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87、抱两大腿

087、抱两大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喂,你要不要这么激动啊?”乐儿失笑的趴在浴桶边,笑吟吟的看着以沫调侃。
  
  以沫回眸,剜了一眼乐儿,正色说:“你是不是把我问六皇子的事情还告诉哥哥了?”
  
  乐儿坦率的说:“是啊!狩猎的时候碰到了哥哥,就顺嘴提了一句。”
  
  以沫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也太顺嘴了,我们俩都是姑娘,你就不能让我们留点自己的秘密吗?”
  
  乐儿撇撇嘴,挥手说:“先前我们的关系不是很差吗?哪里需要什么自己的秘密,不过你放心好了,现在我们是师徒了,以后就会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以沫翻翻白眼,一副被乐儿打败了的样子。
  
  她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和乐儿有秘密,而是让她闭紧嘴巴,一些不该说的话,以后不要告诉离修。
  
  特别是这种会害她挨骂的事情。
  
  “反正你别和哥哥再说这些了。”以沫不放心的叮嘱。
  
  乐儿窃笑的捂着小嘴,揶揄的问:“比如说刚才我一提六皇子,你就激动得脚底打滑的事情吗?”
  
  以沫瞪大了眼,娇斥:“我不是激动,我是吓了一跳,好吗?”
  
  乐儿一副不信的表情,还劝说:“好了啦!你也别想太多了,你要真看上谁了,就跟二哥说,他会帮你做主的,私相授受什么可不行的,不然你的名声会败光的,而且还会连累到我。”
  
  乐儿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随着以沫在京都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大家都会把她当将军府的姑娘看待。
  
  而且这种事情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府里的哪个姑娘出了事,其他的姑娘都别想嫁得太好。<>
  
  乐儿虽然疯疯颠颠,不像世俗一般的女子,但也只是特立独行一些,有些不能犯的错误,程氏自小耳提面命,她是碰也不敢碰一下。
  
  “你想太多了!”以沫白了眼乐儿,不愿意再多谈,免得被她气死,直言说:“你赶紧把手缩回去泡好,别着凉了,我回屋里去沐浴先,一会再过来。”
  
  “行,你去吧!”乐儿答话的同时将手缩回浴桶里。
  
  以沫抱着手炉回熹微院的路上,书白跟在后侧带了几分欣喜的说:“姑娘,现在大小姐与您和好了,以后日子会越来越顺心的。”
  
  以沫带了些许笑意,说:“但愿吧!我真心对乐儿,相信她以后也会慢慢待我好的。”
  
  她是真的不想和乐儿闹什么矛盾
  
  或者会这样想,最主要的原因是离修对她比对乐儿好。
  
  如果她和乐儿换了一个位置,她不见得会这样心平气和的去讨好乐儿,与之交好。
  
  “一定会的,大小姐心眼虽然挺好的,平时对我们下人也不错,从来不打骂我们。”书白虽然没有侍候过乐儿。
  
  但她自小在将军府长大,大小姐的性格,她自然多少听说过。
  
  以沫点点头说:“嗯,看得出来。”
  
  先前恨她恨得让她去死,但就因为她救了大嫂,乐儿就对她完全改观了,这次认师的事情,乐儿也是有心与她解除误会,才会如此爽快的应下的吧?
  
  回到熹微院,书竹立即上前侍候,“姑娘先沐浴热热身子吧?香汤已经准备好了。<>”
  
  先前以沫带着丫鬟来拿药,虽然没有吩咐什么,但是熹微院里已经备妥了香汤和姜茶。
  
  屋里也哄得暖暖的,就等以沫回屋能好好休息一会。
  
  “嗯,乐儿说一会要去参加宫宴,你帮我拿一套正式一点的衣裙。”以沫吩咐的同时,人已经往浴室那边走去。
  
  书竹忙对书白和落夏说:“你们俩去一个侍候姑娘,我马上拿了衣服过来,隔壁房间也替你们准备了姜茶,你们赶紧去喝一碗先。”
  
  “好!”书白应话,书竹匆匆回了屋里拿衣服。
  
  书白又说:“姑娘平时沐浴都不用我们侍候,我跟去看看有什么吩咐,你先去喝姜茶,别凉了身子,一会还要跟在姑娘身边侍候。”
  
