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4、腊八家宴

094、腊八家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天府里也有点事情,所以我就没出来跑,今天想着过节,你们这边肯定很热闹,所以过来凑凑热闹。”宁珞笑着迈步走到乐儿的身边。
  
  乐儿笑眯眯的说:“可不是吗?而且今天我和以沫决定大显身手一番,自己动手为家人做一顿丰富的晚膳,你来得巧,有口福了。”
  
  “是吗?那我得好好尝尝才行!”宁珞笑吟吟的的说着,并问:“不过,我也不能光吃不干活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乐儿看了眼背着对她们,显得有些忙碌的以沫,又看向宁珞,为难的说:“好像没有吧!不过没关系啦!反正你是客,不干活也没事。”
  
  宁珞笑容一顿,而后云淡风轻的笑问:“原来我是客了啊!可以沫不也是客吗?让她做这些,会不会不太好。”
  
  乐儿尴尬了。
  
  以沫回眸,斜视着宁珞说:“这是我哥哥的家,也就是我的家!我并不是什么客人。”
  
  宁珞一脸无所适从的说:“对不起,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不高兴。”
  
  她说完,看向乐儿,朝她使了使眼色。
  
  乐儿显得更加尴尬了,低低轻语:“以沫啊!表姐没有别的意思啊!你别不高兴了。”
  
  以沫淡笑反问:“我哪里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了?”
  
  她虽然笑容不显,但嘴角一直都勉强保持着上扬的弧度,这一点就算是宁珞和乐儿看不到,可也不能冤枉了她。
  
  乐儿不懂以沫为什么要针对宁珞,宁珞明明对这个突然出现,霸占了二哥的人,表现了善意。
  
  宁珞都没有怨言了,以沫怎么倒拿起乔来了。<>
  
  “表姐,这厨房里脏,我先送你回去吧!你去娘屋里坐坐,我们做好了晚饭就叫你啊!”
  
  乐儿说话间,握着宁珞的手腕就往厨房门口走。
  
  宁珞眼中闪过一抹低落,到了门口,轻声问:“你不是不喜欢她吗?怎么突然关系这么好了?”
  
  乐儿尴尬的笑说:“哈哈,这不是和好了吗?其实我觉得她这人也挺好的,而且她现在是我徒弟了,我当然得对她好一点,是吧?”
  
  宁珞好像的问:“她怎么成了你徒弟?”
  
  “就是她看我骑马射箭好,想让我教她啊!我一想着,能收一个免费的徒弟使用,便忙不迭的答应了啊!而且我发现她这人很厉害啊!懂很多东西。”乐儿说着说着,话里竟然带了几分崇拜。
  
  毕竟两人算是一起共过患难,而且这次又因她的提议,让娘对她温和了许多,就是爹昨天都来看了她一回,表扬了她。
  
  “是吗?她倒是挺厉害的!”宁珞低低的回道。
  
  乐儿觉得这语调有些奇怪,正想问话时,宁珞已经笑着说:“人家既然是你徒弟了,你以后就要对她好一点,我厨艺也不好,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们什么,我就先去姨母屋里了。”
  
  “好好好,你去吧!”
  
  乐儿笑着将人送走了,忙折回了厨房里,一下冲到以沫的面前,恶狠狠的威胁问:“说,你为什么对表姐这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她又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一直给她脸色看。”
  
  以沫失笑的吹了吹脸上的面纱,调侃的问:“怎么?我戴着面纱,你们还看得到我的脸色啊!”
  
  乐儿嗔怪的说:“你少贫了,你坦白说,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以沫正色问:“那你当初又为什么不喜欢我?那时候初次见面,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给乐儿回答的机会,以沫又接着说:“人和人就是这么奇怪,讲究一个眼缘,有些人,我们见第一眼就讨厌,可有些人,我们见第一眼就喜欢,这甚至连一个原因都没有,你别说你长这么大,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更何况,我本就不喜欢她,再加上哥哥的叮嘱,我为什么还要强迫自己去和她装熟?最重要的是你觉得哥哥会有无的放矢的可能性吗?他虽然没有告诉我原因,但他不让我和颜小姐接触,这中间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去违逆哥哥的意思?”
  
