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6、王妃有请

106、王妃有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山上待了一会,见时辰也不早了,离修上前扶起以沫说:“别哭了,我们明年再来。”
  
  以沫带着鼻音重重的应了一声,侧眸向去,就见栓婶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她忙上前辞别。
  
  “栓婶,我们要走了,姥姥的坟和家里的事就麻烦你照看了,如果我的爹娘回来了,就告诉他们,我回了京都。”
  
  栓婶不舍的拉着以沫说:“怎么不多住几天,这么快就急着回去了吗”
  
  以沫笑说:“京都事多,两位哥哥都有要事在身,这次抽空陪我回来,已经不容易了,不好再耽误时辰穿越之爱你不后悔。”
  
  栓婶叹息的说:“好吧你们有事,栓婶也不多留你们。”
  
  以沫笑着仰起小脸对栓婶说:“姥姥说我娘和我长得极相似,若是有一天,有一个和我长得相似的女人来了杏花村,你一定一定要告诉她,我在京都等着她。”
  
  栓婶疼惜的擦着以沫脸颊上的泪珠,说:“傻孩子,栓婶一定告诉你娘,让他们一刻不耽误的去找你。”
  
  “嗯谢谢栓婶”以沫不自在的擦着眼泪。
  
  栓婶又叮嘱了几句,离修他们才走近,一行人一起下了山。
  
  落夏他们在屋里收拾东西的时候,离修把栓婶叫到了一边,抽出一张百两银票,强势的塞到她的手里。
  
  “今年还是要麻烦你了。”
  
  栓婶大力的推拒,一脸尴尬的说:“就这么一点小事,哪里要这么多银子,你去年给的一百两银子,我帮着你们照看十年,都是我占了便宜,更何况贾大夫身前待我们好,我免费值她照看打点也是应该的,你就别给我银子埋汰我了。”
  
  离修沉着脸,带了几分严厉的说:“这银子你就收下吧你若是不收,我们也不好麻烦你照看这些,只好另请他人了。<>”
  
  “哎,你这孩子”栓婶下意识的斥责了一句。
  
  但看着离修的样子又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脸燥红的将银票捏着手里,十分不自在的说:“我觉得拿了这银子就跟被打了脸似的。”
  
  离修缓了神色,带了些暖意的说:“栓婶你想多了,这是我和以沫对你的心意,你就当我们是孝敬你的。”
  
  栓婶扭扭捏捏的说:“好吧你都这样说,我也不矫情了。免得再拖拉下,耽误你们的行程。”
  
  她看那边马车已经备妥,只等离修了,便不好再和离修拉扯这些事情。
  
  以沫坐在马车里,对着栓婶招招手说:“栓婶,我们走了,明年再回来看你啊”
  
  “好,你在京都要照顾好自己,家里的事情就别惦记了,栓婶都记在心上。”栓婶边说话边朝着马车走去。
  
  以沫伸出手与栓婶相握,两人又说了几句,离修提点她们时间不早了,该出发了,栓婶这才依依不舍的松了手。
  
  马车驶出杏花村,乐儿见以沫仍旧保持着掀车帘回望的样子,便将车帘放了下来,说:“别看了,风大容易着凉,我们明年再来祭拜你的姥姥。”
  
  以沫轻应了一声,回身坐好。
  
  落夏立即将一张毯子盖到了以沫的腿上,又倒了杯热茶,放在她的手边。
  
  以沫捧着茶杯,看着杯中袅袅白烟,若有所思的说:“其实我埋怨过我的爹娘,特别是姥姥出事的那几天四年惊变之爱遗落在哪里。<>”
  
  乐儿起身,挨着以沫坐下后,劝慰说:“我是不知道你的爹娘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才能放任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望啦但我想,天下的父母都一样,没有不疼子女的就好像我的爹娘,虽然每次对我恨得牙痒痒,但是我心里清楚,他们是极疼爱我的,我相信你的爹娘也一样。”
  
  以沫勉强的笑笑,说:“我知道他们不回来是有他们的苦衷,以前姥姥不说,我不太懂,但是到了京都后,我才晓得,原来爹娘当初带着年幼的我,离开京都时,娘是中毒昏迷了的,我想爹这些年应该是在找药给娘解毒吧”
  
  乐儿隐约也听说过这事,附和的说:“你知道就好,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所以才没来见你,你别乱想。”
  
  以沫低垂着眼,泪珠一颗颗的下坠,委屈的说:“我现在也不怪爹娘扔下我不管了,我就希望娘的身体能康复,他们能早一点回来我也想有爹娘疼惜,我也想任性一次。”
  
  乐儿心疼的握住以沫的手,不懂以沫的那种压抑,毕竟自小就在温室里长大的她,最大的痛苦就是爹娘的惩罚。
  
  “你可以把我的爹娘当你的爹娘啊他们都很喜欢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乐儿大方的将爹娘让了出来。
  
  以沫低低的摇着头说:“这不一样”
  
  “如果我的亲生爹娘也在,我就可以任性的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不用担心他们会因为我的调皮而不喜欢我,会因为我的任性而放弃我,但是其他人,他们不会无何止的包容我,就像你一样,你应该从来没有担心过伯母他们有朝一日会不喜欢你吧”
  
