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9、打上家门

099、打上家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别理他们,他们有病!”景世子白了眼表情夸张的几人,朝着以沫低语温柔的说道。
  
  温扬几人尴尬的笑笑,另一人好奇的问:“你和离小将军向来没有交情,你上赶着去认他的干妹妹做妹妹?”
  
  景世子体贴的替以沫换了杯热茶,才回答朋友的问话。
  
  “我认以沫当妹妹和离小将军没关系,没有离小将军,她也是我妹妹,按说还是离小将军抢了我妹妹。”
  
  乐儿在一旁插话说:“少来!我二哥先认识的以沫,你才是后来者居上,想抢以沫的人。”
  
  虽说以前她不喜欢以沫,但最近越相处,两人的关系就越好,乐儿自然不愿意有人在中间抢人。
  
  毕竟在她简单的大脑里,若是以沫被抢走了,就要跟去淳王府住,到时候谁陪她胡闹。
  
  最重要的是闯祸了的情况下,有以沫帮忙说好话,毕竟以沫能轻轻松松就把二哥拉到她们的阵营来。
  
  这一点,她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以前没有以沫时,二哥对她也挺宠的,要什么有什么,但却不像对以沫这样没有原则。
  
  景世子朝着乐儿冷笑一声,不予解释。
  
  离修是不是抢了他夏禹景的妹妹,他们心里清楚,不用明说。
  
  乐儿不高兴的扯着以沫质问:“你说,你是想当我二哥的妹妹,还是景世子的妹妹?”
  
  以沫扶额,这可真是她的好朋友,把她轻轻松松就推到了两难的地步,而且还是当着当事人之一质问。
  
  “我是他们两人的妹妹,你少没事找事了,好吧?”以沫说着话,朝着乐儿使眼色。<>
  
  乐儿一脸的不高兴,景世子的朋友在旁边调侃说:“看不出来,你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倒挺有手段的啊!”
  
  以沫脸色微变,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十分刺耳。
  
  乐儿当下怒火高涨的朝着说话的人拍桌子质问:“什么乡下来的,谁家祖辈不是乡下来的,白以沫现在是我将军府的小姐,你是眼瞎了吗?看不出来是景世子强行想认以沫当妹妹吗?关她什么事啊,你少败坏她名声。”
  
  以沫眨眨眼,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
  
  她若是没有记错,以前乐儿就喜欢说她是乡下来的。
  
  现在俩人当了朋友后,她自己说得少了,竟然还不许别人这样说她。
  
  难怪哥哥说,当乐儿的朋友会很幸福。
  
  果然,虽然经常被乐儿卖。
  
  但乐儿也见不得有人欺负她。
  
  景世子语带警告的说:“傅敏,你过分了。”
  
  傅敏一脸尴尬的摸摸鼻子,无辜的说:“你们别这样啊!我就是随便说说,又没有什么恶意,再说,这种话,背地里说的人更多吧?”
  
  景世子敛去温和,冷冷的说:“别人背地里怎么说,我管不着!但是当着我的面,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说我妹妹的任何不妥,明白吗?”
  
  傅敏打着哈哈,一脸不自在的说:“我没别的意思,你们太较真了。”
  
  “你不说这话,我们不就不会较真了吗?”乐儿努努下巴,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感觉。
  
  景世子倒懂得收敛,缓了缓神色,侧目问起以沫其他事情。<>
  
  “腊八节你送来的粥,我全都喝光了,味道很好!”
  
  以沫喜滋滋的说:“真的吗?那是我第一次亲手熬腊八粥,以前姥姥在时,都是她熬粥,不让我动手呢!”
  
  “真的,很好喝!”景世子怜惜的看着以沫。
  
  以沫说:“那我以后每天都熬腊八粥给你喝,好不好?”
  
  “当然好啦!我求之不得呢!”景世子也是一脸喜色的回答。
  
  同时不忘关心的说:“姥姥的事情,你别太在意了,人都有生老病死,这是一个循环,以后景哥哥会陪着你,你不用担心。”
  
  以沫扬着小脸娇笑说:“哥哥也是这样说!大年初几的时候,哥哥答应了陪我去拜祭姥姥。”
  
  景世子眉眼一挑,接话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去,毕竟姥姥更希望看到的人应该是我!有我在的话,姥姥也能安息。”
  
  以沫想了想,觉得这话不错,爽快的说:“好啊!景哥哥能和我们一起去,是最好了。到时候确定了出发的日子,我就派人告诉你。”
  
  景世子提点说:“可别忘了啊!不然的话,我会不高兴的。”
  
  以沫笑说:“哪里可能会忘啊!我忘了什么,都不可能忘了这事的啦!景哥哥就放心好了。”
  
  景世子满意的笑笑,心里琢磨着,幸好刚才以沫提起了姥姥说起了这事,否则的话,他就错过了。
  
  缓了下,又问起:“对了,上次哥哥给你买的衣物首饰,你喜欢吗?还有缺什么,你要记得及时和哥哥说,哥哥平日没研究过这些,你喜欢什么样的,你不说,我也不清楚。<>”
  
