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8、专属称呼

098、专属称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位大汉一看出来阻止他们的只是一个长得跟女人似的娘娘腔,当即笑得张扬的说:“哪里来的奶娃,这么不长眼,敢管本大爷的闲事,趁着本大爷没发怒前,你最好赶紧滚回你娘的怀里喝奶去。”
  
  “不许对我家公子无理!”南珍十分护主的上前维护。
  
  大汉笑得上下扫了眼几人,突然一脸淫光的说:“看你们这样,不像是公子哥啊!莫不是那些不安分的小姐,女扮男装出来耍的?”
  
  这几人本来就是小混混,这种不要脸的勾搭做得多了,平时拉几个欠了赌帐被卖的女人去勾栏院是常事。
  
  再加上他们得了些银子就去了勾栏院,见过的女人也多,所以越看乐儿几人,越发觉得她们就是女人。
  
  古婆婆坐在地上没有爬起来,却是着急的朝着乐儿叫:“离四爷,这事和你没关系,你赶紧离开。”
  
  乐儿握紧以沫给她的药,轻声叮嘱:“你站在这里别动,落夏,保护好你家主子。”
  
  “是!”落夏果断的回答,就算乐儿不吩咐,她也会这样做的。
  
  乐儿一下冲到了古婆婆面前,将人扶起,并拍拍她身上的尘土说:“古婆婆,你不要担心,有我离四爷在这里,我看谁敢把人带走!”
  
  古婆婆并不清楚乐儿的身份,只知道她是一个姑娘家,所以十分紧张的握着她的手,推拒说:“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快走!”
  
  面对这样的恶霸,像古婆婆这样的普通百姓是没有反抗的能力。
  
  眼看着她唯一的村女被折了进去,她不想拖累这个每天看起来笑呵呵的小姑娘。
  
  她能看出来小姑娘的家世应该很好,出身富裕,但终归是一个姑娘,在面对几位大汉的时候,又做得了什么。<>
  
  “你别怕!我会武功!”乐儿将古婆婆扶到以沫的身边,并对以沫说:“你帮着看看古婆婆有没有伤着。”
  
  “嗯!你小心一点,别暴露你的身份,否则的话,就不是三年禁足的事情了。”以沫不放心的叮咛。
  
  将军府的大小姐,在大街上和地痞流氓打架的事情,若是被人得知了,就不是禁足这样的小事,会直接影响到乐儿以后出嫁的问题。
  
  毕竟哪一个正经府邸敢娶这样一个主母?
  
  “我晓得!”乐儿说罢,就冲着那几个拖着小花的人娇吼:“赶紧把小花放了,小爷还能饶你们一命,否则的话,哼……”
  
  “哈哈!”大汉猖狂的笑了起来。
  
  他身后的跟班讨好的说:“毅哥,看这小子是一心和我们过不去了,不如让哥几个去收拾了他?”
  
  被叫毅哥的男子,手挥了挥,他身后的小弟就跟打了鸡血以的,把小花用力往旁边一扔,朝着乐儿就冲了上来。
  
  南珍一下拦在乐儿的身前,急忙的说:“公子,你退一边去,这事让小的来。”
  
  乐儿说:“我们一起。”
  
  南珍是有点武功,但是却不像落夏厉害,她顶多是能够对付几个闺秀女子罢了,毕竟她是和乐儿自小一起长大,跟在她身边学的武功。
  
  程氏派来的两个婆子,一见拉不住乐儿,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冲到最前面去了,毕竟乐儿若有一点损失,她们就没命了。
  
  看着几个男人和乐儿她们打了起来,以沫也是提心吊胆的瞪大了眼。
  
  两个婆子只有一股蛮劲,又怎么是几个地痞的对手,一下就被打到了地上,嗷嗷嗷的嚎叫。<>
  
  以沫看着都觉得疼,忙吩咐落夏,“你赶紧去帮忙。”
  
  落夏有些犹豫的说:“可是奴婢走开了,姑娘怎么办?奴婢的主要责任是保护姑娘你的安全。”
  
  以沫眼一瞪,为落夏的死心眼感到忧伤,不悦的说:“难道一定要我也冲进去,你才肯出手吗?”
  
  就在这时候,几位穿着华丽的公子一路过来。
  
  走在最前的男子意致高昂的说:“前面有打架,走走走,我们去看看,好久没有凑过这样的热闹。”
  
  几位公子哥中赫然就有以沫的熟人。
  
  他原先不喜欢凑这样的热闹,看着同伴上前,他才勉为其难的跟了过去,一眼看去,正好看到乐儿和那几名大汉动手的情况。
  
  他当即眉眼一跳,忙推开了前面的几位朋友,一下就站到了最前面。
  
  四下一望,就看到一位戴了斗笠的少年,忙两步跨了过去,担忧的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以沫回眸一看,当下惊喜的抓住景世子的手,叫着:“景哥哥你来得正好,这些人欺负我们。”
  
