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1、小未婚妻

111、小未婚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望向离修,见他也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便也不多话,毕竟离旭的亲兄妹都一副由着他折腾的表情,她这么一个义亲,也不好多说什么。
  
  一起找到白凝霜的时候,她身边陪有几位少年,都是国公府的公子,以沫先前和他们并不见识。
  
  “这两位你们都认识,这位是以沫,是我的好姐妹,你们对她要像对我一样好,明白吗?”白凝霜冲着国公府的几位公子哥趾高气昂的交待=;=;();;;;_;城市猎人之不合格猎人。
  
  几位公子哥像是早就习惯了白凝霜如此说话,并没有一个人觉得反感或者不悦,只是有些好奇的问:“以沫?怎么和表妹的名字一样。”
  
  “人家就叫以沫了,你管得着吗?”白凝霜颇嚣张的挑高眉眼,看向问话的兄长。
  
  “怎么说我也是你二哥,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白二哥颇无奈的样子,单手扣了扣自己的鼻梁。
  
  白凝霜满不在乎的说:“谁叫你多嘴。”
  
  “行行行,我不问了,还不行吗?”白二哥一副怕了白凝霜的样子,看向以沫三人时,面带亲切的笑容。
  
  他们几兄弟也不蠢。
  
  那天虽然没有被叫到书房里,但是后来也听说了这事,再加上白凝霜现在的态度,他们若还猜不出什么,就不是用蠢字能形容得了了。
  
  再说,白凝霜的性子,他们这些自小一起长大的兄长哪里不清楚。
  
  除了喜欢在家里作威作福,在外面的时候,总表现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根本不喜欢与人亲近,不然也不会有人私下传国公府的大小姐是冰山美人。
  
  “行了,你们自己去找乐子吧!我和以沫一起去玩了,晚一点我会自己回府。<>”白凝霜挥挥手,示意几个哥哥能走了。
  
  白二哥担忧的说:“你还是说一个时辰和地点,我们再来接你吧!把你带出来不带回去,你是想让我们几个被剥皮吗?”
  
  白凝霜蹙眉说:“没关系啦!你们先回去,有什么事,我自己跟爹娘他们说。”
  
  白二哥呵呵冷笑一声,“少来!每次你闯祸,倒霉的都是我们。”
  
  看着白家兄妹俩唇枪舌战,乐儿震惊的扯扯以沫的袖子说:“看不出来啊!原来白小姐在家里也是一副土霸王的样子。”
  
  以沫憋着笑说:“是啊!在这一点上面,和你很像。”
  
  乐儿嗔了以沫一眼,才又说:“我虽然和她不熟,但每次见她,她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冷冷淡淡,对谁都不亲热,好像是很难相处的人。”
  
  “也许这只是她的保护色,毕竟这样能少去很多麻烦。”以沫想了下,猜测的说道。
  
  白凝霜出身国公府,身份不低,想要巴结奉承她的人不少,她这样拒人千里的样子,的确可以在无形中少很多的麻烦。
  
  乐儿撇撇嘴,没再答腔,又看向还在争论中的白家兄妹。
  
  她有点忍不住的说:“我们等会送白小姐回国公府不就行了吗?”
  
  白家兄妹同时扭脸看向说话的乐儿,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这个可能,但有默契的都没有提出来,是因为离修不像会是做这种事情的人。
  
  “对啊!有我们在,肯定不会让凝霜一个人回去的,会先送她到国公府门口,哥哥,你说对吗?”以沫抬脸,询问离修的意见。<>
  
  离修不甚在意的说:“你决定就好。”
  
  以沫眼眸弯弯的冲着白家兄妹笑说:“你看,哥哥也说会送凝霜回去了,白家哥哥就不要担心了。”
  
  白二哥一笑,说:“别叫什么白家哥哥了,你就和凝霜一样,叫我二哥吧=;=;();;;;_;总裁夜驯小娇妻!”
  
