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3、约定百年

103、约定百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一脸大度的说:“永平你先挑,别说我们不照顾你。”
  
  有两口小箱子,大致十多样饰品。
  
  永平左右看了两眼说:“我们公平一点,一人先挑一次,轮着来,怎么样?”
  
  乐儿和以沫都没有意见的同意了,十多样饰品,很快就分瓜完了,最后发现多了一样。
  
  永平和乐儿对视一眼说:“多的就给以沫,毕竟这事她的功劳最大。”
  
  永平不清楚原因,就问:“为什么是她的功劳最大啊?”
  
  乐儿讪笑,这事程氏叮嘱她不说出去的,毕竟欺君不是闹着玩的,她便说:“怎么不是,她也给了意见啊!但是功劳却被我一个人占了。”
  
  “这倒是!”永平赞同的点点头。
  
  她会想到给以沫,是觉得三人当中就数以沫的饰品最少,她多拿几件也是应该的。
  
  毕
  
  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应该要彼此照顾。
  
  分完东西,一盏茶的时间也到了,永平没有多留就回了宫殿,离去前,念念不舍的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争取早日得到解放。”
  
  以沫好笑的提醒:“你只要在皇后娘娘面前表现得乖巧懂事一些,她自然就不会再这样拘着你了。”
  
  上次的事情,想来也是把皇后吓坏了。
  
  毕竟堂堂永平公主,若真的那种小地方失了清白,丢的可是整个西夏王朝的脸。
  
  只怕为了这件事情,皇上也没少责备皇后。
  
  毕竟永平的教养问题都是归皇后教导。
  
  以沫和乐儿再回到殿里的时候,以沫就看到程氏和一个贵妇在说话,她身边站着的人赫然就是妤卿郡主。
  
  “那人是淳王妃吗?”以沫猜测着这位贵妇的身份。
  
  乐儿看了一眼说:“对,她就是淳王妃,景世子和妤卿郡主的母妃。”
  
  “噢!”以沫闷闷的应了一声,心思百转千回。
  
  两人刚走近,程氏便对以沫招手,并朝着淳王妃说:“这孩子就是以沫,是一个乖巧可人的姑娘。”
  
  淳王妃回眸,笑语晏晏的看着以沫,说:“果然标致,透着一股娴静的气质,一看就是根好苗子。”
  
  以沫笑笑,想到淳王妃看不到,只得福福身子见礼。
  
  淳王妃十分亲切的说:“不用这么见外,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已经听景儿多次提起你,对你也是赞不绝口。”
  
  以沫词穷的看着淳王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有些嘴笨的说:“是景哥哥不嫌弃我。”
  
  “也是你出色,他才看重你,这么多年来,我可没见他如此看重过哪一个姑娘,就是对她的亲妹子也不如你。”淳王妃握着以沫的手,温和的说着。
  
  以沫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对方的手中传来,却又不好把手抽出来,只得尴尬的笑说:“怎么会呢!景哥哥说他很骄傲有妤卿郡主这么一个妹妹,怎么可能对她不好。”
  
  淳王妃笑说:“你就别谦虚了,景儿一早急急忙忙的出门,就为了给你封一个压岁红包,这事可瞒不了我。”
  
  以沫笑容微僵,不懂淳王妃说这些是什么用意。
  
  程氏在一边答腔说:“可不是吗?我们家老二对以沫也是比对乐儿好,先前乐儿还跟以沫闹,现在相处久了,乐儿自己都对以沫好得不得了,以沫这孩子心眼好,待人真诚,我们一家上下都极喜欢她。”
  
  乐儿附和说:“是啊!以前和她不熟,多有误会,现在相处久了,觉得她挺好的,蛮对我的胃口,我们关系很好。”
  
  乐儿为了证明她说的话是真的,还特意握着以沫的手微微举高。
  
  淳王妃笑吟吟的说:“能看得出来,不是好姑娘,景儿也不会动了收妹妹的想法,毕竟他在家里有这么多妹妹。”
  
  以沫一脸尴尬的傻笑,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而且以她的阅历,她也看不出来淳王妃的用意,抱着少说少错的想法,以沫索性就不开口了。
  
  “景儿收了你做妹妹,就等于是我的女儿一样,这次见面,也没有特意准备什么礼物,就把这个玉镯送给你吧!”淳王妃说着,脱下手中的玉镯。
  
  以沫忙拒绝说:“不用了,多谢淳王妃的好意,但我年纪小,戴不起这么贵重的玉镯。”
  
  “玉镯不是给人戴的吗?什么戴不戴得起。”淳王妃嗔怪的说道,强势的将玉镯套到了以沫的手上。
  
  看着明显大了一圈的玉镯,以沫的心情就跟这玉镯似的,沉甸甸的。
  
  程氏见状,配合的说:“淳王妃既然这样看得起你,你就收下吧!现在你年纪小,手骨没长好,等及笄后就能用了。”
  
  以沫敛了眉眼,低说:“以沫谢谢淳王妃的厚爱。”
  
  淳王妃笑容绽放,眼底却是一派冰凉的说:“以沫有空来淳王府玩啊!妤卿她们也不比你大几岁,正好玩在一起。”
  
  “好!”以沫乖巧的应下。
  
  接下来,淳王妃倒没和她多说什么,和程氏又说了几句,便带着妤卿离开了。
  
  待她一走,程氏脸都黑了。
  
  如乐儿这样粗神经的人都察觉出了不妥,小心翼翼的问:“娘,怎么了吗?”
  
