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03、约定百年

103、约定百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淳王妃的用意,以沫也不清楚,但总的来说,她感觉不是这么的美妙。
  
  乐儿在一旁不怀好意的戏谑说:“淳王妃要见你,该不会是担心你勾走了景世子的魂吧?”
  
  以沫愣了愣,反应过来问:“会是这样吗?”
  
  她倒忘了,在别人眼中,她和景世子并不是兄妹,只是一男一女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而已。
  
  “当然!”乐儿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说:“毕竟淳王妃给景世子相看的贵女,哪一个不是出身不凡,才貌双绝,她怎么会允许出现你这样的意外,说不定淳王妃见了你,还会让你把景世子送你的东西都退还回去。”
  
  以沫脸一黑,觉得乐儿先前的话还有些可能性,但最后那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永平也说:“你少瞎说了,淳王妃再怎么不喜欢以沫,也不可能做出这种自毁身价的事情,亏你也说得出口。”
  
  乐儿嘿嘿一笑说:“这不是胡乱猜测嘛!”
  
  以沫剜了眼乐儿,鄙视的说:“可你这份猜测也太没有边了。”
  
  乐儿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
  
  再次看向妤卿郡主时,就见她和一位生面孔女子在说话。
  
  女子大约和妤卿郡主一样大,面容皎好,气质恬静,一眼望去,犹如一朵小花,香满山谷。
  
  “她是谁啊?”以沫好奇的朝着生面孔女子努了努嘴,问向永平和乐儿。
  
  乐儿一脸狐疑的说:“你不认识她吗?她和容雅关系很好,甚至有好事的人给她们起了一个京都双姝的称谓。”
  
  以沫摇摇首,说:“我和容雅就是一起切磋下才艺,对她的朋友也没有见过几回,这些日子以来,更是天天和你在一起,和容雅见面都少,更何况她的朋友。<>”
  
  乐儿想了下,觉得也对,这才神秘兮兮的说:“她叫白凝霜,是国公府的小姐。”
  
  “白凝霜?”以沫细细品味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熟悉。
  
  就在这时候,乐儿突然不怀好意的说:“你要小心她了,她肯定会很讨厌你的。”
  
  以沫眨着眼,懵懂的问:“为什么?我和她又不认识。”
  
  “是不认识啊!可是你抢了她表妹的位置啊!她的表妹才应该是景世子的妹妹,你却占了位置得了好处,你觉得她这个当表姐的会喜欢你吗?”
  
  以沫听着乐儿的话,觉得她像在说绕口令似的,但也听明白了意思,当下猛的拍拍额。
  
  瞧她这记性,她就觉得白凝霜这名字特别熟悉,竟然忘了这是她的表姐。
  
  乐儿误以为以沫害怕,故意揶揄的说:“你看看你,认了两个哥哥,都是抢了人家的哥哥呢!我就不说了,幸好我有三个哥哥,但是妤卿郡主她们就只有一个大哥,被你抢走了,心里肯定十分不快。”
  
  以沫蹙眉,狐疑的问:“哥哥还能抢走吗?他们多一个妹妹的情况下,也不会薄待了其他的妹妹啊!就好像哥哥,对我好的同时,他也没有忽视你啊!”
  
  乐儿呸了一声,鄙夷的说:“才不是这么回事,你没来将军府前,二哥对我可好了,他现在对你多好,当初就对我多好!我有三个哥哥都如此愤愤不平,更何况是妤卿郡主她们。”
  
  以沫睨了一眼乐儿,很不想相信她的话。
  
  永平在旁插话说:“而且和哥哥关系好不好,直接影响到女子一生的幸福,就拿妤卿郡主来说,她虽然有郡主的封号,但是往后在夫家有事,依赖的还是娘家人,但淳王府早晚都是景世子的,景世子多疼她,她就能在未来夫家多大声的说话,明白吗?”
  
  以沫迷糊间好像懂了永平的意思。<>
  
  她侧目说:“就像我们以前生活的村里,有父兄的女子,在夫家受了委屈,就会帮忙出面,是吗?”
  
