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10、谋反与否

110、谋反与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和乐儿被白凝霜热情的态度吓到了,目露惊讶,望向她的眼神带了些许疑惑。
  
  白凝霜微微歪头问:“怎么吓到你们了吗”
  
  以沫和乐儿对视了一眼,以沫说:“就是觉得奇怪,我们也就一面之缘而已,没想到你会邀请我们来做客,更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热情,还亲自出来相迎。”
  
  白凝霜会心一笑,说:“人和人讲究缘分,也许我和你就有这种缘分呢”
  
  “但愿我们有这种缘分。”以沫小声的回了一句。
  
  白凝霜听见了,又没有再细究这事,而是说:“我们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了,赶紧进府吧”
  
  “嗯”以沫和乐儿一路跟着白凝霜到了国公府的书房。
  
  就看暖哄哄的书房里,站有三位中年男子。
  
  原本着急得来回跺步的三位中年男子,不等以沫站稳,就突然冲到她的面前,吓得她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
  
  白凝霜小脚一跺,十分骄横的说:“你们三人都给我收敛一点,你们看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
  
  “她就是以沫吗”其中一位中年大叔搓着手,一脸渴望的望着以沫混沌决。
  
  以沫突然一抖,觉得自己就跟那被狗盯上的骨头似的。
  
  白凝霜没好脸的冲着中年大叔吼道:“爹,你给我收敛一点,你看看你,口水都快滴下来了,我们国公府没有闺女吗我不是你闺女吗”
  
  另一个中年男子笑得豪迈的说:“凝霜啊你也别怪你爹,你看我们都稀罕你十几年了,好不容易你表妹回来了,我们肯定要多稀罕稀罕她的”
  
  说着,中年男子就冲以沫说:“我们没吓到你吧我是你小舅,这是大舅,这是二舅。<>”
  
  “我们国公府一向阳盛阴衰,我们这代就你娘一个姑娘,到了凝霜这代,我们三房加起来就出了这么一个姑娘,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国公府也多了一位可以娇宠的小姐了。”
  
  以沫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几人,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就是白凝霜也一样。
  
  她虽然绷着小脸,但眼底也是浸满了欢喜,看着以沫的眼神十分热切。
  
  “我、我不是”以沫有些犹豫的否定了自己的身份。
  
  现任国公爷,也就是白凝霜的爹,直接挥手说:“得了得了,你就不要跟我们装了,你是不是素素的孩子,我们能看走眼吗”
  
  以沫默默的吞咽了一下,一时有些无措。
  
  乐儿在一旁拒理力争的表示,“她真的不是夏以沫,她是白以沫,前两天淳王府也把她认错了。”
  
  白二爷左右手一个击拳,笑得畅快淋漓的说:“叫白以沫好啊以后你就姓白,也别把姓氏改回去了,我就觉得白以沫比夏以沫好听,你们觉得是不是”
  
  “是啊,是啊”一屋子的人附和。
  
  白凝霜笑容恬静的看着以沫说:“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们都是你的血亲,肯定不会伤害你的。”
  
  “而且你不晓得,国公府里没有其他姑娘,我自小就一个人玩耍,爹他们总哄骗我,说我有一个乖巧的小表妹,可我从来没见过,上次在宫里看到你,我一眼就认出你了,你和姑母长得可像了,你来看看。”
  
  白凝霜说着,就牵着以沫的手走到书柜前,打开其中一卷画,展示给以沫看,并说:“你看姑母的眼睛,是不是和你一样的”
  
  以沫忽然看到白素锦的画像,一时有些怔忡,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画像。<>
  
  她一直听姥姥说她和娘长得像,但是家里也没有娘的画像,怎么一个像法,她也不清楚。
  
  现在看到这画像,她才惊觉,竟然是如此的相像,难怪她在脸上做了文章,老王妃还是斩钉截铁的认为她就是夏以沫。
  
  就如姥姥说的一样,她的脸就是最好的铁证,这是做不了假的。
  
  “我自小就看着姑母的画像长大,所以那天看到你的眼睛,再结合一些事情,你就认定了你的身份。”白凝霜言语间有些得意,很是高兴自己能一眼就认出以沫的样子。
  
  以沫一时无语,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携美向仙。
  
  聪慧的白凝霜又说:“你现在不想告诉别人你的身份,是有什么原因吗你说出来,我们或许可以帮你。但是你若不想说的话,我们也不逼你,反正你有事记得找我们就好。”
  
  国公爷着急的问:“你爹娘呢他们去了哪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啊”
  
  以沫抿抿嘴,一时无措的看着乐儿。
  
  乐儿瞪着大眼,无辜的回望。
  
  像淳王府那种不怀好意的,乐儿知道该如何保护以沫。
  
  但是国公府这样热情亲切的,她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不要相认,都得看以沫自己的意思,她也不能替以沫做主。
  
  以沫犹豫了一下,在几双着急的目光下,轻启朱唇说:“我也不清楚,我自小就没有和爹娘在一起,一直都是姥姥陪着我。”
  
