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5、祭拜姥姥

105、祭拜姥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至于落夏,这是她被派到以沫身边来,第一次看到男女主子分床而睡,所以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很快又收敛了表情。
  
  “噢,好!”以沫乖乖的应下,惹得离修不满的朝她看了一眼。
  
  离修此时心情复杂,即满意以沫的懂事,又失望她的妥协,怎么就一点点挣扎不舍的心情都没有呢?
  
  亏得他私心里还一直在埋怨景世子和乐儿两人多事跟来。
  
  喝了姜茶,以沫和乐儿在落夏的侍候下,又各自泡了足暖了身子,休息了一会,栓子跑来叫门。
  
  “栓子哥?”以沫有些惊喜的叫道,问:“栓婶不是说你去镇上做买卖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啊?”
  
  栓子抓了抓后脑,一脸憨笑的说:“我听人说你们回来了,所以就赶紧赶了回来。”
  
  以沫笑盈盈的上前,仰着小脸说:“很久不见栓子哥了,栓子哥又长得高壮了一些。”
  
  栓子窘红着脸说:“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看着两人寒暄的样子,景世子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语气微冲的问离修。
  
  “这小子是什么人,凭他也配喜欢我妹妹?”
  
  离修很懂景世子这种不平的心情,但也极客观的说:“栓子是栓婶的儿子,挺憨厚
  
  子,挺憨厚的一个人,而且对以沫也挺好的,虽然我也不满意他看以沫的眼神,但换一个角度想,这证明以沫优秀,才会被人喜欢。”
  
  景世子黑着脸,不高兴的说:“你毕竟不是以沫的亲哥哥,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可没你大方,换不了这样的角度。”
  
  离修被噎得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以沫不是他的亲妹,却是他的媳妇好吗?
  
  他心里被蚂蚁啃的感觉,绝对比景世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街坊邻里的,他不能直说什么。
  
  就见景世子上前,插在以沫和栓子中间,笑得疏离的问:“不是说吃饭了吗?”
  
  栓子忙说:“对对,我娘叫我过来叫你们去吃饭。”
  
  景世子冷冷的说:“还不带路。”
  
  栓子憨笑一声,摸摸后脑,不知道哪里得让这位长得很俊的公子厌恶了,但却也不敢问,只会傻笑着出门带路。
  
  以沫扯了扯景世子的衣袖问:“景哥哥,你做什么啊?”
  
  “我没做什么啊!”景世子对着以沫时,笑容有如春风抚面的感觉。
  
  以沫嘟着嘴,抱怨的说:“你少骗我了,你刚刚对栓子哥那样做什么,你不喜欢他吗?”
  
  景世子敛笑说:“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你是我的妹妹,他算什么东西,也敢觊觎你。”
  
  以沫小脸通红,小声撒娇说:“景哥哥……”
  
  景世子妥协的说:“好啦!只要他不再往你面前凑,我也就不和他计较了。”
  
  以沫瘪瘪嘴说:“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中午就回去了,你就不要给他脸色看了嘛!栓子哥这人挺实诚的,没有一点坏心思。”
  
  景世子的阅历,比起以沫来说广很多。
  
  栓子是什么样的性子,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只是像景世子这样的身份,高高在上惯了,不管栓子是用什么心思去看待以沫,在他的眼里,那都是对以沫的一种亵渎,他因此不喜欢栓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在这种等级森严的社会下,景世子没有高尚到有那种人人平等的心思,在他眼里,栓子都不如王府的下人。
  
  他又怎么会容许自己疼惜的妹妹,被这样的人喜欢。
  
  “好不好嘛,景哥哥!”以沫怕等会餐桌上会闹出难看的事情,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朝景世子撒娇。
  
  离修逮到机会训斥:“你这样做也只是让以沫为难而已,在我们的眼里,栓子是不算什么,但是在以沫的眼里,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
  
