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89、皮肉生意

089、皮肉生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永平一脸贼兮兮的说:“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如果不是想金屋藏娇,怎么会不让你和其他男人说话什么的。”
  
  以沫胀红了脸,不满的反驳,“哥哥没有说不准我和其他男人说话,只是不准再像昨天那样,发生意外倒在其他男人怀里。”
  
  “只是这样?”永平挑高了眉。
  
  以沫恶狠狠的瞪眼,“不然你以为呢?”
  
  乐儿缓缓揉了下双颊,问永平,“你还有其他证据能证明二哥想金屋藏娇的打算吗?”
  
  永平侧脸想了下,老实的说:“没有!”
  
  她和以沫昨天才认识,先前对她的印象也是想替乐儿出恶气,哪里会多关注她其他。
  
  乐儿放心的吁了口气,鄙夷的说:“这就金屋藏娇了啊?未必你那些皇兄准你和男子这样亲近吗?我三个哥哥都不许我和男子这样亲近呢!难道他们都想对我金屋藏娇。”
  
  乐儿口没遮拦的话听得以沫一愣一愣的。
  
  她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出口。
  
  永平说:“好像也是噢!母后也会叮嘱我这些!呵呵……”
  
  永平一声傻笑,引来两人白眼。
  
  乐儿虽然说服了永平,自己倒有些不放心,对以沫说:“反正你是我的徒弟,你别瞎想一些其他,我们两人间的辈分可不能乱。”
  
  以沫眉眼不自觉的跳了跳,见乐儿刚才那副被吓傻的样子,她还当以沫反对不喜,原来她所关注的只是这些?
  
  不过这一点,乐儿怕是注定会失望。
  
  以沫可没打算永远当乐儿的徒弟,要不了多久,她们就得反过来,早在认乐儿为师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打算好了。<>
  
  最容易引得乐儿拜她为师的自然是医术这方面,不过目前乐儿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兴趣,所以以沫倒是不及着表明立场。
  
  “也是啊!而且你表姐不是喜欢你二哥吗?你不是一直想让她当你二嫂吗?”永平公主随性的捡起以沫丢在她身上的糕点,然后就直接吃了起来。
  
  乐儿单手撑着下巴,嘀咕说:“我倒是挺喜欢表姐的,但是二哥不喜欢,我有什么办法啊?”
  
  “以沫,二哥有没有和你说过,为什么不喜欢表姐啊?”乐儿突然侧眸问以沫。
  
  以沫来不及收敛表情,一张嫌弃的脸清清楚楚的表现出来。
  
  好在乐儿和永平都是心大的人,也没有注意这些。
  
  以沫很怕乐儿再在中间替离修胡乱牵线,忙摇摇头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们俩先前不是闹了些不愉快吗?但是哥哥私下叮嘱我,若是我愿意的话,就努力和你做朋友,至于颜姑娘,哥哥的意思是让我有多远避多远,呃……还让我带着你也别和她玩了,说是会变坏。”
  
  “咦,好奇怪呢!你二哥好像不止不喜欢你表姐,甚至还很防备她?不过母后也说过,像宁珞那种和谁都是好朋友的性格,是不适合和我做朋友的。”永平公主眨着眼,一脸懵懂的样子。
  
  乐儿撇撇嘴,不满的说:“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至于皇后的言论,乐儿选择直接无视。
  
  毕竟这话,她早就听永平说过了,再听也引不起多大的波澜。
  
  犹豫了下,她满是担忧的嘀咕:“其实二哥以前对表姐也挺不错的,虽然不像对我一样好,但也不像现在这样冷漠!可是这次二哥出征回来了,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对我冷淡了许多,时时横眉冷对,对表姐就是直接无视了,表姐私底下都哭了好几回了。<>”
  
  以沫默默的听着,倒不发表意见。
  
  毕竟她知道乐儿目前还是很喜欢颜宁珞的,若是她说颜宁珞的不好,她们俩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点情谊,说不定就会马上烟消云散。
  
  “就是这次出征回来后吗?是不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啊!不是听说你二哥这次挺凶险的吗?”永平公主歪着小脸猜测道。
  