  国公府的三位爷和白凝霜都傻了眼,白三爷更是急切的叫了起来,“什么,你没有和你爹娘在一起夏楚明那兔崽子竟然就这么把我妹子拐跑了,还让我外甥女一个人独自长大,真是不可原谅。<>”
  
  国公爷打断了白三爷的咆哮,“你先别急着上火,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以沫无辜的说:“我也不清楚啊我那时候小,什么都不记得,就是爹娘的样子,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姥姥说,爹娘有事要办,说他们肯定会在我及笄前赶回来的。”
  
  “妹夫走前,不是派人给我们送了一封信,说是要带素素去治病,归期不定吗难道”白三爷猜测的说完,自己心惊的抖了一下。
  
  国公爷和白二爷同时斥责:“你少满嘴喷粪了,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白三爷被骂也不恼,还自打了两下嘴巴,自言自语的说:“呸呸呸,刚才刚才的不做数。”
  
  以沫细观了他们的言行,察觉他们是真的在想念白素锦,担忧她的安危,不免也放松了心房。
  
  “你们就这样相信了我是谁吗”以沫不免好奇。
  
  毕竟才在淳王府经历了一些不堪的事情,在国公府就这样轻易被接受了,她都不敢相信。
  
  国公爷几人皆是一愣,全都大笑出声。
  
  白凝霜更是笑眯眯的解释说:“首先,你叫白以沫,这就是最大的疑点了,其次你医术高超,会梅花篆字,再者你长得像姑母,景世子又待你极好,这一个两个的疑点加起来,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吗”
  
  以沫愣了愣,竟然不晓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表露了这么多。
  
  “难道你们就不需要看看我的脸,或者验明正身一下吗”以沫不解的看着国公府的人。
  
  他们笑着反问:“为什么要,我们已经认出了你啊”
  
  以沫嘴角颤了颤,一时无语凝结。
  
  其实淳王府和国公府的人一样,都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只是淳王府的人更小心一点,执意要一个铁证。
  
  也或许能够解释为国公府的人,对她的身份更笃定一些,才会如此轻易的接受了她龙吟剑道。
  
  “你回来了,怎么没有回淳王府就是不回淳王府,也该回国公府啊怎么会去了将军府,成了离小将军的救命恩人”
  
  这一直是国公府的人想不透的事情,白二爷也趁着这机会问了出来。
  
  以沫抿抿小嘴,犹豫的把当初的事情说了一下。
  
  白三爷脾气火爆的说:“杏花村吗那些狗杂碎,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肖想我们家以沫,看我不弄死他们。”
  
  以沫忙劝说:“不用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这次回乡祭拜姥姥也没有遇到他们,想来他们应该都收敛了许多。”
  
  “都以前那些和你为难的人,你一个都没有碰见吗”国公爷一下抓住了重点。
  
  以沫茫然的说:“是啊在村里遇到了不少人,可是以前对我不好的那些人,却是一个都没有遇到,可能他们也觉得惭愧,所以才不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以沫是觉得,村里人欺善怕恶,怕她报复,所以才不敢在她的面前刷存在感。
  
  而国公府的三位爷却是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当中的曲折,只是也不点破罢了。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现在不回淳王府也好,不如就搬回国公府吧你娘出阁前住的阁楼至今都留在那里,你回来了就直接住你娘的阁楼吧”国公爷提议,其他几人均是纷纷点头。
  
  白凝霜更是兴奋的拉着以沫的手说:“你快点搬回来吧然后我们就能天天一起玩耍了。”
  
  以沫歉疚的看了一眼白凝霜。
  
  她能看出白凝霜是真的想要一个妹妹陪她,并不是那种自私到喜欢独占长辈宠爱的姑娘。
  
  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全府上下都是小子的时候,她一个姑娘家,连说心事的对象都没有,偶尔是会感到孤单寂寞。
  
  “不行”一直没说话的乐儿,突然大叫一声,紧张的把以沫拉到身边,冲着白凝霜吼:“她搬来将军府了,我以后不就一个人了。”
  
  白凝霜蹙眉,“你和我抢什么啊她是我妹妹,又不是你妹妹。”
  
  乐儿耸耸鼻子,不满的说:“反正她现在是我二哥的义妹,就是我的姐妹,她要住在我将军府。”
  
  白凝霜一下拉住了以沫的另一只手,倔强的说:“不行,她要搬回国公府,她本来就是我国公府的小姐,她姓白的。”
  
  乐儿瞪大了眼说:“她只是暂时姓白,暂时姓白。”
  
  “你怎么知道就只是暂时的,再说,就算暂时如何,反正她永远不会姓离”白凝霜得意的冲着乐儿呲牙一笑。
  
  乐儿气急败坏的说:“你又知道,说不定有一天,她的名会冠上我的姓。”
  