  以沫忽然坐直了身子说:“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一个月就四套衣服,是不是多了一点,我都穿不下!伯母每季都按照乐儿的份例给我做的衣服,哥哥私下也是隔三差五给我做新衣,再加上景哥哥做的,我一天到晚又不怎么出门,顶多就是和乐儿出来逛逛,这么多新衣服,我穿不完啦!而且我又正在长身体,感觉好浪费的样子。”
  
  “呆!哪有姑娘家像你这样,有漂亮的衣物首饰还不乐意的!哥哥喜欢给你买,你只管开开心心的穿就好了,没时间穿,就
  
  就好了,没时间穿,就多和哥哥见面,每次穿了漂亮的新衣服来给哥哥看。”景世子眼里透着笑。
  
  他这时候的表情就跟离修一样,带了些无奈。
  
  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有姑娘家觉得自己的衣物首饰多了而不乐意的。
  
  以沫嘟高了嘴,抱怨说:“早知道今天会见到景哥哥,我就穿你送我的衣服出门了。”
  
  她穿什么衣服,都是书竹帮忙搭配好了的,她只要乖乖的换上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操心。
  
  “以后多的是机会!”景世子眼里透着笑意,一副有妹万事足的样子。
  
  看得他的一群友人都发直了眼。
  
  而且听着他们两人谈话,感觉可不像是义兄义妹,这照顾起亲妹妹也没有这么细致体贴的。
  
  但是先前傅敏说话被呛了事,这会他们也没有插嘴,只是一边闲谈,一边竖着耳朵在偷听景世子和以沫说话。
  
  没多时,程氏派来的两位老嬷嬷在门口低声提醒以沫她们到时辰该回府了。
  
  以沫觉得出来得够久了,再加上中途惹了点事,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便对景世子说:“景哥哥,我们先回去了啊!你有空来将军府看我啊!”
  
  “嗯!我送你回去!”景世子跟着起身。
  
  以沫忙说:“不用了啦!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这青天白日难得会有危险吗?你继续和朋友聚会啦!”
  
  景世子坚持,说道:“怎么就不会有危险,没危险的话,你们刚才碰到的是什么事?再说我还答应了你的丫鬟,会护送你回去呢!你总不至于让我失信于一个丫鬟吧?”
  
  以沫笑得无奈的说:“景哥哥怎么说都有理的样子。”
  
  “好了,走吧!”景世子起身,对几位友人说:“我先送我妹妹回去,晚一点再来找你们。”
  
  “好,去吧去吧!”这一次,倒没有友人阻止。
  
  景世子跟着以沫她们一起出了茶楼,沿路景世子掏银子买了些小吃及路边的小玩意让她带回去打发时间。
  
  将人一路送到了将军府门前,以沫招呼说:“景哥哥进屋里坐坐吗?晚上就在这里用膳,我做饭菜给你吃。”
  
  景世子说:“不用了,你赶紧回屋!天凉别冻到了,我朋友还在茶楼里,我还要去和他们汇合。”
  
  “好吧!那我就进去了噢!”见景世子这样说,以沫敢没有多留。
  
  在景世子笑得温和的目光中,和乐儿拉着手就回了将军府。
  
  沿路,乐儿一脸阴阳怪气的说:“你这位世子哥哥对你可真重视啊!”
  
  以沫好笑的反问:“你这副样子做什么?”
  
  乐儿哼哼鼻子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他觉得你和我在一起,我就会带坏你,刚才都摆明了说,你别说你没听出来。”
  
  “呃……”以沫一阵尴尬,想了想才机智的说:“你觉得你表姐很好吧?”
  
  乐儿愣了下,没有反应过来,不解的问:“是啊!怎么?”
  
  以沫摊手,“你看,在你眼里,你表姐这么好的一个人,可是在你二哥眼里,他也怕你表姐带坏了你?为什么呢?”
  
  “二哥这是对表姐有偏见。”乐儿不满的嘀咕。
  
  以沫说:“才不是呢!是因为你才是哥哥的亲姐姐,在他的心里,你比你的表姐重要,这就是所谓的亲疏有别。”
  
  乐儿想了下,一脸古怪的说:“好像是这样,不过我觉得景世子怕我把你带坏可以谅解,毕竟我是有带坏人的潜质,但是二哥怕表姐把我带坏了,他简直就是脑袋里长草了。”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你倒是挺清楚自己的本质啊!”
  
  “当然!”乐儿一脸骄傲的笑答。
  
  虽然以沫并不清楚乐儿在骄傲什么。
  
  两人走到分岔路品,乐儿挥挥袖子就打算回华芳苑,却被以沫一下拉住,说:“走什么走啊!先去伯母的院里,告诉她,我们回来了,然后主动把今天在街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啊?为什么要说啊!说了不是找骂吗?”乐儿一脸犹豫,她可从来没有主动坦诚过自己犯的错。
  
  除非是被爹娘发现了,躲不过的情况下,她才会心甘情愿去受罚。能躲就躲,能拖就拖,她一向都是抱着这套行事准则在对付爹娘。
  
  “当然要说啊!你想想,这事我们不说也躲不过去,反正伯母是肯定会知道的,不如直接说了,争取宽大处理,到时候万一小花来投奔你,你也好和娘解释啊!不能说家里突然就多出两个人,总得跟伯母说一声先吧!”以沫拉着乐儿劝说。
  
  这种明明躲不过去的事情,她可不想和乐儿一起犯傻,就为了躲片刻,接下来的惩罚可能会严重数倍。
  
  乐儿一脸不甘的嘀咕,“你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就是不想主动去找抽啊!”
  
