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87、抱两大腿

087、抱两大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氏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出声问:“怎么样,她一切都好吧?”
  
  以沫松手,将阮氏的手又塞到被窝当中,抬眼回答说:“大嫂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孩子现在也健康,只是还是得多静养才行。”
  
  “嗯!”程氏对着以沫点点头,又朝阮氏说:“你听到以沫的话了啦?”
  
  阮氏乖巧的说:“娘就放心好了。”
  
  程氏显然是一个爱操心,嘀咕说:“你们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我怎么可能放心。”
  
  阮氏颇无奈的望向以沫,回以一笑。
  
  程氏又说:“一会我们都去参加宫宴,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大寒天的跑来跑去,见了各个主子又要跪来跪去,就是好好的身子都会折腾出问题来,更何况你现在还经不起折腾。”
  
  “娘,我省得的!”阮氏笑笑,她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家里人在乎她的肚子,她自己更在乎一些。
  
  这种晚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菜上来后,等皇上和大臣寒暄了几句,菜都差不多凉了,上面泛着一层油,她向来不爱去参加。
  
  “嗯,那你就在家里好好待着,有什么不舒服就让总管去宫门通知我一声,我就过去打一个照面,很快就回来。”程氏不放心的又叮嘱了几句。
  
  阮氏耐着性子听完,不时应对答好,哄得程氏暂时放了心。
  
  程氏出了西锦院就让以沫先回华芳苑,她要先回去换身衣服,等收拾好了便会直接来华芳院叫她们。
  
  华芳院里,乐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南珍几个丫鬟在她身边走来走去的忙着,她翘着一双脚丫子晃来晃去,看到以沫回来,就像先前的争吵没有发生似的,没事人一样的问:“怎么样?大嫂的情况好吗?”
  
  “不错,恢复得挺好的,但是现在天凉,地又滑,大嫂最好还是在屋里静养。”以沫边回答,边解了披风给丫鬟。
  
  乐儿有所感悟的说:“可不是吗?就那么轻轻一摔,竟然这么严重,想来女人怀孕也挺辛苦的,什么都不能做。”
  
  “可不是吗?不然的话,怎么大家都说做母亲的十分伟大,却少有人说做父亲的很伟大。”以沫十分认同的点点头说道。
  
  乐儿想了想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
  
  虽然每个府里当家做主的都是男人,但是流传下来诗词却都是称赞母样的无私与奉献。
  
  闲话了几句,乐儿扯了扯胸前的项链,笑眯眯的说:“你看,我特意和你穿了一样的衣服,这样能显得我们的关系好。”
  
  以沫细细打量了几眼,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欣喜的说:“倒真的挺像的,都是粉嫩的颜色。”
  
  乐儿瘪嘴,“我平时可不喜欢这么粉的颜色,今天是看你穿了,给你一个面子才陪你穿的。”
  
  以沫失笑,看着南珍替她戴上的珍珠也是大同小异。
  
  想来应该也是先前大嫂送给乐儿的。
  
  毕竟乐儿是正牌的小姑子,阮氏一个做大嫂的,一些适合她的好东西,怕是早就送了不少。
  
  南珍替乐儿插着珍珠,怕以沫不懂乐儿的意思,忙解释说:“我们家小姐说了,若是她和你穿着一样,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
  
  乐儿说的话自然不会这么温和。
  
  用她的原话说就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不过这样的话,南珍觉得没有必要向以沫姑娘转达得这么清楚。
  
  “噢,这样啊!那我先谢谢你了啦!”以沫甜甜一笑。
  
  乐儿高冷的哼了一声,不忘责备南珍,“要你多嘴。”
  
  南珍俏皮的吐了下舌,不再说话。
  
  待到乐儿梳妆打扮完后,两人便面对面坐着发起呆来。
  
  毕竟刚才才和好的,以前又没有什么联系,两人在一起强行待了这么久,该说的话,也说得差不多了,冷场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但乐儿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不自然的挪了挪坐在椅子上的小屁股,满脸好奇的朝着以沫问:“你怎么天天戴着面纱啊?我们现在也是朋友了,你把面纱拿下来给我看看,至少让我清楚你长什么样子啊!”
  
