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9、寻亲之路

109、寻亲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氏拍拍乐儿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快步走到以沫的面前,拉着她的小手,担忧的问:“怎么样没吓到你吧”
  
  以沫摇摇脑袋,她没有被吓到,只是被伤到了而已。
  
  看着程氏,目光有些呆的问:“伯母怎么来了”
  
  “傻孩子,你都被人欺负了,伯母怎么可能不来啊综师尊美如画”程氏搂过以沫,心疼的拍拍她的后背。
  
  简单的一句话,惹得以沫眼眶有些发涩,不自觉的垂下了眼眸。
  
  “老王妃,我们敬重你,但也不表示你能肆意污辱我们将军府,以沫是我将军府的女儿,不是任人欺负的阿猫阿狗。”程氏搂着以沫,冲着老王妃说道。
  
  老王妃眯着眼,质问:“离夫人,你若是不清楚你怀里抱的人是谁,我只能说你无知,但你若是清楚她的身份,还百般维护,我不得不怀疑你的用意。”
  
  “身份,用意”程氏冷冷一笑,说:“她的身份就是白以沫,我儿的义妹,我的义女。”
  
  老王妃用力的拍着桌子大叫:“她是夏以沫,是我们淳王府的子孙,叫她把衣服脱了,就一目了然。”
  
  “够了你不要在这里倚老卖老,你凭什么让我妹妹脱衣服,你算什么人。”离修火大的质问。
  
  老王妃愣了下,不敢置信的伸出颤抖的手说:“你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夏禹景你是死的吗看着有人这样跟我说话,你也不出一声。”老王妃扭头就冲着景世子咆哮。
  
  景世子一脸无力的样子说:“祖母,你让他们走吧以沫真的不是四妹,你别无理取闹了。<>”
  
  “无理取闹”老王妃惊声叫了起来,不满的说:“我活了一辈子,你是第一个敢说我无理取闹的人,你果然是我的好孙子啊”
  
  景世子明显受不了老王妃这一哭二闹的戏码,叹息的劝说:“祖母,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王妃拿着帕子压着眼角,眼神怨恨的看着以沫,说:“这孙女认不认祖,我不稀罕,但是楚明在哪里,她一定要说清楚,是不是被白素锦那个贱人给拖累了。”
  
  以沫低垂着眼,满是愤怒,却被程氏强搂在怀中。
  
  景世子皱眉不喜的反驳:“祖母怎么能这样说婶婶,叔叔和婶婶鹣鲽情深,做什么都是彼此自愿的,更何况我已经开始着手去打听叔叔的行踪,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了。”
  
  “有消息,有消息,你每次都是这样说的,但哪一次真的有消息了啊”老王妃不满的质问声响彻全屋。
  
  以沫乖巧的依在程氏的怀里,不明白老王妃的想法。
  
  她如此想念夏楚明,为什么就不能爱屋及乌的对她好,一定要为了白素锦的事情,对她恨屋及乌。
  
  景世子无力的说:“我有尽量去查啊但是叔叔的行踪不明,又离开了这么多年,我查起来也需要时间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人的啊我也很希望叔叔能马上回来啊我对叔叔的想念,不比你少啊祖母。”
  
  老王妃恨恨的看着以沫说:“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就去逼问她啊她肯定知道楚明在哪里。”
  
  说来说去,话题又绕到了原点上。
  
  景世子长叹一声,解释说:“她真的不是四妹,若她是四妹的话,我早就向她打听叔叔的行踪了,根本就不用祖母来提点我做事,好吗”
  
  老王妃恼怒的说:“她就是,我自己的孙女我会认不出来吗如果她不是的话,她为什么不敢让我看她后腰上的胎记炮灰少爷来逆袭重生。<>”
  
  离修阴恻恻的笑了声,说:“行,要看的话就给你看,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我也要看妤卿郡主的后背,我娘当初生我时,其实是一胎龙凤,可是我的双生妹妹后来却不见了,我觉得妤卿郡主就是我的双生妹妹,我的双生妹妹背后有一颗大黑痣,我要验明真身。”
  
  妤卿郡主震惊的抬脸,羞红了脸斥责:“胡扯”
  
  景世子看了一眼离修,倒没有说什么,而是望向老王妃,说:“谁家姑娘不是自家的宝贝,我们一句话就要看人家姑娘的身体,他们同样也能这样对我们家,难道这就是祖母想看到的。”
  
  老王妃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一双凌厉的眼睃来睃去,像是在挣扎考虑似的。
  
  吓得妤卿郡主立刻上前劝说:“祖母,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吧孙女不想给将军府的人看,否则的话,孙女这生就毁了,以后就没法做人了,大哥不是说在找叔叔了吗相信加以时日,一定能找到叔叔他们的行踪。”
  
  老王妃犹豫了一下,到底是疼爱妤卿郡主的,没再强求要看以沫腰间的胎记。
  
  离修见老王妃这样,越发心里不平,冷冷的说:“老王妃可真是能人啊自家的姑娘是人,别人家的姑娘就不是人了吗”
  