  景世子蹙眉,很不喜欢离修此时用的这个词。
  
  但好在他只是说从小一起长大,若是他敢说出青梅竹马这四个字,景世子可不保证自个儿的修养,不会立刻翻脸。
  
  “对啊,景哥哥,好嘛好嘛!”以沫拉着景世子的手臂左右摇晃着,娇娇软软的声音,使得他不得不妥协。
  
  “好吧!但你不许再跟他多说话,也不许对他笑得那么甜。”景世子有些强势的下命令。
  
  离修在一边十分认同的说:“对!不许对他笑。”
  
  这些话,他早就和以沫说了,但这次可能久未见面了,以沫早就把他的话忘得干干净净了。
  
  见面就冲上去叫栓子哥,真是平白被他的心里被猫挠了一下,怪不舒服的。
  
  “好嘛!”以沫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回答。
  
  好在栓子虽然憨厚一些,但也不是真的傻,看得出来景世子不喜欢他,但率先走在前面,所以没有听到几人的谈话。
  
  到了栓婶家里,饭菜已经端上了桌,却不见栓婶的人。
  
  以沫下意识的朝着栓子笑问:“栓子哥,栓婶呢?”
  
  她话音刚落,一左一右两个哥哥同时轻咳了一声,以沫愣了下,忙收敛笑容,板着一张小脸。
  
  栓子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私下的波涛汹涌,望向厨房方向叫了一声,“娘,以沫他们来了。”
  
  厨房里,栓婶忙探出一张脸,笑容满面的说:“以沫,你们来了,快些入坐,我这里再炒一个小菜就完事了,你们先吃,别等饭菜凉了。”
  
  栓子招呼着以沫等人入座,以沫让离修他们先坐下,自个儿跑到了厨房。
  
  这才跨了一只脚,就听到栓婶叫说:“哎哟!厨房里这么脏乱,你来做什么,赶紧去厅里坐着。”
  
  以沫笑眯眯的上前,“没事的栓婶,我来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没?”
  
  栓婶笑说:“哪里就需要你帮忙了啊!这菜起锅就行了,你赶紧去坐着吧!”
  
  栓婶说罢就直接将青菜起了锅,以沫帮着把菜端到了厅里,栓婶也忙跟着出来了。
  
  栓婶一边上前,一边说:“粗茶淡饭,你们不要嫌弃啊!”
  
  以沫笑容甜美耸耸鼻子,一脸夸张的说:“这大块鸡,大块肉,还粗茶淡饭啊!这平日过年过节都没有这么好的伙食呢!”
  
  “是啊!伙食很好。”乐儿笑着接话,目光却是有些奇怪的盯着桌上的饭菜。
  
  毕竟栓婶的手艺也就普通,炒出来的菜色也不是那么好看,而且对于栓婶她们这样的普通农妇来说,少有机会做满桌子的大鱼大肉。
  
  厨艺这种事情,也是熟能生巧,少做自然就会生疏。
  
  但好在以沫懂事,吆喝大家吃的同时,不忘夸奖栓婶的厨艺,再加上离修几人也没有谁表现出不满或者十分娇贵的样子
  
  娇贵的样子,一顿饭下来,倒也和乐融融。
  
  吃了饭,稍坐了一会,以沫等人就回去了,毕竟赶了一天的路,明天又要上山,又要回京,今晚若不休息好,明天可有得受了。
  
  回到家里,乐儿立刻让落夏打了碗清水来让她漱口。
  
  她咕噜咕噜几下,冲淡了口里的味道后,才说:“栓婶这鱼做得也太腥了些吧?”
  
  以沫失笑的说:“哪有这么夸张,普通百姓人家的饭菜就是这样,你以为所有人家的饭菜都像宫中御宴一样,有这么多种调料啊。”
  
  乐儿瘪着嘴说:“这不比宫里,就是比我家里也差远了。”
  
  以沫苦笑不得的剜了乐儿一眼,“你家可是将军府,这西夏王朝有几个府邸比得上你家啊!”
  