  乐儿愣愣的看着以沫,缓慢的说:“你这话说得好有道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了!”
  
  以沫瞥了眼,说:“不知道怎么回就不要回,你下次只要别强迫我和她装熟就行了,面上我虽然不会和她亲密,但也不会让她难堪,不至于幼稚到她一来,我就走的地步,这样你看行吗?”
  
  乐儿表情夸张的叹息:“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不过麻烦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面,表姐若是和你说话,你也稍稍回答一下。”
  
  她觉得以沫的话很有道理,像她不喜欢的人也挺多的,不说其他,就是妤卿郡主这种人,她都是见了就走,总觉得和她说话都累。
  
  但事实上妤卿郡主从来没有和她为难过。
  
  这可能就是以沫所说的眼缘吧!
  
  所以她也不能强迫以沫去和宁珞相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她还是懂的。
  
  “哪需要你特意交待这些!好了,别管这些事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开始准备菜肴了。<>”以沫不愿意多说,随意回答了一句扯开了话题。
  
  她本来也不是一个过于决绝的人,再加上不看僧面看佛面,有程氏这层关系在,她怎么也不可能对宁珞摆出脸色,顶多是无视她的存在罢了。
  
  无视她的存在罢了。
  
  乐儿扯了下嘴,探眼一看,说:“我又不会切菜,切出来的菜,大小不一样,等她们切好了再叫我。”
  
  以沫鄙夷的说:“不会你也要看着啊!你等会自己要做的菜,大致什么样子,未必你心里没有一点谱啊!再说,是你要做红烧肉的,这肉一块多大切什么样,要得和她们说清楚,她们才好下刀子给你切,不然你不满意怎么办?”
  
  乐儿眨巴着眼睛,无辜的说:“不就是平时的样子吗?”
  
  以沫忍着扶额的冲动说:“可是现在我们在大厨房里,小厨房里的人都不在这里,她们哪里晓得你平时练习时,用的肉是多大一块。”
  
  红烧肉各人切出来的大小不一样,炒菜时掌握的火候也就各不相同。
  
  厨房里的人,第一次给两位小姐干活,本来就兢兢业业,乐儿还什么都不说,到时候和她平时练习时不一样,她又该有话说了。
  
  毕竟乐儿才学了几天炒菜,能炒熟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挑得了其他,一模一样的东西,按步骤来,她懂,但花样一换,她就手忙脚乱了,
  
  和以沫完全没有可比性,毕竟以沫跟在姥姥身边,看她做过的菜色不下百来种,自然懂得,不同的食材有不同的炒法。
  
  “好吧!”乐儿认命的走到一边,和一位厨娘交流起来了。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小,就手舞足蹈的比划了几次,好在舞娘虽然拿捏不住分寸,却晓得同时切下几块,让乐儿自己挑。
  
  比起乐儿那边的难以沟通,以沫这显得轻松多了。
  
  她还能愉快的和厨娘交流炒菜心得。
  
  听得厨娘都是一愣一愣的,很快就被这位蒙面小姐所折服。
  
  “啊啊啊……快糊了,快糊了!”
  
  “以沫,快来放盐!”
  
  “以沫,以沫……”
  
  “以沫,快来尝尝……”
  
  “以沫,以沫……”
  
  一个下午,整个厨房里都充满了乐儿奇怪的叫声。
  
  而她嘴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字就是以沫。
  
  以沫觉得头都被乐儿叫昏了,好在两人手忙脚乱下,一桌子菜肴也出来了。
  
  看着丰盛的菜肴,乐儿双手微合,祈祷说:“希望爹娘吃了后,能够忘了我先前犯的小小错误。”
  
  以沫不留情面的拆穿说:“那可不是小小的错误啦!”
  