  乐儿耸耸肩,说:“谁知道呢!不过说也奇怪,二哥以前对大嫂不怎么样的,至于我是看不出他关心大嫂的,可是这次回来后,他对大嫂的态度好了很多,有种终于把她当一家人看待的感觉。”
  
  “这样吗?好奇怪呢!不止对你和你表姐,意思是他对周边人的态度都有了细微的变化吗?”永平公主顺势回嘴。
  
  以沫忙插话说:“乐儿的意思是对家人,对其他人怎么样,我们就不知道了。”
  
  永平毕竟是一个公主,而且看她这副没什么心眼的样子,说不定回去就会把这事当笑话说给皇上皇后听。
  
  这一个人的性情突然发生大变,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沫虽然不清楚,但也不想哥哥突然被上位者盯着,总觉得会不好。
  
  其实他们三人不清楚,离修会对阮氏、乐儿和颜宁珞的态度发生重大改变,全因上世三人所做之事。
  
  三个姑娘都是没有耐心的人,分析了一会儿,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便直接将话题越了过去。
  
  永平公主兴致勃勃的说:“我今天难得出来一趟,等用完午膳,我们就出府去玩吧!”
  
  乐儿犹豫着问:“又出府,上次我们出府差点出事,都被皇后娘娘责备了,甚至勒令我一个月不许进宫,一个月不许出宫,摆明了就是不让我们见面,各自思过。<>”
  
  以沫一听,心里便有了谱。
  
  她初来将军府,永平公主没有出宫,根本不是什么病了,而是两个姑娘惹了事,被皇后禁足了。
  
  她昨天就奇怪了,一个公主得一点小病,怎么会治这么多天不好,原来这当中还有她们不好意思宣泄出口的事情。
  
  永平公主满不在乎的说:“上次和这次哪里一样,这次我们有三个人,肯定会没事的!”
  
  乐儿看了一眼以沫,虽然不觉得她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她身边有一个落夏,那人能打赢小哥,自然比她都强一些。
  
  因此,想了想说:“行,我们继续去探险!”
  
  以沫忙出声阻止,“等等,你们先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我可不陪你们胡闹,我昨天才被哥哥骂了。”
  
  乐儿鄙视的说:“你怎么这么怕二哥啊!能不能拿出一点身为女子的骨气啊!”
  
  “就是啊!你这样我们都看不起你了,可千万别和其他人说你是我们的徒弟。”永平附和着乐儿的话,嫌弃的眼神更是一瞥再瞥。
  
  以沫不满哼了声,也不反驳。
  
  她是心里重视离修,所以才不想做出让他担心的事情,毕竟他天天当差,她在家里若不安分,处处惹事的话,他哪里做得好事情。
  
  但是这种话跟眼前两个小姑娘说了,只怕不是她们不懂这种感情,就是被她们再次鄙视。
  
  “反正说清楚就是了。”
  
  以沫执意要求,乐儿和永平两人都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便嘀嘀咕咕的将事情详细说了一番。
  
  以沫听罢,额间青筋猛跳,压低了声音不悦的问:“你们的意思是说那座寺庙不单纯吗?”
  
  “难道不是吗?不然的话,一个好好的大姑娘,为什么上了香回来就要投湖啊?”永平公主理直气壮的说道。
  
  以沫无语的瞪着她,说:“我的重点不是有没有问题,而是你们明知道有问题,还要去?”
  
  以身犯险,用得着吗?
  
  这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将军府的小姐,两人若真有什么闪失,整个京都都会闹翻天。
  
  永平理所当然的说:“肯定要去啊!那户人家也觉得有问题,可是官差去查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以沫说:“既然官差都没有查出来,肯定就是没事啊!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还去什么去啊!”
  
  “不行,这当中肯定有猫腻,我们去查清楚!”永平公主坚定的说道,顺抛还威胁以沫,“你若是不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就当没有你这个徒弟,是不是,乐儿?”
  
  乐儿点点头,持同一意见。
  
  以沫心里琢磨着,官差去查了,要么就是说明,那里真的没有问题,她们去也没有关系,要么就是那里很危险且很隐蔽,就连官差都查不到,那她们此行的危险性就会极大。
  
  可看眼前这两人即兴奋又好奇的样子,她也知道劝阻不了,这时候只能做好安全准备。
  
  以沫松口:“去也行,但是我们得多带几个懂武功的丫鬟才行!”
  
