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8、专属称呼

098、专属称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样的情况,她见了太多次,她总寻思着,也许有一天,爹会把她和奶奶都输掉。
  
  果然是这样。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哟,不错啊!胆子够肥的,竟然敢骗爷几人!”景世子身旁的一个朋友笑得意味深长的看着毅哥。
  
  毅哥有些虚心的说:“高利贷啊!肯定就是这样啊!利滚利,昨天是五十两,今天就是五千两了啊!”
  
  “毅老大是吗?五千两是吗?行,你等着,我派人回府寻给你,有命花的话,你只管把这银子拿走!”景世子温温和和,一派好说话的样子。
  
  毅哥犹豫的看着景世子,倒是他身旁的小弟,胆小的提醒说:“毅哥,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他们动动嘴皮,我们就死无葬生之地了。”
  
  毅哥烦躁的瞪了一眼身边出主意的人,这话还用得着人提醒吗?他哪里会不知道。
  
  只是到口的肉,他不想吐出来,但又怕没有命花。
  
  思来想去,抬高了下巴说:“反正这小花是五百两卖给我们的,看在你是世子的份上,我们也就不算其他利息了,你若是想要的话,现在就拿五百两来,人你们就带走。”
  
  五百两银票,景世子身上有,他没有说第二句废话,直接把银票给了毅哥。
  
  “以后别再让我们看到你!”
  
  毅哥接银票的手一哆嗦,拿了银票就准备跑,景世子淡声说:“借据留下!”
  
  毅哥干笑的又掏出借据来,给了景世子,然后带着他的人急急忙忙的跑了。
  
  景世子拿着借据走到以沫的面前,扬着如沐
  
  ,扬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说:“好了,事情解决了!”
  
  以沫仰脸说:“景哥哥真厉害!一下子就少花了四千五百两,幸好有景哥哥在。”
  
  景世子眼眸里闪现笑意,他不过是不想仗势欺人,否则的话,他身份一亮,强行要把人带走,谁又敢说一句不。
  
  “快快,快谢谢你的救命恩人,你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小花爹拖着小花往景世子的身边凑,一副恨不得将小花推到景世子的身上。
  
  景世子拉着以沫退开了一步,冷着脸,一副拒人千里的态度说:“救人的不是我,我帮她而已。”
  
  小花爹可不管这些,就是认准了景世子的身份,躲在人群里的他才会现身。
  
  “怎么就不是你,你花钱赎回了小花,小花就是你的人了,以后就让小花在你身边侍候吧!为奴为婢,怎么样都行。”小花爹眼放精光的看着景世子。
  
  景世子黑沉着脸,瞥了一眼小花,只见她一双眼眸平静无波,如死水微澜一样。
  
  乐儿心性单纯,没有看出小花爹的意图,只是极其反感的说:“你这人好奇怪噢!救了古婆婆和小花的明明就是我们,你就赶着要把女儿给景世子为奴为婢是什么意思啊?”
  
  旁边好事的人围着起哄说:“当然是看中人家世子家世啊!在她身边当一个奴婢也好过嫁给普通人。”
  
  乐儿脸色一变,破口大骂:“呸,你真不是一个东西,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一次又一次的卖女儿。”
  
  景世子趁机把借据给了乐儿,并叮嘱说:“这银子是我帮以沫给的,但人是你要救的,你要记得你欠了以沫五百两银票。”
  
  乐儿脸色一变,不高兴的说:“真扣门!”
  
  但她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拿着数据冲着小花爹说:“看到没有,看到没有,人是我救的!”
  
  古婆婆都能看出乐儿是姑娘家,更何况是小花爹,所以他才会想着把小花塞到景世子身边。
  
  以小花的容姿,说不定能捞一个小妾当当,到时候不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
  
  “你一个姑娘家你掺和什么!”好事被破坏了,小花爹有点不高兴的冲着乐儿叫道。
  
  小花眸光闪了闪,突然挣开了小花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爹了,从你卖了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小花说罢,在小花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用力一跪,在地上砰砰砰的嗑了三个响头,然后起后看着乐儿。
  
  “往后我会努力挣银子,争取早日还清债务,在还清债务前,你都是我的主子,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乐儿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并没有想收小花当下人的意思,只是借着这话的小花爹的嘴而已。
  
  她没有想到小花这么较真。
  
  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求救的看向以沫。
  
  以沫也觉得这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对景世子说:“景哥哥,你陪我们一起去茶楼一趟,把这事情解决好。”
  
  “好,我知道前面有间茶楼不错。”景世子说罢,对着先前和他一起的几位朋友说:“我还有点事,就不和你们一起了,你们先走吧!”
  
