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4、走亲访友

104、走亲访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年初二一早,将军府上下就在收拾东西,准备去程氏娘家。
  
  初一崽,初二郎,这种习俗,在各地都是一样的,就是京都这些权贵人家也一样,所以一早起来,程氏就在准备带回家的东西。
  
  带回娘家的东西,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只需要搬到马车上即可,所以收拾起来也很快。
  
  以沫和乐儿及阮氏坐在一辆马车上面,阮氏背靠着垫子问以沫。
  
  “明天我和你们大哥要回一趟娘家,你们和我们一起去玩吗?”
  
  以沫看了眼阮氏的肚子,视线又回到她的脸上说:“好啊!有我跟着,伯母也会放心一些。”
  
  阮氏这些天和以沫相处,发现她是一个很大方的人,说话便也十分的直接。
  
  “是啊!虽说现在胎儿很稳定,但是你不跟在我旁边,让我就这样回娘家,我心里也没有底气。”
  
  以沫笑吟吟的回答:“大嫂放心好了,孩子很健康,明天我和乐儿保护你,我们一文一武,肯定让你高高兴兴的回娘家,平平安安的回夫家。”
  
  “是啊!就交给我们了!”乐儿拍拍胸脯,对这份差事很满意。
  
  再说大嫂的娘家阮府,她也去过好几次,每次过去,阮府上下对她都是客客气气,唯恐一丝怠慢,她哪里有不愿意去的道理。
  
  “就麻烦你们啦!等我肚子里这孩子出来后,以后一定让他好好孝敬你们两位姑姑!”阮氏笑言道。
  
  乐儿掰着手指威胁说:“这是一定的,他要是敢不孝敬我们,我就揍得他满地找牙。”
  
  以沫失笑出声,阮氏也跟着笑了起来。<>
  
  说说笑笑间,很快就到了程府。
  
  程氏出嫁二十载,每年初二,离元帅都会陪同程氏回娘家看望亲人,所以一早,程府也有人在门口等候。
  
  看到将军府的马车缓缓而来,早就有下人回屋里报信。
  
  “大小姐,大姑爷,总算把你们盼来了,老夫人一早就在屋里等你们,你们快些去看看她。”程府的总管上前就急切的说道。
  
  程氏看了一眼,笑说:“娘就是着急,那我们就进去了,碧兰,你留在这里帮忙清点我们带来的礼品。”
  
  “是!”碧兰盈盈福身。
  
  程氏和离元帅走在最前,带着一群子女风风火火的直奔了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屋里围了不少人,都是程府的晚辈,一个个穿得也是喜气洋洋的样子,正逗着老夫人开心。
  
  丫鬟看到程氏等人来了院里,立刻朝着屋里回报了一声,程氏刚走近,就听到老夫人欣喜的声音,“快些让他们进来。”
  
  以沫跟着程氏他们到屋里的时候,就发现屋里只看得到老夫人及其几位男孙。
  
  刚才屋里雀跃的女声已经不见,以沫细瞧一眼,就注意到屋里设的一道醒目屏风,以及屏风后轻微的响动声。
  
  “母亲!”程氏见到老夫人,就一脸女儿娇态的抱了上去。
  
  老夫人一边张手抱着程氏,一边朝着她打趣说:“多大的人了,还像一个孩子似的,让恺儿他们看到多不像样。”
  
  程氏笑盈盈的说:“再大我也是娘的女儿,多日不见,心中想念,抱一抱怎么着了,他们谁还敢说我吗?”
  
