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2、世子哥哥

092、世子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修敛神,从容的说:“不是不行,只是没想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你这次来,除了为了昨晚的事情来看她,就是想看看她生活的环境吧?说来说去,你还是怕我亏待了她。”
  
  景世子大方的承认说:“没错!”
  
  离修眼尾抖了下,瞥了一眼旁边书竹,现在让她出去准备,以景世子的聪明,肯定能看出什么,只是若什么都不做,他又有些不甘。
  
  思来想去,离修有了一个对比。
  
  与其让景世子发现他们同榻而眠,倒不如让景世子觉得他对她照顾不周尚好一些。
  
  想到这里,离修率先起身说:“走吧!”
  
  景世子放下棋子起身,一路跟到了以沫的房间。
  
  以沫虽然晚上不在房间里休息,但是隔壁的耳房被她当成药房在用,这间房间里也是天天有丫鬟打扫的。
  
  与其说这是间女子闺房,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小型药材库。
  
  推门就闻到了一股药香味。
  
  景世子皱着眉问:“怎么回事?”
  
  离修无奈的带着景世子先看了旁边的耳房,才说:“以沫喜欢摆弄药材,这些都是她的宝贝,平时不让别人碰一下。”
  
  景世子愣了下,而后缓缓笑了起来,“以沫和叔叔一样,想来肯定也是一位小神医。”
  
  离修毫不谦虚的附和,“她都是看着手札自学成材的,以她这个年纪的成就,将来肯定比你叔叔更厉害。”
  
  景世子与有荣下焉的说:“这是一定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同是妹控的两人,因这段话而惺惺相惜,瞬间觉得彼此顺眼了许多,谈话间也和睦了许多。
  
  出了耳房,景世子打量了屋里的摆设,看得出来,都是花了心思的,每一样摆设都说得出出处,并不是上不得台面的便宜东西。
  
  景世子上前看了下梳妆台,又看了下衣柜,好在离修平日里喜欢给以沫添置这些东西,所以两边屋里都有。
  
  只是相对而言,这里的就显得少了一些。
  
  “她就只有这么点衣服和首饰吗?”景世子皱着眉不满的问。
  
  妤卿的衣服首饰多得房间已经放不下了,特意装修了一个房间专门摆放她的那些物件。
  
  与妤卿相对,以沫的东西就显得寒酸了许多。
  
  景世子看着颇不是滋味。
  
  离修尴尬的咳了下,不好说他买的东西都在另一屋,但心里也明白,以沫的东西是少了一些。
  
  乐儿不算是爱美的姑娘,但是两人比起来,以沫的饰品衣物不到乐儿的十分之一。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以沫才回来,离修就算一天做两套,也赶不上乐儿她们这种自小住在京都的姑娘。
  
  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家,自姑娘落地,家里就会一点一滴的开始准备姑娘的首饰衣服嫁妆这些,哪里是以沫这个后来者比得上的。
  
  她就算手里有白素锦以前的首饰,当年离开时,白素锦也只挑了有纪念意义的昂贵饰品,总共才两个箱子,并不是所有都拿走了。
  
  “东西是少了一点,但我们才回来,有些东西,也要慢慢置办,不可能说是一次性就让她的物资生活变得像土生土长的京都小姐一样。<>”离修耐着性子解释。
  
  景世子勉强接受了这种说词,但总觉得离修薄待了以沫,若是真的对她好的话,肯定就不止这些饰品衣物。
  
  “以沫和你非亲非故,一直住在你这里也打扰了,我这几天想了许多,决定把她接回淳王府。”景世子说出心中所想。
  
  离修下意识的拒绝说:“这怎么能行,以沫自己不愿意,更何况她早就做了决定,等到时候和她爹娘一起,堂堂正正的回淳王府。”
  
  景世子有点不悦的说:“什么叫堂堂正正,他们当初又不是被赶出去的,而且以沫能用蒙住脸的方法在你这里住下,怎么就不能住在淳王府。”
  