  白凝霜好笑的睨视乐儿,“离四爷,你该不会真当自己是男人吧还想女人冠你的姓,你能娶姑娘家吗”
  
  乐儿急了,“我不能娶,我二哥和小哥总能娶吧寻龙霸主”
  
  白凝霜笑容一凝,看向以沫。
  
  国公爷三人也同时看向以沫问:“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难道你爹娘没有告诉你,你和六皇子有婚约吗”白三爷皱眉追问。
  
  以沫面色窘红的甩开了乐儿和白凝霜的手,嘟囔的解释说:“我听姥姥说过。”
  
  “嗯”白氏三兄弟同时发出询问。
  
  以沫没好脸的瞪向乐儿,通红的脸,满是尴尬的解释说:“乐儿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国公爷嗯了一声,说:“你和六皇子目前有婚约,可不能做出什么行差踏错的事情,至少在和六皇子解除婚约前不可以。”
  
  白凝霜惊讶的问:“爹,你这话什么意思”
  
  国公爷坦率的说:“你姑母根本就没把这婚事当真,当年也是因六皇子的生母病重相求,她才勉强应了下来。她小小年纪就极有主见,当年自己就不愿意嫁到天家去,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卷到那种地方去。”
  
  白二爷补刀说:“就是,更何况现在六皇子病重的消息不断,素素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解释以沫和六皇子的婚约。”
  
  以沫迷茫的眨着眼,她不知道这当中竟然有这样的故事。
  
  原来娘并不想她嫁到天家,当年答应婚约一事,也只是随口敷衍。
  
  突然间,以沫觉得她这位娘亲很神奇,连跟天家的婚约,都敢这样的儿戏。
  
  以沫想了想说:“婚事暂且不提,毕竟我尚未满十三,现在谈婚事也早了一些。但搬出将军府的事情,我目前没有这种打算,也不预备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毕竟我一个人自小在杏花村长大,这事虽然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但是在京都这种圈子里,一般家族会看不起我吧我也不想让人指指点点,而且将军府上下对我很好,我打算等爹娘回来后,再和他们一起在世人面前出现。”
  
  “谁敢说你一句,我就打得他门都不敢出。”白三爷双眼微突,一副火爆浪子的形象。
  
  骇人的表情,以沫看着,竟然觉得十分的温馨。
  
  她笑了笑说:“这天下悠悠口,又岂是我们堵得住的,与其被世人当饭后笑料指指点点,不如隐姓瞒名安稳生活几年,等到爹娘回来了,一切就都归于平静了。”
  
  国公爷认真的想了想说:“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当初有这样的想法,就不该如此高调。你的身世,我们能猜出来,其他人,你当猜不到吗”
  
  以沫抿抿嘴,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说:“只要我不承认,其他人都不可能对我怎么样吧再说,一个乡村姑娘,一个王府贵女,一般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所以就算有人怀疑,也很难说服自己去相信。”
  
  “这倒是啊”白二爷附和。
  
  白三爷也说:“这倒真是人们思考的一个盲点,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提出的观点得到了认同,以沫很是高兴的点点头田间少年。
  
  然而说了几句,话题又扯到了白素锦的身上。
  
  “你爹娘就没有留一点线索吗没有告诉你,他们要去哪里,办什么事,何时归吗”
  
  对上白三爷着急的目光,以沫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说:“我也希望爹娘能早点回来,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若是我知道他们的行踪,我肯定就让哥哥帮我去找人了,哪里会拖到现在。”
  
  白二爷说:“这妹夫也太不是玩意了,哪有把自己亲生女儿丢下的道理。”
  
  “就是说啊”国公爷附和的说:“也不清楚素素的情况怎么样了,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丢下孩子的,她从发现怀孕起,就天天嚷着要怎么照顾孩子,要陪着她长大什么。”
  
  白二爷脸色极其难看的猜测,“大哥这话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素素中毒尚未清醒,妹夫没有能力同时照顾好她们母女”
  
  话落,一屋子人都沉默了。
  
  以沫咬着下唇,担忧的说:“爹的医术这么高超,怎么会有他治不好的毒。”
  
  乐儿好奇的问:“当年白姨为什么会中毒啊”
  
  “这”白氏三兄弟同时露出一脸为难的样子,显然并不想说当年的辛酸史。
  
  以沫难得碰到一个清楚内幕的人,自然是十分的好奇,忙说:“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吧”
  
  白凝霜也没有不清楚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样好奇的问:“是啊爹,你们知道什么就说吧”
  
  国公爷长叹一声,对白二爷说:“你来说吧”
  
  白二爷又推了下白三爷,“你说”
  
  白三爷甩甩头,鄙视的看着两位兄长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们三个人的能力加起来都不如素素一人。”
  
  国公爷和白二爷都有些窘迫的说:“谁让你说这些。”
  
  白三爷瞪眼说:“这不是要从头说起吗”
  
  “你当讲古啊等你从头说起,要说到何年何月啊”白二爷轻斥一声,自个儿把话题接了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