  离恺忙上前答话,“娘说得是,娘说什么都是对的,儿子只有听从的份。<>”
  
  他戏谑的说完,朝着老夫人恭恭敬敬的见了礼,“给外祖母请安,愿外祖母福寿安康。”
  
  离修几人都跟在离恺的身后,向老夫人请了安,以沫站在离修和乐儿的中间,自然也跟着行了晚辈礼。
  
  “好好好!都是孝顺的好孩子,文英是一个有福的孩子。”老夫人看着自己女儿生活圆满,满眼的笑容,眼尾满是欢喜的褶皱。
  
  程氏嘴甜的对老夫人说:“母亲也是一位有福的老太太,子孙满堂且都十分孝顺。”
  
  老夫人笑呵呵的眯起了眼。
  
  说了会闲话,程氏就起身把以沫拉到程氏的面前,说:“这孩子是老二收的一个妹妹,现在暂时住在我们将军府,很是乖巧的一个孩子,甚得我们全家人的喜欢,我也把她当自己女儿看待的。”
  
  老夫人眼尾一挑,高兴的说:“这样的话,我不就有多了一个外孙女,快过来让外祖母好好瞧瞧。”
  
  以沫腼腆的一笑,上前张了张嘴,没好意思叫出这声外祖母。
  
  倒是乐儿在一边调侃的说:“你倒是叫人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你看到郑嬷嬷手里的荷包了吗?你叫了一声外祖母,那荷包肯定就送你了。”
  
  以沫哭笑不得的嗔了一眼乐儿。
  
  老夫人也是笑得一脸高兴的说:“这丫头还是一样的性子,开年你就十三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可不许这样胡闹了。”
  
  老夫人嘴上虽然在说教,但面上的笑容及眼底的宠溺,都能看出来,她是打心眼里喜欢乐儿这个外孙女。<>
  
  乐儿上前挽着老夫人的胳膊,娇声说:“哪有嘛!人家就是在外祖母面前才这样嘛!要装的话,我也能装成大家闺秀的样子。”
  
  “是吗?我倒是装给我看看啊!”程氏不留情面,直接拆穿了乐儿,惹得乐儿又是一阵哇哇乱叫。
  
  老夫人和蔼可亲的问了以沫几句话,如多大的年纪,读了多少书这些浅显的事情。
  
  说了几句,便让郑嬷嬷把东西给了以沫。
  
  西给了以沫。
  
  以沫望向程氏,在她的示意下接过见面礼,有些羞涩的叫了一声,“谢谢外祖母。”
  
  “傻孩子,跟外祖母客气什么。”老夫人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姑娘。
  
  会特意给以沫礼物,自然是程氏早就派人回家传了消息。
  
  老夫人看程氏把以沫看重,她这个当娘的自然也不会驳了女儿的面子,因此,给以沫准备的礼物,也有几个孙辈一样贵重。
  
  “外祖母,我的呢?”乐儿拉着老夫人撒娇。
  
  老夫人笑着说:“你这泥猴子,就惦记外祖母的口袋。”
  
  话虽是这样说,却也立刻让郑嬷嬷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都拿了出来,一个个给到孙辈的手中。
  
  以沫借着离修等人的光,得了见面礼,心里颇不好意思,就有意想回报点什么。
  
  早在她见到老夫人时,就注意到了她眼底的浑浊,眼珠子上像蒙了一层白雾似的。
  
  她记得爹的手札上清楚的提到过,这是一种眼疾,若不趁早治疗,耽误久了,以后会失明。
  
  “哥哥,外祖母的眼睛不好,不如我帮忙治治?”以沫拉着离修小声问话。
  
  她觉得这位老夫人挺可亲的,不但初次见面没有质疑过她的身世,也没有对她戴面纱的事情表现出不悦。
  
  虽然这些,她都只是看在程氏的面子,看对以沫来说,也是挺受用的。
  
  离修复杂的看了一眼外祖母,又低声问以沫,“你有把握能治好吗?”
  
  老夫人的眼睛后来的确是失明了,也看过不少太医,但却都没有治好,这事离修记得很清楚。
  
  “嗯,可以的!”以沫肯定的点点头。
  
  离修嘴角一扬,说:“去吧!”
  