  “白以沫,就凭她这个名字,这样被接回去,投在她身上猜测的目光也不少吧!”离修挑挑眉反问。
  
  景世子先前也考虑过这些,但是就像以沫顾忌的一样,她身份揭开了,她解释不了夏楚明和白素锦的下落。
  
  若是能让他们回来一趟,先把以沫送回府就好了,可是现在连以沫都不清楚他们的行踪,更何况是其他人。
  
  不想以沫面临那些难堪的指责,他就只能默许以沫现在做的决定。
  
  “我可以让她住到山庄去!”景世子提出这个意见,自己都说得十分没有底气。
  
  瞬间就被离修否定了,说:“以沫这么一个姑娘,你确定你放心她一个人住在山庄,就算你派再多的护卫保护也不放心吧!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以沫才十二岁,你让她一个人孤单的住在山庄,她的心里能不能承受。现在住在将军府,以我义妹的名义,她能自由自在的交到她想认识的朋友,过她想过的生活。”
  
  景世子紧抿着嘴。
  
  其实从开始他就知道他这个想法行不通。<>
  
  就算他是世子,这样莫名其妙的带一个遮遮掩掩瞒着身份的女人回府,不说其他人,就是他娘和家中的姐妹也多会方面打听。
  
  他不见得能像离修这样,保护得滴水不漏,毕竟离修有一个很好的名目。
  
  以沫是离修的救命恩人。
  
  就冲着这一点,离府的人也不敢薄待了她,否则的话,还不被世人
  
  否则的话,还不被世人戳着脊梁骨骂啊!
  
  “以沫以后的衣物首饰,我会负责让人拿来!她缺什么你就派人送消息给我,我都会在第一时间送来的!她……就暂时住在这里,麻烦你多照顾!”景世子言语间有些不甘。
  
  离修同样心里不爽,憋着不快的说:“以沫的四季衣物及首饰,我都会细心打点好,不过你要多送一份来,我也不能代替她拒绝你,毕竟你也是她的哥哥。”
  
  景世子嗯了声,说:“如此最好!”
  
  他私心里觉得,以沫救了离修一命,他对她好是应该的,更何况这些首饰衣物对他们这样的公子哥而言,都是随手可以拿出来的。
  
  若在这些方面还要薄待以沫的话,就太没有良心了。
  
  离修不在意景世子的想法,忙请着他又去了厅里,免得在房里待久了,看出更多的端倪。
  
  接下来两人突然像是闺阁中的女人似的,谈起了衣物首饰,都一副很有经验说着以沫适合哪种颜色,哪种首饰。
  
  以沫在一片诡异的氛围中出现,叫两人用膳,目光好奇的睃来睃去,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她是不是耳朵有问题啊!怎么走近的时候,听到景哥哥在说绣品,他一个大男人懂这些吗?
  
  “没有!”离修和景世子异口同声的回答,话落两人对视一眼,又匆匆瞥开视线。
  
  以沫觉得奇怪,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便所幸不想了,上前两步,站在景世子面前,仰着小脸娇笑说:“这是我和景哥哥相识后,第一次正式见面,妹妹特意做了一桌子的菜来让你品尝,希望景哥哥会喜欢。”
  
  景世子一脸温柔的说:“只要是你做的,哥哥都喜欢。”
  
  以沫甜甜一笑,说:“走吧!饭菜已经上桌了,摆在偏厅里,再磨蹭下去,饭菜就要凉了。”
  
  景世子满眼笑意的跟着以沫往前走,身后就听离修突然咳了一声,以沫也听到了,瞬间回眸,问:“哥哥是喉咙不舒服吗?先去吃饭吧!用完饭,我再煮点川贝炖雪梨给你喝,明天就好了。”
  
  “好!”离修满足了,大步向前。
  
  景世子在一旁看到,鄙夷的低语:“幼稚!”
  
  竟然用这种手段抢妹妹的注意力。
  
  景世子一边看不起离修,一边冲着以沫说:“你是继承了叔叔的衣钵吗?”
  