  以沫强行拉着一脸不愿意的乐儿往程氏所住的院里去,沿路不放心的开导,并劝说:“放心啦,我们这样去,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伯母看在我们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救人的情况下,她会原谅我们的。”
  
  “是这样吗?”乐儿有点不信。
  
  但瞬间想起什么,掏了掏袖子里,拿出药瓶说:“这些药我都没来得及用呢!”
  
  以沫翻了翻白眼,鄙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摆平伯母再说,你总不至于真的想禁足三年吧!”
  
  她虽然不像乐儿喜欢天天出去疯跑,但是自己不出去,和被人限制出去完全是两回事。
  
  “不是!我是想说,这药我就不给你了,我自己留着以后对付人!”乐儿拿着药瓶晃了一眼,又塞回到自己的袖子里。
  
  以沫无奈的说:“我就没有打算拿回来!不过也麻烦你搞清楚事情的重点好吗?现在是先过了你娘那一关。”
  
  两人拖拖拉拉的到了程氏的院里,就见先前陪着她们出门的两位嬷嬷正从里面出来。
  
  见状,乐儿立即冲了上去,质问:“说,你们是不是向我娘告状了?”
  
  两位嬷嬷虽然在大街上被人揍了一顿,但都是些皮肉伤,好在伤并不严重,再加上刚才程氏给她们一人赏了十两银子,也算是持平了伤口。
  
  可是哪知道这么不凑巧,出门就碰到了乐儿,当即吓得脸色都变了,小心应对说:“大小姐见谅,夫人问话,老奴两人也不敢不说啊!”
  
  乐儿睨着眼,一副不满的样子说:“就知道你们会的小报告。”
  
  两位嬷嬷无辜,她们跟着两位小姐出门,回府后,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向主母禀报情况,这也不算是什么小报告啊!
  
  以沫拉着无礼的乐儿,劝说:“算了啦!你跟她们说这些做什么,她是伯母的人,自然要听伯母的话,她们跟着我们出去,也就是起到监视的作用,她们又没做错什么,你和她们为难什么。”
  
  两位嬷嬷十分认同的附和点头。
  
  以沫说的话,乐儿都懂,否则的话,先前也不会让两位嬷嬷看着她,不许她闹事。
  
  但事情发生后,她自然不想两位嬷嬷把事情告诉程氏,害她白白被罚。
  
  乐儿被以沫强行拖到了屋里,看到两人携手进来。
  
  她朝着乐儿说:“倒聪明了啊!知道主动来我屋里了,行吧!有什么要说的赶紧说说。”
  
  乐儿一听这口气,就恶狠狠的瞪了眼以沫。
  
  程氏的潜台词就像是告诉她们,让她们说完了就赶紧去领罚。
  
  以沫失笑的回望了乐儿一眼,这才把街上发生的事情说一说,最后自我批评的说:“本来这次出去,我们俩就答应了伯母肯定不会再闹事,我们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可是没巧就遇上恶霸欺负人,且是乐儿认识的人,伯母也知道乐儿是一位善良的姑娘,见到这种事情,让她闷不吭声完全是不可能的。善良是她的优点,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且我们出手,也有把握能打赢对方,并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当中。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我们身为姑娘家,在街上和人闹事,就是我们的错,伯母你罚我们吧!”
  
  程氏眼里闪过笑,看着乐儿问:“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乐儿瘪着嘴,不情愿的说:“嗯!娘要罚就罚吧!但是我不觉得息做错了什么,我总不至于看着小花被他们拖去那种不堪的地方卖掉吧?”
  
  程氏翻了翻白眼,就知道这丫头不像以沫这么通透。
  
  “你倒是有理了是吧?”
  
  乐儿嘟高了嘴,委屈的说:“有理!但就像以沫说的,也有错!我们这样做,确实是不该,也让娘担心了,可是下次碰到这样的事情,我有能力的情况下,我还是会帮忙啊!”
  
  “行了行了!”程氏懒得和乐儿说,只吩咐:“你以后多听以沫的话就行了,这次就算了,你们回去吧!”
  
  乐儿猛的抬眼,不敢置信的说:“娘你不怪我们吗?”
  
  程氏好气又好笑的问:“怎么怪?以沫都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这次帮人是你的天性,是因为你善良,难道娘要你抹去这种善良的天性,变成一个冷漠的人吗?”
  
  乐儿没听懂程氏的意思,张着大嘴,笑着抓着以沫的手说:“以沫你听到了吗?娘说不怪我们,真的不怪我们,你说的主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果然是对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