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3、妻妾不合

093、妻妾不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修怔了下,一时被问住了的样子,有些尴尬的说:“我是你哥哥啊!”
  
  以沫歪着小脸,一派天真的说:“可是景哥哥也是哥哥啊!而且我说了要给他做的。”
  
  离修双眼微鼓,有点不甘的说:“这怎么一样,再说,难道在你心中,我和他一样重要?”
  
  离修本是顺嘴说出的一句话,问完后觉得以沫这回答挺重要的,忙重复了一次,问:“你倒说说,我和景世子哪一个在你心中重要些?”
  
  以沫没心没肺的笑着,“哥哥突然变得像一个在抢糖吃的小孩子似的,好有趣噢!”
  
  离修脸上一阵赧色,却执着的追问:“少说这些,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以沫眼中憋着笑,故意单手在脸颊上点了点,一脸俏皮的说:“这个嘛!我要想想。”
  
  离修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觉得行军打仗都没有这么忐忑,有点不满的说:“这种事情还需要想吗?”
  
  以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说:“当然是哥哥更重要一些啊!虽然景哥哥是我血脉相连的亲人,但是我和哥哥相处的时间更久一些,当初也是哥哥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时候陪着我,这份情谊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离修一脸藏不住的笑意,得意的说:“你看,你都说了我最重要,是不是该先把香包做了给我。”
  
  以沫看了看香包,看了看离修,坚定的说:“不行呢!我先答应给景哥哥做的!”
  
  离修急了,“这怎么就不行了,我先给我做了再给他做,不是一样的吗?”
  
  以沫一脸古怪的看着离修,“可是哥哥又没有失眠的症状,但是景哥哥却不同啊!他能早一天拿到,就能早一天睡一个好觉,哥哥为什么要和他抢?”
  
  以沫光洁的额门,就差该上醒目的幼稚两字,看得离修十分的不自在,但他这点攀比的小心思又说不出口。<>
  
  毕竟说出来了,就显得更幼稚了。
  
  “算了!没事了!”离修有气无力的回了句嘴,整个肩都垮了一下,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
  
  以沫蹙眉,她是真的不懂。
  
  两个都是哥哥,但是香包对哥哥而言,是可有可无的,对景哥哥而言却是迫切需要的。
  
  她这个做妹妹的,在这种时候,自然先顾忌到有需要的那一个,她不觉得有什么差,可是看哥哥的样子,他显得并不高兴。
  
  “好了啦!我随便说说而已,别皱脸了,都快成小包子了!你把景世子的做完了,就要给我再另做一个,而且要做得比他的这个更精心更好一些才行。”离修到底是不忍心以沫为难,见她蹙眉,便换了口风。
  
  以沫小脸一扬,灿烂笑说:“这个不用哥哥说,我也会做的啊!我本来就想着帮景哥哥做完了,就给哥哥做啊!”
  
  离修捏了捏以沫的小脸,满足的说:“算你有良心!”
  
  以沫嘻嘻一笑,闹着躲了过去。
  
  眼看就到了腊八节这天,以沫这几天可说是分身不暇,忙得脚不着地,一早起来,以沫神秘兮兮的拉着离修的说:“哥哥,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噢?有礼物啊?”离修笑着问。
  
  接话说:“哥哥也有礼物给你!”
  
  以沫耸耸鼻子,促狭的说:“哥哥的礼物肯定是衣物或者首饰吧?”
  
  她算是看出来了,离修的礼物就这两样,而且这些天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
  
  好像突然爱上了大采购似的,款式多得她差不多能每天穿新衣。
  
  离修坦然承认,说:“你们女孩子不是就喜欢珠宝首饰及漂亮的衣服吗?”
  
  “是啊!所以哥哥每次送给我这些礼物,我都很开心啊!”只是数量多了一点。
  
  这话,以沫默默的放在心里想了下。
  
  “你别觉得这些东西多,京都只哪一个嫡姑娘不是这样,有些衣物都来不及穿就已经换季,到了第二年也绝对不会再拿出来穿。”和以沫相处这么久,离修怎么会看不出以沫的想法。
  
  只是这种事情,不能省。
  
  就像他现在遇到一些好布料,也会刻意买回来存放,以后以沫若是想自己做点什么,也有现成的料子在。
  
  “哥哥最好了!”以沫甜甜一笑,懂得哥哥的用苦良心。
  
  哥哥身为男子,在照顾她的时候,却显得十分的心细,她隐约觉得哥哥好像在拿乐儿当案例。
  
  乐儿有的东西,他都一样一样的在替她添置。
  
  “行了,快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哥哥已经迫不急待了!”离修催促着说道。
  
  离修用袖笼里抽出一个香包,笑吟吟的提高,拿在面前晃了晃说:“哥哥看这是什么?”
  
