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6、肌肤相亲

096、肌肤相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一脸僵硬不自然的说:“我们姑娘家去学骑马,你就不用去了吧?再说,你跟着去,你也会觉得无趣啊!你不如自己四处去骑骑马不是更好吗?”
  
  乐儿这次倒是机警,看出了以沫的意图,她也觉得离旭不用跟来,便主动说:“是啊!小哥,你就别跟着我们跑了。”
  
  离旭一副风吹不动的表情跟在旁边,说:“娘要我跟你们旁边照顾,免得你们再闯祸。”
  
  乐儿咦了声说:“不至于吧!娘让你跟着我们?照顾我们?你别说笑了吧!你不和我们一起胡作非为就不错了。”
  
  以沫调侃的反问:“怎么?你还知道你就是一个胡作非为的主啊!”
  
  乐儿嗔怪的问:“你到底站在哪一边,我现在是在帮你,好不好?”
  
  以沫敛容,立即做出严肃脸,有些狗腿的说:“嗯!你说得都对,我刚才一定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控制住了,所以才会胡说八道!”
  
  乐儿不买帐的说:“你才懂得管你们了,哼,我到前面去等你们,你赶紧跟上来啊!”
  
  以沫苦笑一声,但想着离旭这架势,摆明了就是要跟,乐儿也赶不走他,便对容雅说:“你一直跟着我们,他不敢光明正大的对你做什么。”
  
  “嗯!”容雅不安的应话,看向离旭,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闭嘴阖上,默默的跟着以沫慢慢悠悠的晃向乐儿的方向。
  
  乐儿举着马鞭挥以沫挥手,等她走近,才说:“我教马时很凶残的,你要做好准备啊!”
  
  以沫眨着眼,不放心的问:“怎么一个凶残法?”
  
  乐儿独裁的说:“你现在先别管,我只问你,你对骑马懂多少,二哥先前教过你了吗?”
  
  以沫坦率的说:“倒教过一些,骑在马上慢慢跑,也没有问题,但像你那样,边骑马边射箭,肯定不行。<>”
  
  乐儿得意的说:“这是当然,你能边骑马边射箭,还需要拜我为师吗?”
  
  “好了!你现在抓紧马缰绳!然后摆出骑马的姿势,快一点!”乐儿挥着鞭子催促。
  
  以沫不解的照着做的同时,问说:“干什么啊?就直接跑……啊!”
  
  她话没有说完,就感觉马像疯了似的狂奔起来了。
  
  “抓紧马缰,千万别松手了啊!”乐儿的声音就在以沫身后。
  
  她一边回忆哥哥说过的话,努力调整着姿势,一边忍不住低咒,“你神经病吧!你就这样教骑马的?你事先好歹也说一句啊!”
  
  乐儿跟在一边,显得十分轻松的样子,并对以沫说教,“注意姿势,拉稳马缰!”
  
  “我不这样,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骑马啊?再说我若是提前告诉你,哪有这么好的效果,你看看你现在不是骑得挺好的!”
  
  以沫低咒一声,身子又伏低了些,恨不得破口大骂几句三字经,她这哪里算骑好了啊?
  
  她明明显得脸都青了,而且这只要一张口,满嘴都灌的是冷风,连骂乐儿的劲她都提不起来。
  
  容雅原也跟在乐儿的身后跑了几步,但人没有追上,却被离旭堵住了去路。
  
  她不得不抬眼直视面对,“你为什么故意挡着我啊?”
  
  离旭吊儿郎当的说:“不挡着你,你就不愿意正眼看我一下?”
  
  容雅不自在的说:“一直盯着男子看,不礼貌!”
  
  离旭痞笑说:“我知道我长得英俊,但也没要你一直盯着我看,可你上次害我受伤了,难道看到了,不该主动来打招呼,不该道歉吗?”
  
  说白了,离旭就是不甘的来找存在感了。<>
  
  毕竟这要换一般人,见到离旭,肯定会有些羞愧的心情,主动示好这些,可是容雅却不一样,心里惧着离旭,就直接躲着他,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可我道歉了啊!临阳侯府也出面向将军府道歉了啊!”容雅小声的回答。
  
  在两府相处上面,这事是完了。
  
  临阳侯府道歉赔礼,将军府接受收礼,大家各退一步,以后见面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毕竟这对他们而言又不是一个多大的事情,离旭也只是一些皮肉伤,养了几天就能蹦能跳了。
  
  “受伤的人是我,我说没完就没完!”离旭恶狠狠的威胁。
  
  容雅满是委屈的问:“不然,你想怎么样?”
  
  离旭痞痞一笑,得意的问:“是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容雅身子往后一倾,差点就摔下马,跟她来的丫鬟忙策马挤到两人中间,严肃的说:“离三爷请自重。”
  
  离旭脸色一变,阴沉的说:“哪里来的贱婢,主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容雅坐直身子后,忙说:“依巧,你退下!”
  