  乐儿哼一声。
  
  一直在厨房里帮忙的几位厨娘,七嘴八舌的讨好说:“两位小姐花心思做了一桌子的菜肴,元帅和夫人他们肯定会很高兴。”
  
  以沫笑说:“就麻烦你们帮忙上菜了,我和乐儿先回去换件衣服。”
  
  在厨房里待了一个下午,满身的油烟味,自然不能就这样去前厅里用膳。
  
  “白小姐放心,奴婢一定稳稳当当的把菜都盛上去。”厨娘笑眯了眼说道。
  
  以沫叮嘱她们记得别让蜡烛熄了,见她们拍着胸膛保证,便拉着乐儿一起出了厨房。
  
  “要不直接去熹微院里,我那里有好多新衣服和首饰,我们俩差不多的,你正好去挑几件,就当是我送你的节日礼物。”以沫侧目问乐儿。
  
  乐儿一蹦一跳的说:“行啊!我可是大狮子,到时候拿多了,你别心疼就好。”
  
  以沫鄙视的说:“你全拿走都没有关系,反正哥哥会帮我再买的。”
  
  “瞧你那小人得志的嘴脸,真的看得我就想挠你的脸!”乐儿咬着后牙槽,一脸嫉妒的样子。
  
  以沫爽朗仰天娇笑了几声,拉着乐儿的小手说:“你傻了吧!你要什么跟哥哥说,难道他不给你买啊!不都一样的吗?”
  
  “这倒是!”乐儿平衡了。
  
  二哥虽然没有送她衣服首饰,但送了她许多其他的玩意,什么小刀小剑,上面也是镶嵌了各种宝石,十分的耀眼。
  
  “但是我发现你认一个世子当哥哥挺好的,不如你教教我,我也去认一个哥哥,你说我认谁好一些?这要认也得认一个有财有势的,我觉得这天下除了皇上就是太子最大,可是太子是永平的亲哥哥,和他抢不太好,不然认六皇子当哥哥吧!上次我们那样闹他,他也挺好的,都没有和我们计较。”
  
  乐儿和以沫手拉手,两人没形象的甩来甩去,乐儿小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着。
  
  以沫无语的想着她的想法,忍不住说:“算了好吧!你当你想认谁当哥哥就能认谁当哥哥啊!”
  
  而且认六皇子,亏她想得出来。
  
  若是认了六皇子,那她以后不就是乐儿的义嫂了吗?
  
  想到这辈子有这么一个脱线的朋友就够她受的了,竟然还要跃进一步当姑嫂。
  
  以沫就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了下去,将乐儿的想法扼杀摇篮里。
  
  “可你不是认了二哥和景世子吗?”乐儿理所当然的反问。
  
  以沫鄙视的说:“我和你二哥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又不懂医术,你到哪里去救一个受伤的小将军?至于景世子,我和他妹妹以沫同年,他这是移情作用,以后正主回来了,我就要让位的!”
  
  乐儿眨巴着眼,突然说:“你好可怜噢!竟然只是一个替代品。”
  
  以沫哭笑不得的看着突然同情心泛滥的乐儿,没好脸的说:“行了,你少犯蠢,赶紧走吧!这大冬天的在外面说话,真不是明智的选择。”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乐儿一边笑得极其豪迈,一边说:“我这嘴一张啊!冷风都灌进去了。”
  
  “神经病!”以沫懒得理这白痴,拖着她快步回了熹微院。
  
  落夏和书白身体好了一些,就在屋里干点轻省的活,这时候突然见到以沫回来,忙上前侍候说:“姑娘怎么没直接去前厅里,爷以为你会直接过去,早先过去了。”
  
  以沫挥挥手,不在意的说:“没事,我和乐儿一身油烟味,回来换身衣服。”
  
  书白忙将人领到以沫的房间,问:“姑娘要不要先梳洗一下?”
  
  以沫说:“不用了。”
  
  饭菜都做好了,等她们梳洗完,不是让程氏他们等她们吗?
  