  以沫腼腆的回答,“我没有爹爹厉害。”
  
  景世子夸奖说:“你才十二岁,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呢!我最近夜里总是失眠多梦,这能治吗?”
  
  以沫忙走到景世子身边,握着他的脉问:“景哥哥睡眠不好吗?”
  
  “是啊!”景世子微有苦恼的回答。
  
  以沫忙仔细探脉,在她看不见的上方,景世子和离修各给了对方一个眼神,充满了挑衅。
  
  三人一路移步到了偏厅。
  
  以沫有些担忧的说:“景哥哥思虑好像重了一些,平日要多想一些高兴的事情,用完膳后,你开一个安神的药方给你,你晚上睡觉前喝一次,先用几天看看有没有效果,等这几日,我做一个抱枕给你,里面塞点安神的花草,会好眠许多。”
  
  景世子是有轻微的失眠,但也没有太严重,但没有想到这话一出,还得了这样的好处,当即笑容灿烂的说:“做抱枕会不会太辛苦了?不然做一个香包好了。”
  
  以沫不在意的说:“不会啊!能帮着景哥哥就好,不然两个都做吧!香包可以随身携带,闻得多了,对身体好的。”
  
  景世子笑眯了眼说:“你不觉得麻烦,哥哥自然是求之不得。”
  
  “不会啦!”以沫笑容甜美的回答。
  
  两兄妹一来一往,完全没有注意到,夹在他们中间的某一个人,脸已经黑如锅底了。
  
  此时离修一脸懊恼,早知道他也该说失眠多梦的,亏!
  
  不过,景世子有的,以沫敢不给他准备一份试试。
  
  事情决定了,以沫便邀请景世子动筷子。
  
  景世子未吃先惊叹的说:“这个是你想出来的吗?”
  
  一个个小小的盘子下面摆着一根根蜡烛,即不影响食物,又能保证食物的温度。
  
  以沫笑得羞涩的说:“嗯!上次去参加宫宴,满桌的冷饭冷菜,我当时就想到了,这次宴请景哥哥,正好派上用场。”
  
  “你真是聪明,不亏是我夏禹景的妹妹!”景世子笑得有些豪迈。
  
  离修恶劣的想着,从他这里看去,都能看到景世子的舌根了,但是面对景世子这话,他也不得不赞同的说:“妹妹真是本事,心细如尘。”
  
  至于以沫的聪明,他可不觉得和景世子有什么关系。
  
  他还想说,以沫这么聪明,是和他相处久了,被他传染了呢!
  
  对于两人的夸奖,以沫回以一笑,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值得称赞了,不过第一次和景世子坐下来吃饭谈心,能得他这样的喜欢,她心里还是十分雀跃的,觉得一下午的辛勤付出都是值得的。
  
  “好了,你们就别再给我戴高帽了,再夸我几句,我就要飞起来了,若是真想表扬我的话,就用行动证明,一人多吃两碗。”以沫微站起身子,给他们两人一人夹了几筷子菜。
  
  以沫做的菜并不算顶好,只是跟在姥姥身边学得多,她脑海里记得很多菜谱。
  
  但是像以沫她们这样的小姐,学做菜又不用亲自动手,只
  
  自动手,只要清楚步骤,一些实际操作都是丫鬟去做的。
  
  但好在姥姥算是全能,擅长药膳的她,厨艺哪里会差,以沫看了这么多年,亲手做的东西,虽然比不上宫中御艺,但胜在里面有一股淡淡的温情,看得出她是花了心思在做菜。
  
  “好吃,好吃!”景世子十分给面子,吃一口赞叹一句。
  
  离修有点鄙视,但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景世子夸的人是以沫,他就算不喜欢景世子,也不会不喜欢他说的这些话。
  
  “好吃就多吃一点,景哥哥若是想吃的话,以后有空就多来将军府,我都做给你吃,姥姥教了我很多菜式,我到时候弄给你们尝。”以沫笑得甜蜜。
  
  看两个哥哥这样不顾形象,给面子的大口吃菜,就感觉这是他们表达对她的宠爱似的,让她觉得十分的窝心。
  
  “他哪里敢天天来我们将军府啊!”逮到机会,离修不怀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以沫好奇的问:“为什么啊?”
  