  嫡亲的外祖母,他又怎么愿意看到她失目,虽然上世她就算失目了,还是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但没有谁喜欢凡事依赖人,生活不能自理。
  
  以沫用力的点了下头,乐儿坐在老夫人身边,注意到两人在说悄悄话,拔高了声音质问:“你们又在说什么,还故意不让我们听到。”
  
  以沫哭笑不得的朝着乐儿招招手。
  
  大年初二,她也不好冲上去就说老夫人有病。
  
  所有人都一脸狐疑的看着以沫,以沫一张脸艳如朝阳,尴尬的说:“呃,我有事情想和乐儿说说。”
  
  她原本是打算,晚点和乐儿单独相处时,她再把事情告诉乐儿,让乐儿带她来见老夫人。
  
  但是现在被乐儿这样一声质问,她若不坦白告诉乐儿,以乐儿喜欢追根究底的性格,肯定就没完没了了。
  
  乐儿一下跃起,大步走到以沫的身边,吊着眼尾问:“你有什么秘密?”
  
  以沫轻掐了下乐儿,娇斥:“什么秘密不秘密的!你是笨蛋吗?一定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我和哥哥说了什么。”
  
  乐儿笑嘻嘻的说:“我就是故意的,不然的话,你哪里肯这么轻易就告诉我。”
  
  以沫看向老夫人,见她和离元帅在说话,其他人都认真在听的样子,便小声对乐儿说:“我刚和哥哥说老夫人的事情呢!我觉得她的眼睛好像有些不好使的样子,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眼疾,现在影响倒不大,只是有时候看起来会有些雾蒙蒙的感觉,但是再拖久些日子,可能会失目。”
  
  “失目?”乐儿惊声一叫,忙说:“那你赶紧给我外祖母看看啊!你还犹豫什么啊!”
  
  以沫无辜的眨了眨眼,僵硬的侧目,就发现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她咬牙切齿的小声对乐儿嘀咕,“我告诉你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等下偷偷带我来看看,毕竟今天初二呢!就谈人家病情不好。”
  
  “去,这有什么不好的。”乐儿拖着以沫几步就走到了老夫人的面前。
  
  “外祖母,以沫的医术很高明,她刚刚和我说,觉得你眼睛有些不好使的样子,可能是患有眼疾,若是不提早治愈,将来可能会失目。”
  
  “什么,失明?”程氏惊讶的叫了出来。
  
  躲在屏风后的几位小姐也不顾规矩了,都跑了出来,着急的问以沫这是什么意思,一时间,大家乱成一团。
  
  以沫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她一定是脑子有病,才会直接把事情告诉乐儿。
  
  程氏拔高了声音,说:“母亲,你让以沫看看吧!上次我这大媳妇摔了一跌,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了,也是以沫给保下的,她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医术很厉害。”
  
  原先程氏就觉得以沫医术厉害,昨天在知道以沫就是夏楚明的女儿时,对她的医术就更加有信心了。
  
  有那样的爹,女儿怎么可能不出色。
  
  “是啊,祖母,你快让她看看,若真有不妥,立刻请御医回来。”老夫人的几个孙辈都紧张的叫了出来。
  
  老夫人是一位很和蔼的长辈,这几位亲孙,她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两年,所以每一个孙辈对她都十分的亲昵。
  
  老夫人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扫了眼众人紧张的样子说:“你看你们急成这样,以沫不是说了吗?若是不尽早治愈,以后才会失明,现在她都发现我眼睛不好使了,我早点治愈的话,以后肯定就没事了,对吧?”
  
  老夫人最后一声问话,是看向以沫。
  
  挡在以沫前面的几人,识趣的侧开身子,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她上前两步,走到老夫人面前说:“嗯
  
  前说:“嗯!真是对不起,我没想闹到大家提心吊胆不愉快,我原是想等会私下来给老夫人看看,哪里晓得会这样。”
  
  程氏忙答话说:“傻姑娘,尽早发现才能尽早治愈,你现在说出来是对的,你要真拖着不说,怕影响新年的和乐,伯母才会不高兴呢!”
  