  “对!但是我们这里又不一样,就算兄妹间也分了亲疏,不是所有事情,父兄都会出面的,如果不是感情甚笃,对他们男人而言,他们更看重两个家族的利益。”永平说起这话时,面无表情,神色冷漠。
  
  以沫微垂眼帘,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时脑子里塞满了信息,她也理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切,你在失魂落魄什么啊?以二哥对你的疼惜,我才是该担心的人,好不好?”乐儿戳了戳以沫,目露担忧的看着她。
  
  以沫抬眸,微微一笑。
  
  她未来嫁到天家,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不可能有人能替她做得了主,毕竟娘家是臣,夫家是君。
  
  这就注定了在这场婚姻中,两者不可能平等。
  
  “对啊!我听说景世子对你也极好,你有两个这样的哥哥,以后肯定不会受委屈,再说,你不是有我们吗?有我们在,谁敢欺负你啊!”永平拍拍胸口保证。
  
  以沫轻笑的解释,“我不是担心这些,我只是不想和白凝霜闹不愉快,若是可以,我想和她做朋友。”
  
  乐儿翻了翻白眼,鄙视的说:“你够了啊!别真当自己是夏以沫,难道你还想取代她不成?她早晚要回来的,你在夏以沫的人际关系上花再多的心血也是没有用的。<>”
  
  永平附和说:“对啊!而且夏以沫的娘亲白素锦可不好惹啊!她创下的传奇,至今没有谁能破,而且听说她很任性的,你占了她女儿的位置,等她们回来后,有你苦果吃。再者,夏以沫的爹也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年白素锦能这么任
  
  ,当年白素锦能这么任性,除了出身国公府及自身才貌,还有她夫君的功劳。”
  
  “就是,我也听说了,白素锦当年嫁到淳王府,一句不想生孩子,就拖到了二十岁才生产,一句生产疼,往后几年便真的没有再添一子,也不晓得他们出去这么多年,这次回来会不会多带一人。”乐儿砸吧着嘴,一脸羡慕的样子。
  
  以沫不敢置信的抖了抖嘴唇,怎么她们说的和姥姥说得不一样。
  
  不免有些怀疑的问:“真是这样吗?”
  
  永平翻翻白眼说:“我们骗你做什么啊?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啊!白素锦的任性是出了名的,你行我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管其他人,但就是她这样,赞扬的声音也比批评的多,可见她有多厉害吧?”
  
  以沫目光闪了闪,回想姥姥的话。
  
  她不止一次说过爹娘稳重负责,还说她娴静的性子是随了母亲,可从来没有说过他们是这样孩子气的人啊!
  
  乐儿总结说:“就是这样,所以你别寻思着去和白凝霜做朋友,我觉得你去了也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因为白凝霜在这方面和她的姑母很像,对于不喜欢的人,向来不给好脸。”
  
  “呃……”以沫一阵无语。
  
  她很想告诉担忧的永平和乐儿,她真的不是想取代夏以沫的身份,而是她本来就是夏以沫。
  
  属于夏以沫的一切也属于她白以沫。
  
  就在三人激烈讨论的时候,妤卿郡主带着白凝霜过来了。
  
  乐儿立即防备的坐直了身子,朝着以沫使了使眼色,轻声说:“来者不善。”
  
  以沫无奈的低叹一声,仰面露出娇笑。
  
  就见妤卿郡主等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夏仪更是直接的说:“讷,她就是和以沫妹妹同名的姑娘。”
  
  白凝霜上下打量了一眼以沫,带着居高临下的口吻说:“把面纱拿下来给我看看。”
  
  乐儿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当即挺身而出,质问:“凭什么你说要看,以沫就得揭下来给你看啊!”
  
  永平起身附和说:“就是说啊!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以沫,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凭什么让你们先看去。”
  
  白凝霜有些奇怪的问:“你们都没有看过她长什么样子?”
  