  乐儿愣了愣,回想下,觉得以沫说得很对。
  
  她不管再怎么闹,想的也只是逃避爹娘的惩罚,却从来没有想过,做了这件事情后,爹娘会不喜欢她了。
  
  “可是我会,你以前说我拘谨,我不是拘谨,而是我没有爹娘庇护,我不能任性妄为,因为没有人愿意无休止的容忍我。<>我会担心伯母不再喜欢我,我会担心我的存在让人觉得碍眼,我”说着说着,以沫泣不成声。
  
  乐儿手足无措的拿过以沫手中的茶杯,而后将她搂在怀里,一脸迷茫的说:“我虽然不太懂你的这种感觉,但是你有我和二哥啊而且你有景世子啊他们俩都愿意无休止的宠你。”
  
  以沫张了张嘴,无力辩驳。
  
  离修是对她宠,但就是如此,她仍然是不安的,若不是如此,她不会对离修这样任性,一步步的试探他的底限,一点点的要求他对她再好一点,再好一点。
  
  至于景世子,虽是堂兄妹,但到底没有相处过,她不知道景世子对她能好到哪一步,所以她大多时候不想太麻烦景世子。
  
  “我都不知道你心里压了这么多事情。”乐儿有些笨拙的拍着以沫的后肩,安抚她。
  
  以沫低低的轻笑,“我其实很羡慕你,有爹娘庇护,有兄长照顾,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就算是任性也没有关系,反正闯了祸事,也会有人收拾。”
  
  “你别这样啊以后我有什么,都和你分一半,你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跟着要哭了”乐儿微红眼眶,感性的说道。
  
  以沫破涕而笑,“你哭什么,你这么幸福半日偷玄。”
  
  乐儿擦着以沫脸上的泪,说:“那我把我的幸福分你一半啊你也别哭了,以后将军府就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样都行,真的。就算你做了什么坏事,我也都替你扛下,肯定不会让人发现,爹娘也不会讨厌你,你也可以任性,真的。”
  
  以沫抬起被泪水浸染过了晶莹明眸,笑问:“你说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不然让落夏作证。”乐儿望向落夏,对她努努下巴说:“你把我刚才说的话都记清楚,你以后就是我们的证人。”
  
  “大小姐刚才说的话,奴婢记得清清楚楚。”落夏眼神复杂的看了眼以沫。
  
  若是以沫不说,她都不知道以沫小小的年纪,心里还憋了这么多事情。
  
  她也同样无父无母,所以她很懂以沫说的这些感触。
  
  小时候被其他隐卫打得爬不起来的时候,她也曾经望着月亮叫着爹娘哭泣过,幻想着若是爹娘在的话,她就不用承受这些。
  
  后来,渐渐大了,她便将这些懦弱的感情都埋在了心底最深处,她明白只有自己越来越强大了,才能过得越来越自在。
  
  马车行驶了没多久,以沫一行人便到了县里。
  
  下马休息用膳的时候,离修注意到以沫的眼睛有些红肿,当下心疼的说:“怎么又哭了,明年我们再陪你回来,若是你想了,每隔两三个月,我们都可以回来小住几天。”
  
  “以沫她”乐儿嘴快,正准备说真相的时候,被以沫一下拉住了。
  
  她侧目带着警告的笑容说:“我想去如厕,你陪我去。”
  
  乐儿撇了撇嘴,跟着以沫一起离开了。
  
  两人一到拐角处,以沫立即警告乐儿,“刚才马车上的事情,你不许告诉哥哥和景哥哥,否则的话,我和你没完。”
  
  乐儿眨着眼问:“为什么不能说啊”
  
  “反正你别说,我觉得很丢人。”以沫脸带潮红的说道。
  
  若不是刚才离开杏花村,有感而发,一时说哭了,她也不会和乐儿说这么多。
  
  只是以沫防备了乐儿,忘记防备落夏了。
  
  她在这边警告乐儿的时候,落夏已经原原本本将刚才马车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暗卫除了武功要好,记忆也得好,否则的话,怎么办事。
  
  景世子和离修听完了事情的始末,脸色都十分的难看,特别是离修,他以为他对以沫已经够好了,却不知道她心底还有这么多不安。
  
  在来京都时,他倒大致了解一些,所以那会儿,他为了以沫,经常斥责乐儿。
  
  其用意也包括了宽慰以沫的心,让她了解,不管他们去到哪里,她夏以沫永远在他离修心中最重要。
  
  可是这样的做法,并没有真正让以沫释怀。
  
  “我们给她再多的关爱,也抵不住父母的爱,我觉得现在首要的就是先把叔叔婶婶先找回来重生:商门毒妻。”景世子沉吟了会,才脸色极差的开口。
  
  离修没有立即回话。
  
  倒不是担心夏楚明夫妻回来后,以沫就要离开他,而是想着,夏楚明夫妻若是不回来,以沫心里还能有一个念想。
  
  若是真让他们查到夏楚明夫妻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对以沫而言,打击更加沉重一些吧
  