  然后脸色极其难看的抬眼蹙眉看向离旭,“离三爷,依巧是我的丫鬟,她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这做主子的自然会管教,就不劳离三爷费心了。<>”
  
  “嗬,还挺护短的啊!”离旭像玩川技的人一样,脸色大变,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容雅正色,“你到底想做什么?”
  
  离旭挑眉,反问:“怎么?看不出来吗?”
  
  容雅沉默的看着离旭,她真看不出来离旭想做什么,虽说他刚才的话显得有些轻挑,但是他的目光很清澈。
  
  所以她很难把离旭的话往邪恶的方向去想。
  
  但是离旭这样拦着她,又是有意为难
  
  拦着她,又是有意为难,总不至于真的打她一顿吧!
  
  她现在只想着,以沫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一眼望去,早就已经看不到以沫她们的身影了,更加提她们能及时赶回来解围。
  
  “你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容雅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好直接面对。
  
  离旭眯着眼,满是诡笑的说:“没什么,和我赛一场马,你若是赢了的话,我就原谅你,你若是输了的话……”
  
  “就怎么样?”容雅急急的问。
  
  离旭理所当然的说:“自然是不算数,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天下哪有这么美的事情,不过你若是不愿意的话,让我也射你一箭也是行的,只是不知道你一个大姑娘,在那种地方留下一个疤会不会不太好。”
  
  离旭说着话,目光已经瞥向容雅身下。
  
  容雅顿时恼羞成怒,双颊通红的娇斥:“离三爷,你不要太过分了,虽说那一箭是我的责任,但是你你……”
  
  这就跟一个花花大少似的。
  
  容雅向来一板一眼,哪里被人如此调戏欺负过。
  
  离旭也没有旁的心思,虽说他也已经十四岁了,但他和其他公子哥的脑部结构就是不一样。
  
  整天除了上窜下跳的捉弄人,也想不出其他的事情,更没有见到哪个漂亮姑娘怦然心动的感觉。
  
  “行不行,赶紧说!少废话了!”离旭有点不烦躁的口气。
  
  他现在是迫不急待的想和容雅赛一场马,然后……嘿嘿!
  
  贱贱的笑,在离旭心里响起的同时。
  
  容雅出声,“你说的,我若是赢了,你以后绝对不要再找我的麻烦。”
  
  “行了行了,谁愿意和你一个书呆子牵扯不清啊!你赢了的话,以后只要有你容雅出现的地方,我离旭立即消失,可以了吗?”
  
  离旭催促不断,容雅咬了咬下唇对依巧吩咐,“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依巧不放心的说:“小姐,还是不要去了吧?有什么事,咱回去和夫人或者世子说吧?”
  
  容雅果断的说:“没事,相信我!”
  
  若是离旭是听家里话的人,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她不给离旭一个满意的答复,以后他肯定时时针对她一番,再者,这次彻底解决了,她心中也能放下大石。
  
  不管怎么说,至少离旭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没有突然拿出什么东西来吓她。
  
  “可是……”依巧还想劝说。
  
  离旭已经在一边不耐烦的说:“这种不听话的丫鬟,你至今还留着她做什么啊!若是我的话,早就卖掉了。”
  
  依巧愤愤的瞪了一眼离旭,却不敢顶嘴。
  
  离雅不容拒绝的说:“行了,就这样!依巧你就待在这里等我!”
  
  “奴婢知道了,小姐一定要注意安全。”依巧担忧的提点。
  
  看着容雅驱马朝前走,离旭跟了上去。
  
  “终点在哪里?”容雅望了眼看不头的空地。
  
  离旭说:“一直向前跑,有条小溪的地方就是了。”
  
  容雅咬咬唇说:“但是我不知道位置,要是跑错了方向怎么办?”
  
  离旭自信十足的说:“也行,只要在到达目的地前,你有机会超过我,就算你赢。”
  
  容雅眉眼一挑,脸泛红光的的问:“当真?”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难道还有假的吗?”离旭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不过在这方面,他也的确强容雅很多,两人骑马比赛,他轻轻松松就能甩她一条街的距离。
  
  容雅暗暗做了下心里建设,才侧目说:“开始吧!”
  
  离旭大言不惭的说:“你先,我让你一匹马身的距离。”
  
  容雅一心求赢,再说她一个姑娘家,也不会和一个男人讲究这些,离旭话落,她便挥舞着鞭子跑了起来。
  
  离旭赶紧跟了上去,不过眨眼的距离就超过了容雅。
  
  依巧伸长了脖子,惴惴不安的望着两人越跑越远的身影,不放心的嘀咕:“小姐,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容雅的马技本来就普通,哪里比得上京中一霸的离旭。
  
  骑着骑着,容雅就看出了端倪,这人在故意逗她玩呢!
  
