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7、忠心老嬷

107、忠心老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淳王府前,景世子翘首以盼。-乐-文-小-说-
  
  看到将军府的马车缓缓驶来,他快步下了台阶,立在路边。
  
  马车一停,他便主动上前,将以沫牵下马车。
  
  以沫一来,就见到景世子,心里松快了许多,甜笑的喊了一声,问:“景哥哥,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吗?”
  
  景世子等以沫站稳了,便松了手,说:“嗯!刚出来一会,派下人去打听了你们出门的时辰,估计着时辰出来的。”
  
  以沫娇声说:“景哥哥真好。”
  
  景世子温柔的看着以沫,突然低声问:“离小将军将事情和你说了吗?”
  
  以沫偷偷掀起面纱的一角给景世子看,笑嘻嘻的问:“景哥哥,我这样有没有很吓人啊?”
  
  景世子愣了下,失笑说:“你真聪明。”
  
  淳王妃和妤卿郡主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看到以沫脸上的红斑第一眼后,就不会想看第二眼。
  
  更别提再去细究她是不是夏以沫。
  
  只要在适当的时候,顺着她们把面纱拿掉就行。
  
  乐儿满是不悦的冲着景世子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礼啊!怎么着,我也是一个大活人,你把我无视得也太彻底了吧!”
  
  景世子像是才看到乐儿似的,淡淡的打着招呼说:“离大小姐也来了。”
  
  乐儿翻了翻白眼,好在她的心脏够强健,想她明明在以沫前面跳下马车,景世子竟然还敢装做看不见她的样子。
  
  以沫笑着扯了下景世子的袖子,说:“景哥哥,你就别故意欺负乐儿了,她特意陪我过来住的,就是怕我一个人害怕。<>”
  
  “说得好像我们淳王府是龙潭虎穴一样。”景世子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却没有再故意无视乐儿。
  
  以沫和乐儿来淳王府,一人身边带了两个丫鬟。
  
  以沫带的落夏和书白。
  
  乐儿带的南珍和秋晴。
  
  四个丫鬟,一人手里提了一个小包袱,整齐的跟在以沫和乐儿的身后。
  
  由于乐儿知道以沫的身份,所以景世子也没有隐瞒,特意说道:“这次你们来小住,母妃特意将你们安顿在汀兰阁。”
  
  “嗯?”以沫不解的拧眉看向景世子。
  
  景世子轻敲着以沫的额,责备说:“你怎么小时候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啊!汀兰阁就是你的小院啊!”
  
  “啊,噢!”以沫一脸傻眼的回应。
  
  五岁前的事情,她是真的没有一点印象了啊!
  
  景世子看以沫一副傻傻的样子,也不忍责备,只说:“你虽然多年没有回来了,但是汀兰阁里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原先给婶婶给你准备的那些下人,由于年纪的问题,都被母妃嫁出去了,现在汀兰阁里的人,都是母妃的人,唯独明嬷嬷是婶婶留下的人,只是他不为母妃所用,这些年被赋闲在旁,也不大理事,只你主卧里的大小事宜,都是她打点,未经其他丫鬟的手。”
  
  “什么都被嫁出去了,明明就是你母妃故意安插人手去汀兰阁。”乐儿撇撇唇,斜视着景世子。
  
  景世子也没有否认。
  
  以沫却好像的问了一句,“明嬷嬷?”
  
  景世子瞥了一眼,说:“看你的样子就不记得了,明嬷嬷虽然不如贾嬷嬷得用,但在婶婶面前也是说得起话的人,同样是婶婶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嬷嬷。<>”
  
  以沫若有所思的问:“景哥哥的意思是说明嬷嬷对母亲很忠心,是吗?”
  