  “七八年过去了,以你叔叔的医术,再难治的毒应该都治好了吧否则的话”离修欲言又止,景世子却懂意思。
  
  只是他和以沫一样,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肯定的说:“不会的在我的印象中,就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叔叔,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婶婶,他们在一起,肯定什么事都能克服过去。”
  
  离修不忍打击这对兄妹,但是上世的结果,他却记得清楚,不过转念一想,上世直到他们将军府败落,也没有消息说夏楚明夫妻已经过世,说不定真的活在这世上某一个角落也不一定。
  
  “那行,在没有找到你叔叔他们的行踪前,我们先别告诉以沫这事,免得她心里牵挂,你觉得如何”离修想了下,折中说道。
  
  景世子懂离修的意思,但他却觉得没有这种必要,叔叔和婶婶肯定不会出事,肯定好好的活在这世上。
  
  但是他却不反对这样保护以沫的方式,便说:“嗯我们各自行事吧叔叔婶婶出城后,肯定是把以沫他们送到杏花村后才离开的,但后来去了哪里,唯一能问的贾嬷嬷也不在了,只能由着我们大海捞针,但是这些年,我也琢磨了许多,叔叔应该是带着婶婶去寻解药了,一些能生长稀罕药材的地方,可能能够找到他们的足迹。”
  
  离修赞同的说:“好,就以杏花村为界,我们一北一南,若是有任何消息再联系。”
  
  “嗯”景世子应了声,突然说:“多谢。”
  
  离修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不想以沫难过,她若是想要爹娘陪在身边,只要她的爹娘还在世,上天下地我也会替她找回来。”
  
  反正以沫的爹娘还在世的话,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就他对夏楚明的了解,以沫的婚事都不用他动手脚,夏楚明就会直接将婚事退了。
  
  而他再解决了自身的麻烦事后,以他对以沫的深情,夏楚明不会拒绝把女儿嫁给他。
  
  毕竟重情的人懂得他的情深。
  
  景世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离修,他能感觉到离修对以沫的维护,不比他这个亲哥哥少。
  
  一个男人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能有这么深的感觉,除了一种,他想不出其他,但眼前形势不明,他也不好多说,只得将心中的疑惑暂时压下。
  
  第一次当面坦诚后,他回去就想了离修的话,六皇子的确不是良配,他的身体是一道坎。
  
  不过这些也不是他能做主的,一切等叔叔回来后,再看叔叔怎么说,若是叔叔能治,自然就不是问题。
  
  若是叔叔也治不好的话,他也不会同意以沫嫁给六皇子,毕竟对女人而言,子嗣才是下半生的保障天煞宠后。
  
  没多时,以沫和乐儿回来时,饭菜已经上了桌。
  
  以沫一脸粉饰太平的样子,景世子和离修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始末,自然也不会再多问,只是顺了她的心意,假装什么都不清楚。
  
  简单的用了膳,一行人又上了马车,一路披星戴月,赶在关城门前回了京都。
  
  等回到将军府,沐浴躺到床上后,以沫只觉得浑身像是要散架了似的,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
  
  “起来吃碗甜汤了再睡。”离修失笑的将以沫抱起。
  
  以沫慵懒的拢了拢发,说:“以后我们还是做三天的行程吧这一路太赶了。”
  
  “好”离修笑容宠溺的回答,若有所思的揉了揉以沫的眼角,却没有多说闲话,将人抱到椅子上后,便让她赶紧喝了甜汤睡觉。
  
  次日一早,以沫早早的就起了身。
  
  书竹上前侍候,说:“姑娘怎么不多睡一会”
  
  以沫伸伸懒腰说:“不睡了,哥哥和乐儿陪我出去了两天,昨晚回来得太晚了,所以没去给伯母请安,今天一早应该要去一趟的。”
  
  书竹觉得以沫的想法是对的,也没有再拦着,侍候她梳洗用了早膳,便陪着一起去了程氏的院子里。
  
  程氏看到以沫这么早就来了,乐呵呵的说:“你这孩子真是的,昨晚那么晚回来,今天一早怎么不多睡一会。”
  
  以沫腼腆的笑着,“昨天回来得晚了,就没有来向伯母报平安,怕伯母担心,所以一早就过来了。”
  
  程氏目光和蔼的看着以沫,说:“你这孩子就是太面面俱到了,你偶尔也要学学乐儿,在伯母眼里,你和她是一样的,难道伯母会跟你计较这些小事吗赶紧回去睡一个回笼觉。”
  
  以沫愣了下,心里暖暖的。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说:“伯母不用担心,我睡够了呢这两天大多时间都坐在马车上憋着,此时四下走走正好。”
  
  程氏见以沫这样说,便不多劝,只说:“那中午就留在伯母这里用午饭,伯母让厨房里多做几样,你喜欢吃的菜。”
  
  以沫笑眯眯的说:“伯母真好,谢谢伯母。”
  
  程氏说:“去玩吧也顺便把乐儿那个懒丫头叫起来,我都起来这么久了,她还睡在床上打呼噜。”
  
  以沫失笑的说:“我现在就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