  以沫皱了下眉,想了下说:“现在不是时候,再过一段时间吧!”
  
  她和乐儿才交好,她并不想这么快就对乐儿交底。
  
  她也相信乐儿现在愿意和她交好,更多的是一切其他因素,而不是她本人打心眼里愿意结识她。
  
  等到了那一天,两人再交底也不迟。
  
  “切,小气。”乐儿不满的叮嘱了一句,眼里满是失望。
  
  她好奇以沫的长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是好恶意的觉得她长得肯定奇丑,现在虽然不会这样想了,但是好奇心却一点也没降。
  
  两人又相对无言的坐了好一会,程氏才派人来叫两人去前门,准备出发去宫里。
  
  两人早就受够了尴尬的气氛,传话的丫鬟一说,她们便同时起了身,整整衣摆,穿上披风,拿起手炉,抬脚就出了门。
  
  程氏坐在马车上等她们两人,见到她们上马,忙说:“小心一些别摔到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马车,坐下后,这才又说:“你二哥来消息的时候,皇上只在返宫的路上,这会差不多快到宫门了,我们也赶紧过去。”
  
  程氏说完,不等两个姑娘回话,就敲响了旁边的木横梁,马车便轱辘轱辘的转动了起来。
  
  到达宫门口,所有人都得下马车,将军府的马车自然也不例外。
  
  以沫微扬着头看着眼前这种巍峨的宫殿,心里下意识的就升起了一股恐慌,这里就是掌握着西夏所有百姓命运的人,所住的位置。
  
  乐儿显然来过多次了,姐俩好的拍拍以沫的肩说:“不用担心,我会照顾你的,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待会我介绍永平公主和你认识,别看她是一个公主,但没有一点架子,我和她关系挺好的。”
  
  以沫笑说:“你朋友倒是蛮多的啊!其中竟然还有公主。”
  
  乐儿得意的扬着下巴说:“你刚来将军府的时候,正巧碰到永平身体不舒服,皇后不让她出宫,不然的话,有她在,肯定能整到你。”
  
  以沫翻了翻白眼,无奈的说:“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乐儿傻笑的说:“这有什么关系,我们以前本来就不和啊!现在和好了不就没事了,再说,我不是没有整到你吗?”
  
  以沫瞪了眼乐儿,觉得她蠢得可爱。
  
  两人跟着程氏进了宫,便在宫人安排下坐着一顶小轿子进了内宫。
  
  也不知道是程氏身份高还是所有人都这样,反正三顶小轿子将程氏三人一起抬到了延禧宫。
  
  乐儿怕以沫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跟着她身边小声提点说:“等会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里是皇后的寝宫,我和永平关系比较好,时时进宫陪她,皇后对我还不错,有我在,她肯定不会刁难你的。”
  
  “好,谢谢!”以沫真心的感激。
  
  若是让她一个人面对这样的环境,她还真担心自己做不来。
  
  好在姥姥觉得她以后总有一天会用到这些规矩,自小就教了她。
  
  向皇上皇后请安,手要怎么摆,头要多低,腿要多屈,姥姥都曾经细细教导过她。
  
  虽然她一直没有用的机会,但是以沫相信她不会出差错。
  
  延禧宫里一片暖洋洋的,四周洋溢着清脆的笑声,显得一派和乐融融。
  
  程氏带着以沫和乐儿上前行礼,“臣妇参加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臣女/民女参加皇后娘娘……”以沫和乐儿的声音夹杂在其中,特别是以沫的声音,轻微得都快听不见了。
  
  皇后娘娘威严的声音带了些笑意的说:“离夫人快起来。”
  
  “谢皇后娘娘!”程氏又叩拜了一上,这才起身。
  
  她侧眸偷看了以沫一眼,发现她的动作虽然有些生涩,但却挑不出毛病,而且做得十分标准。
  
  她也是刚才到了宫里才想起忘了教以沫宫里的规矩,毕竟府里太乱,她一时也没有想到这出。
  
  好在这会看以沫,她也是一个能干出挑的姑娘。
  
  站在皇后身后的永平,眼珠子溜溜的动了两下,想到这些天听说的事情,有心替朋友出头的她,先声夺人的问:“这是谁啊?怎么一个民女都能跑到宫里来参加宴会了。”
  