  “我是大哥。”
  
  “我是四哥。”
  
  “我是五哥。”
  
  白家四位哥哥很有默契的接话。
  
  白家一共有七位哥哥,除了眼前的四位哥哥,其他三人都是庶出,这次没有陪着白凝霜一起出来。
  
  “大哥和四哥和我一母同胞,二哥是二叔家的长子,五哥是三叔家的长子,我平时和二哥关系比较好。”白凝霜热情的向以沫介绍这四位哥哥的出身。
  
  除了白二哥,其他三位哥哥脸色都有些难看,同时向白凝霜发难,“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们平时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向着你二哥。”
  
  白凝霜斜着眼睛,看着另三人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下打我的小报告,还跟爹娘叔婶说,让他们好好管教我,不能任由我这样下去了。”
  
  白大哥笑得即尴尬又无奈的说:“你这都是哪里听来的,我们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二哥说的!”白凝霜毫不留情的把一脸贼笑的白二哥卖了。
  
  他脸上的笑容骤然大变,哭笑不得的冲着白凝霜说:“你真是卖得一手好队友。”
  
  白大哥阴恻恻的冲着白二哥一笑,才说:“离小将军,舍妹稍后就麻烦你们护送回府了,我们几兄弟还有点事,就先走一步了。<>”
  
  “嗯!”离修淡淡的应了一声。
  
  就见白大哥一下用力搂住了白二哥的脖子,四兄弟打打闹闹的走了出去。
  
  白凝霜望着四人的背影,窃笑一声,才对以沫等人说:“让你们见笑了,几位哥哥平时就跟小孩子一样,喜欢胡闹。”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不都是因为你吗?二哥等会肯定会被揍得很惨。”
  
  “哈哈,我故意的!”白凝霜爽朗一笑,完全不掩饰自己的那点小心机。
  
  她催促说:“好了,我们不要管他们了,赶紧走吧!再耽误下去,街市上漂亮的花灯就都被别人赢走了。”
  
  “是啊,是啊!走吧!”提到玩,乐儿瞬间来了劲。
  
  以沫回眸望了一眼离修,怕他跟着无趣,便凑上前问:“哥哥,你要不要坐在哪里等我们,晚一点再来找我们?”
  
  离修懂以沫的心思,眼底一片暖意的说:“你不用管哥哥,你跟她们去玩就好,哥哥跟在你们后面。”
  
  以沫抿了抿嘴说:“好吧!哥哥若是觉得无趣的话,就先去茶楼坐着等我们。”
  
  “不用担心我。”离修好笑的看着以沫拧起的八字眉。
  
  乐儿和凝霜在前面催促着,以沫也不好多说,小跑几步到了她们的身边,瞬间便被两人拉到了人潮当中。
  
  “我跟你说,周家做的灯笼可漂亮了,每年元宵节,他们都会拿出一年中最好的一盏灯笼供百姓观赏。”乐儿兴致勃勃的说着。
  
  凝霜顺势说:“是啊!而且他们还会设下一个擂台,若是赢得比赛的话,就能把这盏灯笼抱回家呢!”
  
  “这样与民同乐倒是挺好的!”以沫附和的说。
  
  乐儿说:“当然啊=;=;();;;;_;薄情总裁的替身妻!周家可是专门给皇宫做灯笼的啊!这种活动也是皇上同意了,大意就是与民同乐呢!”
  
  以沫一脸向往的说:“那周家做出来的灯笼肯定极好看。”
  
  “是啊!”乐儿和凝霜同时附和。
  
  三个姑娘仗着身形小,在人潮中窜来窜去,好在离修眼力好,目光一直牢牢的锁在以沫的身也,也没有把人跟丢,始终保持着五步的距离,又不会坏了她们玩闹的兴致,又不会在有危险时,不能及时相救。
  
  乐儿拉着以沫和凝霜,挤到了最前面。
  
  一个巨大的灯笼耀眼的挂在半空中,擂台左右两侧挂有两块竖匾,围观的百姓对着两块竖匾或深思或摇头。
  
  “今年是对对子吗?”乐儿自来熟的向旁边一位中年男子询问。
  
  中年男子突然被人打断思路,看乐儿三人都是漂亮的小姑娘,也没有恼怒,解释说:“不是对对子,是猜谜,打一个字呢!”
  