  落夏寡言的点点头,去了另一个房间。
  
  书白快步跟上以沫去了浴室,就见正解着衣衫的以沫,头也没回的说:“这里不用你们侍候,你们也去暖暖身子。”
  
  “是!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朝着门口叫一声即可,一会书白就会拿衣服过来。”书白止步在门边低声回答。
  
  “好!”以沫答话,听到身后脚步离开,这才将衣衫全解下,跨入浴盆中。
  
  看着浴桶旁边摆放整齐的帕子和香胰子,她不免嘀咕说:“每次都准备得这么妥当了,还要来上这么一段对话,诶,她们有时候就是太尽心尽力了。”
  
  以沫拍着水波,低低轻笑。
  
  这些人虽然都是因为离修的原因,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但其实她心里也很满足。
  
  毕竟嬷嬷刚离世的那几天,她感觉天地间就独剩她一人了。<>
  
  后来遇到了离修,又因为他认识了更多人,现在的她感觉像是重新活了一回似的。
  
  泡了一会,门口响起书竹的声音,“姑娘,奴婢拿衣服过来了。”
  
  以沫微扬了声音说:“拿来吧!”
  
  屏风另一边响起一阵轻微的响起声,书竹放下衣服后,就说:“姑娘,奴婢在门口侍候,有什么事姑娘叫一声。”
  
  “好!”以沫声音轻脆的答道。
  
  又泡了一会,等水微凉了一些,以沫便起身擦身。
  
  换好衣服打开房门,就看到书竹缩在门边,看到她出来,立刻将背一挺,微笑以对。
  
  以沫蹙眉轻语:“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我沐浴的时候你们不用站在门边侍候,这天这么凉,你们要是病了,谁来照顾我啊!”
  
  书竹挺挺小身板说:“没事的!奴婢身体很结实的,而且奴婢病了还有书白她们几人。”
  
  以沫见说不通只好闭嘴,这事说过几次了,但是这些奴婢都是自小养成的习惯,让她们一刻不在主子身边侍候,她们自己也不在。
  
  回到屋里,暖和得让以沫搓了下手。
  
  书白和落夏早已经在屋里等候,见好换好了衣裳,书白忙上前说:“姑娘先喝碗姜茶暖暖身子,大小姐那边还要泡一会儿,咱们不急着过去。”
  
  “嗯!”以沫轻应一声,接过姜茶,边喝边往梳妆台边上走去,问说:“帮我梳发,我一会就不再回熹微院了,直接和乐儿一起走。”
  
  书白手巧,梳发的事情,一向都是她做的,她快步走到以沫的身后,想也没想就问:“姑娘,戴那套珍珠首饰可好?爷吩咐工匠打好了,姑娘还没有戴过。”
  
  珍珠就是先前阮氏送给以沫的谢礼,次日便被离修拿去,以最快的速度请最好的工匠打造出来了。
  
  而以沫除了拿回来时,试戴了一下,就一直没有机会戴这些饰品,今天可算是找到机会了。
  
  所以书白在给以沫配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她戴什么样的首饰,才会最衬她。
  
  毕竟以沫的年纪还小,一些名贵的宝石,她不见得能带出那种雍容华贵的韵味,但是珍珠颗颗晶莹圆润,最是适合以沫这样可爱的年纪。
  
  “好啊!”以沫没意见的点点头。
  
  她自小就是嬷嬷替她打点的这一切,后来嬷嬷不在了,在村里倒不讲究,到了将军府更是有书竹侍候,她倒没有担心过这些问题。
  
  更何况哥哥隔三差五就要带一批成色好的首饰回来,好像就怕她穿戴稍微差了一些,会被人看轻似的。
  
  其实她自己对这些倒没有特别的喜好,她看重的并不是这些身外物,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小富婆,眼皮子不至于这么浅。
  
  她喜欢的是哥哥全心呵护她的这份心情。
  
  所以每次哥哥带回来的礼物都会让她开心很久。
  
  “姑娘真好看!”书竹给以沫梳了发,又想替她上些粉。
  
  以沫拦下,并说:“不用了,反正我出去了就戴了面纱,别人也看不到。”
  
  书竹放下粉盒,不解的轻问了一句,“姑娘长得这么美,为什么要天天戴着面纱啊?”
  