  离修眼神一亮,这个香包上绣在他看惯了的青竹,和上次看到的芝兰玉树完全不同,明显不是绣给景世子的那一个。
  
  “你什么时候做的?”他没有看到以沫做这个,这几天经常看到以沫温柔的给景世子做东西的样子,害他酸了很久。<>
  
  以沫笑得狡黠的说:“当然是趁哥哥不注意的时候咯,特意给哥哥准备的礼物,怎么能事先被发现。”
  
  “调皮!”离修轻点了以沫的鼻,接过香包嗅了下,淡淡的药香味十分好闻。
  
  他好奇的问:“哥哥这个里面放的草药也和景世子的是一样的吗?”
  
  以沫说:“当然不一样!哥哥又
  
  “当然不一样!哥哥又没有失眠的问题,不用放安神的草药,我给哥哥放的是祛除蚊虫的草药,特别是哥哥以后出去行军打仗,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再也不怕那些蛇蚊鼠蚁了。”
  
  离修好笑的说:“但是现在是大冬天,是不是用不着啊?”
  
  以沫嘟着了嘴,抱怨说:“人家想了很久,才想到要配什么草药放在里面,哥哥真讨厌。”
  
  离修的身体好,胃口好,睡眠好,总之就是一切都好。
  
  这种情况下,以沫也很难想到应该放哪一种草药,思来想去,好不容易想到了这一点,将来可能会派上用场,竟然被嫌弃了。
  
  “好好好,妹妹别生气了,是哥哥嘴笨说错话,这香包我可喜欢了,超级喜欢!”离修为了表示说的是真心话,用力的嗅了一下香包。
  
  以沫脸皮一下没绷住,忍不住轻笑起来,却仍旧有些不满的轻斥:“下次哥哥再这样,我就不做给你了。”
  
  “别别别!”离修紧张了,忙说:“这可使不得,你以后给景世子做什么,就要给我做什么,但是给我做的,又不用什么都给他做。”
  
  以沫听懂了意思,却故意不肯松口,皱着小脸说:“哥哥说的是什么啊!像是绕口令一样,弄得我头都晕了。”
  
  离修才不管以沫懂不懂,直接命令说:“反正你以后给景世子做什么,都得经过我的允许。”
  
  “哥哥是强盗,我才不理你。”以沫翘着嘴角,笑吟吟的回屋。
  
  拿出给景世子准备的两样礼物,回身就看到离修站在门边,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她上前把两样东西往离修的怀里一塞。
  
  “讷,帮我拿去给景哥哥。”
  
  离修有些嫌弃的说:“怎么不叫他自己来拿。”
  
  以沫蹙眉不悦的说:“送人家礼物,肯定是我们送过去啊!哪有让人家亲自过来拿的。”
  
  离修被以沫一声我们说得爽了,后来又觉得这样有些幼稚,强装严肃脸说:“也有道理!”
  
  “快去快去!”以沫催促着。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几个小厮抬着两口大箱子来了。
  
  以沫咦了一下,跟着离修出去。
  
  就见为首的男子是一个陌生的面孔,高高壮壮挺结实的样子。
  
  “白姑娘,尉臣奉我家主子的命令,来给姑娘送礼了,希望姑娘喜欢。”
  
  “你家主子?”以沫好奇的探出小脸问向陌生男子,又侧脸将目光落在离修的身上,满是询问。
  
  离修和陌生的男子同时回答说:“是景世子。”
  
  以沫一听是景世子,忙一步上前,笑吟吟的说:“原来是景哥哥啊!你来得正好,我有礼物要送给景哥哥,你帮我带回去给他吧!”
  
  尉臣恭敬的回答说:“是!”
  
  他倒不清楚这位白姑娘是什么身份,但是他家主子却给他下了命令,要像敬重他一样敬重白姑娘。
  
  再加上一向不与女子亲密的主子,突然给白姑娘细心挑了这么多衣物首饰送来,可见其用心。
  
  尉臣暗暗猜测,这位可能是主子的心上人。
  
  只是看这身高,年龄颇小的样子。
  
  主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王妃天天替主子物色世子妃的人选,也不知道主子能不能拖到这位白姑娘及笄的那一天。
  
  以沫不清楚尉臣一个眨眼的瞬间已经想了这么多,否则的话,非得笑得大牙不可。
  
  她拿过刚放到离修手中的抱枕和香包,给了尉臣,并叮嘱说:“景哥哥有些失眠,这些都对他夜里入睡有好处,让他用着!还有前几天,我给他开的安神方,他回府了有没有照着喝,有没有好一点?”
  
  尉臣回答说:“有,主子这几天睡眠好了很多。”
  
  景世子睡眠突然好了一些,一方面有睡前喝了安神药的原因,一方面也是找回了以沫,心中大结去了一些的原因。
  
  “这就好!”以沫笑得十分的高兴,能帮到景哥哥,她显得很开心。
  
  尉臣见状,觉得这位白姑娘也是在意世子爷的,便主动说:“白姑娘,这箱子里的礼物都是世子爷这几天一件一件亲自挑选的,世子爷用心良苦,希望你会喜欢。”
  
  以沫脸上笑容放大的惊叹:“是吗?快打开给我看看。”
  
