“谁叫他这么傻啊!元宵节肯定都会出来逛夜市啊!他去临阳侯府,哪里遇得上容雅啊!”
  
  离修解释说:“这不一定的,大多数闺秀并不一定会在这天出来,毕竟街上人越多就越不安全,家里人也不会同意她们这时候上街。”
  
  以沫侧眸讨好的说:“所以哥哥最好了,带我们上街去玩。”
  
  离修搂了搂以沫问:“今晚是不是很扫兴?”
  
  以沫嘟了嘟嘴说:“还好啦!就是六皇子的事情有点烦人而已,一直逼问我是不是夏以沫。”
  
  离修伸手刮了下以沫的鼻子,说:“你现在知道烦了,当初是谁上赶着想去见六皇子的啊?”
  
  以沫一脸无辜的说:“我就是好奇六皇子长什么样子嘛!有机会能见,肯定想见一面啊!”
  
  离修嗯哼了一声,带了几分危险。
  
  以沫一阵讪笑,窝到离修的怀里说:“睡觉,睡觉!”
  
  闹了一个晚上,以沫也困了,在离修温暖的怀抱里,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起来,这个新年也算是过去了,大家都各司其职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面。
  
  以沫和乐儿也开始了练武和练字的日子。
  
  两人碰面,就互相通了昨晚的情报。
  
  乐儿听完,极其肯定的说:“小哥肯定是喜欢上了容雅,他傻不啦唧的还不肯承认,以为我们没有发现。”
  
  以沫肯定的说:“我也这样觉得,但是容雅肯定不会喜欢离旭吧?”
  
  乐儿不像离修,清楚上世的事情,十分果断的说:“那是肯定的啊!换成是我,我也不喜欢偷看自己沐浴的宵小,而不要风度翩翩的康王世子。”
  
  以沫觉得乐儿说得极其有道理,但是忍不住戏谑的说:“你可真是亲妹啊!一点都不帮你小哥。”
  
  乐儿扬扬下巴说:“我这是帮理不帮亲,不过咯,小哥真要追求容雅,我不觉得是完全没有机会的,至少我们家的家风好啊!好多小姑娘惦记我三个哥哥呢!”
  
  以沫挑眉问:“你三个哥哥?其实是你二哥吧=;=;();;;;_;萌宠!你大哥已经娶了媳妇,离旭又一副没有长大的样子,那些闺秀能惦记着的,也就哥哥一人了。”
  
  乐儿傻笑的问:“你别一副怨妇的口吻啊!二哥对你够好了,为了你,连我和表姐都不怎么理了呢!”
  
  以沫挑挑眉,乐儿才神神秘秘的说:“听说是二哥跟娘说了,让娘不要再邀请表姐来府上短住了,所以表姐才会好些日子没有来将军府了。”
  
  “噢……”以沫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不想承认内心深处在暗爽。
  
  乐儿斜着眼睛说:“不过这也没什么用,外祖母的意思是让二哥亲上加亲,不是娶程府姑娘就是娶表姐。”
  
  以沫脸色微变,不悦的问:“凭什么?”
  
  乐儿推了下以沫,问:“你反正这么大做什么,我都不在意了。其实不是每一个嫂子都像大嫂这样好相处啊!若二哥真是和表姐中的一人在一起,我们以后也没有姑嫂问题,我觉得也挺好的啊!”
  
  以沫不高兴的说:“才不要呢!哥哥才不会喜欢她们。”
  
  乐儿说:“这倒是,我也没有见二哥对哪一个表姐亲近一些。”
  
  以沫挑挑眉,得意的说:“就是说咯!若是不喜欢的话,强行凑在一起也不会喜欢。”
  
  乐儿附和,“话是这样说啦!但是很少有人成亲前见过对方的面啊!”
  
  以沫问:“那你书本上的那些才子佳人是怎么回事?”
  
  乐儿嘿嘿一笑,得意的说:“反正我将来要嫁一个自己看中了的人,才不要爹娘给我找的,娘说我静不下来,以后要给我找一个读书人,我才不要。”
  
  以沫取笑说:“你想多了吧!伯母肯定不会给你找读书人的,毕竟若是不小心被你打死了可怎么办。”
  
  “说得我多野蛮似的。”乐儿轻捶了以沫一下。
  
  两人说说笑笑间,以沫心里的担忧却没有降低。
  
  晚上等离修回来后,立即抓住他把这事说了。
  
  离修诧异的问:“外祖母有这个意思吗?我不清楚啊!”
  
  以沫吊着眼尾,不信任的说:“少来了,乐儿都知道的事情,你会不知道吗?”
  
  离修见混不过去,讨好的说:“你不成亲,我绝对不娶媳妇,你不同意,我绝对不让女人进门,可好?”
  
  以沫想了想说:“这还差不多。”
  
  离修故意诱哄问:“那我们同一天成亲,可好?你一身凤冠霞帔,我胸戴大红花。”
  
  以沫想了想未来的场景,喜滋滋的说:“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到时候一起成亲。”
  
  离修说:“嗯!你是新娘子,我是新郎倌。”
  
  以沫歪了下脸,觉得这话有点怪异,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也没有深思,只顾着高兴,还说:“那哥哥的喜袍,我帮你做。”
  
  “这是我的荣幸。”离修笑容满面的应下。
  
  以沫不懂,新郎的喜袍,除了新郎自家准备,也就新娘能够帮忙做了,她这时候主动揽去这活,离修心里都笑开了话,哪里会说不好。
  
  日子在平静中,到了二月初一。
  
  一早,离修就派了任何给乐儿以沫,让她们守好离旭,不许他出去胡闹=;=;();;;;_;[兄弟战争]游戏人间。
  
  事实上离旭的担忧也没有错。
  
  眼看日头越来越大,离旭越来越坐不住了。
  
  他一起身,乐儿就跟着站起来,一脸防备的问:“小哥,你干什么去?”
  
  离旭烦躁的说:“我去如厕可以吗?”
  
  乐儿也不在意离旭的态度,凉凉的说:“你少糊弄我了,你是想去临阳侯府吧?但你现在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只会被临阳侯府打断腿而已。”
  
  定亲日被人破坏是很不吉利的。
  
  这当中的利害关系,离修针对乐儿的性格,早就说得清清楚楚了。
  
  她怎么可能会任由她最喜欢的小哥犯傻,然后被人找到机会打断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