  “噢……”乐儿长应了一声,然后念起了谜语,“三山自三山,山山甘倒悬,一月复一月,月月还相连,左右排双羽,纵横列二川,阖家都六口,两口不团圆。”
  
  “你说是什么?”念完后,乐儿立即侧目问向以沫。
  
  以沫沉思了会,微蹙眉宇,一时想不到是什么字。
  
  乐儿又问凝霜,凝霜也没有答案,便反问:“你怎么就问我们,你自己也不猜猜。”
  
  乐儿撇了下嘴说:“我要是能猜出来,我还需要问你们吗?”
  
  “好吧!”凝霜一时无语,只能冥思苦想。
  
  想了半晌,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字眼,便看向同时沉思不语的以沫,轻问:“有想到吗?”
  
  以沫纠结的拧起双眉,回眸看向不远处的离修,轻声对乐儿和凝霜说:“不然我去问问哥哥,他肯定会知道。”
  
  凝霜不相信的说:“会吗?他是武将呢!”
  
  乐儿骄傲的挺直了腰说:“我二哥可不是一般的武将,用以沫的话说就是我二哥以后是当元帅的人,才和一般的武将不同。”
  
  “嗯?”凝霜没懂这意思。
  
  但心里清楚,以离修现在的成就,当元帅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以沫笑笑,并不解释,而是朝着离修的方向走去。
  
  离修见了,上前几步将以沫护在怀里,低眸轻问:“怎么了吗?”
  
  以沫嘟高了嘴,一脸不满的说:“那个谜底我猜不出来,又想要灯笼,怎么办?”
  
  离修刮了刮以沫挺俏的鼻梁,微眯了下眼望向擂台上,才轻声问:“你不觉得这很像在形容用字吗?”
  
  “用?”以沫若有所思的一想,而后一脸笑容的说:“真的是呢!哥哥好厉害。”
  
  离修揉揉以沫的发顶,笑说:“去把答案写出来,然后就能拿走灯笼了。”
  
  “好,哥哥等我。”以沫兴奋的回身。
  
  在快挤到前台时,就听到擂台上的主办方大声宣布,“恭喜这位公子,拔得头筹。”
  
  以沫动作一僵,乐儿伸手将人扯到面前问:“二哥知道答案吗?”
  
  “哥哥说是用字=;=;();;;;_;女配综穿记!”以沫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望向台上的主办方。
  
  乐儿跳高了大叫,“用,是用字!是用字!”
  
  主办方听到声音望向乐儿这边,笑容满面的说:“这位姑娘也答对了,不过可惜,晚了一步。”
  
  台上的主办方回答乐儿的话时,等于间接公布了正确答案,就和离修猜得一模一样。
  
  乐儿恼怒的说:“真是可惜,早知道就直接去问二哥答案了。”
  
  凝霜突然扯了扯以沫的衣袖说:“你们看,是六皇子啊!”
  
  乐儿和以沫定睛一看,还真是六皇子。
  
  乐儿忙说:“以沫,你快上,去找六皇子要灯笼。”
  
  以沫愣了下,才沉下小脸低喝:“你白痴吗?六皇子都不认识我,我去要什么灯笼啊!我又不是乞讨的。”
  
  乐儿撇撇嘴,嘀咕说:“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你未婚夫,早晚是一家人,他的不就是你的。”
  
  以沫懒得理睬乐儿,扭身就准备走。
  
  而六皇子一行人也看到了以沫等人。
  
  “以沫!”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以沫回眸一看,就见到容雅也在,当下便驻足停了下来。
  
  看着冲着以沫招手的容雅,乐儿问:“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凝霜和容雅私下本来就是不错的好朋友,这种时候碰见了,理所当然的回答说:“肯定要啊!”
  