  “嗯!你先给岳母看看。”离元帅也清楚以沫的本事,所以对于程家子孙说要请御医的事情,并没有附和。
  
  毕竟以沫来了他们家后,不单保住了阮氏腹中的孩子,还调理了乐儿的身子,光是这两样大事,就够让离元帅对以沫刮目相看了。
  
  更何况昨天他听离修说了以沫的身份。
  
  她爹夏楚明的医术,可是人人称赞,就是太医院的御医也多向他请教过。
  
  “以沫,就麻烦你了!”老夫人伸出手腕。
  
  以沫上前替她把了脉,道了一声失礼,又拔了拔老夫人的眼皮,看了看她浑浊的眼珠,才问:“老夫人看东西有时是不是会花眼?”
  
  “嗯,老夫人有这样的情况,而且这一两年情况有些加重。”郑嬷嬷在一边忙替老夫人回答。
  
  她话一说,老夫人的大孙子立刻不高兴的说:“祖母有这样的情况,你事先怎么一句也不提,也没请御医回来瞧瞧。”
  
  老夫人挡下大孙子的怒意,解释说:“先前瞧了,御医也说没什么,只说是年纪大了,眼睛会渐渐不好使。再后来情况加重了,我也只当年纪大了的原因,并没有往深处里想,就没有招御医来看。”
  
  “看的是什么御医,根不是庸医吧?”乐儿不满的拍着桌子,一脸怒容。
  
  老夫人也没有说出御医是谁,只是望向以沫问:“怎么样?这双眼睛还有得治吗?”
  
  以沫肯定的说:“老夫人请宽心,现在发现得早,还有得治,只是治的过程比较长,我会配一种眼药出来,老夫人得早晚都滴,平时眼睛不舒服了,看东西模糊了,也要滴上一滴。”
  
  郑嬷嬷立刻说:“姑娘只管开药,老奴会督促照顾好老夫人。”
  
  以沫点头。
  
  老夫人的大孙子仍旧不放心的说:“要不再请一个御医回来看看,毕竟身体的事情可是一点都马虎不得。”
  
  程氏怕以沫心情不舒坦,又极信任以沫的医术,便说:“倒不用了,我们家大媳妇当时身体不好,我也是这样想的,结果御医来了一点忙都没有帮上,还想拿走以沫开的药方。”
  
  老夫人看了眼,一脸笃定的程氏,便说:“不用麻烦了,我相信以沫的医术。”
  
  程家几个孙辈仍旧不放心,但也没有当面再说什么。
  
  以沫见他们商量好了,当时就把药方开了出来,并带着郑嬷嬷,让她看清楚她制眼药的步骤。
  
  “晚些,等我们回去了,嬷嬷就让老夫人请御医过来一趟吧!若是御医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就让老夫人用御医的办法,若是御医觉得我的方子好,也麻烦嬷嬷答应我一件事情,向老夫人转达,不要将我的药方给其他人,成吗?”
  
  以沫其实也愿意让御医来看一看老夫人的病,毕竟这种事情,多一个人看也多一份放心。
  
  更何况在这些人眼中,她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得不到大家的信任也很正常,所以她并不会有任何负面的情绪。
  
  郑嬷嬷看不到以沫的脸色,误以为她不高兴,便解释说:“你别怪几个哥儿和姐儿,他们也是一片孝心,担心老夫人的身体。”
  
  以沫笑说:“我明白,我没有别的意思,老夫人是乐儿他们的亲外祖母,我私心里也希望她能早日康复,自然愿意她多看几位御医,早日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
  
  郑嬷嬷见她说得如此真诚,眼底满是欣赏的说:“老奴代替老夫人谢谢你了。”
  
  以沫浅笑说:“嬷嬷客气了。”
  
  这一天下来,除了全家围坐一起用膳时,以沫休息了会,其余时间,差不多都耗在给老夫人治眼睛上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