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5、祭拜姥姥

105、祭拜姥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以沫和乐儿嘀嘀咕咕的时候,马车停在以沫居住了七八年的老房前。
  
  只看离修和景世子大方的跃下马,以沫和乐儿随后也跟着下了马车。
  
  瞬间,周围就响起了热烈的讨论声。
  
  “他们在贾大夫家门前下了马车,可贾大夫家不是没人了吗?平日里也是栓婶帮着收拾的。”
  
  “你说那蒙面的小姑娘是不是夏以沫啊?”围观的村民突然问了一句,好巧不巧被笑盈盈的乐儿听到。
  
  乐儿笑容一僵,愣了下,诧异的叫了出来,“你是夏以沫?你姓夏?”
  
  以沫手足无措的看向离修和景世子,只见两人都十分的淡定从容,好像这样的场景,早就在他们的预料当中似的。
  
  “你小声一点。”以沫尴尬的拉着乐儿低语。
  
  乐儿一下甩开以沫的手,气呼呼的说:“你竟然骗我,原来你就是夏以沫。”
  
  以沫轻咳一声,扯着乐儿快速往屋里走,并说:“你跟我来,我和你解释。”
  
  乐儿嘟着嘴,满是怒容的说:“你若不解释清楚,我不会放过你的。”
  
  “行了,我的姑奶奶,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行吗?”以沫满是无奈的口吻。
  
  乐儿努努嘴巴说:“这还差不多。”
  
  到了屋里,乐儿四下扫了一眼,也没有多发表言论,便挑高了眼尾看向以沫。
  
  以沫拿下面纱,露出一张娇美的小脸,想了想说:“这话要从何说起呢!”
  
  乐儿忽见以沫容貌,双眼发直,吸了吸口水说:“你长得可真好看,难怪你整天藏着掖着。<>”
  
  以沫轻轻睨了一眼乐儿,如点漆般迷人的桃花眸中渐渐涌起笑意,晶莹的双唇微微轻启,溢出银铃般的笑声。
  
  她娇媚的容颜,让乐儿看得眼睛发直,面如桃花。
  
  离修和景世子随后进屋,就见乐儿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两人不免有些哭笑不得。
  
  离修更是斥责,“离乐儿,你够了啊!你一个姑娘家望着另一个姑娘吞什么口水啊!”
  
  乐儿回神,猛的擦了两下嘴,回眸怒瞪离修,娇吼:“怪我咯?谁叫以沫长了一副很好吃的样子。”
  
  以沫小脸一红,嘀咕:“我又不是食物。”
  
  离修和景世子却是同时想到不该想的位置去了,一起尴尬的将脸撇向另一边,一副打量家中摆设的样子。
  
  乐儿笑眯眯的摸了摸以沫的脸颊,有感而发的说:“啊,你小脸可真滑啊!”
  
  以沫是见过乐儿穿男装调戏小姑娘的样子,不免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够了啊!也给我收敛一些。”
  
  离修和景世子有些听不下去了,扭身吩咐下人去收拾屋子。
  
  以沫握住乐儿不老实的双手,歪着脸想了会才开始说。
  
  “这事得从我姥姥过世说起……”
  
  听着以沫银铃般的声音,说着以往的那些不开心,乐儿也渐渐收起笑脸,反手握住了她的双手。
  
  故事不长,在姥姥去世前,以沫的生活是几年来如一日,刻板无趣,三言两语就能带过去,在姥姥去世后几天,以沫的生活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在很快就遇到了离修。<>
  
  乐儿待以沫说完了,才发问。
  
  “你的意思是说你骗了我二哥,意思认他当哥哥,他恢复记忆后也没有怪你吗?”
  
  以沫嗯了声,说:“哥哥是好人,不但不怪我,而且一如往昔的疼惜我。”
  
  乐儿嘴角抽了抽,脸色怪异的说:“二哥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最讨厌被人算计了,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你,想不通!”
  