  景世子说:“据我对府里的情况了解,明嬷嬷并没有因为婶婶的离开就投诚母妃,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权利才会被架空。汀兰阁里的事情,她大多没有决定的权利。”
  
  “噢……”以沫恍然大悟的说:“意思就是说贾嬷嬷和明嬷嬷都娘身边的老嬷嬷,只是一个被带出府照顾我,一个留在府里替我看院子,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而且你爹娘的院子里也留有一个管事嬷嬷,她姓林,情况和明嬷嬷差不多,两个老嬷嬷闲时经常在一起说说话。”景世子想着,以沫这几天可能会找机会去看看叔婶的院子。
  
  就算她不去,妤卿她们可能也会找借口带她过去,以此试探。
  
  乐儿砸吧着嘴说:“看不出来啊!你娘竟然这么大家,御下手段肯定十分了得,都离开七八年了,这些下人嬷嬷,竟然都没有叛变。”
  
  景世子一脸骄傲的说:“你婶婶很厉害的!”
  
  乐儿古怪的看着他,问:“我夸以沫的娘,你在骄傲什么,又不是夸你的娘。”
  
  景世子眉眼闪过一抹落寞,并不多解释。
  
  他是淳王爷的儿子,淳王妃并不乐意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她又怎么会花多余的心思在他的身上。
  
  小时候,给他母爱的人就是婶婶。
  
  只是后来叔叔婶婶离开了王府,而他也长得越来越像夏楚明后,淳王妃才开始慢慢关爱他。<>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早就不需要这份微薄的母爱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叔婶的感情,会比亲生爹娘还要浓郁一些,因为在他的童年时光里,给他关怀及疼爱的都是叔婶。
  
  后来妤卿出生,因为长得像母妃而得到疼惜。
  
  那时候他也想亲近这个妹妹,可是没有机会。
  
  直到以沫出生,婶婶拉着他的手,把小小的以沫放到他的怀里,温柔的告诉他。
  
  以沫是他的亲妹妹,让他以后保护她,他才觉得自己当了哥哥,有了兄长的责任。
  
  也正是因为这些童年的记忆,所以景世子才会如此厚待以沫,对她比对亲生妹妹更好一些。
  
  “可也是景哥哥的婶婶啊!婶婶本来就是半个娘。”以沫一脸维护的样子说道。
  
  乐儿撇撇嘴,正欲再开口的时候,景世子打断了她的话,淡声提醒:“好了,都别说了。”
  
  以沫和乐儿抬眼,才发现已经到了正厅门前。
  
  三人率先步入厅中,就见以妤卿郡主为首,淳王府的几个小姐都在。
  
  妤卿郡主笑盈盈的抬眼,“可把你盼来了,一早几位姐妹听说你要来,就早早的在这里等候了。”
  
  以沫朝着众人福了下身,说:“劳烦各位姑娘久候了。”
  
  妤卿郡主拉着以沫亲热的说:“都是自家姑娘,叫姑娘显得生疏啊!你往后就叫我大姐姐吧!这是二姐夏婉,这是三姐夏仪,你们之前都已经见过了的。”
  
  以沫故意显得有些羞涩的说:“不好吧!我一个农家女,哪里好意思叫你们姐姐。”
  
  妤卿郡主说:“什么农家不农家的,你现在是大哥的义妹,自然也就是我们自家的姐妹,你们几人还不过来叫四姐。”
  
  “四姐!”一高一矮两个小姑娘上来就冲着以沫叫道。
  
  吓得以沫闪躲了一下,不自然的说:“两位小姐,你们别这样,我承受不起。”
  
  妤卿郡主笑着睨向景世子说:“看样子以沫不认为是你的妹妹呢!都不认同我们。”
  
  景世子不咸不淡的说:“以沫是我的妹妹,和你们本来就没有关系。”
  
  妤卿郡主笑容依旧,丝毫不被景世子的所被影响,一派从容的说:“这怎么能行,我们是大哥的妹妹,她也是,我们自然就是姐妹。”
  
  以沫见两人唇枪舌战,也颇觉得不好意思。
  
  毕竟为了她,引得景世子和妤卿郡主兄妹间生出嫌隙,不是她心中所想。
  
  便故意扯开话题,顺着她们的称谓问:“可就算是这样,为什么要叫四姐啊?”
  
