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3、妻妾不合

093、妻妾不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行啊!材料早就准备好了!”乐儿指着一处,并说:“昨天我去看大嫂,跟她说了这事,她想来帮忙呢!”
  
  以沫想了下说:“大嫂调理得不错,腹中胎儿也越来越强健了,不过这种天,她最好不要出来走动,待在屋里走走就好了。”
  
  乐儿附和说:“我也是这意思,所以昨天就愉快的拒绝了,反正大嫂现在的身子最重要,她不做什么,也没有人说。”
  
  “嗯!”以沫回应了声。
  
  若不是为了表明认错态度良好,以乐儿和以沫的身份也不用做这些。
  
  对她们这样的小姐来说,饭后能准备出一道甜点就不错了,毕竟女人的手就是第二张脸,真正下厨的贵族小姐没有几人。
  
  两人说话间,准备起熬粥的事情,由于她们想着让府里的下人,在这样的节日里,都能喝上一碗热呼呼的腊八粥,所以工程还是挺大的,秋晴和书竹都在旁边帮忙。
  
  乐儿闲话说:“这两天不知道是不是娘看出了我的打算,竟然对我温和了许多,我觉得你这办法挺有用的。”
  
  以沫轻笑,理所当然的回答:“这是肯定的啊!”
  
  又表了孝心,又认了错,最主要的是借着这种机会进了厨房,学了几道菜。
  
  乐儿学菜时的笨拙,以沫是领教过了的。
  
  可是据她所知,程氏晚上也偶尔会给离元帅做宵夜,特别是他忙到夜深的时候,所以以沫想着,这样的娘肯定也会如此教女儿。
  
  至少用这一招,就能很好的
  
  就能很好的抓住相公的心,只是乐儿的性子肯定不愿意学。
  
  “我发现你挺聪明的啊!以后我再犯了什么错,你就负责替我善后啊!”乐儿笑眯眯的抬了下眼。
  
  她觉得以沫这朋友也挺好的,又能一起闯祸,又能事后出主意弥补,简直就是最佳损友的完美典范。
  
  以沫没好脸的说:“你够了啊!这次的祸事都没有过去,你就想着下一次闯祸了啊!你就不能不闯祸吗?”
  
  乐儿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说:“你觉得以我这种性格,不闯祸可能吗?就算我不闯祸,麻烦事也会主动找上我吧!”
  
  以沫翻了翻白眼,无视乐儿。
  
  她这话真是说得理直气壮,她都不好意思反驳了。
  
  两人合力熬了一大锅的粥,剩下就只有看火候的事情了,以沫直接交给了乐儿。
  
  “你让丫鬟注意盯着,可别熬糊了,我先回去用午饭。”以沫拍拍手起身。
  
  乐儿说:“跑来跑去,你也不觉得累,你中午就在这里吃呗。”
  
  “不了,哥哥今天沐休在家里,我要回去陪他用饭。”以沫说着,不自觉的露出甜笑。
  
  乐儿嘴角一扯,鄙夷的说:“德性!”
  
  以沫懒得理她,扭身就走了,临到门口说:“中午我们可以小小休憩片刻,等差不多快到申时再开始准备也是来得及的。”
  
  乐儿没有意见的点点头,反正她就正道菜,这些天做了不下十次了,其余的菜色都是乐儿准备,她在一边帮忙打打下手,递递东西而已。
  
  便回答说:“行啊!你决定就是了,等时间到了,你再来叫我!我正好起得太早了,中午补补眠。”
  
  以沫睨了眼,不忘提醒说:“伯母还没同意减你的刑呢!你该抄的得继续抄,免得再因这事惹得伯母不快,就弄巧成拙了。”
  
  乐儿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啦!你不要时时提醒我好不好,我好不容易忘了那些事。”
  
  以沫懒得再说乐儿,反正程氏留在这里的大丫鬟还没有回去,她的一举一动,程氏都清楚。
  
  又是写字,又是学做菜,总归是自己的亲生闺女,程氏也不会太苛刻,有些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熹微院里早就摆好了饭菜,等以沫回来正好能够开动。
  
  以沫看着离修等他时,手中又执一信在看,不免好奇的问:“我怎么经常看到哥哥在看信啊!到底看的是什么信啊?”
  
  离修失笑的微抬了一下手,说:“你不感兴趣的!”
  
  “是吗?给我看看!”以沫故意闹着。
  
  本想离修会拒绝的,因为她看得出来这些信都很私密重要,每次离修看完都会烧毁。
  
  “看吧!”离修想也没想的给了以沫,自个儿趁着饭桌边走去。
  
  以沫瞠目结舌的接过信,也没有细看,一眼瞥去就看了几个字,什么进展不错,目前一切尚好,再就是落款人的名字千影。
  
  “给你!”以沫跟着上前,还给离修。
  
  离修问:“这么快就看完了?”
  
  以沫嘟高了嘴,说:“我不过就是闹闹,你怎么就真给我看了啊!”
  