  明明可以甩她十条街跑远,但就是不这样做,永远只快她一匹马身的距离,害得她卯足了劲去追。
  
  可是这人也奇怪,没有回眸,却能永远因为她的速度而调整自己马速的快慢。
  
  “怎么这么慢啊!你再不追上来的话,就要到终点了噢!”离旭带着恶意的笑声突然响起。
  
  在这空旷的地方显得格外的清晰。
  
  容雅咬咬牙,又用力的抽了马臀几下,但奈离旭也加快了速度,容雅再次超越失败。
  
  “哈哈……你这个小短腿!”离旭张扬的笑着。
  
  容雅忍不住低斥回嘴,“是马慢,跟我的腿有什么关系。”
  
  “反正就是你腿短!”离旭回眸,露出一口亮丽的白牙,恶劣一笑。
  
  容雅咬着小嘴,心里翻江倒海,觉得面前这人怎么就这讨厌呢!
  
  “快点来追我啊!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离旭得意洋洋的声音响起,带着容雅跑了一条岔路。
  
  而一路被离旭气得不轻的容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跟着骑马就追了上去。
  
  两人你追我赶,容雅一次又一次的眼看就要追上离旭,但每次在最后一步时,又都被甩在身后。
  
  “哈哈,终点马上就到了!”离旭张扬的声音响起。
  
  他回眸看着小脸被风吹得通红的容雅,就在她挥舞长鞭时,这一次,他没有加快马速,且刻意放缓了速度。
  
  就在容雅和离旭并列而行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尚未来得及绽放,就发出了一声惊悚的惨叫声。
  
  容雅连人带马直接掉到了坑里去,惊悚的惨叫声就是自里面传出来的。
  
  “哈哈哈哈……”离旭驾着马停在坑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的黑洞,问:“容小姐,你没事吧?”
  
  这个黑洞,是早两年离旭来这里玩时发现的。
  
  上午容雅过来后,他趁着中午大家休息的时候,特意偷偷摸摸的来了这里,就是为了布下这个陷阱。
  
  下面黑漆漆又阴冷,对姑娘家而言,是十分恐怖的一个环境。
  
  离旭虽然心存报复,但也没有想过让容雅摔断手脚,他不过是想吓唬她而言,所以提前在地底下布满了稻草。
  
  容雅浑身疼痛的站了起来,朝着上面叫道:“离三爷,麻烦你拉我上去。”
  
  离旭不怀好意的说:“男女授受不清,我现在拉了你,你到时候逼我娶你怎么办?”
  
  容雅忍着身上的疼痛,咬牙切齿的说:“不会!我绝对不会逼你娶我!”
  
  “呵,这可不一定,毕竟我这么的英俊潇洒。”离旭一脸陶醉的自恋说道。
  
  容雅不傻,看出了离旭蓄意报复,却没有想到这设计就是他精心设计的,所以软了语调问:“离三爷,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救我上去。”
  
  “咦,你现在是在求我吗?”离旭下了马,站在坑边问。
  
  容雅沉稳的回应:“对,我在求你,请求你救我上去,行吗?”
  
  离旭单手放在耳边,说:“求我啊?求我的声音怎么小啊!我听不到啊!”
  
  容雅咬咬牙又重复说:“离三爷,我求求你拉我上去,不然你去通知我的丫鬟过来,可以吗?”
  
  离旭大笑几声,得意的说:“哟,京都第一才女求我了,这是不是天要下红雨了啊!”
  
  离旭向下看,看黑洞里虽然不算清楚,但是站在黑洞里的容雅,却能清楚的看到离旭脸上的可恶笑容。
  
  只见他取笑够了,才突然恶劣的说:“容小姐,你是不是傻的啊!这明显就是我故意设计的陷阱,你要我救你?可能吗?”
  
  “你……”容雅惊讶的叫声突然像被人掐住了似的。
  
  离旭正笑着,就见下面没有声音了,好笑的说:“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放弃了,其实你多求求我,说不定我就放过你了。”
  
  容雅吓得瑟瑟发抖,惊慌失措的突然叫了起来,“快、快救我上去,蛇,有蛇!”
  
  一条吐着红信子的蛇,正朝着容雅接近。
  
  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像是冻结了似的,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尽。
  
  离旭看不清下面的情况,自然不会相信容雅的话,早先他下去放稻草时,可是检查过了,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虽然行事有些张扬,但对姑娘家,从来都只是威胁恐吓,从来不会做一些实质伤害她们的事情。
  
  毕竟打女人他是不屑的,而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姑娘家过于娇贵,他很怕下手分不清力度,真要了她们的命。
  
  “有、真的有蛇!”容雅本就怕蛇虫,这会更是直接吓得哭了出来。
  
  她清楚的感觉到蛇顺着她的脚边在爬到,但是她连伸脚去踹的勇气都没有,她完全动弹不得。
  
  “哈哈,你少唬我了,我堂堂离三爷,是一个会被女人耍得团团转的男人吗?”离旭得意洋洋的扬着脸。
  
  等了下,不见洞下有声音,忍不住又叫说:“你玩这一套没有用的,你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我六岁的时候就不玩了。”
  
  话落,离旭仍然不见洞下有声音,不免有些好奇,探身探着里面张望了几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