  夏仪不怀好意的解释说:“因为你在我们姐妹中排行第四啊!”
  
  以沫噢了一声,又问:“可是我记得你们淳王府不是有一位四小姐吗?”
  
  妤卿郡主意有所指的问:“难道以沫不知道吗?这位和你同名的四小姐已经离京多年了,归期不定呢!”
  
  以沫一脸尴尬的说:“但就算是这样的话,也不好让我白占了她的位置吧!你们还是叫我白姑娘吧,我会习惯一些。”
  
  “叫白姑娘就生疏了,不如我们叫你以沫好了,你若是不习惯她们叫你四姐,就让她们叫你以沫姐姐吧!”妤卿郡主一副好商量的口吻说着。
  
  以沫看了一眼和她差不多高矮的姑娘,又看了一眼大约六岁左右的小姑娘,见她们俩一个平静,一个茫然,便没再多说。
  
  只是淡淡的说:“若是她们不在意的话。”
  
  毕竟是淳王府的小姐,就算是庶出,也不可能会愿意叫一个农女为姐姐,不过看两人的表情,倒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的情绪。
  
  “好了,我们先带你去看看你这几天住的小院吧!”妤卿郡主率先迈步。
  
  以沫微侧了下身,十分客套的说:“这种事情,怎么敢麻烦郡主,还是让下人带我过去吧!”
  
  妤卿郡主笑着回眸说:“这怎么能行,你可是我们请回来的贵客,也算是我们淳王府的小姐了,哪里能这样随便。”
  
  景世子拍拍以沫的肩说:“没事,哥哥陪你一起去!这几天你就暂时住在汀兰阁,那里环境极好,是四妹的院子。”
  
  以沫一脸为难的说:“这样好吗?四小姐不在,我就这样住过去?”
  
  景世子笑容满面的说:“没什么不好,不过是一个院子,本来就是给人住的。”
  
  夏婉有些酸的接话,“大哥真是这样想的吗?那当初我想要汀兰阁时,你怎么不同意?”
  
  “就是说啊!宁愿把汀兰阁空着,也不分给我或者二姐住。”夏仪不满的附和。
  
  夏婉夏仪两人是亲姐妹,年纪又只相差一岁,长大的两人都想要汀兰阁,但却没有要到。
  
  所以退而求其次,两人一起住在织湘阁。
  
  景世子眼神微凉的说:“这怎么一样,你们要来是长住,以沫却只是暂住。”
  
  夏仪倔强的说:“有什么差别,谁知道四姐什么时候回来,再说了,她回来后,我把院子让给她不就行了吗?”
  
  景世子不悦的沉脸责问:“汀兰阁本来就是四妹的院子,用得着你让吗?”
  
  “大哥,你……”夏仪一脸不敢置信的看景世子。
  
  妤卿郡主微微蹙眉,瞬间又笑靥如花的对以沫和乐儿说:“舍妹不懂事,让你们看笑话了。”
  
  以沫摇摇头,表示无妨。
  
  乐儿却是快人快语的说:“确实是笑话啊!毕竟是淳王府的小姐,眼皮子竟然这么浅,我要是说出去,只怕还没有人相信呢!”
  
  “离乐儿,你什么意思!”夏仪不敢对景世子大小声,憋了满肚子的火,正没有地方发泄,乐儿便撞到了枪口上。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乐儿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看着夏仪。
  
  明亮的眼里却**裸的闪着鄙视。
  
  竟然敢抢以沫的住处,这不是找骂吗?
  