  府里不少丫鬟下人打听以沫的容貌,不过她们这四个能进屋侍候的大丫鬟,早就得了离修的叮嘱,哪里敢说出半个字。
  
  以沫神秘一笑,“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啦!”
  
  书白和书竹,她现在越用越顺手,以后若是爹娘回来了,她要搬出将军府回到淳王府,她也想用一个法子把人带走。
  
  相信以哥哥对她的疼惜,不会在乎这几个丫鬟。
  
  “那奴婢就等着那一天了!”书竹笑嘻嘻的回答。
  
  以沫回以一笑,她用这两个丫鬟顺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某些方面,她们不会掩饰她们的好奇,她们会问,但绝对不会过度。
  
  如此就很好了,毕竟以沫也不需要一根听话的木头来侍候她。
  
  以沫稍稍打理了一下,拿着重新加了碳的手炉又去了华芳苑。
  
  这次以沫过来,倒是受到了空前的热烈招待,乐儿的大丫鬟南珍第一时间过来侍候。
  
  语带殷勤的将人请到屋里,又添了热茶,说:“白姑娘稍候片刻,小姐马上就出来了。”
  
  以沫算着时间,点了点头说:“不急,让她泡足时辰。”
  
  南珍一笑,感激的说:“我家小姐的身子以后就麻烦姑娘多照看了,有什么该注意的地方,麻烦姑娘再和奴婢细细唠叨一遍,可好?”
  
  以沫挑眉,对上南珍殷切的眼眸,恍然的想到,乐儿应该是把她身体的事情告诉了这个丫鬟。
  
  毕竟是贴身照顾的丫鬟,有她在一边提点,会好许多。
  
  “嗯,你会写字吗?去拿笔墨来记下来,我怕说一遍,你不记得。”以沫笑得温和的开口。
  
  南珍忙说:“奴婢在幸跟在小姐身边学习,识得几字,姑娘请稍等,奴婢马上回来。”
  
  “好!不急的。”以沫笑笑的看着南珍。
  
  先前乐儿和她为难的时候,她倒是没有细看过乐儿身边的人,现在看来倒都是程氏花了心思放在乐儿身边的。
  
  南珍拿了笔墨过来,腼腆的笑说:“姑娘,麻烦你了。”
  
  以沫调皮的笑说:“不碍事的,我现在是乐儿的徒弟,照顾她的身体也是应该的。”
  
  南珍感叹的说:“姑娘人真好。”
  
  一般人不见得有以沫这样的胸襟,能够做到以德报怨。
  
  看样子她以后要多在小姐的耳边说白姑娘的好话,让小姐和白姑娘多亲近一些。
  
  她其实不太喜欢表小姐,因为小姐的性格太直了,每次两人闯了祸,最后倒霉的都是小姐。
  
  可表小姐也没有做过什么,甚至会主动把错往身上揽,但她的样子长得柔弱,总是让人忍不住怜惜。
  
  为此,南珍虽然替乐儿不值,但却挑不出毛病来,而她一个做丫鬟的,有些事情也只能轻描淡写的提一些,并不能真的做什么决定。
  
  以沫不置可否的笑笑,教南珍分类记载一些药膳的方子,并列出一张平日里禁用的生冷食物,以及只能少量食用的食材。
  
  南珍边认真记录,边感叹:“原来吃一顿饭还有这么多讲究啊?”
  
  以沫笑得不以为然的说:“食补比药补更有用一些,所以你要多注意这些,以后也能让你家小姐少吃一点苦药。”
  
  南珍乖巧的说:“奴婢都记下来了,姑娘放心吧!”
  
  以沫探头看了眼,南珍的字写得小巧,但一条一条排列整齐,看起来十分清爽舒服。
  
  以沫和南珍正记录的时候,乐儿过来了。
  
  顶着一头微湿的发,头顶还冒有几缕白烟。
  
  以沫当下蹙眉说:“以后你得把头发擦干了再过来,不然的话,你年纪再大一些,会闹头疼的毛病。”
  
  乐儿十分豪迈的甩甩头说:“这有什么,我这还是擦了的,在夏天的时候,我连头发都不擦就出来了。”
  
  以沫翻了下白眼,鄙夷的说:“你以为你身体真的很好吗?这次不好的习惯都得戒了,我刚才已经和南珍说了你要注意的事项,以后她提醒你的事情,你就要做到,你总不想以后被人嘲笑吧!”
  
