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86、我罩着你

086、我罩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修捏了下以沫的手,眼底一片笑意,这才将人交给程氏,又叮嘱了几句,才重返狩猎场。
  
  毕竟皇上还在狞猎,他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皇上的安危,不可能离开太久,更不可能提前回去。
  
  以沫在程氏的安排下先上了马车,等了一会也不知道程氏在等什么,后来看到姗姗来迟的乐儿才明白过来。
  
  乐儿身后跟了两个随从,随从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猎物,最大的是一头野鹿,最小的是只野兔。
  
  “哇,你好厉害啊”以沫忍不住发出惊叹。
  
  乐儿小脑袋一扬,得意的说:“当然,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吗”
  
  以沫语带崇拜的说:“你这么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乐儿有些嫌弃的看着以沫的小身板说:“你这样怕是拉弓都拉不开吧还提什么打猎”
  
  以沫嘟着嘴,语带娇憨的说:“慢慢来嘛我就是没你厉害,才请你当师父啊”
  
  乐儿眼神一亮,得意的问:“你要拜我为师”
  
  “对啊”以沫有些刻意的讨好,抬举乐儿。
  
  乐儿瞬间变了脸,一双眼睛闪闪发光的说:“行,我就收了你这个徒弟,但是你以后什么事都要听我的。”
  
  “好啊”以沫满不在乎的应话。
  
  能哄得乐儿高兴,以后不和她为难,她求之不得。
  
  再说,她本来就想学骑马射箭,哥哥虽然有心教她,但是哥哥实在是太忙了。
  
  有几个晚上,哥哥早早就陪她躺下了,但是半夜她翻身时,却发现床边空空。
  
  哥哥体贴她,她也不想拆穿,只是哥哥每次走了没一会,床边就凉了,她想不醒也难。
  
  每次都会闭着眼等到哥哥重新将她搂到怀中才能安稳的沉睡。
  
  “小徒弟,听说你一箭射到我小哥的屁股了啊”
  
  认了徒弟的乐儿,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下就坐到了以沫的身边,还一副勾肩搭背的样子。
  
  以沫有些不习惯被人突然这么接近,但看着近在咫尺的笑颜,她想了想握紧了拳。
  
  哥哥每天已经这么忙了,她一定要和他的家人好好相处,不能再让他每天花费心神在这些碎事上面。
  
  “不是我呢那一箭是容雅射的。”以沫扬脸,淡淡一笑。
  
  乐儿一拳轻轻的打在以沫的肩上,满不在乎的说:“有什么差别,你们俩一起的,你箭的和她箭的,不都是你们箭的。”
  
  以沫歪了下脸,难怪离旭会连她一起恨,原来他们是这样想的。
  
  不过能帮容雅分担一半的仇恨值也挺好的,毕竟听容雅的口气,她好像不太愿意和离旭结识。
  
  “嗯你不怪我吗”以沫犹豫了下才小心翼翼的问。
  
  毕竟乐儿和离旭这对兄妹的感情是极好的。
  
  好不容易打好了一点关系,她可不想为了这事又土崩瓦解。
  
  乐儿吊着眼尾说:“教不严,师之惰。虽然你之前不是我教的,不过以后我会负责的。再说,我看过小哥了,他没有大碍。不过对于他说的,可能是你诱导容雅放的这一箭,我可是不信的。容雅是什么身份,你怎么可能指使得动她。再说她骑射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都是一个学院里出来的,谁不知道啊”
  
  以沫一脸古怪的憋着笑说:“我倒是要谢谢你看不起我。”
  
  不然的话,以乐儿的性格,哪里肯这样和颜悦色的和她说话,两人肯定又要闹起来的。
  
  没多时,程氏上了马车,看到两人勾肩搭背的动作还惊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过来,还劝说:“这就对了,你们两个年纪一样,以后就要好好相处,也好彼此有一个伴。”
  
  乐儿得意的扬起下巴,说:“当然,刚才以沫要拜我为师,我勉强收了这个小徒弟,我以后会照顾她的,娘就放心吧”
  