  以沫双手往脸颊上一捧,故意做出可爱的样子说:“可能哥哥觉得我可爱,不忍心责备我。”
  
  “切,我二哥才不是贪图美色的人!”乐儿想也没想就否认了。
  
  以沫耸耸肩,表示她也想不到原因了。
  
  其实乐儿的怀疑,以沫也曾经想过,只是看着离修待她这么好,她觉得想这些没有意义。
  
  不管哥哥是为了什么原因,原谅了她的欺瞒,但总归哥哥还愿意待她好,疼惜她,就足够了。
  
  乐儿摇头晃脑的问:“可是这跟你改姓回京都有什么关系啊?”
  
  以沫轻戳着乐儿的额说:“你傻了啊!我一个人独自回京都,会被人说成什么样子啊!而且爹娘当初的意思是让我在杏花村里待他们,他们会在我及笄前回来。”
  
  乐儿嘴角抽了抽说:“京都是有许多八婆,嘴多好说闲话。”
  
  以沫下巴一努,说:“你知道就好,所以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关于我的身份,否则的话,我就麻烦了。”
  
  “行啦!你都这样小心翼翼了,我哪里可能说漏嘴!”乐儿说罢,突然啊了一声。<>
  
  声音大得在另一边屋里的景世子和离修都冲了过来。
  
  两人刚到门口,就听到乐儿惊讶的说:“难怪你一直追问六皇子的事情,你不就是六皇子的未婚妻吗?”
  
  以沫愣了下,有些羞愧的说:“我没有一直追问,我只是好奇他长什么样子,是什么人而已。”
  
  乐儿挤眉弄眼的朝着以沫说:“少来了,我懂你的心思。”
  
  以沫娇斥一声,“你懂什么啊!说得好像你说了人家似的!”
  
  “我有什么不懂啊!我和你同年好吧!虽然我还没有定婆家,但这种事情不是早晚的吗
  
  这种事情不是早晚的吗?有了婆家,自然就会好奇未来的夫君长什么样子,这没有什么可羞人的!”乐儿搂着以沫的肩,一副懂她心事的口吻说道。
  
  离修沉颜不悦的出声提醒,“行了,都不是小姑娘了,什么都敢说出来,也不觉得羞。”
  
  乐儿吐吐舌,看到景世子也在,冲着以沫说:“难怪景世子对你这么好,原来他才是你的亲哥哥。”
  
  以沫微微一笑,说:“是啊!景哥哥很厉害,他一下就认出我了。”
  
  景世子眼底渐暖,宠溺的看着以沫。
  
  乐儿有点不是滋味的说:“亏得先前我还觉得你认义兄很容易,一认一个准,我还说也要认几个义兄玩玩。”
  
  以沫憋着笑,望向离修,就见他一脸不悦的说:“怎么,你有三个哥哥你还嫌少了是吧?想再多要一个哥哥来管着你?”
  
  乐儿咦了声,问:“义兄还管我吗?不是只负责对我好就行了吗?”
  
  以沫憋着笑,朝着离修努努嘴,问乐儿。
  
  “你觉得哥哥只负责对我好?没有管我?”
  
  乐儿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义兄什么的和我没有关系,上面压着我管的人已经太多了,我可不想再多来一个。”
  
  “你知道就好!”离修没好气的轻斥了一句。
  
  正说着话的时候,大门被人推开,栓婶一脸狐疑的探首向里张望。
  
  “是以沫回来了吗?”
  
  屋里以沫听到声音,眼神一亮,惊喜的说:“是栓婶来了。”
  
  她说罢,提着裙摆就出了门。
  
  看到熟悉的面孔,以沫立刻小跑上前,仰着小脸欣喜的说:“栓婶,好久不见了。”
  
  栓婶高兴得手舞足蹈的说:“哎呀!真是以沫啊!刚才听村里人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呢!我还怕是谁趁我不注意,打你房子的主意呢!”
  
  以沫笑盈盈的说:“不是呢!栓婶,是我,我回来了!”
  