  夏仪脸上略有赧愧,虚张声势的拔高了音,质问:“我就不信你就什么都没有要求过。”
  
  乐儿歪着小脸,略想了一下,才耸耸肩说:“我还真的没有主动要求过什么,特别是抢别人的东西,更没有做过。”
  
  “你不过就是仗着出身好而已,你得意什么啊!”夏仪愤愤不平的咒怨说。
  
  她这世最恨的就是她不是嫡出的身份。
  
  若是她托生在王妃的肚皮里,她至于这样争抢吗?
  
  她会住在最好的长倾阁里,会像妤卿一样,小小年纪就封为郡主,凡事不用开口,就有人捧到面前,前程一片光明。
  
  乐儿故意挑剔的说:“你的意思是说王府小姐的身份还辱没了你,是吗?”
  
  “我没有,你别瞎说!”夏仪吓得一声尖叫反驳。
  
  景世子下意识的皱起眉,脸上尽现厌恶。
  
  妤卿郡主也觉得十分丢人,笑容微显僵硬的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去看看汀兰阁吧!以沫虽然只住几日,但也要看看差些什么,若是有什么少的,只管和我说。”
  
  以沫轻轻拉了下乐儿,才笑仰着脸朝着妤卿郡主回话,“妤卿郡主一片盛情,想定十分周到。”
  
  妤卿郡主笑容满面的说:“我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了一番,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都好,我的审美眼光肯定不如郡主!”以沫很是给妤卿郡主面子的附和。
  
  一行人一起到了汀兰阁。
  
  汀兰阁里早就得了信,丫鬟都在院里候着。
  
  妤卿郡主带着以沫等人走到最前面,并朝着所有丫鬟说:“这位是以沫小姐,这位是离大小姐,她们这几天会住在汀兰阁里,你们务必尽心尽力照顾,听明白了吗?”
  
  “是,郡主!”丫鬟齐声回应。
  
  妤卿郡主侧眸对以沫和乐儿说:“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她们去做,不用不好意思。”
  
  乐儿顺势接话说:“放心好了,我们肯定不会和你们讲客气的。”
  
  妤卿郡主笑笑,突然望向某一角,穿着一件灰衣的老嬷嬷说:“明嬷嬷,以沫小姐这几天就由你照顾了。”
  
  明嬷嬷面无表情的回答:“老奴手脚粗,怕侍候不好。”
  
  妤卿郡主嗔笑说:“明嬷嬷就是喜欢说笑,您要是手脚粗,不会侍候人,这整个王府可就没人会侍候人了。”
  
  以沫看向回话的明嬷嬷。
  
  她和贾嬷嬷的面相略有不同,贾嬷嬷长相慈爱,而明嬷嬷一看就是一个精明厉害的角色,凶在面相上。
  
  妤卿郡主叮嘱了几句,便对以沫说:“我就不打扰你安顿了,我去看看午膳准备得如何了,待会一起用午膳。”
  
  “好!”以沫回答。
  
  妤卿郡主便望向景世了说:“大哥和我一起去吧!正好母妃有事情要问。”
  
  景世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望向以沫问:“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没问题,景哥哥有事就先去忙!”以沫笑容甜美的挥挥小手。
  
  乐儿在一边说:“什么一个人,说得好像我不是人似的。”
  
  景世子看向报怨的乐儿,说:“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乐儿撇撇嘴,“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景世子这才迈步准备离开,临出汀兰阁时,不忘对院里的丫鬟警告,“别让本世子知道有谁不开眼,否则的话,连同全家通通发卖。”
  
  妤卿郡主笑容微僵,拢了拢耳边的发,低语:“大哥可真是不放心以沫啊!若不是男女有别,你只怕就把她安顿在你的院里住下了吧?”
  
  景世子看了一眼妤卿郡主,不置一词,率先走出汀兰阁。
  
  待院里只剩以沫几人和汀兰阁的丫鬟后,一时间显得有些沉默,大家面面相觑,也没有人率先说话。
  
  倒是明嬷嬷最先有动作,她上前朝着以沫福了下身子,才说:“两位小姐,这院里除了那一间房,你们想住哪一间都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