  离修宠溺的说:“你想看,哥哥都可以给你看。”除了一些黑暗不适合你的。
  
  这话,离修只藏在心里。
  
  他希以沫永远这副娇憨的样子,她不用成长成上世那副强悍的样子,也不用因他同坠黑暗。
  
  她这保持现在这副乐天的娇憨样,很好!
  
  “哥哥,宠妹妹不是这样宠的!你这样私人信件很重要,我又不懂什么,要不没有轻重告诉别人了,会害了你的!”以沫一本正经的教训的起离修。
  
  离修笑说:“你能想到这个问题,就证明你有分寸,这种事情,不会说漏嘴。”
  
  “讨厌!”以沫不满的睨了眼离修。
  
  她虽然不懂离修在做什么,但看信上寥寥数句,也知道他私下在进展着什么事。
  
  以沫自认不太聪明,但也大致清楚,背着别人做的事情,大致都不太能见光。
  
  离修笑着将信烧毁了,才说:“行了,用饭吧!”
  
  以沫虽然心里微微有点好奇,但没有多嘴问离修,他到底在做什么,而是听话的装做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默默的吃起了饭。
  
  饭间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说到很快就要过年了的事情。
  
  以沫有些伤感的说:“姥姥每年都会给我包一个红包,说是压岁,今年我收不到姥姥的红包了。”
  
  “傻姑娘,没有姥姥,你有我啊!而且还有景世子,我们俩一人给你一个大红心包。”离修见不得以沫眼睛湿润的样子,说出来的话,温柔得都快滴出水了。
  
  以沫嘟了嘟小嘴,忧伤的说:“我想初几天回一趟杏花村,也祭拜祭拜姥姥。”
  
  离修赞同的说:“这是应该的!毕竟这是第一年,你回去看看也好,到时候我陪你回去。”
  
  贾嬷嬷和以沫的情分自然不同一般的主子下人。
  
  而对于一手将以沫抚养长大的贾嬷嬷,离修虽然两世都没有见过,但心里对她却是十分的敬重。
  
  这种事情,时间到了,以沫自己没有想起,离修都会主动提出来的,更何况如今是以沫想去,他哪里可能不陪行。
  
  以沫又接着说了几件,以前姥姥在时,她们过年的趣事。
  
  离修怕以沫伤
  
  修怕以沫伤感,让她发泄的说了几句,便故意扯开了话题,聊起下午的菜色。
  
  用完午饭,以沫午休的时候,离修就在屋里看书,等到差不多时间了,便当起了人肉闹钟,主动叫她起床。
  
  之后,又一起陪他去了华芳苑。
  
  乐儿看到离修也来了,脸色古怪的说:“该不会是二哥也要和我们去厨房吧?”
  
  她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二哥进厨房。
  
  她和小哥有时候捣乱,找东西吃,还会往厨房里窜,闹得厨房鸡飞狗跳,可是二哥就像天生的大人似的,根本没有那种时候。
  
  但这也就是乐儿的看法罢了,若是让她知道离修在以沫面前的另一副嘴脸,肯定要跌掉下巴,绝对不相信那个胡乱吃飞醋的人就是她的二哥。
  
  “不是的!哥哥听说我熬了腊八粥,要给景哥哥送去,就跟过来看看了。”以沫笑着解释。
  
  乐儿噢了一声,三人一起去了小厨房。
  
  腊八粥已经熬好了,香味满屋四溢。
  
  离修耸耸肩子,称赞:“倒是蛮甜的,就是不知道味道好不好,先给我盛一碗来尝尝。”
  
  乐儿古怪的看了一眼离修,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但看着以沫颠颠的去盛粥也没说什么。
  
  她总觉得二哥跟过来就是馋的原因。
  
  事实上是离修想着,以沫熬的粥,怎么着第一碗也该他先吃,只是内心这点羞耻的想法,他不会明说。
  
  面上,自然也没有人看出来。
  
  “好吃吗?”离修尝了一口,以沫便着急的问了起来,一双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满是期盼。
  
  “好吃!”离修低低一笑。
  
  以沫放心的回以笑容,回身准备大碗和食盒。
  
  “哥哥,一会你派人帮我送过去。”
  
  离修吃了粥,心情好了,很爽快的应下了。
  
  乐儿在一边不解的问:“怎么你突然和景世子关系这么好,我听说一早他还送了两大箱子的礼物来,你说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以沫被噎了一下,回眸惊悚的看着乐儿,“你在瞎说什么啊?”
  
  乐儿一副坦然到理所当然的表情说:“这很明显啊!不然他为什么要对你示好,只是你不觉得他有点老吗?等你及笄了,他都二十一岁了,感觉像是老牛吃嫩草似的。”
  
  像她们这样的贵女,都是嫁同辈的青年才俊,且都是原配,一般婚配的年纪也就差两三岁。
  
  毕竟男方大多数晚婚的也就十八二十的样子,很少二十出头了还未娶亲的,而乐儿她们的身份,即不可能当继室,又不可能当妾,所以在这种老少配普遍的情况下,她这话说得也没有错。
  
  “你想太多了啦!”以沫咬着牙反驳。
  
  离修却是憋不住了,心情颇好的说:“对,他的确是太老了,我们肯定看不上他,他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以沫不满的跺着小脚娇嗔:“哥哥,你怎么也跟着胡闹啊!你明明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离修假装听不懂的样子,笑弯了俊眸,继续喝粥。
  
  乐儿看以沫这样,误以为她对景世子有点想法,凑近了说:“你看哥哥这重视你的样子,肯定不会让你去做侧妃或者小妾的!你及笄又还有三年,我觉得啊!你和他这事不靠谱,我可是听说,淳王妃一直在给景世子特色世子妃,我看和你关系好才提点你,你别一头栽进去了啊!”
  