  永平略点下巴说:“对啊!你有什么意见吗?”
  
  夏仪一脸诡笑的说:“不是吧!她长什么样子,你们都不知道就该跟她走得这么近,哪天她要是害你们怎么办?”
  
  以沫不悦的瞪着这位堂姐,质问:“我脑子里长草了吗?没事害她们做什么?”
  
  夏仪撇撇嘴,“谁知道你啊!”
  
  以沫蹙眉,不喜的看着这位堂妹。
  
  她真是白长了一副甜美的样子,性格怎么这么刻薄。
  
  “她才不会害我们,你少在这里挑拨了,反正你们这样说,我们也不会相信的,对不对,永平!”乐儿坚定的朝着永平公主说道。
  
  永平公主同样鼓起小脸,果断的说:“就是,所以你们别白费心机了。”
  
  三个姑娘彼此间有见不得人的小秘密,说穿了就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可能害谁,否则的话,自个儿也撇不干净。
  
  妤卿郡主见乐儿和永平对以沫的态度如此维护,便对夏仪轻言责备:“夏仪,你太无礼了。”
  
  夏仪撇撇嘴,一脸不甘的退后了一步。
  
  白凝霜细细打量起以沫,在她一双桃花眸上看了许久,才说:“你的眼睛长得很像我的姑母。”
  
  以沫下意识的摸了摸眼睛,又觉得不对,忙将视线瞥开。
  
  白凝霜又说:“你表妹叫夏以沫,她的母亲姓白,也就是我的姑母,说来和你的名字不单是相似这么简单。”
  
  以沫轻咬下唇,狐疑的看向白凝霜,问:“你想说什么?”
  
  白凝霜莞尔浅笑,突然朝着以沫示好,并说:“没什么,就是很高兴认识你。”
  
  “嗯?”以沫愣了愣。
  
  她以为白凝霜是来教训她的,哪晓得画风突然就变了,像是来攀交情似的?
  
  “我听容雅提起过你,对你赞不绝口,能让容雅称赞的人不多,你算其中一个,你是容雅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白凝霜露出浅浅的笑意,表现得十分的和善。
  
  以沫有些不自然的说:“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
  
  “等哪天有空,我和容雅约你出来坐坐,可好?”白凝霜主动相约,以沫心里虽然疑窦丛生,但却抵不住亲情的诱惑力。
  
  她记得姥姥说过,母亲未出嫁时,在国公府十分得宠,而现今的国公爷正是母亲的亲兄长,她的亲舅舅。
  
  就算白凝霜对她有什么不满,也是为了夏以沫这位表妹,到时候只要她坦率了身份,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好!”以沫想了想,便答应下来了。
  
  乐儿不放心的说:“到时候我也要一起去。”
  
  以沫看了她一眼,笑着对白凝霜说:“我到时候多带一个朋友,你们应该不会在意吧?”
  
  “无妨!”白凝霜没有害以沫的心思,也不怕乐儿跟在一旁监督,只是好奇的问:“你先前不是挺讨厌她的吗?怎么这会又维护上了?”
  
  乐儿一声娇斥:“要你管啊!”
  
  白凝霜性子极好的笑笑,显得十分的大度。
  
  没多时,就有宫婢来传话,
  
  婢来传话,一群贵女又移步到了相邻的大殿,回到各自主母的身后,就与皇后一起去了太和殿。
  
  太和殿里,歌舞升平,一派热闹景象。
  
  皇后带着永平去了小偏殿,而以沫等人就跟着各自的主母一起入了厅,差不多所有人都到了后,皇上和皇后才一起出场。
  
  乐儿有点猴急的说:“好想直接开吃噢!刚才也没来得及偷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以沫紧张的说:“你别瞎来,皇上话都没有说完呢!再者,伯母不是说了吗?皇后这次很有可能当着文武百官及其家眷面前表扬你,你可不能失了颜面。”
  
  “行了行了,你怎么和我娘一样。”乐儿挥挥手,一脸嫌弃的样子。
  
  两人嘀嘀咕咕不停,没有注意到话题已经引到了乐儿的身后。
  
  程氏深知以沫和乐儿都没有认真听皇上皇后的话,忙用脚碰了碰两人的腿,两人同时看向程氏。
  
  皇后也在这时候说:“离小姐是怎么想到做这些的?”
  