  程氏直率的说:“什么玩意,都当景世子是宝啊!谁家闺女都惦记着,我们家老二比景世子强多了,以沫以后要嫁肯定也是嫁给老二啊!”
  
  自家未来的媳妇被人这样轻视,程氏心里能痛快才奇怪,能瞥着笑和淳王妃把话说完,就已经够不了错了。
  
  强行让她一路憋回去,根本就是为难她。
  
  “呃……”乐儿愣了愣,诧异的问:“二哥和以沫?”
  
  以沫也是小脸一红,娇羞的忙说:“不是的,伯母,你误会了,我和哥哥不是这么回事,我有婚约在身!”
  
  “什么?你有婚约?”程氏低低的叫了一声。
  
  以沫不自然的说:“嗯,我有婚约在身,哥哥也知道。”
  
  “他也知道?”程氏黑沉的脸,这会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她在心里破口大骂起来,那个不省心的小子,人家姑娘都有婚约了,他还一天到晚占人家小姑娘的便宜,是不想活了吗?
  
  “对啊!”以沫不明白程氏突然不高兴的原因,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的样子。
  
  程氏目光一扫,看以沫微缩的样子,忙收敛了怒意,说:“和你没关系,我是在生老二的气。”
  
  以沫咬了咬下唇问:“哥哥有什么地方让伯母不高兴了吗?”
  
  刚才好像也只提了她的婚约。
  
  难道程氏为此不高兴?
  
  可是没有道理啊?
  
  以沫怎么想,也想不到程氏看她的眼光,就跟看自家媳妇一样,现在一听以沫说她已经有婚约了。
  
  不单恼自家儿子没用不省心,还恼他小人行径。
  
  毕竟以沫是有婚约的人,她和离修夜夜同榻一眠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以沫还要不要嫁人,要不要做人了。
  
  宫宴结束,回到将军府。
  
  离修就被程氏叫去了。
  
  以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点不安的对乐儿说:“我怎么觉得好像是我说错了什么,让伯母不高兴了,她又不好对我发泄,才找哥哥的麻烦。”
  
  乐儿挥挥手说:“你想太多了,娘发起脾气来可直接了,才不会和你来这种弯弯绕绕的事情,肯定是二哥有什么地方没做好。”
  
  “是这样吗?”以沫不放心的轻语。
  
  乐儿拍着以沫的肩说:“是啦!你就别操心了,赶紧回屋里洗一个热水澡吧!不然明天起来要着凉了,我也要回屋里休息了。”
  
  “嗯,去吧!记得让丫鬟煮碗姜茶喝了再睡,可以防寒!”以沫笑着叮嘱。
  
  目送乐儿离开后,这才带着丫鬟惴惴不安的回了熹微院。
  
  程氏那边,她开门见山的责问:“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听以沫说,她是有婚约在身的。”
  
  离修看了一眼屋里的丫鬟,让他们都出去后,这才告诉程氏和离元帅。
  
  “嗯,她是有婚约在身,而且她的未婚夫正是六皇子!”
  
  程氏一时没多想,直接开骂说:“你明知道她有婚约,你还这样糟蹋她,你……”
  
  元帅一下打断了程氏的话,接口问:“你说她是六皇子的未婚妻?”
  
  程氏愣了愣说:“六皇子的未婚妻不是淳王府的四小姐吗?”
  
  “对!就是她!”离修极肯定的回答。
  
  程氏轻语:“夏以沫,白以沫?”
  
  离修问:“娘还记得淳王府二夫人姓什么吗?”
  
  程氏一想,便立即说道:“白素锦,国公府的大小姐。”
  
  “对!以沫就是夏楚明和白素锦的女儿。”离修极肯定的回答。
  
  元帅和程氏脸上均是一片诧异,元帅倒好,一副风吹不动的表情,程氏就显得有些失态,脸上满是好奇的追问。
  
  “她堂堂淳王府的四小姐,不回淳王府,这样隐姓瞒名住在我们将军府做什么?”
  
  “这事说来话长!”离修淡淡回应了一句。
  
  程氏立即说:“话长就慢慢说,放心吧!爹娘有的是时间,你慢慢说,不着急。”
  
  离修望了一眼程氏,他还不知道程氏有这份闲心,会对这样的事情好奇。
  
  不过话说开了,离修也不打算只说一半,便将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了。
  
  程氏微微一叹,说:“也是她命运坎坷,当初才三岁就定了六皇子这门亲事,还是六皇子的母妃求着定下的,以沫她娘还各种不乐意,这事当时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家,本是天之娇女,如今却……哎!”
  
  离修微微敛眉。
  
  这就苦了吗?
  
