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086、我罩着你

086、我罩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吓得一下慌了,紧紧的抱住离修,一张脸深埋在他怀中,委屈的声音带着哭腔问:“哥哥,你不要我了吗”
  
  离修嘴角动了动,忍着想抱她入怀的冲动,沉沉的说:“不是你要找六皇子吗”
  
  以沫一颗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眼泪涟涟的说:“不找了,再也不找了,哥哥你别不要我啊”
  
  离修眼底闪过一抹心疼,解了以沫的面纱,轻轻的替她擦着眼泪,并指控说:“好好说话,不许耍赖。”
  
  以沫一抽一抽的问:“什么啊”
  
  离修又怜又疼的捧着以沫的小脸,心里苦笑了一声,说:“算了,你不懂就算了。”
  
  捧在手心里的娇人都哭了,他还能做什么,别说是再说重话威胁他,就怕一个眼神不对,她的眼泪又掉下来。
  
  “好了,哥哥不怪你了,你别哭了”眼看这眼泪越擦越多,离修一颗心纠结后悔得不得了。
  
  以沫嘟着嘴巴,委屈的问:“哥哥不把我送走了吗”
  
  离修没骨气的承认,“哥哥吓你的,你可是我最宝贝的妹妹,别说是送走了,就算是有人来抢,我也不会相让”
  
  这一点,他十分确定。
  
  以沫哼哼唧唧的埋在离修的怀里,不断的撒娇埋怨着。
  
  两人正闹着的时候,就见景世子不远不近的走来,看到相拥的两人先是皱了下眉,而后也没有避让的直接上前。
  
  “这是怎么了”
  
  听到第三人的声音,以沫下意识的抬脸去看,一张带有泪痕的小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景世子的面前,而且那小小的一张脸,简直和他记忆中的婶婶有着七八分相似。<>
  
  景世子瞬间明白了以沫为什么会戴着面纱,想来应该是怕被人认出来,毕竟这脸的辨识度太高了。
  
  离修动作极快的压回了以沫的脸,但还是被景世子看去了,当下皱眉不喜的说:“你来做什么”
  
  景世子敛容,同样不悦的问:“你责备她了”
  
  “我责不责备她关你什么事”离修虽然不反对景世子和以沫私下相认,但绝对不会喜欢景世子这副口吻。
  
  景世子说:“这一箭是容小姐射出去的,和以沫没有关系,你不该责备她。”
  
  “她马都不会骑,就敢背着我偷偷的去狩猎场,难道不该责备吗”离修不满的:“哥哥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本来就是他的未婚妻,以后和爹娘一起回了淳王府,自然就要嫁给他的,现在问一问又怎么了吗”
  
  和皇室结亲,自古就没有见谁退过亲。
  
  当然,皇室不喜女子,想方设法的取消婚约倒是有,但出现这样的可能也不大,毕竟对男子而言,多结一门亲就多一方势力支持。
  
  离修剜了眼以沫,斩钉截铁的说:“我不会允许你嫁给六皇子,就算你的爹娘回来了,他们也不会同意。”
  
  虽然他没有和夏楚明以及白素锦结识的机会,但听爹娘那一辈的人无意提起过,这两人都是极其护短的主。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去嫁给六皇子。
  
  更重要的是他们当初定亲的时候,六皇子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小男孩。
  
  他可不认为夏楚明会捏着鼻子吃下这么大一个闷亏,除非他有把握能治好六皇子。<>
  
  否则的话,这一世就不再是以沫被人看不起,失了这段婚姻。
  
  这次注定会是以沫想尽办法解除婚约。
  
  “为什么”以沫眨着大眼不懂的追问。
  
  倒不是她执意要嫁六皇子,毕竟六皇子她见都没有见过,哪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离修淡淡的说:“六皇子身体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嫁给他是想天天照顾一个药罐子吗他这次狩猎都没有来,就是因为身体不好,又病倒了。”
  
  以沫好奇的问:“六皇子到底得了什么病啊很严重吗”
  
  六皇子的病情是什么,离修肯定不能说。
  
  毕竟上一世,都是在很久后,皇上决定给六皇子重新指婚时,六皇子的病情才被众人所知。
  
  只是这个为了自家孙女拒绝皇上提亲的人,最后他们一族都变得很惨罢了,而那个姑娘更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
  
  毕竟堂堂皇子,哪里是一个臣女说拒绝就能拒绝的。
  
  “你要问这么多做什么”离修剜了眼以沫加重了语气。
  
  他不想骗她,只能用这个办法。
  
  以沫嘟着嘴,一脸委屈的说:“我这不是看看能不能帮忙吗若是能治好六皇子也算是做了一个大好事,说不定皇上高兴了,还会给哥哥封赏。”
  
  以沫现在是离修的妹妹,她做了什么好事,自然都会算在离修的身上,不过这对离修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他口气恶劣的说:“哥哥还需要你来帮我争功名吗哥哥想要什么会凭着自己的双手去打,你只要给我乖一点,不要想着法子去认识六皇子就够了。<>”
  
  以沫不满的哼了一声,“说得好像我多随便似的。”
  
  离修叹息的哄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别故意见缝插针扭曲我的意思。”
  
  他也说不上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很明确的知道不能让六皇子和以沫相识,总觉得这不是一件会让他愉快的事情。
  
  以沫吐吐舌,才不管离修说什么,反正就是心里认定了。
  
  但其实离修越是这样说,她越是对六皇子好奇,倒不是为了其他事情,而是为了六皇子的病情。
  
  所有太医都治不好的病,会是什么病呢
  
  她总觉得哥哥清楚,但又不肯告诉她,不过不管是什么病,想来应该是十分严重,甚至会影响到生命,否则的话,哥哥应该不至于会反对她嫁给六皇子。
  
  应该吧
  
  以沫如此想着,下意识的盯着离修望到出神的地步。
  
  就连两人已经到了宴台附近她都没有觉察,还是离修似叹似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才回过神。
  