  程氏挑挑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以沫,眼底净是笑意。
  
  这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不错。
  
  不过对于她的这个傻女儿,也只有这样的办法才最管用。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回了将军府。
  
  离旭被人抬下马车时,还抽空瞪了一眼旁边的以沫,乐儿很是维护的上前,一手揽着以沫的肩,一边大大咧咧的冲着离旭说:“小哥,以后以沫就是我罩着的人了,你别欺负她。”
  
  离旭愣了下,瞪着以沫说:“你倒是有本事啊”
  
  家里的人一个个都被她收买了,现在就连最讨厌她的乐儿都开始维护她了。
  
  以沫苦笑,她和离旭真没有仇没有怨,他一个大男人至于天天和她一个小女子吵嘴吗
  
  乐儿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说:“行了小哥身体不舒服,你们先把他抬回屋里休息。”
  
  看着离旭被抬走了,乐儿才抬高了下巴说:“小哥不喜欢你,以前多少是受了我的影响,我在这当中也有点责任,不过这次的事情,也是你和容雅害他丢脸,但是我也会帮你的,小哥这人很好玩的。”
  
  以沫笑笑,就冲着乐儿这么诡异的性格,让她觉得好玩的人肯定也是人来疯。
  
  “行了”程氏站在两人身后打断了她们的话,并对以沫说:“乐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采办的药材,你让乐儿把总管叫来吩咐一声就行了,我先去老三那边看看。”
  
  “好”以沫忙侧开了身子让路。
  
  望着程氏快步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眼身边的乐儿,也只有乐儿这样没心没肺的姑娘,才会看一眼离旭,觉得没有事,就不放在心上了。
  
  乐儿一脸古怪的问:“你那药浴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泡着身上都是奇怪的味道啊我跟你说啊要是有奇怪的味道,我肯定不泡的”
  
  以沫翻翻白眼,“你是身体重要还是味道重要”
  
  乐儿大眼一鼓,以身份压人,道:“你是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师父,你和我说话得带敬语。”
  
  以沫懒得理睬,只道:“我自小泡到大,你什么时候在我身上闻到过奇怪的味道。”
  
  乐儿用力的嗅了嗅,说:“其实我早就闻到你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我没有在其他姑娘身上闻到过,你坦白说,你到底用了什么熏香。”
  
  “不是用了熏香,而是泡多了药浴,体内散发的一股很淡的药香味,有点沉静人心的作用,所以闻起来很舒服。”以沫细细的解释。
  
  乐儿惊喜的说:“是吗走走走,我们赶紧去泡泡。”
  
  以沫哭笑不得,敢情这缺心眼的乐儿,对她自己的大事都不太上心,真让她为了离旭这点小伤就哭天抢地也确实是为难她了。
  
  乐儿除了刚知道病情时紧张了一下,在得知还有治的情况后,简直就跟没事人似的。
  
  否则的话,刚才狩猎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收获。
  
  乐儿带着以沫回了她住的华芳苑,可把院内的大小姑娘吓得不轻,毕竟乐儿以前没少在屋里诅咒以沫。
  
  不过乐儿本人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还和以沫解释,“我以前骂你骂多了,她们突然看见我们这么好都不习惯了。”
  
  以沫干笑一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姐,你们回来啦赶紧回屋里暖暖手脚,奴婢马上冲壶热水端来”南珍和其他的丫鬟一样,都愣了一下,不过她到底是程氏调教好了放到乐儿身边的大丫鬟,反应能力比其他人还是快许多。
  
  她话音一落,其他几个丫鬟也都回过神,忙将乐儿和以沫请到了屋里,又重新替她们一个换了一个手炉。
  
  以沫看着几个忙上忙下的丫鬟,对乐儿说:“你派一个人跟我回去拿药材,然后帮我准备药浴,下次她们就知道该怎么弄了。”
  