  乐儿早就得了程氏的话,绝对不能说是因为嘴馋,因此,起身后,落落大方的表示,“上次家中宴客,深觉有些怠慢了客人,后来就和永平公主及以沫说了下,三人合计后,琢磨了许久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倒也是机缘巧合下的成果。”
  
  “倒是心细手巧的姑娘,永平和以沫,也都不错。”乐儿和永平的关系好,皇后不吝啬的称赞了几句。
  
  再加上乐儿很识趣的加上了永平,皇后称赞起来,笑意更浓。
  
  虽然永平身为公主,有没有这些虚名无所谓,但对女子而言,好的名声,谁又会觉得多。
  
  皇后的几声称赞,得了皇上的一句附和,“嗯!这次表现不错,以后大冬天,朕也不用再用冷饭冷菜宴请群臣了,好,赏!”
  
  赏赐是早就定好了的,不过是一切珠宝首饰,但因出自皇上的手,就显得贵重了许多。
  
  皇上没说是赏给谁的,但是先前就报了乐儿一人的名字,所以她就独自上前领了赏。
  
  得了赏,退下来的乐儿,喜滋滋的说:“回家了我们分这些东西,把永平也叫上,让她也挑一挑。”
  
  以沫目光长远,和乐儿这种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心情不一样,但做法却是一样的,十分认同乐儿的决定。
  
  “好啊!不如就让永平先挑吧!她毕竟是公主,怎么也不能挑我们剩下的东西。”
  
  乐儿本就不在乎这些东西,当下就爽快的应声说:“行啊!等下就叫永平先挑,不然的话,下次等她出宫,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她现在就是去趟御花园,身后都是十几人跟着,再也没有以前自由了。”
  
  以沫嗔怪的瞪了一眼乐儿,问:“这能怪得了旁人吗?还不是我们自己惹了祸,你也跟永平说说,让她这些天表现得乖巧一些,你看你当初不就是这样,当娘的哪有不疼女儿的。”
  
  “倒也是!我娘嘴上说得厉害,但我稍微乖一点,你和二哥再在旁边说了几句好话,她就放过我了。”乐儿一脸喜滋滋的样子,颇为得意。
  
  以沫也懒得浇她冷水了。
  
  说了会闲话,吃了会东西,皇上和皇后如每次宴请群臣一样,率先离开了大殿。
  
  等他们一走,借口留下的永平立即到了以沫她们面前,乐儿欢喜的拉着她的手说:“我和以沫已经说好了,东西我们三个人平分,等下自己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啊!”
  
  皇上赏赐的东西,永平多得房里都堆不下,但是面对乐儿的好意,她也是满心欢喜的说:“好啊!”
  
  “但是母后只给我一盏茶的时间啦,让我待一会了就赶紧回宫。”永平嘟着嘴,一脸不满的样子。
  
  以沫劝说:“没事,我们以后一起玩的机会多着呢!皇后娘娘既然发了话,你就早点回去。”
  
  “是啊!我们现在先去把打赏分了,其他的下次见面再说。”乐儿急急忙忙的拉着永平就要走。
  
  以沫回眸,在程氏耳边轻语了几句。
  
  程氏不放心的说:“小心一点,不要惹麻烦。”
  
  “我们会当心的,伯母不用担心,我们去去就回!”以沫莞尔一笑,得了程氏的准许,这才跟上永平和乐儿的脚步。
  
  三人一起找到管理打赏的公公,说明了来应。
  
  公公也只是笑笑,并未多说。
  
  一般像这种打赏,都是出宫门时,才会给她们。
  
  倒不是其他,只是东西多,总不至于提着这些参加宴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