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笑面罗刹 > 第111章

第11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紫庄主,能否请少庄主夫人说说,少夫人尊姓芳名?”在座的众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不和谐的音符。

    “当然可以”紫剑雄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是唐突,但既然客人提出了要求,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又怎么能拒绝呢。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说话之人站了起来,竟然是一个年轻男子,眉宇间好透着正气。

    “请问少庄主夫人名讳?”男子一脸严肃的问道,好似这少庄主夫人的名讳事关重大般,让在场的人都觉得有点突然,也有些意外。

    “雨婷”新娘子有点木然的回答,目光并没有回避询问的男子,只是那目光没有焦距。

    新郎官似乎觉得哪不对劲,担忧的看着娘子,却不好阻止来者的询问。

    “少庄主夫人是哪儿的人?”男子继续问道,好像是有备而来,这让紫家庄的人有些不悦了,虽然来者是客,但是这样不折不挠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紫家人还是把心中的不悦掩盖,希望来者适可而止,今天毕竟是紫寒峰的大喜之日,不要弄得大家都下不了台面。

    “幽萝谷”不轻不重的回答,却仿佛一具响雷把整个宴席炸得开了花,顿时来宾开始骚动了,这幽萝谷凡是江湖人都应该听说过,三年前就听说被灭了,怎么今天又冒出个幽萝谷的余孽来。

    而笑笑的脸色也变了,她本不想多事的,但是居然扯到了幽萝谷,那么她倒要好好听听这幽萝谷又怎么了?

    “雨婷,你是怎么了?难道你之前对我说的都是谎话吗?”新郎官震惊的看着新娘子,因为极度的震惊,让他忽视了新娘子的不对劲,只是希望新娘子能给他一个答复。

    “峰儿,究竟怎么回事?”紫剑雄震惊过后却是愤怒,想他纵横江湖半辈子,一生光明坦荡,怎么会扯上个邪门余孽。

    “夫君,别急,你听峰儿解释啊”一旁的夫人赶紧安抚丈夫的情绪,虽然对这个消息也很震惊,但是却是难得的几个还能保持冷静的人之一。

    “峰儿,你也别急,娘相信婷儿是个好孩子,你好好问,好好说,峰儿,你看婷儿是怎么了?”夫人看新娘子一问一答,那木然的神情,很不自然,随即提醒道。

    “婷儿,你看着我,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紫寒峰一个激灵,双手拉起新娘子的手,看着新娘子尽量平和的问到。

    “我是雨婷,是幽萝谷的雨组弟子,你是寒峰,是雨婷的夫君”新娘子木然是说道,在说到夫君的时候,眼中闪现了浓烈的情感,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婷儿,你不是告诉我你叫尤雨婷吗?你是不是姓尤?”紫寒峰要崩溃了,可是他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告诉他,他想知道的,想证明她没有骗他。

    “尤,不是,是幽萝谷的幽,幽萝谷的人没有姓氏的,我们的名字还是少谷主取的呢,要不是少谷主,我们连名字都没有”雨婷的思绪好像回到了从前,对她口中的少谷主有着一目了然的敬畏和爱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紫寒峰被这突来的真相打垮了,拉着新娘子的手也放开了,踉跄的后退,不可置信的摇头,他还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女子,他深深爱着的女子居然是邪教中人。

    虽然不明白她说的雨组是什么,但是她已经坦然了自己的身份,她是来自幽萝谷,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幽萝谷,那个充满了罪恶和黑暗的幽萝谷,那个为江湖人所不齿的幽萝谷。

    “紫庄主,现在您应该知道新娘子的真实身份了吧,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为免紫家庄被蒙蔽牵连,在下才冒昧行事,还请紫庄主见谅”刚说话的男子,一个响指之后,新娘子一个激灵,迷茫的眼神有个神采,还不明白刚才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一脸悲愤的紫寒峰以及神色怪异的来宾。

    “寒峰,这是怎么了?”雨婷打量了自己的衣着以及寒峰的,想也知道是在举行婚礼了,可是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还有他怎么那么看自己?

    “别叫我,你这个骗子”紫寒峰被悲痛迷失了心智,不去看茫然无措的雨婷。

    “紫庄主,幽萝谷的余孽,死有余辜,还请庄主下令,可不能徇私放走了幽萝谷的余孽,那么这江湖又将得不到宁静了”有人说话了。

    “庄主,明鉴啊”

    “庄主,三思啊”

    不绝于耳的声音传进雨婷的耳朵里,她顿时明白生什么事情了,原来是身份暴露了,就因为她是幽萝谷的人吗?所以就应该死。

    “寒峰,你觉得我该死吗?”雨婷这一刻反而平静了,该来的还是来了,现在的她并不害怕死亡的威胁,她只想知道自己深爱的男子是怎么看的?他也希望自己死吗?他也认为自己是恶魔吗?幽萝谷的人就那么该死吗?