  尉臣忙将两个箱子都打开来,堆满了的衣物首饰和珠宝,让以沫觉得又好笑又无奈。
  
  这两个哥哥是怎么回事,净给她买这些,再买下去,她明年都不用买衣物了。
  
  “白姑娘,主子说他会每个月给姑娘送四套衣物,两套首饰过来,若是姑娘缺什么少什么,只管派人送信去给他,他都会第一时间替你找来。”尉臣将景世子叮嘱的话说完。
  
  心里默默的想着,他家主子竟然是一位大情圣,喜欢起姑娘来了,温柔细心得让人完全抵抗不了。
  
  “每个月,这太多了啦!你去跟景哥哥说,不用这么多,我穿不了这么多衣服啦!”以沫苦着小脸拒绝。
  
  景哥哥每个月买这么多,哥哥也是,再加上程氏照着乐儿的份例,每季都会给她做新衣服,每月都会给她发月例。
  
  东西多都,她都没脸拿了。
  
  尉臣一个下人,哪里敢应这样的话,忙说:“姑娘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自己去和世子爷说!若是姑娘没什么其他的吩咐,尉臣就先回去回话了。”
  
  以沫挥挥小手说:“好吧!
  
  :“好吧!你先回去吧!替我跟景哥哥说腊八节快乐,下午我熬了粥让人送去,你让他记得一定要空点肚子出来喝我熬的腊八粥。”
  
  “好!”尉臣回答。
  
  见以沫没有其他的吩咐,就跟着将军府的小厮出去了。
  
  以沫皱巴着小脸,侧目问离修,“你们当哥哥的都喜欢给妹妹买衣服首饰吗?”
  
  离修失笑,“我们可没有这种兴趣爱好,你什么时候看我给乐儿添置过这些。”
  
  就是他们自己的衣物,都自有娘会打理。
  
  他们一个大男人,哪里需要挑选这些。
  
  只是以沫终归是不同的。
  
  “也是,那你怎么独爱给我买啊?”以沫不解的抬脸。
  
  离修捏了捏她的小脸颊,说:“这是我们身为哥哥,疼妹妹的方式,不行吗?”
  
  他总不至于说,是以沫一个人在京都,很多条件都比不上京都贵女,所以离修和景世子才会想方设法,尽可能的替她多添置一些衣物首饰,免得她将来出去被人笑话。
  
  这几天他还好奇了一下,那个说要负责以沫衣物的人,怎么像是消失了似的,原来去收集好货去了。
  
  看这些衣物的料子花色,以及首饰的成色,都能看出,景世子是花了心思了。
  
  正如尉臣所说,这些东西应该是景世子亲自挑选的,所以才费了几天的时间。
  
  “行,两个哥哥最好了,我就是觉得太破费了,我一个人又穿不完,而且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首饰倒好,衣物什么,穿不得一下就得短了,真的不用做这么多。”
  
  两个哥哥越是疼她,她就越是不愿意哥哥为了她这样破费。
  
  “行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接受我们的疼爱就行了!”离修颇无奈。
  
  他还是第一次遇上嫌弃衣物首饰太多了的姑娘。
  
  “好吧!”以沫想了下,觉得也是。
  
  她这样计较,原是不想哥哥们花销太多,但落在别人眼里,说不定还会认为她是乡下来的女人,所以显得特别的小家子气。
  
  以沫让丫鬟把两大箱子的礼物都搬到了她的房间,之后就去了华芳苑。
  
  华芳苑里,乐儿难得起了一个早床,且梳洗后就在厨房里忙了起来。
  
  以沫在小丫鬟的带路下到了小厨房,在门口就听到丫鬟秋晴说:“小姐,不是不是,你拿错了,那是糖不是盐。”
  
  “真是讨厌,到底是谁把糖和盐要放在一起的,我每次手一抖就会拿错。”乐儿抱怨的声音响起。
  
  以沫发打了小丫鬟,独自进去,并调侃说:“你还好意思说,这都几天了,你还分不清盐和糖。”
  
  乐儿不满的说:“谁分不清了啊!明明是这两样摆在一起,我每次紧张,就会拿错!”
  
  以沫也是无语了,无奈的问:“你抄一个菜,你到底在紧张什么啊!”
  
  “我怕菜会糊啊!我去拿盐的时候,就不能翻动菜了,要是糊了怎么办啊!”乐儿哇哇乱叫,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
  
  以沫扶着额,质问:“你怕菜糊,你就不能一手翻菜,一手拿盐吗?”
  
  “我做不来啊!我紧张!”乐儿又绕了回来。
  
  以沫翻了下白眼,这样的对话已经几天了,再绕下去又要鬼打墙了,不断的在这个问题上重复重复再重复。
  
  “行了行了,你就自己炒,要放什么的时候,到时候我在旁边帮你放就是了!”以沫妥协了。
  
  她本来是想让乐儿单独完全,但看样子,还是不行。
  
  毕竟她顺手帮一下,总好过吃一些甜的怪菜。
  
  乐儿娇嗔道:“你早答应不就好了嘛!真是害我紧张了这么久!”
  
  以沫剜了眼乐儿,说:“行了,别贫了,赶紧的先准备熬腊八粥吧!粥要用小火熬,先提前做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