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90、险些遇难

090、险些遇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压仰的低吼:“她们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竟然打起了我们的主意来!难怪那位姑娘要自尽,怕是在这里被人害了,又不敢对人提起。樂文小说|【更新快;nbp;请搜索】”
  
  永平脸色有些难看的接话,“这些尼姑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寺庙不应该是清修的地方吗?”
  
  以沫冷笑一声,“她们可不是清修的尼姑。”
  
  乐儿暴躁的将双拳捏得咯吱咯吱响,抑制不住的想冲出去杀人,但难得没有随性而为,反倒是十分有条理的说:“我们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们,我们清楚的也就那一位姑娘,相信真正受害的姑娘绝对不止一人。”
  
  “从她们对我们下手时,干净利落的程度看来,这种事情应该是经常做,也就是说来这里上香,受害过的姑娘的不计其数。”以沫蹙眉分析。
  
  六个姑娘都微微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永平轻声问:“那些姑娘身子清白被沾了,又不敢说出去,所以这间害人的寺庙才可以存留这么长的时间。”
  
  “是啊!”以沫带了些忧伤的回答。
  
  就是她们知道的那个姑娘,也只是有勇气寻死,但没有勇气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可见这种事情,对姑娘家的伤害有多深。
  
  乐儿坚定的说:“我一定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现在我们先商量商量该怎么对付她们。”
  
  其余五个姑娘同时应了声,以沫率先接话说:“我们来到这里,一眼就能看出有问题,而上次那户人家报了官,来了官差来查,都没有查出问题来,要么就是有官差和这里勾结在一起,要么就是她们有所收敛,所以官差才会什么都查不出来,你们觉得是哪一种?”
  
  永平尴尬的呵了一声,说:“我虽然不想承认在父皇的管制下出了这种不堪的事情,但私心里却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赞同永平的话。”乐儿附议。
  
  以沫又看向三个丫鬟,她们都同时表示,认为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今天晚上的事情,怕就不是我们六个人能做得了主的,得趁着天黑前,有人出去一趟,把这里的事情向人说清楚,提前做好部署。”以沫咬着下唇,心里琢磨起人选来。
  
  永平和乐儿对视一眼,同时说:“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解决,若是现在回去求救的话,接下来关一个月的静闭都是轻的了,说不定还要罚吵女戒什么。”
  
  以沫白了眼这两个天真的姑娘,严肃的说:“你想想,对方是犯案多年的惯犯,对付我们这样的人肯定早有一套,我就不信这么多次下来,没有一次失手的。虽然我们当中,落夏三人再加上乐儿都会武功,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真有什么万一,我们就后悔莫及了,你们觉得我们是被家里人骂好一些,还是拿着自己的清白开玩笑好一些?”
  
  落夏三人本来就不乐意让自家主子冒这样的险,一听以沫这样说,南珍和初兰更是小声的劝说自家的主子。
  
  乐儿和永平两人同时问:“可问题是我们要找谁?”
  
  话落,乐儿快速加了一句,“反正不能找二哥,二哥现在只疼你了,若是知道是我怂恿你来这种地方的话,他肯定会剥了我的皮。”
  
  永平拧着小脸快速说:“也不能找皇兄她们,不说到时候父皇母后会知道,去宫里的路程也远一些啊!”
  
  以沫看着永平和乐儿互推,就知道这两个人说来说去,还是怕被家里责罚。<>
  
  事实在她的心底,对于这种事情,也是有些惧怕的,哥哥的怒火,她可不想又承受一次。
  
  以沫想了想说:“不如我们找人景世子吧?”
  
  “景世子?”永平和乐儿同时反应一声,“为什么要找他啊?”
  
  永平更是说:“虽然景世子也姓夏,我们是同宗,我叫他一声哥哥也不为过,但是我们和他没有交情,他会不会第一时间帮我们不说,更重要的是他会替我们保守秘密吗?”
  
  以沫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想到对方清楚她的身份,再加上这里有公主和将军女儿,相信景世子怎么也不可能让她们出事。
  
  至于永平担心的问题,也只有到后续再看。
  
  “他会帮我们,怎么说我也叫他一声景哥哥!”以沫笑笑,然后解释了景世子有意认她当妹妹的事情。
  
  永平和乐儿同时酸溜溜的说:“你的面子可真大,到处都是抢着当你哥哥的人,哪一天太子当了你的哥哥,我们都不会觉得奇怪。”
  
  以沫白了眼两人,说:“你们少贫了,都没有意见的话,就看看派谁去告诉景世子,我们这里的情况。”
  
  乐儿不放心的说:“你确定景世子能信吗?别弄巧成拙啊!”
  