  几人对视一眼,都一脸笑眯眯的说:“这可不行,喝茶我们也可以喝啊!走走走,我们一起。”
  
  他们可好奇景世子和以沫的关系了,怎么可能会这时候被景世子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景世子皱了下眉,但想了下,他以后想对以沫好,这关系总要摆在明面上说的,不如就赶巧了,直接摆明了说,他和以沫投缘,认了以沫当妹妹。
  
  “好吧!”景世子松了口,没再赶人。
  
  以沫那边也叮嘱了落夏扶好古婆婆,然后一行人就去了茶楼,原本热闹的地,就独留了小花爹一人。
  
  他原是想跟,但被景世子等人用武力震慑了,只得在后面上窜下跳的叫:“你想得美,老子生了你出来,这一生就都是你爹,你休想甩了我,自己去过好日子。”
  
  以沫听着小花爹的话,有些不明白,这天下怎么能有这样的爹,把自己的孩子当成什么啊!
  
  古婆婆和小花都听得清楚小花爹的话,两人均是脸上一阵燥热,低着脸一声不吭。
  
  到了茶楼包间了,古婆婆拉着小花突然就朝着大家跪了下来,吓得乐儿立即上前将人扶起。
  
  古婆婆搭着乐儿的手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们,若是没有你们的话,我家小花怕是也活不了了。”
  
  乐儿有些感伤的说:“古婆婆你别这么说,我一向都把你当自己的奶奶看待,也当小花是我的朋友,你们有事,我在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任由其他人欺负你们。”
  
  古婆婆欣慰的看着乐儿。
  
  她一直就知道乐儿是一个心善的姑娘,即使她行事有些惊世骇俗,但这也不能掩饰她的内心。
  
  以沫轻声提醒说:“乐儿,你先扶古婆婆和小花坐下,我们商量下以后怎么办吧?我觉得以小花爹的性格,有一就会有二,这种事情,我们救得了一次也救不了第二次。”
  
  “嗯,先坐下再说吧!”乐儿扶着古婆婆坐下,自个儿也挨在旁边落坐下来。
  
  以沫开门见山的问:“你们有什么打算?”
  
  古婆婆望向小花说:“你就这么一个孙女,她是我的命根子,我
  
  命根子,我肯定不能看着她被人糟蹋的,你们今天救了她,我老婆子心里万分感激,那笔银子对我们而言虽然不是小数,但我们祖孙两人一定会慢慢还的,只是需要一些时日。”
  
  说到后面,古婆婆显得有些窘迫。
  
  小花也接口说:“我们一定会还的!”
  
  以沫看了一眼景世子,他像是懂她的意思似的,朝着她点点头,以沫才又说:“银子就不用还了,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来,我们的身份和你们有一点点不同,这五百两对我们而言不算什么,我们只是担心你们以后要怎么过,毕竟小花爹那样的性子。”
  
  古婆婆义正言辞的说:“银子是你们借给我们的,我们肯定要还的,至于小花爹,我已经当没有这个儿子了,小花也不需要这样的爹,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他了。”
  
  以沫想了下说:“既然是这样的话,以后你们就不要回去原先住的地方了,这五百两就当是我们买下小花的买身契,她以后就帮我们做事好了。”
  
  古婆婆愣了下,虽然听明白了以沫的意思,但心里十分的犹豫,她就这么一个孙女,自然不想她入奴籍。
  
  乐儿高兴的应话说:“对啊!你们就不要回去了,不然就跟我去,去我家里吧!”
  
  以沫察觉到古婆婆的犹豫,便问:“古婆婆是有什么难处吗?”
  
  古婆婆心里算计着这些,她自己也觉得挺羞愧的,毕竟人家是一门心思的为她们祖孙在想。
  
  便将心里的打算说了下,“不瞒你们,我就这么一个孙女,而且她也有婚约在身了,对方是一个小小的秀才郎,若是我孙女……我怕对方家里不喜。”
  
  以沫和乐儿都不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倒是景世子懂了意思。
  
  他说:“你放心好了,这两个姑娘都是心善的人,将来古姑娘出嫁的时候,一定会给她自由。而且,古姑娘待在她们两人的身边,以后对她的夫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古姑娘未来的夫家若是一个眼光长远的,自然能看得透彻。”
  
  这官场上的事情,哪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这两位姑娘,一位是将军府的小姐,一位是淳王府的小姐,小花只要在侍候她们的这几年里,人机灵一点,以后出嫁了,夫家遇上点什么事,借着昔日的恩情,以乐儿和以沫的心性,都是愿意搭手相助的。
  
  古婆婆明白景世子的意思,也看得出来他们的不凡,但想到对方就一个寡妇,性格也是很正直,所以有些担忧。
  
  便说:“这事,能不能让我去和他家商量一下,我也明白我这样做有点不知好歹了,但我就这么一个孙女,我活到这么大的年纪也没什么图了,就想着她以后能过得幸福一些。”
  
  以沫笑吟吟的说:“古婆婆想的没有错,是要商量一下!你也不用在意这些,当初我姥姥也是一个人拉扯我长大,她也是事事以我为先,这种感情我能懂。”
  
  古婆婆觉得有点奇怪,这种贵族小姐怎么可能只一个姥姥,但也没有多嘴打听,感激的直说:“多谢,多谢!”
  