  毕竟她不可能每次亲自过来帮忙弄这些事情。
  
  乐儿没有意见的点点头,指着以沫对南珍说:“你跟着以沫小姐去一趟熹微院,然后听她的吩咐。”
  
  “是”南珍乖巧的应话,同时站到了以沫的身后。
  
  以沫没有多逗留,又叮嘱了乐儿让她吩咐丫鬟准备热汤沐浴,她们一会儿就过来。
  
  以沫带着几个丫鬟回到熹微院,找到她平时用的药包,又在自己私人小房间里找了几种药材加入。
  
  前前后后一共配了五包药。
  
  这次她来京都,本来就事先配好了八包药,再加上先前和离修出府采办药材时,也有替她自己准备,所以这次给乐儿准备药材,倒不用再麻烦得多跑出去一趟。
  
  “一会我给你家小姐准备药浴的时候,你就跟在我旁边看着,我会教你认识这十几种药材,你要都认真记清楚。模样分量都不能有错,以后乐儿药浴的事情就由你一个人打理,若有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派人过来问我,千万不可有丝毫的马虎,明白吗”
  
  乐儿的身子不像她,底子好。
  
  乐儿本来就是身体有问题,若再在泡药浴上出了问题,那就真的不是一件小事了。
  
  “是”南珍乖巧的应话,心里却不免嘀咕。
  
  她一直跟在大小姐身边侍候,没见大小姐有什么不舒服啊
  
  不过以沫这样仔细叮嘱,她也不敢有一点马虎的地方。
  
  回了华芳苑后,目光更是一刻不敢挪的盯在以沫的身上,将她每一个动作都看得仔仔细细。
  
  以沫见她这样紧绷情绪,有些好笑的说:“你不用担心,前面几次我都会过来看着的,毕竟泡药浴也不是小事,你不完全牢记这些,我也不敢把乐儿的身体交给你。”
  
  南珍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嘴上乖巧的说道:“奴婢代替我家小姐谢谢姑娘。”
  
  以沫笑笑说:“不用了”
  
  稍后这边准备妥当了,乐儿也被请了过来。
  
  她显然是被人侍候惯了,站在浴桶前,大手一张,等着丫鬟宽心解带,而且在同为女性的以沫面前,没有丁点羞涩。
  
  “对了,这个要泡多久我们得赶紧泡完,晚上皇宫里应该会设晚宴,每次打猎完后,皇宫都会设宴,我们到时候有口福了。”
  
  以沫没有参加过这些活动,所以不清楚情况,很是乖巧的回答:“泡药浴不用多久,半个时辰就行了,只是你以后要长泡,再配合我替你开的方子服些药,用些药膳。”
  
  乐儿不在乎的说:“行啊反正泡药浴也不费事,而且到时候身上能像你一样自带香香的味道也挺好的。”
  
  以沫失笑,觉得乐儿就跟孩子一样。
  
  但一想,她们才十二的年纪,本来就是孩子,倒是她显得有些早慧懂事了。
  
  以沫见乐儿没有其他问题了,就对南珍说:“你留在这里侍候她,记得注意水温,我在旁边屋里等,待会时间到了,我再过来。”
  
  “好”南珍望了眼乐儿,见她没有反对才答话。
  
  以沫转身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乐儿叮嘱说:“我这里泡澡还要一会儿功夫,你先回去沐浴换衣,等晚点我们一起去宫里参加宴会。”
  
  以沫正要回眸答好时,就又听她说:“噢,对了晚宴时肯定能看到六皇子,你若是喜欢他的话,就穿得漂亮一些虽然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不过我们都猜她不可能活着回来了,毕竟听妤卿郡主说,他们一家已经好多年没有和淳王府联系过了,让哥哥帮你争取一下,说不定能捞个侧妃当当。”
  
  以沫脚下一歪,脸瞬间变了色。
  
  哥哥连她当六皇子正妃都不愿意,怎么可能会同意她去当侧妃,只是这名义上的未婚夫,这次终于要见了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