  以沫三人缓步移到了容雅的身边,看着她身旁不单有容世子和六皇子还有一名陌生的男子。
  
  以沫猜想,这人可能就是容雅的未婚夫康王世子,不免好奇多看了一眼,同时目光也下意识的寻找起离旭,看了一圈,发现离旭并不在周围。
  
  康王世子面相温和,和容雅一样,给人一股书股味,两人站在一起,显得十分的登对。
  
  “刚才灯谜是你猜出来的吧?好厉害呢!我猜了半晌,都没有想到答案。”容雅面色娇红,一副小女儿的羞样。
  
  以沫笑容微涩的说:“我哪里猜得出来,我要猜到了,灯笼现在不就在我的手里了吗?我是问了哥哥,答案是他想到的。”
  
  “噢……”容雅应了话。
  
  乐儿在一边探头探脑的望向六皇子手中的灯笼,好奇的问:“六皇子,这灯笼你是要送给容雅的吗?”
  
  一行四人,唯独容雅是姑娘家,乐儿这样猜也没有错。
  
  六皇子笑言:“容小姐想要什么灯笼,康王世子自是代劳赢得,我就不多事了。”
  
  乐儿眼神一亮,兴奋的说:“既然不是送给容雅的,不然你送给以沫好了。”
  
  以沫微笑的小脸一僵,不敢置信的瞪着乐儿这只猪队友,咬牙切齿的说:“乐儿,你别胡闹了。”
  
  六皇子笑容不减的看向以沫,爽快的回答说:“好啊!”
  
  然后就把灯笼直接递给了以沫。
  
  以沫一时僵住,哭笑不得的说:“六皇子不用了,乐儿闹着玩的,你别听她的=;=;();;;;_;豪门契约,总裁的绯闻妻。”
  
  六皇子温和的笑问:“怎么?你不喜欢吗?”
  
  以沫愣愣的说:“也不是,只是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啊?”
  
  六皇子反问:“你喜欢,不是吗?”
  
  以沫一时无语,她是喜欢,但总觉得六皇子突然把灯笼送给她的举动有些怪怪的。
  
  六皇子见以沫不接,笑着恍了一下手,就在以沫下意识的抬手去接灯笼的时候,离修自后面伸出手,一脸淡然的接过灯笼,然后塞到了乐儿的手中,并说:“多谢六皇子。”
  
  六皇子看了眼空空的手,双看了眼乐儿手中多出的灯笼,淡淡一笑,说:“不用。”
  
  以沫尴尬的收回微抬的手,默默的垂下眼,低头开始研究自己鞋面上的绣花。
  
  乐儿喜滋滋的提着灯笼稀罕了几眼,就拉着以沫说:“等我玩会,晚点给你啊!”
  
  以沫未答,离修率先说道:“不用了,她要什么灯笼,我会做给她。”
  
  以沫小脸一仰,惊讶的问:“哥哥会做灯笼?”
  
  离修目光柔和的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以沫笑容满面的点点头说:“哥哥做的灯笼肯定最好看了。”
  
  离修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朝六皇子看去一眼。
  
  只见六皇子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以沫的身上,离修当时就觉得不爽,侧身挡住了六皇子的目光,并说:“我们就不妨碍你们了,先走一步。”
  
  六皇子主动相邀,“相请不如偶遇,赏灯花猜字谜就是要人多才有意思,不如我们一起。”
  
  “好啊!我们一起啊!”容雅快速答话。
  
  她这一路过来,也是极其尴尬。
  
  她和六皇子不可能主动攀谈,自家兄长容世子又不是一个话多的,和康王世子,彼此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多看一眼都觉得羞涩,又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话。
  
  以沫见容雅对自己使眼色,很想答应,又顾忌到离修不乐意的样子,一时笑得极其尴尬。
  
  离修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说:“不适合吧!我们一会就要回去了。”
  
  乐儿极拆台的啊了声,说:“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要啦!我们才出来的呢!”
  
  以沫无奈的望了乐儿一眼,她真是坑队友的能手。
  
  但面对自家亲妹的拆台,离修表现得极其淡定,一副罔若未闻的样子。
  
  容世子微皱眉眼问:“离小将军这是看不上我们吗?”
  
  容雅仍旧拜托的看着以沫,以沫不好拒绝的主动开口,“哥哥,要不,我们一起去前面茶楼里坐坐吧?怎么说,六皇子也把灯笼送给了乐儿,你该请他吃一顿饭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