  乐儿的猜测也不算无理,毕竟她不知道景世子和以沫的真实关系。
  
  男方送衣物首饰,女方贴心熬粥相送,这要没一点暧昧或者想法才奇怪吧!
  
  离修听力好,乐儿压低了的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他是第一次觉得乐儿有值得表扬的一面。
  
  就听以沫恼羞成怒的说:“都说了不是不是了,你整天脑袋里想的都是一些什么鬼东西啊!你等着,我马上就去告诉伯母,让她狠狠的罚你,抄书抄两百遍,不,抄五百遍!”
  
  乐儿吓得一下就拉住了以沫,讨好的说:“行行行,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别去别去,我娘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揍我的!”
  
  乐儿说的这些话,本来就不该是一个正经小姐应该说出口的,更何况她现在才十二岁,整天情情爱爱的挂在嘴边。
  
  若是被其他人听去了,乐儿这名声就毁完了。
  
  程氏不往死里的打她,才奇怪。
  
  乐儿好不容易劝下了以沫,可心里又有些不甘,嘀咕说:“真是好心没好报!”
  
  她可是为了以沫好,一般人她还不屑说呢!
  
  以沫哼了声,懒得理睬乐儿,反正她越和乐儿相处,就越发明白离修当初的意思。
  
  乐儿若不是长得漂亮,五官明媚可人,她简直就可以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来形容。
  
  想事做事都是一根筋,每次把人往死里得罪了,她还一副美滋滋的样子,觉得自个儿坦率真诚,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往死里打她啊!
  
  离修喝完粥,以沫这边也收拾好了,把食盒给了他,让他派人拿去给景世子,她便和以沫一起去了大厨房。
  
  大厨房那边早就得了消息,手里也拿有以沫准备的菜单,所以当她们来时,厨房里该用的食材都已经洗净摆好。
  
  厨娘看到两个小姐来了,忙笑眯眯的上前讨好问:“奴婢不知道两位小姐打算怎么做这些菜,所以只提前洗了菜,
  
  前洗了菜,还没有将菜切好!小姐不如和奴婢说说,奴婢也能帮着切切菜什么。”
  
  每个厨师的习惯都不一样,就像有些人切土豆喜欢切丁,有些人喜欢切丝,厨娘不敢乱拿主意,又不敢派人提前去问,所以只好等在这里。
  
  以沫笑眯眯的说:“这样的话,就要麻烦你们了,我们俩的刀功的确都不好,切出来的菜也不好看。”
  
  厨娘忙说:“能替两位小姐做事,是奴婢的荣幸。”
  
  乐儿大大咧咧,受不了这么的寒暄,忙说:“行了行了,赶紧动起来吧!以沫你那些小蜡烛呢!”
  
  以沫望了一眼书竹,她上前将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摆了十多个小蜡烛。
  
  乐儿看着喜欢的说:“好是好,但就是放在碗下这样摆着不太美,若是能把下面的碗换一换,比如说弄几个镂空的洞什么就好看多了。”
  
  “好像是的!到时候让哥哥去请工匠做一批出来,以后府上冬天宴客,也不怕菜凉了,让人觉得招待不周了。”以沫想象了一下,觉得那样真的挺美的。
  
  两人一搭一唱,竟然现场设计起来了,什么形状,上面要什么花色都说起来了。
  
  看两人这样,白素锦若是在的话,绝对要说一句,“你们俩真适合去现代咖啡馆里当小妹!”
  
  毕竟那边,多的是她们形容的这种摆台,即美观,又实用。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道温柔的女声,她笑吟吟的说:“一来就跟姨母说你们俩打算亲自下厨,看样子这阵势挺足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乐儿愣了下,她有些天没有看到宁珞了,下意识的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宁珞愣了下,脸现难过的打趣说:“怎么?你这是不欢迎我来吗?”
  
  乐儿忽然一笑,莞尔说:“怎么会,表姐能来,我高兴都来不及,只是这好些天没见你来了嘛!”
  
  乐儿说完有些心虚的看向以沫,就见她脸上的笑容果然收敛了许多,淡淡的望向宁珞,而后跟旁边的厨娘说起话来了。
  
  “你会雕花吗?帮我把这些胡萝卜雕几朵花出来吧!一会要用。”
  
  乐儿一脸尴尬,突然有种妻妾不合,而她就是夹在中间的大男人,一边是尊敬的发妻,一边是宠爱的美妾,真是让人好为难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