  小花在一旁臊红了脸,觉得十分羞愧,极小声的说:“对不起,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和董小哥的婚约,本来就是她高攀了,若不是两家是邻居,她又乖巧讨了董大娘的喜欢,她是得不来这门好亲事的。
  
  毕竟董小哥有功名在身,以后前途无量,比起她这种有一个混帐爹的无用女子要强出许多。
  
  所以她懂奶奶的顾虑,心里虽然觉得有些苦涩,但也不敢说什么。
  
  “落夏,你陪着古婆婆她们走一趟,免得她们自己回去就这样碰到小花爹,晚点你看她们要不要来我们府里,若是来的话,就直接带回去,不来的话,你就直接回府,我们一会就回去了。”以沫朝着门口方向吩咐。
  
  落夏有些犹豫的说:“但是奴婢走了,姑娘身边?”
  
  以沫笑着说:“不用担心啦!有景哥哥在,他会负责送我回去的,不会有危险的,你去吧!”
  
  “是啊!还有我在啊!”乐儿笑着插话。
  
  落夏看了乐儿一眼,心里嘀咕,就是有你在,才会有危险。
  
  但也不好拂了以沫的意思,只得朝着景世子说:“我家姑娘就麻烦景世子了,请务必安全送回将军府。”
  
  “放心吧!”景世子接了话,落夏这才放心的带着古婆婆祖孙出了茶楼。
  
  她们一走,茶楼里几人就闹了起来。
  
  这时,景世子的几位朋友都已经知道了乐儿的身份,一个个瞠目结舌的说:“以前就听说过离大小姐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乐儿很有自知之明的说:“你们就少酸我了,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但是这种情况下,为了一点虚伪的名声,你眼睁睁的看着古婆婆她们被人欺负,我还是人吗?”
  
  “呃……”景世子的朋友面面相觑,觉得乐儿这话好像也挺有道理,至少她做了一件好事。
  
  “是啊!我觉得离大小姐这种性格比起京都其他贵女要讨喜很多!”其中一人直白的夸奖,引来众人侧目。
  
  另一人打趣的说:“温扬,有鬼噢!你竟然称赞起了女人?”
  
  温扬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满面的说:“我又没有说错,我真的觉得离大小姐挺有侠义心肠的。”
  
  乐儿扬着眉眼有些不信任的问:“你确定?”
  
  确定?”
  
  她可是第一次在京都公子哥口中听到称赞的声音,毕竟大多数男子,希望娶回家的妻子,能安安分分照顾好后院。
  
  一些多余的心思就不要有了。
  
  若是娶了乐儿这样的女人,男子在前堂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好事,得时时担心乐儿在后方是不是又惹了事。
  
  温扬肯定的笑说:“我有骗你必要吗?”
  
  “这倒也是!”乐儿收回怀疑的眼神,落落大方的朝着温扬一笑,得意的说:“算你有眼光!”
  
  温扬眼底掠过一抹笑意,他听过几次离大小姐的英雄事迹,还是从他娘的口里听到的,所以能想象那形容并不是怎么美妙。
  
  今日一见,倒觉得眼前这姑娘和他听说的有些出入。
  
  “我们知道这位是离大小姐,那这位一直戴着斗笠的姑娘呢?是谁?怎么叫你景哥哥啊?我可不记得你有哪一位妹妹是这样叫你的。”
  
  温扬和乐儿还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迫不急待的朝着景世子发问。
  
  景世子淡然的看去,带了几抹警告的回答:“你这话说得好像见过我所有的妹妹似的。”
  
  问话的少年尴尬一笑,说:“不是这意思,就是他们叫你肯定也只会叫大哥啊!怎么会娇滴滴的叫景哥哥,一听就不像是亲生的。”
  
  以沫狐疑的侧目,问:“叫景哥哥不就不像亲生的吗?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大哥?”
  
  景世子说:“不用!就叫景哥哥,叫大哥的人太多了,景哥哥这个称呼就你一个人可以叫!”
  
  以沫眯着眼,笑问:“真的吗?”
  
  但凡姑娘家,都喜欢这种独一无二的宠爱,以沫自然也不例外,咧着小嘴高兴的说:“那我以后还是要叫你景哥哥!”
  
  “嗯!”景世子宠溺的看着以沫。
  
  侧眸,敛去眼底的温情,淡淡的笑说:“她叫白以沫,是我认的妹妹!”
  
  “白以沫?骠骑将军认的干妹妹,白以沫?”
  
  景世子的几位朋友同时惊讶的叫了出来。
  
  以沫无辜的举起小手,不解的看着众人夸张的表情说:“对,是我,我就是白以沫,怎么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