  离修斜着眼睛看向景世子,故意不替他回答。
  
  以沫又重新问了一遍,只是这次问的人是景世子。
  
  景世子慢条斯理的咽下饭菜,淡然的望了一眼离修,才缓缓说:“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你只要高高兴兴的生活就行了。”
  
  离修微愣,敛去复杂的神情。
  
  他一时竟然忘形,在以沫的面前提这些。
  
  当年以沫的父母离开京都,母亲中毒,这中间的事情,至今没有查明,但是活了两世的离修,多少也是清楚一些内幕。
  
  而此时他看景世子的神情,怕是这个比他只大两岁的少年,在多年的追查下,已经有了些眉目,所以才不愿意在以沫的面前提起这么隐晦的话题。
  
  “因为我不会准许他天天来和我抢妹妹啊!笨……”离修难得用轻快的语气说话。
  
  以沫愣了下,俏脸微红的嗔怪说:“哥哥好幼稚啊!”
  
  离修有点得意的说:“这是跟你学的!当初是谁跟我说的,对你一定要比乐儿好的?”
  
  以沫俏脸更红了,偷瞥了一眼景世子,嘀咕,“哥哥别说这些嘛,好丢人呢!”
  
  他们俩私下说说倒无妨,这样拿到台面上来说,总显得她过于小家子气,很让人羞耻啊!
  
  景世子微往后仰了下身子,目光沉静的看着两人,看到以沫脸上那种纯粹的笑容,他心里略略放心了下来。
  
  能让以沫笑得这样高兴,纵容她说出这样任性的话,可见离修应该是很疼惜以沫,真将她当妹妹在照顾吧?
  
  只是想到以沫房里那几件衣服首饰,景世子心里仍有点不快,虽然都是新物,但数量太少了。
  
  京都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像她们这样的名门贵女,参加聚会,从来都不会穿重复的衣服,越是身份高贵,越是讲究这些。
  
  这简单的几件衣服,根本就不够以沫会友。
  
  景世子心里想着这些,也默默的把离修放到了一个虽然疼以沫,但不够细心的位置上。
  
  私心里想着,待会回去就要派人去找绣娘,立刻赶制几件时下流行的冬衣拿来。
  
  简简单单的一顿家常饭,以沫准备了八道菜,吃得宾主尽欢。
  
  饭后,又上了甜点。
  
  直到都撑不下去了,三人才移步到一边闲谈。
  
  这次,景世子细细问起了当年以沫她们离开后的事情。
  
  以沫由于没有这方面的记忆,没什么可说的,再加上她的生活十分单调,几句话就说完了,至于后来姥姥出事的几天,所受的委屈,以沫是一句也没有提。
  
  只是这种事情,景世子早就听离修说了,也派人去打听了情况,他自然不会再多问。
  
  待景世子对以沫这几年的生活了解得差不多后。
  
  以沫便问起了昨晚的事情。
  
  “那些贼尼怎么样了?有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景世子宽慰的笑笑,“放心好了!不单那些贼尼,就是经常去的客人,以及和他们有金钱往来的官差都被抓起来了。”
  
  以沫一脸嫉恶如仇的模样说:“那些人太坏了,一定不能轻放过他们,不能再让他们出来害人了!”
  
  景世子笑说:“放心好了!他们没有机会再出来了,我本来打算私下处理了他们,不过后来皇上秘密派来了人,把他们都带走了!”
  
  “有皇上出面就好!”以沫笑得毫无城府。
  
  景世子和离修对视一眼,又平静的挪开。
  
  他没有告诉以沫,不单是那些人,就是他这次带去救人的侍卫,也都被皇上秘密处理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