  乐儿一听就知道要坏事了,忙对永平挤眉弄眼。
  
  不过这两个姑娘显然没什么默契,她这样做,永平还当乐儿在夸她,忙侧身对皇后撒娇说:“母后,这种下等平民怎么也配来宫里,您快派人把她赶回去吧!不,在赶回去前,还要打她几大板子。”
  
  乐儿急了,不顾皇后及其他命妇在场,小声的对永平说:“别啊!她是我朋友。”
  
  永平动作一僵,歪着嘴巴看向乐儿。
  
  乐儿忙肯定的点点头。
  
  皇后看着两个小姑娘眉来眼去,十分宽容的笑笑,甚至还故意问永平,“怎么样?这人到底是撵还是不撵啊?”
  
  永平干巴巴的说道:“就先不撵吧!”
  
  皇后对永平急巴巴替乐儿出头,还好心办坏事的举动并不在意,毕竟乐儿本就是永平的伴读,两人私下关系好得可以穿同一件衣服。
  
  趁着皇上招程氏上前说话的时间,永平忙接着乐儿到了一边,低声斥责:“你怎么回事啊?我都憋足了劲打算给你出气,事先还跟母后说好了的,你竟然突然拆我的台?”
  
  乐儿皱着一张苦脸,无奈的说:“我也没有办法啊!今天我们俩和好了,而且我还收了她当徒弟呢!我总不至于让你去欺负我徒弟吧?”
  
  “徒弟?”永平公主眼神一亮,侧目发光的看着以沫说:“我和乐儿可是好姐妹,你是她的徒弟,也就是我的徒弟。”
  
  以沫失笑,难怪乐儿能和永平关系好。
  
  “乐儿能教我骑马射箭,公主想当我的师父,您打算教我些什么?”以沫笑笑,可不打算就这么认一个师父。
  
  虽然她认下这个嫡公主对她有益无害,但是也不能平白矮人一截,总得让对方拿点真本事出来才行。
  
  永平皱着眉,苦恼的看着乐儿问:“你说我教她点什么好,我听说容雅都夸过她了,诗词歌赋我可教不了她。”
  
  永平只比以沫大一岁,平时和乐儿都有点不学无术,学问可没有强到哪里去,更没有得到过第一才女的称赞。
  
  “这有什么,你就教她欺负人啊!反正有你在,也没有人敢欺负她了,还能学着欺负人,多好啊!”乐儿说得理直气壮,一点都觉得这话说出来该害臊。
  
  最重要的这番荒唐的话,永平还觉得十分有理,底气十足的冲着以沫说:“我就教你怎么欺负人。”
  
  以沫嘴角抽抽,颇觉得无语。
  
  但想了想,跟一个公主,她也辩不过,只道:“行,不过我的身份可和你不一样,你欺负人的方法,我不见得有用。”
  
  堂堂永平公主,皇后嫡出。
  
  她站在前面哼两声,其他人就该心慌了,哪里需要特意去欺负谁,平时一个眼神过去,那人就该倒霉了。
  
  “切,你别看不起我!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人欺负,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不会仗势欺人的!”永平公主说罢,就风风火火去找了皇后,也不知道缠着她说了什么,反正皇后颇无奈的同意了她们三个出延禧宫。
  
  踏出延禧宫,永平公主就把身后的长串小尾巴全都打发走了,三个姑娘站在长长的走廊前,一脸沉思的嘀咕,“我们现在去欺负谁呢?”
  
  以沫心中升起一股恶寒,她不会是被两个小姑娘带到坑里去了吧!而且看她们的举动,好像平时是干惯了这种勾搭的人。
  
  “啊,你想到了一个人选!”乐儿惊喜的叫了一声,紧贴着永平一阵耳语,而后俩人同时眼神诡异的看着她,带了些不怀好意思的笑容。
  
  以沫防备的问:“你想干什么?”
  