  栓婶欢喜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些日子出去,可有受什么委屈,快跟栓婶说说。”
  
  “我一切都好,哥哥待我很好,而且我还找到我的堂兄了,他也待我极好。”以沫笑弯了眼,简单的汇报着近况。
  
  栓婶握着以沫的手,直说:“好就好,好就好!你这孩子说走就走了,栓婶一直担心你过得不好。”
  
  以沫眼眶微红,扬起笑脸说:“劳栓婶担心了,我过得很好,倒是栓婶,你和栓子哥还好吗?”
  
  栓婶笑望了一眼以沫身后的离修,才说:“好着呢!而且你哥哥在你们走前,给了我们一百两银子,现在栓子拿着这些银子在镇里做了点小生意,倒也不错。”
  
  以沫说:“这是好事啊!栓婶怎么不和栓子哥一起去镇上住?”
  
  栓婶嗔怪的瞪了眼以沫,说:“我怎么能离开杏花村呢!我还要守在这里,等你爹娘回来了,告诉他们你的去处呢!否则的话,你爹娘回来了,不就找不到你了。”
  
  以沫感动的反握住栓婶的手说:“栓婶你真好。”
  
  “傻孩子!栓婶这是应该的。”栓婶脸皮微窘。
  
  当初离修要给他们银子,他们是不要的,但是离修过于强势,他们想拉拉扯扯还银子都没有机会。
  
  后来拿了这银子更是不安乐,哪里敢辜负离修的托付。
  
  不说守在这里等以沫的爹娘,就是他们的家,栓婶也是每隔一天就会过来打扫一次。
  
  所以以沫他们这次回来,屋里仍旧干干净净,只需要把他们带来的被褥等物换上,便也住下。
  
  “栓婶!”离修适时的叫了一句。
  
  以沫侧身忙对栓婶说:“我今天回来是为了祭拜姥姥,两位哥哥特意一起陪我回来,这位就是我的堂兄,他很疼我的。”
  
  栓婶上下打量了一眼景世子,瞠目结舌的说:“以沫啊!你这堂兄长得可真俊,就跟观音菩萨似的。”
  
  以沫瘪着笑,调侃的看向景世子说:“我有一个观音哥哥了。”
  
  景世子也不恼,清楚乡下人都没有什么文化,毕竟对他们而言,能填饱肚子就行了,甚少上学堂的,更何况是村妇。
  
  “我妹妹这些年多亏了你们帮衬,这次来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一点绵薄之礼,还望栓婶收下!”
  
  景世子说罢,尉臣就自屋里抱了两匹布及几袋子吃食出来。
  
  栓婶看到,忙推拒的说:“使不得使不得!当年以沫姥姥在时,我们村里谁没受过她的恩惠,说来也一直是我们沾她们的光。”
  
  以沫看了眼景世子准备的布料,不是权贵人穿的锦布,就是一般上好的棉布,十分适合栓婶她们。
  
  穿出去显得精致,但却又不容易磨坏。
  
  想到这些,以沫觉得景世子十分有心,心里暖暖的。
  
  她跟着劝说:“栓婶你就收下吧!景哥哥最喜欢买这些东西了,你房里的衣物和首饰,多得都快塞不下了,你不收,他还不高兴。”
  
  栓婶哭笑不得的说:“他这是心疼你,对你好呢!”
  
  以沫笑眯眯的说:“我知道啊!所以栓婶你也快收下吧!我跟景哥哥说了,你待我好着呢!他这是投桃报李。”
  
  栓婶正犹豫的时候,易卫也把离修准备的布匹和吃食拿出来。
  
  以沫捂着小嘴,窃笑说:“好了,这下不用推了,两个哥哥都给你准备了礼物。”
  
  栓婶
  
  栓婶燥红了脸说:“这怎么好意思。”
  
  以沫笑眯眯的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收下吧!”
  
  栓婶见以沫他们盛意拳拳,也没有再矫情,只是强势的说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今晚就在婶子家里吃饭,你们也别折腾了,吃了饭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婶子陪你们上山看我姥姥。”
  
  以沫嘴甜的说:“就麻烦栓婶了,好久没有尝过栓婶做的菜了,还十分的惦记呢!”
  