  越是权贵的人家,生活就过得越精细。
  
  乐儿本来就是一个嘴馋的丫头,和永平两人凑在一起,天下好吃的东西,但凡她们听说过的,也都尝过了。
  
  嘴巴也的确比普通人要叼一些,所以简单的粗菜淡饭,对她们而言,的确也只是生菜变熟菜而已,算不得是佳肴。
  
  “不过看不出来啊!这么不喜欢吃那桌子饭菜,你都能忍下来,还表现得高高兴兴的样子。”经这事,以沫对乐儿倒是刮目相看了。
  
  她先前还觉得乐儿来了杏花村,可能会不习惯这里的生活。
  
  乐儿白了眼以沫,理所当然的说:“这是肯定要的啊!虽然我觉得饭菜不好吃,但是我能看出来,这是他们能拿出来的最好食物了,他们用心招待我们,不管好不好吃,我总不能糟蹋这份心意吧!”
  
  以沫挑眉,轻轻一笑。
  
  能说出这种话的乐儿,和她初次相识的乐儿,有着天壤之别。
  
  她想,这样的乐儿,才是真正的她吧!
  
  有着贵族小姐该有的修养,懂得看场合分时宜说话。
  
  晚上躺在床上,乐儿翻身就睡着了,倒是以沫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会,后还是落夏忍不住出声询问了她一句,她才老实下来。
  
  “姑娘,是不是床太挤了,奴婢去打地铺。”落夏说罢,就要爬起身。
  
  以沫也不敢再矫情了,忙声说:“没事,我就是不习惯而已,你快些睡吧,我也准备睡了。”
  
  这大冬天的让人家打地铺,不是摆明了让人家生病吗?
  
  虽然落夏是她的丫鬟,但她也不能做这样没良心的事情。
  
  故意压抑着不翻身,倒是没过多久,就真的睡着了。
  
  次日一早,以沫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
  
  打着呵欠的时候,门口就响起了栓婶的声音。
  
  “以沫,你们起身了吗?”
  
  以沫扬声朝着门口回答说:“起了。”
  
  栓婶忙答:“那你们快些梳洗了过来吃早点,栓婶做了满满一大笼子的包子和馒头。”
  
  “好咧,我们马上就过来。”以沫扯着嗓子回答了两句,嗑睡也都跑光了。
  
  她一边穿着衣,一边叫着乐儿,“赶紧起来了,我们上山拜祭了姥姥就要赶回京都了。”
  
  乐儿缩在被窝里,模糊不清的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再睡一会就好!”
  
  “不许睡,给我起来!”以沫上前,粗鲁的就把乐儿的被子掀了。
  
  在这里可不比将军府,被子一掀,冷得乐儿直接跳了起来,叫道:“你谋杀啊!”
  
  以沫斜着眼神说:“行了,起来了就赶紧穿衣服,没时间可以折腾了。”
  
  乐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被以沫强行拖了起来,她吩咐落夏说:“你负责给她穿衣服,别再让她睡着了。”
  
  乐儿缩在一团抖了抖,没好气的说:“还睡什么啊!被子都被你抢走了。”
  
  以沫懒得理乐儿的抱怨,直接把衣服丢到乐儿的身上,她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也不用落夏侍候,便将衣服穿好了。
  
  一起洗梳出房门后,就见离修那边早已收拾好了。
  
  以沫忙说:“我们赶紧去栓婶家里吧!别让栓婶久等了。”
  
  “嗯,东西就先放到这里,等用过早点了,再让易卫他们来拿,我们先过去。”离修接话,率先步出屋。
  
  一行七人又到了栓婶家,以沫扬声笑说:“栓婶,我们又来蹭饭啦!”
  