  景世子现身的时候,落夏已经上前帮忙了,她一出手,顺便就将其中的两个大汉打趴在地,比起乐儿和南珍联手都强一些。
  
  乐儿和南珍联播,大汉虽然一时打不倒她们,但她们也没有占太多便宜,至少没法像落夏这样,出手就将人打倒。
  
  “欺负你?”景世子声音一沉,透着冰凉,脸上的暖意瞬间敛去,一个回身间加入战局,几脚就将人踢翻在地。<>
  
  一只脚用力的踩在其中一位男子的胸口上,他疼得一声哀嚎,大吐了一口血。
  
  “这位大爷,这位壮士,请手下留情!”地痞流氓,本来就没有什么节操,打赢了立即装起孙子来求救。
  
  景世子的朋友一时愣住了,以他们对景世子的了解,他最不喜欢管闲事,竟然会主动出手,刚才还让一个小少
  
  手,刚才还让一个小少年拉了他的手?
  
  “景世子,怎么回事?你认识这些人?”几人围上景世子,也顺脚在地痞身上踩了几下。
  
  景世子没有回答朋友的话,而是走到以沫的身边,担心的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景哥哥,我没事!谢谢你啊!”以沫仰脸娇笑。
  
  景世子拍拍以沫的发顶,说:“傻,跟哥哥说这些做什么,只是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躲远一点,或者派人去淳王府说一声,有什么事就找就哥哥。”
  
  “咦,这是位姑娘吧?”景世子的朋友凑上来,听到以沫说话,就断定了她是一位姑娘家。
  
  以沫看向景世子的朋友,浅浅一笑,但想到戴了斗笠,对方看不到,便点点额以示回答。
  
  景世子牵到以沫到了一边,说:“不用管他们!好了,现在没事了,你赶紧回去。”
  
  乐儿一下凑了上来,大大咧咧的说:“怎么就没有事了,这几个地痞流氓一定得严惩,否则的话,以后还有人要倒霉。”
  
  景世子皱着眉看向乐儿,声音有点凉薄的说:“离四爷!你自己出来闹就算了,不要带着她,她和你不一样。”
  
  离旭喜欢胡闹,乐儿跟着他天天瞎闹,她这离四爷的大名不少人听说过,其中就包括了景世子。
  
  乐儿不傻,听出了景世子的不悦,不免有些火气上涌的问:“喂,你什么意思啊!”
  
  景世子懒懒的瞥了乐儿一眼,不愿意多置一词。
  
  乐儿粗喘息两声,火大的冲着以沫吼:“你看看你这认的是什么哥哥,他这是看不起我吗?是吗是吗?我跟你说,今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以沫无奈的一笑,努了努嘴说:“你确定现在要和我讨论这些吗?那几个人不先处理了?还是你想等我们走后,小花再被人拖去卖掉?”
  
  “噢,对噢!”乐儿猛的反应过来,冲到毅哥面前,大声娇斥:“你以后不许再来找古婆婆她们的麻烦,也不许打小花的主意,否则的话,小爷我饶不了你们。”
  
  毅哥耳朵没聋,也听清了景世子的身份,当下不免有了些底气,毕竟光明正大的情况下,这些公子哥也讲究一个面子。
  
  他朝着景世子说:“这位公子评评理,这古小花的爹在我们赌坊借了笔银子,现在还不出来了,拿女儿抵账,我们也不过是来收账,何错之有?这几位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将我们打一顿。”
  
  景世子皱着眉,乐儿不满的说:“呸,明明就是你们上来就动手动脚,也是你们先打人的。”
  
  毅哥才不管先前的挑衅是谁先开口的,只说:“这父债女还,天经地义的事情,她爹卖的她,讷,这是卖身契。”
  
  毅哥自怀里掏出一张纸来,乐儿抢过来一看,还真是卖身契,上面签有小花爹的名字以及手印。
  
  乐儿一下将卖身契撕了,虎着小脸问:“你说,小花爹欠了你们多少两,我替他给。”
  
  毅哥眼神一亮,举着五根手指说:“五千两!”
  
  “五千两!”乐儿失态的叫了出来。
  
  她虽然是将军府嫡出的小姐,但她现在每个月的月银也不过十两,五千两银子等于是她四十多年的月例。
  
  毅哥见状,有点得意的说:“没错,就是五千两!你现在给银票我,我立即就把人放了,以后也绝对不来找她们的麻烦。”
  
  乐儿咬着下唇,一脸纠结。
  
  五千两她要拿也能拿出来,毕竟她屋里首饰珠宝不少,只是她变卖了珠宝的事情并不容易。
  
  屋里有专门管理首饰的丫鬟,每一件饰品都登记在册,突然少些东西,娘不管尚好,但若是细究起来,她肯定又要被剥掉一层皮。
  
  “你给我几天的时间,我过几天再给你!”乐儿想了想,总不能看着小花进那种地方。
  
  对她们而言,五千两现银虽然拿不出来,但也就是少几套首饰的事情,能救下小花,就算被程氏责备也值得了。
  
  毅哥说:“这可不行,我们是放高利贷的,几天后可就不是五千两了,这利滚利!”
  