  “行,等会栓婶就做几个拿手菜给你尝尝!”栓婶见以沫同意了,也略略松了口气。
  
  她现在一眼就能看出以沫的富贵,也怕以沫不习惯再去她家的破房子里,但见以沫满心欢喜应下的样子。
  
  她心里也是极舒坦的。
  
  虽然以沫变得富贵了,但以沫的本质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单纯和善的小姑娘。
  
  “虽然我没有提前准备礼物,但是你怎么着也得介绍我一下吧?”乐儿捅着以沫的纤腰,不满的说道。
  
  以沫失笑,扯着乐儿的手对栓婶说:“栓婶,这是我的好朋友,她叫离乐儿,你叫她乐儿就可以了。”
  
  “栓婶好!”乐儿乖乖巧巧的叫了一声,并说:“这一次来得突然,以沫事先也没有告诉过我这里的情况,害得我什么都没有准备,明年我再陪以沫来的时候,肯定给您准备一份大礼。”
  
  栓婶哭笑不得的说:“傻姑娘,我一个做长辈的,哪有惦记你们礼物的道理,明年再来,你们空手来就是了,可千万不要这么多礼,我都不好意思了。”
  
  乐儿笑嘻嘻的和栓婶寒暄了几句。
  
  看得以沫都微微侧目了,她以为乐儿会不习惯这样的应酬,毕竟将军府的婆子都穿得比栓婶体面一些。
  
  栓婶说了几句,便说:“好了,我就不多打扰你们了,想你们刚回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安顿,我就先回去做饭了,一会饭菜做好了,我再来叫你们。”
  
  “好,就麻烦栓婶了,我们一共有七个人,栓婶可得多煮点米噢!”以沫调皮的笑说。
  
  栓婶爽快的应下,“放心,我肯定煮上大大的一锅饭。”
  
  这次出来,离修和景世子都只带了一个侍卫,以沫也只带了落夏,乐儿更是被以沫强行限制了,一个丫鬟都没有带在身边。
  
  毕竟她的身份让乐儿知道就算了,总不至于让所有丫鬟都清楚吧!那还叫什么秘密啊!
  
  栓婶走后,乐儿就拉着以沫各个角落打探了一番,嘀咕说:“想不到你堂堂王府小姐,竟然是在这样的地方长大。”
  
  以沫耸耸肩,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却也解释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姥姥对我十分照顾,虽然有些地方不好做得太明显,但日子过得尚算精细。”
  
  乐儿撇撇嘴说:“哎!隐姓埋名就是这样的,真麻烦。”
  
  以沫好笑的说:“你别一副你曾经经历过的口吻好吗?”
  
  乐儿娇嗔说:“不识好人心,我这是替你在感叹。”
  
  “行了行了。”以沫失笑的打断她的话。
  
  没多时,落夏的声音响起。
  
  “姑娘,姜茶已经煮好了。”
  
  落夏是这次随行的唯一丫鬟,到了杏花村的老家,她便被直接打发到了厨房熬姜茶。
  
  好在屋子被栓婶收拾得干干净净,她只要把随行带来的茶具都拿出来就行。
  
  所以姜茶熬得很快。
  
  七人围在一屋喝姜茶暖身子。
  
  三位下人都是以沫、离修和景世子最得力及最信任的人,所以也没有讲究太多的礼数。
  
  喝姜茶的时候,离修淡淡的说:“两间房都收拾出来了,今晚你们三人就住以沫以前睡的那屋,我和景世子他们就住另一屋。”
  
  以沫和落夏同时看向离修。
  
  以沫是因为突然听到这样的安排,才想到晚上睡觉的问题,一时有些怔忡。
  
  毕竟景哥哥也在,她自然不可能和哥哥睡一床。
  
  她又不是傻的,这么大的岁数了,怎么可能能够和哥哥挤一床,只是平时装傻卖萌,假装不明白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