  “嘲笑什么?”乐儿下意识的追问。
  
  以沫挑眉,对着乐儿勾了勾手指,等她走近了,才不怀好意的贴耳说:“难道你想以后被人骂成不下蛋的母鸡吗?”
  
  乐儿一张脸红了白白了脸,恼羞成怒的指责:“好你个白以沫,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房来了是吧?”
  
  以沫翻了翻白眼,鄙夷的说:“少来了,我这是提点你!你这就接受不了了啊?你若是不照顾好你自己的身体,以后比这难听的话还要多了去,你得学会接受。”
  
  “呸,我才不接受!我的身体棒棒的,以后肯定能生十个八个的,你给我等着瞧!”乐儿口没遮拦的说道。
  
  好在这屋里都是两人贴身的亲近丫鬟,也不怕话会流传出来。
  
  “既然是这样,你就多注意你的身体,控制不住的时候,就想想我刚才说的话。”以沫故意刺激乐儿,把她恼得不轻。
  
  发着脾气坐到了一边,让丫鬟帮着擦发,还故意哼着鼻子不理以沫。
  
  以沫也不主动去哄乐儿,毕竟她身体的事情,只能自己上心了才行,不能总像一个孩子似的,由着别人哄着她来。
  
  一人占据一方,以沫和乐儿倒是都不在乎,只是苦了中间的南珍,特别是以沫不时要她记下几条重要的事情。
  
  南珍一张小脸极难看,就跟吃了苦瓜似的。
  
  不过在这件事情,她也清楚是自家主子任性了,再加上她一个丫鬟也不好说什么,主子没有开口,她就继续做着先前的事情。
  
  没过一会,程氏来了。
  
  看着两个小丫头,特别是乐儿嘟高的嘴都能挂酱油瓶了,便问:“这是怎么了,又吵架了?”
  
  乐儿手一指,说:“你问她。”
  
  以沫轻描淡写的笑说:“没什么,就是告诉她如果不好好照顾身体,以后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声音,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在这里闹脾气呢!”
  
  “你这脾气打一顿就好了,是吧?”程氏听以沫这样说,连过程都没有问,直接责备乐儿。
  
  乐儿嘟着嘴巴,小脑袋倔强的偏到一边。
  
  以沫看程氏略有疲惫的脸色,忙说:“好了啦!你别生气了,这话我以后不说了,但是你得配合治疗才行,毕竟你身体好了,你以后才能欺负我,不然的话,就只有我笑话你的份。”
  
  乐儿抿抿嘴,觉得以沫这话说得在理。
  
  当下十分高傲的扬着下巴说:“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程氏无奈的摇摇头,看两人和好了,也就不说其他。
  
  只道:“一会要准备去宫里了,你们俩都收拾好,我去趟你大嫂的屋里,再过来叫你们。”
  
  以沫上前一步,说:“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大嫂,正好给她请一个平安脉。”
  
  “也好!”程氏欣然同意。
  
  自上次摔了一跤后,阮氏的身体大不如前。
  
  以前身子底子养得好,连害喜的情况都没有,现如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吃什么吐什么。
  
  好在乐儿还懂药膳,变着法子给她做吃的,不然的话,这孩子就算是生下来了,只怕也是瘦瘦小小一身病弱。
  
  以沫跟着程氏到了西锦院里。
  
  天凉,阮氏也没有起身,直接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本书正看着出神。
  
  程氏见了,低声叮嘱:“身体不好就多休息,少看些书,伤神。”
  
  阮氏笑笑,放下书本。
  
  “娘放心好了,媳妇省得。媳妇听说了小弟的事情,但是身子不争气没能去看望,他现在好些了吗?”
  
  程氏上前,替阮氏压了压被角,说:“他没什么事,你也不用操心你,你主要是把自己的身子顾好。”
  
  阮氏一脸内疚的说:“让娘担心了。”
  
  程氏温和的露出笑脸,侧目说:“以沫也一起来了,这孩子有心了,一听说我要来看你,就马上说要跟过来替你把平安脉。”
  
  阮氏眼神发亮的望向以沫,“以沫真是谢谢你了,若不是你这些天的悉心照顾,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以沫笑吟吟的上前,边替阮氏把脉边说:“都是一家人,这样客套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