  按乐儿和永平的说法,那是一家尼姑庵,进出接待的全是女香客,不然的话,以沫其实更想多带几名随从。
  
  “放心放心,永平身边的两个宫女也会些拳脚功夫,对不对?”以沫说着朝永平抛去一眼。
  
  永平贵为公主,每次这样大摇大摆的出来找乐儿,若是身边没有几个深得皇上皇后信任,又能护住公主安危的人,她怎么也不可能出得了宫。
  
  以沫见她们俩这样,也就放心了一些。
  
  但想到三个都是姑娘家,便朝着这时候闲,提议说:“我会做几种毒药,不然我们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永平和乐儿同时眼神发亮的轻呼出来,“你会制毒,这也太厉害了吧?”
  
  以沫若有所思的看了两人一眼,说:“这有什么,只要认识药材,然后做起来很简单的话,你们若是想学的话,我教你们啊!”
  
  “好啊好啊!”永平和乐儿同时点头,一双发光的眸子看起来就像讨主人欢心的宠物似的。
  
  以沫莞尔一笑,“不过嘛,你们教我东西时,都有收我为徒,为了表示公平,我也得收你们为徒。”
  
  “这怎么能行?”永平和乐儿下意识的反驳。
  
  以沫笑笑,满不在乎的说:“既然的这样的话就算了,我本来还想说这些毒药挺适合永平公主玩的,洒在人的身上,有的可以让人大笑不止,有的可以让人大哭不止,甚至有些还能让人跳上一天不停呢!各式各样,可好玩了。”
  
  永平眼神发亮,一脸向望。
  
  旁边的乐儿也是差不多的,她犹豫了一下,拉着永平小声说:“要不这样吧!你拜她为师,然后教我!不然的话,她一样东西就当了我们俩个人的师父,我们多亏啊!”
  
  永平觉得这话有理,但又不满的问:“为什么是我,不是你?”
  
  乐儿鄙视的说:“你傻啊!我和她是什么关系,怎么说现在也住在一个屋里,我要真想学,我就偷师了,可是你不行啊!你每次来都大摇大摆的,你除了拜她为师,已经没有其他办法能偷师到了。”
  
  “好像也对噢!”永平觉得乐儿说得在理。
  
  她却没有想到,其实可以让乐儿去偷师了然后告诉她,这结果和她学了再告诉乐儿不是异曲同工之妙吗?
  
  以沫装着耳聋,不去在意对面两人的小算盘。
  
  反正一个两个她是不在乎的啦!
  
  逐个击破也不错。
  
  这两人都是爱玩的人,从这方面下手,她肯定能引得这两人心甘情愿拜她为师。
  
  毕竟机缘这种事情也说不好,刚才她还想没有机会露一手,让两个姑娘心甘情愿的拜她为师。
  
  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送上了门。
  
  永平和乐儿商量了一会儿,说:“好,我就拜你为师,以后我不逼你叫我师父,你也不许逼我叫你师父,我们就以名字互称。”
  
  叫师父多难为情。
  
  只叫名字的话,她下次说出去,还能故意隐去后面这段,只说以沫是她的徒弟。
  
  永平小算盘打得响,可是能不能在以沫的面前实现,就显得有些难以确定了。
  
  三人拍案决定后,就都移步到了熹微院。
  
  以沫带着她们两人参观了自己的小药房,引得她们阵阵惊呼:“哇,好多药材啊!”
  
  “嗯!我喜欢摆弄这些!”以沫笑着回答。
  
  她身边没有一个懂药理的姑娘,所以这些药材都是她亲自打理的,书竹从旁协助。
  
  在她有意栽培下,书竹倒是认识了数十种药材,相信再过不久,说不定就能成为她的助力。
  
  “哇,这满柜子的小瓶子里都装的是什么啊?”永平一下就窜到了一个柜子里。
  
  问话前就已经抓了一个瓶药在手里,看到上面的标签,轻声念道:“惊声尖叫?”
  
  以沫忙走过去,拿过药瓶,顺便轻轻打了永平的手一下,指责说:“你别乱动,这满柜子的药都是害人的小玩意,你一不小心沾了一点可有你难受的。”
  
  永平缩着手说:“小气,我都是你徒弟了,看看还不成啊?”
  