  乐儿挫着手贼笑的说:“等会你就知道了啊!现在我们先去御膳房偷点油出来。”
  
  永平公主说:“哪要这么麻烦,派个宫女去拿就是了。”
  
  乐儿白了眼她,斥责:“你傻了吧!他那么聪明,到时候一问就知道是我们搞的鬼啊,肯定不能让他发现。”
  
  “也对!”永平重重点头应话。
  
  两人一拍即合,这事也就成了,完全没有以沫发表意见的机会。
  
  她被迫无奈的跟在这两个人的身后,完全一副做贼的样子,赶鸭子上架的当起了小偷。
  
  为什么她心里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总觉得会发现一点什么不好的事情,都怪乐儿和永平刚才的眼神太奇怪。
  
  不过好在两人都是惯犯,来御膳房里捣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驾轻熟路的捧了一小碗出来。
  
  便直接选了一个地方,将油倒在了地上。
  
  以沫被永平和乐儿拉到了旁边的树后,看着这不算粗的树枝要挡住她们三人的身影,她突然觉得太为难这颗树了。
  
  而且这样情况下要整蛊到对方,也太为难对方的智商了,到底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看不出她们三人的鬼鬼祟祟啊!
  
  乐儿自以为躲得极好,不时探头,并问:“你确定他等会经过这里吗?”
  
  “当然,他从宫里出来,去保和殿肯定要经过这里的,这是必经的一条路,他不走这里走哪里?”永平肯定的点点头。
  
  以沫惴惴不安的看着两张激动的小脸,忐忑的问:“你们先告诉我,你们想欺负的对象是谁,行吗?”
  
  两张小脸同时回眸,恶狠狠的拒绝说:“不行!”
  
  永平甚至还加了一句,笑嘻嘻的说:“你提前知道就不好玩了,反正你放心好了,你现在是我们的徒弟了,我们肯定不会害你的,只会帮你。”
  
  以沫眯着眼,一颗心七上八下,她们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不安。
  
  就在这时候,前面走来几人,为首的男子,正是上次在沉香殿和容世子一起的男子。
  
  “他是谁啊?”以沫带了些好奇,看向这人。
  
  能在宫里出身,身后又跟了这么多宫女太监,想来身份应该不低,或许是位皇子吧?
  
  “你不认识?”乐儿诧异的同时,前面的男子出声了。
  
  “永平,你躲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出来。”
  
  永平吐吐舌,俏皮的说:“被发现了。”
  
  以沫翻了下白眼,这种躲法被发现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吗?
  
  别说得一副失望的样子,她都不忍心吐槽。
  
  三人鱼贯而出,永平率先站到了设下的陷阱旁边,以沫和乐儿自然也跟了上去。
  
  男子看了眼三人,也认出了以沫,却没有多看一眼,目光全然放到了永平的身上,无奈的问:“你又打算做什么?”
  
  永平笑眯眯的说了一声:“你猜!”
  
  同一时间,以沫只感觉到后背一阵推力,她整个人往前踉跄了一步,一脚踩在了油上面,直接往前一滑,冲到了男子的怀里。
  
  男子一时不察,刚想挥手推开,便对上了以沫惊慌失措的眼神,略一犹豫,两人就摔成一团。
  
  以沫整个人像大字一样压在男子的身上。
  
  永平笑得猖狂的声音在以沫后脑响起,“哈哈,六皇兄,美人投怀送怀的感觉如何啊?”
  
  六皇子一声低斥:“胡闹!”
  
  而以沫也是身子一僵,微抬了上半身,一脸惊吓的指着六皇子的鼻子问:“你就是六皇子吗?”
  
  六皇子正要推开以沫的动作愣了下。
  
  以沫又问:“就是那个叫夏灏的六皇子,皇上的第六个儿子吗?”
  
  六皇子一时忘了要把以沫先扶起来,两人大眼对小眼的对峙了一番,还是六皇子以败北为终,回答说:“如果没错的话,我应该就是你嘴里那个叫夏灏的六皇子,皇上的第六个儿子。”
  
  “你是六皇子,你竟然是六皇子!”以沫失控的叫了出来。
  
  原来她早就见过六皇子。
  
  害她眼巴巴找了许久,为此还被离修骂了一顿的六皇子,她竟然早就见过了。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暴怒的吼声,震得整个园子都动荡了一下,以沫更是脚下一软,重新跌回了六皇子的怀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