  老王妃高傲的哼了哼,揉着额说:“都给我出来,吵得我脑仁疼。”
  
  离修后牙槽一咬,恨不得冲上去就给这老虔婆来几下,清清她的脑仁才好。
  
  景世子颇无奈的说:“离小将军,我送你们出府。”
  
  离修看了一眼景世子,没再多留,走到程氏身边,牵着以沫的手率先出了佛堂。<>
  
  乐儿跟在后面,不满的朝着内堂里呸了一声,说:“就这样的心性竟然信佛,也不怕玷污了佛祖的圣洁。”
  
  景世子并不反驳,因为乐儿说的话并没有错。
  
  而且老王妃也是这几年才信佛的,求的也不过是夏楚明平安,跟真正的信徒相差甚远。
  
  老王妃只不过是在人力没有办法达成所愿时,才想到求神拜佛,在佛堂里,她也并没有吃斋念佛。
  
  景世子带着以沫等人一路出了佛堂,离修忍不住讽刺问:“你就是这样跟我保证,肯定没有问题的吗”
  
  景世子十分内疚的看着以沫说:“我也没有想到祖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代祖母向你道歉。”
  
  以沫摇摇首说:“不用了,这又不关你的事情,老王妃想做什么,又不是你能决定的。”
  
  “但也是我思虑不周了,我就不该同意把你接到府上来住的。”景世子难得表现出了懊恼。
  
  以沫仰脸,笑得凄美的说:“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早点来,也能早点看清一些事实,免得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无法饶恕。”
  
  景世子听了这话,只觉得嗓眼一堵,心里更觉得难受。
  
  程氏单手搂着以沫说:“你有我们。”
  
  乐儿凑热闹的上前,一下抱住了程氏和以沫,感性的说:“对啊我们将军府里所有人都疼你,你是我们将军府的小姐,一切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我们不在意。”
  
  握着以沫一只手的离修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微微紧握的手,却是无声的传达着心意。
  
  以沫抬眼,坚强的笑了起来,调侃的说:“景哥哥要早点把你叔叔找回来噢这样的话,老王妃就不会再为难我了,我以后也能来看望景哥哥。”
  
  景世子肯定的说:“放心,我会尽快”
  
  不为其他人,单为了以沫,他都要尽早把叔婶找回来。
  
  今日若是叔叔在的话,以沫不会受这样的屈辱,老王妃也不可能这样对以沫。
  
  老王妃最疼夏楚明,所以对于把夏楚明拐走的白素锦,她也是最恨的。
  
  当年,她就不满夏楚明满心满眼的惦记白素锦。
  
  觉得他有了媳妇就忘了老娘,但好在夏楚明在中周旋,白素锦也是一个会看眼色的姑娘,表面倒是相安无事。
  
  可后来白素锦中毒,夏楚明为了白素锦毅然决然的决定离开家时,老王爷就恨上了白素锦。
  
  随着夏楚明离家的时日越来越久,老王妃的恨意也越来越深。
  
  老王妃一直担心,她直到死,都再也见不到夏楚明。
  
  景世子懂老王妃一颗牵挂儿子的心,却不赞同她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以沫。
  
  难道她就没有想过,以沫是夏楚明唯一的女儿,毁了以沫,夏楚明心里能痛快
  
  一出将军府,程氏就跟以沫说:“以后这淳王府我们不来了,不管他们再怎么下帖子,你们都不许来了,听到了吗”
  
  乐儿嘟着嘴说:“我们才不愿意来呢只是看景世子也在,驳了他们的面子不好,但是我觉得以后再有这种事情,景世子自己就挡了。”
  
  程氏面色一缓,对离修说:“这事你也别怪景世子,我看他夹在中间也挺难做的样子。”
  
  离修轻讽的说:“他一个男人,有什么资格提难”
  
  程氏叹息,“你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所有人,老王妃虽然对以沫没有感情,但是看她能为郡主妥协的情况来说,她应该是疼郡主的,她对郡主都疼惜了,更何况是世子,所以世子有他为人孙辈的难受,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
  
  离修掀了掀嘴唇,到底没有再和程氏争辩。
  
  就像当初他带以沫回来的时候,他也考虑到这些了。
  
  但幸好他面对的问题要小一些,家中父母兄嫂对以沫的态度都不错,唯独弟弟妹妹有些反对的声音。
  
  若他也像景世子这样的情况,的确会变得束手束脚,毕竟不管怎么说,伤了一颗慈爱的父母心,总归是子女的错处,也只能找出一条折中的办法来行事御史千金重生。
  
  老王妃对以沫是恶劣,但对景世子却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想到景世子上世为以沫所做的事情,离修心中的不满也渐渐消散了,再者,老王妃上世直到与世长辞都没有再见夏楚明一面。
  
  到了她这个年纪,她会着急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想清了这中间的弯弯绕绕,离修也不想再淌淳王府的这滩水,只对以沫说:“娘说得对,以后不上淳王府了,你若是和乐儿在家里没事做,就多带些下人,上街走走。”
  
  乐儿眼神一亮,拉着以沫说:“听到没,听到没,二哥让我们以后随意上街呢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啊其实我们昨天就想今儿一早去外祖家的,以沫说要去看看外祖母的眼疾有没有好转一些。”
  