  以沫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说:“能信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轻易提他,哥哥都和我说了,让我有事找不到他时就去向景世子求救,可见景世子是一个能依赖的人。”
  
  乐儿砸吧着嘴说:“噢,既然是二哥说的,相信就没什么问题。至于这人选嘛,当然是让落夏去啊!我们和景世子又不熟,派我们的丫鬟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以沫想了下,觉得这话也在理,再加上落夏随她去过淳王府,至于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落夏,你一个人跑出去没问题吧?”
  
  落夏寡言的摇摇头,心里却想着,其实不用这么麻烦。
  
  以沫的身边不止有她保护,还有皓月,这一点她很清楚。
  
  至于永平公主和乐儿,她觉得暗中保护她们的人更不在少数,而且她们三个主子的想法太单纯了,这事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差别只是早晚的问题,等她们各自回去,暗卫自然会向她们家里人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没问题的话,你就快去快回,一定要把事情清清楚楚的告诉景世子,但记得提醒他不要妄动,等晚上这边展开行动后,他再派人来捉人。”以沫仔细叮嘱。
  
  落夏说:“姑娘放心,落夏明白。”
  
  得了落夏的保证,几个姑娘放心的同时,开始在屋里找能够出去的位置,左右看了看,也只有一个窄窄的旧窗户。
  
  永平撇嘴,“看样子她们很有自信啊!不单没有派人守着我们,屋里还有其他出口,说来要不是以沫事先给我们用了解药,只怕我们这会都中招了。”
  
  以沫微不可见的耸了下肩,“别说废话了,落夏赶紧先出去,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好!”落夏果断的应声,在窗户边听了下,确定外面没有人,才利落的打开窗户翻了出去。
  
  她一走,屋里就只剩下五人了。
  
  永平有点担心的说:“那些尼姑不会突然进来查看一下吧!否则的话,她们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我们少了一个人。”
  
  以沫蹙眉,猜测说:“应该不会吧!以她们表现出的随性,对这种事情抓得不严,而且刚才不是才查看了一次,短时间内倒是不会再来了。”
  
  永平拍拍胸说:“这就好!否则的话,真是白费我们一番功夫。毕竟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让她们开脱了可不行。”
  
  “就是啊!像这种迫害良家妇人的老贼尼,应该该千刀万剐才行!”乐儿愤愤不平的说道。
  
  以沫心里想的却是,以往那些受害的姑娘,并不是所有都自杀了,有些悄然无声的选择了低调嫁人。
  
  至于新婚夜是怎么瞒过去的,这就是她的事情。
  
  但是今天她们三个把这尼姑庵的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只怕许多来过这里的姑娘都会被家里人怀疑。
  
  想到那些姑娘,她们好不容易偷来了一些平静的日子,若是被她们就这样又打破了,以沫总觉得对她们才残忍了。
  
  永平和乐儿讨论得热烈,见以沫一直没有说话,而且紧拧着眉,不知道在担忧什么的样子,便好奇的追问了几句。
  
  细问下,以沫也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永平和乐儿同时沉默下来,乐儿更是说道:“其实她们这样隐瞒一切嫁人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姑娘家若是清白有污,她们不单活不了,家族都会蒙羞的。”
  
  永平附和的说:“是啊!有些男子十二三岁就有了通房,这些姑娘又都不是自愿的,凭什么就都得去死啊!这样对她们太不公平了。”
  
  以沫很赞同永平的话,所以想到这一点时,也只是担心她们以前的事情被掀开,会受到不同的待遇。
  
  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们瞒着男方出嫁,对男方的不公平。
  
  毕竟这个世界对女子已经够不公平了,她们身为女子,又何苦再来指责其他不幸的女子。
  
  乐儿想了想,不甘的说:“那就低调处理吧!我本来还想让这些尼姑上街游行的,不过算了,能除掉这颗毒瘤就好。”
  
  以沫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心思比起其他两人来说要显得细腻一些,便道:“不如等景世子来后,把事情和他说说,我相信他会有办法让这些尼姑又受苦,又不至于闹得人尽皆知的地步。”
  
  “也好!”
  