  栓婶笑眯眯的摆着碗筷,看到以沫他们过来,忙说:“胡说什么,什么蹭饭,你们能吃饭,栓婶心里高兴着呢!你们快坐下,栓婶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自己揉了点面做了包子馒头,熬了稀粥,你们将就着用点。”
  
  以沫率先坐下,并对乐儿等人说:“栓婶做的馒头可好吃的,松松软软的。”
  
  乐儿坐下拿起馒头,尝了一口,笑说:“的确软软的,很香。”
  
  “喜欢就多吃一点!”栓婶忙招呼大家吃馒头,又一人给添了一碗稀饭。
  
  早点很快不用完了,一行人出门,拿了祭拜所用的物品,便上了山。
  
  上山的路上,碰见几个村里人,都十分热情的和以沫打招呼问:“以沫回来啦。”
  
  “嗯,我回来看看姥姥。”以沫笑答。
  
  “真是有孝心啊!”村民笑着回应,并说:“待会祭拜完了你姥姥,来婶婶家里坐坐,婶婶烙饼给你吃。”
  
  以沫笑眯眯的说:“好咧!等会有空一定去。”
  
  一路上山,如此对话几回。
  
  乐儿在旁边笑说:“看不出来啊!你人
  
  来啊!你人缘倒是挺好的。”
  
  以沫狐疑的蹙眉,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回来,以前那些欺负过我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遇见,所以你看着才觉得都是好人。”
  
  “原来是这样,他们都搬走了吗?”乐儿好奇的问。
  
  以沫耸耸肩,无辜的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身后两个知道真相的男人,却是三缄其口,什么也不愿意说。
  
  到了姥姥的小坟包前,以沫眼眶不自觉的就湿了,声音哽咽的说:“姥姥,以沫来看你了。”
  
  说罢,就直接跪了下去。
  
  吓得景世子和离修一左一右的将她搀扶起来,落夏也迅速在坟前放了一个垫子。
  
  两人这才松开以沫,让她又跪在坟前。
  
  “姥姥,我想你了!”以沫轻轻一句说完,便垂下了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
  
  景世子和离修同时露出心疼的表情。
  
  景世子望着贾嬷嬷的坟包,心情也十分的复杂,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开口说:“嬷嬷,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禹景,这么多年辛苦你照顾以沫,把她教得这么好,现在我已经找到她了,也请你安心,以后的日子,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再让她受丁点委屈。叔叔婶婶那边,我也会派人去找寻他们的下落,请你也不用担心。”
  
  以沫一声哽咽,扬着满是泪痕的小脸说:“姥姥,你听到了吗?我找到了堂哥,他认了我,也愿意照顾我,所以你不要担心我。”
  
  景世子心疼的摸着以沫的发顶。
  
  离修帮着落夏把祭拜的物品都摆好,又塞了一堆纸钱在以沫的身边说:“给你姥姥多烧点纸钱。”
  
  “嗯!”以沫重重的应了声,在蜡烛上点燃了纸钱,一边烧一边叫道:“姥姥收钱了,姥姥收钱了。”
  
  离修微退一步,看着干净整洁的坟包,侧目对栓婶子说:“姥姥的坟包,您经常帮着打理吧?”
  
  栓婶子笑说:“也没有经常帮着打理,就是收拾自家男人的坟时,顺手就把这里也整理了。”
  
  离修以前在杏花村住了几个月,哪里不知道栓婶子经常打理她男人的坟,差不多每隔一个月就要上来除一次草。
  
  因此,听了这话,他十分感激的说:“多谢。”
  
  “都是乡里乡亲,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栓婶说道,指了指另一条路说:“你们在这里说着,我去我男人那边看一下。”
  
  “好!”离修很满意栓婶的识趣。
  
  见她走了,离修才拍拍以沫的肩膀,对她说:“姥姥这些日子不在你身边陪着,肯定很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不如你把京都的一些事情都说给姥姥听。”
  
  “嗯!”以沫重重的应了一声,便细细说起她到京都后发生的事情,认识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事无大小,一一说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