    想想谷中众人那纪律严明的生活,想想谷主严苛但是却秩序井然的管理,想想少谷主那全身退敌的景象,她却并不以为幽萝谷的人是那样的,相反她为自己是幽萝谷弟子而自豪,也为自己是雨组成员而骄傲,只可惜,谷主和少谷主都走了,徒留她们活了下来。

    这三年来,放弃了报仇,放弃了恩怨,平平静静的呆在紫家庄,安安分分的享受这难得的幸福,却不想到头来一切都是空。

    “别叫我,你不配”紫寒峰的话语犹如钢刀一样插入了雨婷的心窝,没有抱怨,更没有悔恨,有的只是平静接受,一片寂然。

    “拿下幽萝谷余孽”紫剑雄见儿子心意已决,断然下令,他可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子,损坏了紫家庄的声誉,更不会为了一个魔教中人,和全江湖为敌。

    “想要拿我命的来吧”雨婷缓缓张开双手,身上的喜服顿时碎裂飞散,只有一身雪白的里衣,傲然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骤风暴雨。

    “妖女,快说,你的同伙在哪儿?”突然又一个声音响起,顿时赢得了大家的响应,斩草要除根,这个道理他们都懂。

    现在那幽萝谷没了,谷主死了,剩下的也只是些残余部众,不趁机除去,还待何时?

    “怎么想知道吗?过来我告诉你们”雨婷妩媚一笑,心死了,情绝了,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幽萝谷谷规:背叛幽萝谷者,服食红颜”雨婷对谷规,也是唯一的一条谷规记忆犹新,似乎回到了在幽萝谷中那平静而又亢奋,淡漠而又温暖的生活。

    “妖女就是妖女,披上人皮,也还是妖女,大家不要客气,抓住她,看她还嘴硬”随着一声煽动,在场的人都动手了,除了轩辕夫妻,夜修罗和笑笑按兵不动,夜修罗是不想理会,而笑笑是等着看,看他们会怎么对待雨婷。

    “祸水,你为什么不出手?”笑笑继续喝着杯中的酒,头也不回的问到,淡然的口气好似看热闹般。

    “无聊”夜修罗看了看交上手大堂,随意的说到,虽说那幽萝谷是江湖人处之而后快的地方,可是暗夜山庄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啊,所以他不想彰显自己是什么武林正道,因为他本身就不是。

    “你觉得她该死吗?”笑笑继续问到,看着场中的雨婷已经白衣见红,双拳难敌四腿,她也支撑不住多久的。

    “该,还是不该?”笑笑继续问道,没有给他回避的余地,而这却让夜修罗纳闷了,这笑笑怎么会关注这个?

    “该”夜修罗随口就答道,既然没有自保的本事,那么就应该由自知之明,不要牵扯不该牵扯的纠葛,徒增烦恼。

    “是么?祸水”笑笑突然笑了,她知道夜修罗的意思,她也赞同,但是那人是幽萝谷的弟子,是她的人,所以她不会看着她被人伤害的。

    一条白绸没有预兆的卷向了雨婷,雨婷想避开却无力,人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出尘的少女身边,而这回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笑笑的身上了。

    “退下”淡淡的命令,却让雨婷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这口气,这笑容,是谷主,她还活着。

    “是”雨婷神情复杂的退到了笑笑的身后,看着已经长大的谷主,感到欣慰也感到难过,是的,难过,因为谷主比她们承受了更多的生离死别。

    “怜花公子”惊呼声响起,虽然没有人认识现在的笑笑,但是对笑笑身边的邪魅公子却不陌生,疑惑忐忑的眼神在笑笑和夜修罗身上来回巡视。

    “夜公子,你来了”紫剑雄也是现在才现他的存在,惊喜过后却是疑惑,那个女子是谁?她又跟怜花公子什么关系,如果怜花公子插手,此事也难了了。

    “紫庄主,幸会”夜修罗风度翩翩的抱拳,对眼前的场景视若无睹。

    “怜花公子,这女子可是幽萝谷的余孽,你打算怎么办?”夜修罗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到现在还没有想到笑笑的真实身份,还以为笑笑是心血来潮呢。

    “姑娘,幽萝谷中人杀人无数,凶残无比,还请姑娘不要包庇恶徒”紫庄主毕竟是一家之主,也是这屋子的主人,当其冲的当起了说客。

    “哦,庄主,怎么个凶残法,她在紫家庄杀人了,还是做什么恶事了?”笑笑微微一笑对他的说辞感到好玩,她倒想知道,雨婷恶在哪儿了,只不过是因为她是从幽萝谷出来的,就背上了这样的恶名。

    “她虽然在紫云庄安分守己,但是并不代表她就是一个正义之人,幽萝谷的人哪会有良善之辈”紫剑雄铿锵有力的说到,虽然雨婷的为人他们有目共睹,但是一想到她竟然是幽萝谷的人,就把印象中的雨婷给抹杀了。

    “刚才问话的人说是受人之托,就不知道是受何人之托,竟然能查出她的身份?要不是那个人也是幽萝谷中人,或者是认识幽萝谷的人”笑笑含笑的眼神缓缓的锁定了刚才的男子。

    “呵呵,不方便说吗?既然敢为之,却不敢认之,呵呵,这未免让人怀疑啊”笑笑继续说道,幽萝谷的人,很少外出,这里的人连她都不认识,又怎么会认识一个雨组的弟子呢?不是幽萝谷的人,又会是什么人呢?

    “公子,大胆说出来,敢作敢当,这才是我们武林中人的气魄”在场的人似乎看出了笑笑的意图,不想那年轻公子和指出真相的人受到蒙羞诬陷,要求亮明身份。

    “晚辈东方柏云,来迟了,还请紫伯父见谅”祥和的声音传来,一道祥和的人影也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三年的时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还如当初一样,那么的沁人心脾,真的,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看着就是两个字——舒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