  以沫哼了声,挑了几瓶子药出来,又走到房间另一边的柜前,拿出一个瓶子。
  
  “待会我们先服下解药,然后再把这些药涂在身上,若是有人想对我们不敬的话,对方就会倒霉。”
  
  以沫的这些药都不过是一些恶作剧,算不得害人。
  
  却能让人中招后,不能第一时间对她们使坏。
  
  毕竟她们身边都带了人,只要躲过了第一时间的危害,稍后自然会有人出面救她们。
  
  “这蹦蹦跳跳就是你说的会跳一天停不下来的药?”乐儿好奇的把每个瓶子上面的标签都看了一遍,才随手拿起一瓶问道。
  
  以沫说:“是啊!”
  
  永平追问:“那这些药你都在别人身上试过了吗?”
  
  以沫一愣,犹豫的说:“没有!我都是在动物的身上试用的。”
  
  当年在杏花村,姥姥在时,所有人都待她不错,她哪里会想着去欺负谁。
  
  后来姥姥不在后,她倒是在围墙上撒了药。
  
  可是夜里听到那些可怕的叫声,她根本不敢出来细看一眼,所以在人身上,到底什么反应,她其实并不是很清楚。
  
  永平眼一鼓说:“这怎么能行!肯定要在人身上试试,走走走,我们去找试用对象!”
  
  以沫犹豫的说:“不好吧!这些药虽然害不死人,但也会让人挺难受的,人家和我们无怨无仇,我们这样去做有点不厚道。”
  
  医毒不分家,她虽然对这些极为感兴趣,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去害人啊!
  
  乐儿轻响着以沫的脑袋说:“你真是榆木脑袋,笨得好!你若是不忍心的话,我们就去找一个和我们有仇有怨的人,不就行了吗?”
  
  以沫捂着额,嘀咕:“我再和你们待下去,我肯定会变坏的。”
  
  永平扫了一眼桌上的药,笑吟吟的说:“其实你本质也好不到哪里去。”
  
  以沫脸一黑,虽然明白永平这话的意思,但是话不能这样说,有好大的歧义啊!
  
  永平和乐儿才不管这些,一人手拿几瓶药,就兴冲冲的跑出了药房。
  
  以沫想了想,回身到柜里拿了一瓶塞在角落里的药。
  
  这药是爹制的,姥姥以前不让她碰,说是能要人命,这次出去,她还是带着吧!若是有什么万一还能保她们三人的小命。
  
  若是用不着就更好了,她再带回来也不碍事。
  
  以沫如此一想,便将药放到腰间的荷包里,然后再拿起桌上的几瓶解药跟着两人跑了出去。
  
  永平和乐儿出了熹微院就放慢了步伐,所以以沫一下就追上了她们,就见她们争论着要去对付谁。
  
  以沫一听,难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的说:“你们适可而止一点,在她们身上试药,不是连累我被人骂吗?”
  
  这两个人可真会挑的,选的竟然都是各家的大小姐。
  
  虽然她们对付的人选中也有潘尔岚那边的人,但是东窗事发后,她被这些贵小姐联手抵制是小,就怕给哥哥添麻烦。
  
  “你是傻的吗?我们现在是铁三角,有人敢对付你,就是要和我们俩为敌,不管是谁想对付你,都会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永平公主理所当然的说道。
  
  在拜了以沫为师,又得了这些小玩意,让她以后捉弄人会显得更有趣后,她就直接把以沫在她心中的地位拉拔到和乐儿一样高的位置。
  
  “就是啊!你当我们的朋友是能够被人欺负的吗?别说笑了!”乐儿大言不惭的说道。
  
  以沫看两人一脸嚣张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两个可能是京都的女恶霸,性质也许和离旭与钟毓差不多。
  
  但就算她现在再有后台,也不会容许她们这样胡闹,强硬的阻止说:“不行,你们也说了,这药没有在人身上试用,到底是什么效果并不清楚,若真有一个好歹,我们就是谋害朝廷重臣的家属。”
  
  永平和乐儿脸上终现一丝迟疑,犹豫的说:“有这么严重吗?”
  
  若真这样的话,她们俩虽然填命的机会不大,但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啊!不说其他人怎么说她们,就光她们的父母也会打得她们起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