  乐儿胀红了脸问:“那你想要多少两?”
  
  毅哥果断的说:“几天后肯定就翻到了一万两,你若是没银子的话,就不要阻止我们把人带走。”
  
  乐儿火大的说:“你怎么不去抢啊!”
  
  以沫凝神看向抱成一团的古婆婆和小花,她虽然和这两人不熟,但是看她们和乐儿相处,能看出都是不错的人。
  
  特别是古婆婆,刚才那种情况下,她不单没有自私的只顾自己,还劝着乐儿别插手这事。
  
  想到这里,以沫上前一步,说:“我有,我出!你把人给放了,落夏,你回府一趟,拿五千两来给他。”
  
  落夏本就管着以沫的私库,正好让她回来拿银子。
  
  乐儿惊得一下跳了起来,跑到以沫的身边说:“你发什么疯,五千两我都没有,你哪里来的!你别乱来!”
  
  以沫拍拍乐儿的手说:“你别担心,我很富有!我给你的那些方子,以及我研究出来的药,都能卖得千金呢!”
  
  乐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砸吧了嘴说:“弄了半天,原来我们三个人中间,你最有钱啊!”
  
  三人自然包插了永平公主。
  
  永平公主和乐儿的性质一样,她们都是随手能拿出一包宝石当玩具的人,但银票却很
  
  但银票却很少沾手。
  
  两个姑娘年纪不大,又没有需要花银子的地方,自然不会找家里要银两,家里也不会刻意多给。
  
  “我希望你信守诺言,拿了银两就快滚,不要再来找古婆婆她们的麻烦,以后小花爹再找你们借银子,你们也不许借给他,你们别想再找机会寻事。”以沫声色皆厉的朝着毅哥等人训斥。
  
  毅哥笑眯眯的说:“当然,拿了银两我们就消失。”
  
  一直没有说话的景世子见以沫出面,当时就沉不住气了,叫住了准备出去的落夏,并对以沫说:“再有银子也不是这样用的,姑娘家要懂得存点私房,懂吗?”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但是小花她们,总不至于真的看她们被推到火坑里去吧?”
  
  “傻啊!有景哥哥在呢!”景世子无奈的说。
  
  以沫一句话,他自然不可能拒绝。
  
  先前没有出声,是因为以沫没有表现出要管此事的意思,不过是乐儿上窜下跳罢了。
  
  他没有义务替乐儿解决麻烦。
  
  但是以沫把责任揽到身上来到,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是五千两……”银两太多,她自己又有的情况,她没脸开口找景世子要。
  
  景世子笑笑,目光挪到毅哥的身上时,已经一派冰凉,冷冷的问:“小花爹找你们借了多少两?”
  
  “五、五千两!”毅哥心虚的答话。
  
  景世子冷冷的质问:“你确定是五千两?这话可得想清楚,若是让本世子查清你有所欺骗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能想到吗?”
  
  毅哥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但想到小花爹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这事也没有一个证据。
  
  再说,这世道就是如此,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他只要把这世子爷蒙骗过去,就轻轻松松能拿到五千两,难道光天化日,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他还能赖了不成?
  
  “就是五千两,不信的话,你就去算!或是说,你堂堂一位世子爷打算赖账。”毅哥一脸挑衅的看着景世子,一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五千两,你嘴一张就找我们要了,起码得让我们看看帐本吧!不然的话,借条也得有吧?”景世子头脑清晰的质问。
  
  刚才毅哥给乐儿看的只是一张卖身契,大意表明小花爹是自愿将小花出卖的,并无提出他欠了毅哥等人多少银两。
  
  借条,毅哥手里有,却不会拿出来。
  
  他虚张声势的吼道:“怎么?想赖账所以故意拖时间是吧?”
  
  “你拿出来给我看,若真是五千两的话,我立即就给你!”景世子目光平静的落在毅哥的身上。
  
  看他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似的。
  
  这人有几分胆识。
  
  他想得也没有错。
  
  光天化日下,景世子是不会对他怎么样,但他却没有想过,这天一直都是日夜轮回,天不会永远这么白,黑夜始终会来临。
  
  “胡说,胡说!我就借了你五十两而已!”一名衣着随便,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突然跑出来,上窜下跳的指着毅哥叫嚣。
  
  古婆婆一见中年男子,立即生龙活虎的爬了起来,扯着他大声骂道:“你是赌博赌傻了吗?你竟然卖小花,你竟然敢把小花卖了,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有你这么做人家爹的吗?”
  
  小花爹一下挡开了古婆婆,阴郁着脸说:“我有什么办法,最近手背,一直输一直输,在毅老大他们手里借了五十两,几天没还,他们就要五百两,说我要是拿不出来,就要砍断我的手,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小花眼泪婆娑的上前扶住古婆婆,对这不负责任的爹,她没有多看一眼,也没有多说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