  “在胡思乱想什么,注意脚下的路。”
  
  “噢”以沫乖乖的应了一声。
  
  抬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容雅投来担忧的目光,她略略一笑,表示无事,又想戴了面纱,容雅看不到她的样子,便挥了挥手。
  
  容雅小跑步的过来,看了一眼离修,才低低的问以沫,“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以沫语调轻快的回答。
  
  经过这事,她倒是和离修没有秘密了,而且景世子也知道她的身份了,等于说她又多了一个可以疼她的哥哥。
  
  虽然如此想有些不厚道,但若不是这次离旭出事,他们大家还不见得会这么快坦白,说不定还要继续玩你猜我猜的游戏。
  
  容雅放心的点点头,又对离修说:“对不起,这次的事情都怪我,跟以沫没有关系。”
  
  离修直白的说:“本来就和她没有关系。”
  
  容雅被呛了一声,一脸的尴尬。
  
  她还没有碰到说话这么直接的人,害她想认错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以沫打着哈哈,尴尬的笑说:“你也不是故意的,就不要自责了,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就亲自向离旭说声对不起好了。”
  
  “我会求得他的原谅”容雅她不敢不去,否则的话,离旭后续的报复手段,她可承受不起。
  
  其实最多的感觉,她就是不想和离旭的名字挂在一起被人讨论。
  
  他这样的人就是闹腾,她看着都觉得静不下来,更何况是产生更多的相处。
  
  “没事,他应该不会和你一个姑娘较真”以沫说得自己都有些心虚。
  
  容雅盼望说:“但愿吧”
  
  她母亲的意思是不让她插手这事,临阳侯府方面会出面解决。
  
  毕竟侯夫人的想法也没错。
  
  容雅这么一个有前途的姑娘,她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将她培养长大,可不是为了折在离旭这个小子的手里。
  
  毕竟在京都,离旭和钟毓都是大多数贵女避之为吉的对象,更是所有夫人拒绝列为女婿考虑的对象。
  
  虽然他们俩都有着极好的出身,但是在京都,最不差的就是这些。
  
  离修望了一眼程氏的方向,对以沫低语,“你们先说话,我一会再过来找你。”
  
  “好”以沫爽快的应话,看着离修直直的朝着程氏走去。
  
  容雅同时也盯着离修的背影,一阵尴尬的说:“你这个哥哥感觉比我大哥还难相处。”
  
  她刚才那话就是怕以沫被将军府的人责备才说的,毕竟她清楚以沫不是离修的亲妹妹。
  
  她若是因此连累了以沫,让以沫在府里的日子不好过了,她心里无论如何都过意不去的。
  
  哪里想到,离修就这么直直白白的说了,害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不过这也说明离修是在乎以沫的,这样一想,她倒是放心了许多。
  
  “啊”以沫傻傻的回眸,说:“不会啊我哥哥很好相处的。”
  
  容雅瘪了嘴,说:“那只是单对你,你看看我刚才和他说话,他那冷漠的样子,就跟冰山似的,这好在还是在你的面前,我以前就听说离小将军平时寡言喜欢绷着脸,果然没错。”
  
  以沫若有所思的想着,容雅形容的人是她认识的离修吗
  
  她没有觉得离修话少啊
  
  相反的,他总喜欢在她面前碎碎念,跟个老婆子似的,究竟哪里像冰山了啊
  
  离修走到程氏面前,问:“离旭怎么样了”
  
  程氏回答说:“太医刚才看过了,好在伤口不深,但这个傻孩子抽箭时乱来,以后应该会留下疤,也幸好临阳侯府给容雅准备的箭没有倒刺,否则有他苦受的。”
  
  离修对离旭的作为没有多大的反应,这个小子一向冲动,他会做这样的事情是情理当中的。
  
  “一个男人留个疤就留个疤,反正也没有人看得到。”离修不在乎的说道。
  
  又说:“离旭受伤了,就让他早点回去休息。”
  
  程氏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正在收拾东西呢你爹跟在皇上身边心里怕也是牵挂老三的,你一会去和他说一声,就说老三没事。”
  
  “行”离修应下的同时,不忘加上一句,“娘你把以沫一起带回去,免得她再出什么事。”
  
  程氏失笑的说:“你就担心你这个小媳妇。”
  
  离修面无表情的脸上瞪着一双俊眸,诧异的轻呼:“娘你在胡说什么”
  
  程氏配合的做出夸张的表情说:“噢噢,我说错了,是那个小妹妹。”
  
  离修瞥了一眼程氏,也懒得多解释了,反正他自己清楚他把以沫看成什么人就够了。
  
  只是小妹妹小媳妇
  
  离修眉宇一皱,又狠狠剜了眼程氏,都怪她胡言乱语,害得他都胡思乱想了。
  
  离修一言不发的走到以沫身边,牵着她就来了程氏的面前,并说:“你跟着娘先回去,离旭受伤了,怕一会儿会有什么症状,你在旁边看着也好一些。”
  
  为了不让以沫多想,离修特意找了一个这样的借口。
  
  果然,以沫一听,没有丁点不满的情绪,痛快的应话说:“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他的。”
  
  离修想了下,在以沫耳边轻声威胁,“不准看他的伤口。”
  
  以沫愣了下,想到离旭伤口的位置,当下俏脸一红,轻呸了一声,“谁要看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