  上一世的以沫,才真的叫苦。
  
  可惜,两人相遇的时间不对,他没有疼惜她,害她落得一生悲凉的下场。
  
  这一次,他寻她前,就发过誓,一定会给她一个锦绣的前程。
  
  后又察觉到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他更是誓将她捧在手心,若她这世还愿意要的话,他定将欠她的恩与情,一并还与她。
  
  “但是她这样也不是长久之际啊!你说她是为了等她的爹娘回来后带她一起回淳王府,但你又说她爹娘可能回不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都快被你说迷糊了。”程氏有点理不清离修的话,一个自言自语了一堆问题。
  
  离修挑着回答说:“以沫和她姥姥去了杏花村多年,可是她的爹娘却一次没有回去看过她,我觉得若不是他们有什么事,怎么可能这样?所以对此,才不抱希望。”
  
  “至于以沫回淳王府的事情,呵呵……”离修冷笑一声,“我并没有打算放她回去,不说没有爹娘庇护,她在淳王府会不会好过,单说六皇子的身体,就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离元帅抬眸看了眼离修,又默默的垂眸。
  
  程氏也跟着长叹了一声,“六皇子的身体的确不好,但这是皇家定的儿媳,哪里说是退婚就能退婚?”
  
  离修淡然的解释,“所以我才说,不会让以沫恢复她淳王府四小姐的身份。”
  
  程氏蹙眉,“你说的也只是你的猜测,若是以沫的爹娘回来了呢!难道你也不让她回府吗?”
  
  离修的确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毕竟上世在多年后,夏楚明夫妇都没有回来,这两年又怎么可能回来。
  
  但现在程氏提出了,离修也只是略略一想,便说:“夏楚明和白素锦是什么样的性格,爹娘应该也有所耳闻,他们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六皇子身体不好,与皇位绝缘,以皇上对六皇子的宠爱,这得是多差的身体,皇上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离元帅突
  
  离元帅突然插话,“六皇子的身体不用多提,我们心里都有数就好,现在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吧?你是不是想娶她?”
  
  离修抬脸,坚定的说:“对!我看着她,我就知道她会是我未来的妻,我甚至觉得,她上辈子就是我的妻子。”
  
  离元帅一脸淡然,对这个答案像是听了千百回一样。
  
  程氏却有些诧异,捅了捅离元帅的手臂问:“你儿子什么时候成了情种啊?还说出前世今生的话来了,够肉麻的!”
  
  离元帅没好脸的瞪了一眼程氏,“别瞎闹!”
  
  程氏翻了下白眼,顶嘴说:“哪里是瞎闹了,我这不是在关心他吗?要是没有把握在不伤害人家姑娘的名誉前提下,就不要打人家姑娘的主意,毕竟这是你想娶人家姑娘最基本的诚意了。”
  
  “人家以沫有婚约,你总不至于为了让她嫁给你,让她的名声毁得一败涂地吧?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又有多久的保鲜期呢!别拿你的一时冲动,去赌人家姑娘的一世幸福。”
  
  程氏语重心长的说道。
  
  说完,离家两个男人都沉默了。
  
  离元帅侧目认真的问:“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程氏挑挑眉说:“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了,等到我们俩阖眼的那一刻,我再告诉你,我的答案。”
  
  离元帅嗤笑一声,“每次都用这个理由搪塞我,不就是想我一辈子都对你好吗?这点小手段,我很多年前就看破了。”
  
  程氏斜着眼尾,笑说:“既然看透了,你还上当这么多年。”
  
  离元帅说:“都上了二三十年的当了,若不再撑一个二三十年,之前上的当,不就是白上了吗?”
  
  “歪理!”程氏捂嘴轻笑,眼底全是幸福。
  
  离修看爹娘这样,也没有多留,直接回了熹微院里。
  
  熹微院里,以沫回来后,先沐浴了,后又喝了碗姜茶,还等了许久,才终于把离修盼回来。
  
  一见到他,以沫立即冲了上去,问:“哥哥,你没事吧?”
  
  离修表情渐缓,带着暖意的问:“我能有什么事?”
  
  以沫微嘟着小嘴说:“我也不清楚啊!但我感觉好像是我说错了什么,所以伯母才会找你说话。”
  
  离修轻轻将以沫搂在怀里,安抚说:“别多想了,和你没有关系,是娘有些事情要问我!”
  
  以沫仰着小脸问:“伯母问你什么啊?”
  
  离修答非所问的说:“我这一世,都会对你很好的,你相信吗?”
  
  “相信啊!”以沫一脸依赖的看着离修。
  
  离修却想到了程氏的话,将额轻轻的贴在以沫的额上,低语:“不要这么快回来,等我们百年后你再来告诉我,我这一生对你好不好。”
  
  以沫不懂离修突然这么感性是为什么,但想想他的话,又觉得很甜蜜,忙喜滋滋的答应了下来。
  
  ------题外话------
  
  那啥,哈哈,最近更新不稳定噢,家里刚刚添了小宝宝,身为姑姑的我,作息也有些影响啦,
  
  我这两天尽量多存一章稿子出来,就不会时间太乱了,忘体谅噢,么么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