  在一片热烈的讨论声中,夜幕缓缓降临,看着夕阳西下,快到晚膳时辰了,而落夏仍然没有回来,几人就开始着急了。
  
  倒不是担心其他,就怕落夏不能及时的赶回来,让那些贼尼姑发现少了人,从而起了戒备心。
  
  又过了好一会,在一阵翘首以盼的目光中,落夏终于偷偷潜了回来。
  
  见面永平就问:“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慢,害得我们担心死了。”
  
  落夏草草的回了一句,“请公主恕罪。”
  
  而后才对以沫回话,“姑娘,奴婢已经联系上了景世子,不过他的意思是让姑娘三人先出来,他会另派三人乔装打扮成你们。”
  
  乐儿立即反对说:“这怎么能行,我们都熬到了这一步,怎么说也要亲手把他们都抓住才行。”
  
  永平附和的说:“就是啊!为了能抓住她们,我还睡了那么恶心的床。”
  
  永平一脸厌恶的看了一眼床,又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一副身上长了跳蚤的样子,浑身不自在的抖了抖。
  
  以沫见两人坚定的样子,便说:“不用了,就这样吧!有你们保护我们,又有景世子在一旁守候,相信出不了什么问题。”
  
  落夏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答案,应话说:“嗯!景世子说若姑娘几人不愿意的话,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可做危险的事情,一发现异动,他们就会出来捉人。”
  
  “好!”以沫放心的笑笑,想着这事办完,她要亲口对景世子说一声谢谢。
  
  永平和乐儿较为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情,追问:“你有没有和景世子说,让他不要把这事告诉其他人了。”
  
  落夏说:“公主请放心,奴婢已经和景世子说过了,景世子的意思是说这事不易闹大,否则的话,会对三位主子的名声有染,他说事情交给他处理,让咱们宽心。”
  
  永平笑眯眯的侧目说:“这我就放心了,景世子顾着我们的名声,不敢把事情闹大,到时候父皇母后他们肯定不会得知此事!哈哈……”
  
  落夏望了一眼永平,心底无语。
  
  永平公主太天真了,她以为跟在她身后的暗卫都是吃屎的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向皇上和皇后禀报,又不是不要命了。
  
  三个丫鬟中,只有落夏原就是暗卫出身,所以她才对此比其他两个丫鬟要懂得多。
  
  没过多久,门口响起两个尼姑的对方声。
  
  “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怎么她们还没有起来,你有没有觉得这几位施主睡得比起往的久一些?”
  
  “可能是身子底子差一些吧?去看看就是了!”
  
  两个丫鬟声音落下,以沫几人对视一眼,忙躺到了床上,直到被小尼姑推了几下才装做刚醒的样子。
  
  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问:“什么时辰了?”
  
  小尼姑说:“施主,本寺为几位准备了斋饭,不如施主先起身去用斋?”
  
  以沫伸伸懒腰,爬起来说:“好,就麻烦师太带路。”
  
  小尼姑见以沫她们这么配合,心里也高兴。
  
  以往就碰到过,一觉起来,急着要回去的姑娘,每次都要费她们一番功夫,才能把人留下来。
  
  以沫六人跟着小尼姑到了她们的食堂,一张大圆桌上倒是摆了不少的饭菜,看起来颇为可口。
  
  “施主请随便用餐。”小尼姑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永平和乐儿同时望向以沫,她率先坐下,而后直接拿起了筷子,耸了耸鼻子说:“真香啊!这么一大桌子的饭菜,师太怕是做了许长时间吧!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尼姑笑眯眯的说:“施主仁慈,替本寺添了这么多香油钱,贫尼只是炒几样小菜而已,哪里就称得上麻烦了。”
  
  以沫回以一笑,举着筷子招呼乐儿和永平,“你们也坐下吃啊!”
  
  小尼姑回笑说:“是啊!佛门清净地,众生平等,这三位姑娘也坐下来同桌而食吧!”
  
  以沫笑睨了小尼姑一眼,对落夏她们三人说:“听到师太说的了吗?都坐下来吃吧!吃完了我们好早一点回去,时间也不早了。”
  
  小尼姑听了以沫的话,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笑说:“贫尼就不打扰几位施主用膳了,你们请自便。”
  
  见她就这么走了如此,以沫眉宇一锁,犹豫的看着眼前一桌子的饭菜。
  
  永平满是戒备的不敢动筷子,犹豫的说:“这些贼尼准备的东西,我可不敢吃,吃死人了怎么办?”
  
  “不会!她们还想留我们大挣一笔,怎么会让我们轻易死在这里,只是我刚才故意试探了那个贼尼,我说我们一会就走,她也无动于衷,可见这饭菜里应该又加了迷药。”以沫暗自揣测。
  
  永平惊呼:“不是吧!又是迷药!吃多了会不会变傻啊?”
  
  以沫翻了下白眼,无奈的说:“你想太多了,刚才景世子让我们先走一步,是你们不肯走的!现在箭在弦上,我们不吃也得吃,不然的话,这后面的戏要怎么往下演啊?”
  
  乐儿一副赴刑场的表情说道:“吃吧!都到了这一步,再功败垂成,我可不甘心。”
  
  说罢,她率先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几口下肚,一脸夸张的说:“你们快吃,味道很好啊!”
  
  以沫见状,无声的笑笑。
  
  六人各自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边吃着,永平边说着话,“你说要吃多少,我们昏过去才算正常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