  程氏感动的看着以沫,觉得这次跟过来,果然没错。
  
  这个孩子值得人疼惜。
  
  “外祖母那里你不用担心,我们先回去休息一下,你刚才也吓坏了吧”程氏搂着以沫就上马。
  
  以沫边走边说:“不用了,也没有多碍事,趁着伯母也出来了,我们一趟去趟程府吧”
  
  程氏心疼的说:“不碍事,哪里就差这一天两天。”
  
  以沫仰着小脸,浅笑的说:“伯母,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现在去程府,找点事情做更好。
  
  若是回了将军府,只她和离修两人在熹微院,以她的性格,一点小事都要在离修面前哭高好久好久,更何况是这次的事情。
  
  其实在离修来救她,程氏也陪同前来的时候,她心里就好受了很多,不管怎么说,没有祖母的关怀,她有伯母的疼惜,哥哥的疼爱。
  
  刚刚那一刻,至少让她认清了两个实事。
  
  第一,她没有直接回淳王府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第二,她不是没有人疼的,除了哥哥,还有乐儿和伯母她们。
  
  也正是因此,所以她才更想利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去帮助身边这些疼惜她的人。
  
  “你确定吗不先回去休息一下”程氏有点不放心的问,问完,却是回眸看向离修,示意他帮着劝一下。
  
  离修目光落在以沫坚定的眼神上,并没有劝说什么,而是对车夫吩咐,“去程府。”
  
  程氏心里又喜又叹,一副拿以沫没有办法的样子,全都表现在脸上了,恨不得将她直接捧在手心里才好的表情。
  
  到了程府,大门口久候多时的下人立刻跑上前,说:“表少爷,你们怎么才来,老夫人等了你们一个上午了。”
  
  离修随口说:“有些事情耽误了。”
  
  乐儿和以沫先后脚下了马车,听到下人的话,拍拍额说:“我都忘了,昨天派人来了信,告诉外祖母和舅舅他们,我们今天要过来,幸好以沫坚持来,不然的话,就让外祖母他们空等了快穿以复仇女神之名。”
  
  下人嘴巧的回答:“老夫人早就要派人去问情况的,但是老爷拦着了,说是午时过了再不来,就派人去问,说时辰早了,表小姐肯定没有起身。”
  
  乐儿呸了一声说:“才跟我没有关系,舅舅又败坏我的名声。”
  
  程氏失笑的说:“你好意思说,不怪你舅舅这样想,每次我们来,不是你拖拖拉拉的起晚了吗”
  
  乐儿傲娇的将小脸一扬说:“反正这次和我没有关系。”
  
  下人也不敢多说,忙说:“大姑奶奶,快些请,老夫人和老爷他们都在暖屋里等你们。”
  
  “嗯”程氏应了话,带着修他们就直接去了暖屋。
  
  暖屋里满是人,老夫人的子子孙孙都在,离修等人进来,就脱了披风,直直的去向老夫人请安。
  
  程老爷调侃的说:“看吧我就说他们在午时前会到的,肯定又是乐儿这丫头懒床起晚了吧”
  
  乐儿嘴快,不满的冲着程老爷说:“舅舅就喜欢冤枉我,这次才不是我拖得晚,我和以沫一早就准备过来了,但是被老王妃叫住了,把我们狠狠欺负了一顿,还是娘和二哥去救了我们,我们才逃出来的。”
  
  程老爷瞬间收敛了笑容,端坐了身子,紧张的问:“老王妃,哪一个府上的老王妃,怎么好好的,你们一早在别的王府里”
  
  昨天乐儿派人送信,就说她和以沫要来给老夫人看眼疾,要程老爷多备好吃的,其他的也都没有提。
  
  送信的南珍也没有多嘴,程老爷自然不清楚以沫去淳王府暂住的事情。
  
  “没什么大事,也都解决了,你们别听乐儿说得夸张。”程氏不想多谈,主要是怕扯出以沫的身世。
  
  乐儿撇撇嘴:“这叫没大事啊他们淳王府简直是目中无人,完全不把我们将军府放在眼里,好声好气的把我和以沫请到淳王府去做客,我们欣然而去,他们倒好,第二天就关起门来欺负我和以沫,幸好丫鬟机智,看情形不对,就立即溜回了将军府搬救兵了,不然的话,我和以沫现在还在王府出不来呢”
  
  程夫人紧张的问:“淳王府好好的,和你们两个姑娘为难做什么他们可有伤到你们哪里吗”
  
  以沫这次来,程府上下,对她比第一次更显殷勤。
  
  程夫人关心乐儿的同意,目光也在以沫的身上落了落。
  
  毕竟没有以沫的话,程老夫人的眼睛过不得两年就会失目。
  
  虽说府里不差银子不差下人,但是老夫人有了眼疾,她下面的晚辈没有一个能躲得掉的,侍疾是不能少的。
  
  “不是对付我啦,是对付以沫这淳王府上下,除了景世子就没有一个好人了。”乐儿气呼呼的说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