  “把景哥哥抬来的两口箱子都打开,让大小姐自己挑喜欢的衣服首饰。”以沫吩咐完,又侧目对乐儿说:“上午拿来,我也没细看,正好你等会帮我看看,我穿哪一件好看。”
  
  乐儿撇撇嘴说:“我都没有看过你长什么样子,反正你都蒙着脸的,穿哪一件不都是一样的吗?”
  
  以沫想了想,说:“我让你看了,你能不告诉其他人,我长什么样子吗?”
  
  乐儿眼神一亮,惊喜的说:“你愿意给我看了吗?”
  
  以沫失笑的说:“真不明白吗?谁都是长了两个眼睛一个鼻子,我长什么样子,你至于这么好奇吗?”
  
  乐儿顶嘴说:“谁叫你神神秘秘的,这不是平白勾起人的好奇心吗?”
  
  以沫觉得乐儿这话也有理,越是神秘的东西,大家反而越好奇,但说到拿下面纱,以沫又有点犹豫。
  
  “你确定你不会瞎说,包括伯母和颜小姐这些人?”
  
  “行了啦!我不说,我保证不说!但是永平也不说吗?你要是让我看了,不给永平看,她会和你闹的!”乐儿说罢,反应慢的捂住嘴。
  
  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说:“啊,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以沫看乐儿这副自作聪明的样子,十分无语的叹息一声,冷冷的威胁说:“反正我的样子,你若是没经我的允许胡乱跟人形容的话,我就放毒毁你的容。”
  
  乐儿一下捧住自己的脸说:“你这个女人好毒啊!我不看了不看了,我怕我会忍不住跟别人说。”
  
  以沫挑眉,乐儿尴尬的说:“我这个人憋不住秘密,我怕到时候会说出去的,嘿嘿……”
  
  以沫拿下面纱的手一顿,轻斥,“你这人还真不值得信任。”
  
  “哈哈……”乐儿尴尬的大笑,然后借着找衣服的忙碌动作来掩饰不自在。
  
  这坏毛病她自己也知道,可就是忍不住啊!
  
  也幸好表姐宁珞是一个嘴紧的,所以她每次有什么,她都告诉宁珞。
  
  但是以沫和宁珞的关系不好,她想以沫肯定最不愿意她把这事告诉宁珞,所以想了想,还是不看了为好。
  
  再说,以沫松口答应给她看时,她心里倒没有这么好奇了,感觉瞬间平息了很多。
  
  “你穿这件黄色的吧!你皮肤白,穿着肯定好看!”乐儿挑了一件,直接递给了以沫。
  
  另一只继续翻着衣服,并说:“我发现这些衣服都好合适你,景世子对你挺上心的啊!”
  
  以沫轻应了声,接过衣服说:“景哥哥是待我很好!”
  
  其实这满箱子的衣服都是景世子按着以沫的身高体形来做的,选的颜色自然都是衬她肤色,能让她看起来越发娇俏可人的。
  
  所以乐儿不管拿哪一件,都很衬以沫。
  
  最后乐儿挑了件红色的衣服,窄腰长裙,显得她越发高挑迷人。
  
  换好衣服的两人匆匆就赶去了前厅。
  
  将军府上下所有主子,早先一步就都到齐了,就是大嫂阮氏也来了,以沫和乐儿倒是来得最晚的。
  
  进大厅,乐儿就往里面直接冲。
  
  以沫一下拉住了她,两人慢步上前,以沫盈盈一拜,笑吟吟的说:“以沫来晚了,让伯父伯及各位哥哥嫂子久等了。”
  
  乐儿看了一眼,识趣的跟着见礼说:“爹娘,女儿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离恺愣了下,大笑的说:“我们家的小猴妹,竟然学起了规矩来。”
  
  “可不是吗?看得我毛发都竖起来了!”离旭搓着手臂,大声取笑。
  
  乐儿俏脸一变,正待发脾气的时候,离元帅突然笑得低沉的说:“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女儿,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平时在人前就要这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但上了练武场就要拿出你将门虎女的气魄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