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笑面罗刹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没有她的消息吗?”尉迟鸿泽问着带着面具的暗影,剑眉紧锁,怎么会找不到她的消息呢。

    “属下无能,请皇上赐罪”暗影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棘手的问题,他用了所有的方法和人力去查询关于笑笑的消息,可是她却像是从人间蒸了一样了无音讯。

    “相关的也没有吗?”尉迟鸿泽沉稳的神态开始出现裂缝,她应该不会出事吧?她武功高强,可是她受伤了,半年内不能动用真气,这个事情他怎么给忽略了。

    “给朕查一个叫钟楚凡的大夫,朕要见他”尉迟鸿泽相信只要找到他,那么就应该有笑笑的消息了,不自禁的,尉迟鸿泽突然觉得烦躁不安,举步来到门口,看着夜空繁星点点,想像笑笑也同在星光下。

    而距离皇宫不远的一个偏僻的小镇上,笑笑正站在窗口看着星空,失去了武功对于她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于魅影他们来说,似乎是世纪末日到来一样,之前的她不也是没有什么内力的吗?不也照样能够自保,不用看也知道,他们肯定守在周围,就怕她出意外。

    “小姐,喝药了”雨燕端着浓浓的中药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也难为他们了,一路上除了要保护她之外,还得定时的为她熬药。

    “我都成药罐子了”笑笑可爱的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接过药碗,憋着气,一口喝光了,她算来也应该是最配合的病人了,喝药从来不用他们担心。

    “不用多久,等小姐好了,就不用喝了”雨燕强忍着心头的悲凄,柔和的安慰笑笑。现在的笑笑不是那个武功盖世的谷主,但是却变成了一个懂事得让人心酸的孩子。

    “有你们的照顾,没几天我这身体就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笑笑面不改色的把雨燕递上的温水喝光,真诚的说道。

    “小姐,休息一晚上吧,要不,你身体会吃不消的”雨燕继续问道,她知道笑笑想赶回去,可是这么日夜兼程,笑笑的身体很是让人担忧啊。

    “走吧,你可别忘了,小姐我现在可是通缉犯呢”笑笑从袖中拿出丝薄的面具戴上,成了一个面色蜡黄的小女孩,神态萎靡。

    就这样,只是稍作停留的时间,一行人又继续上路了,魅影和夜影交替赶车,雨燕他们骑马跟随。

    由于笑笑的情况特殊,所有由魅影和夜影贴身保护,这样,他们也相对放心些。

    一车四骑,度适中的走着,一路也到无事,出了镇子,也走进了狭长的小道,这古时候的道路就不像现代的那样四通八达,还宽敞快捷,本来看着不远的路,走起来却要半天的时间。

    “小心”魅影的声音传了进来,夜影已经全身戒备了,马车停下了,而赶车的魅影没有动,雨鹤却下马了。

    “怎么回事?”夜影沉声问道,因为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动静。

    “路上有个女人”魅影说道,在江湖上行走,这女人是最让人提防的,无怪乎魅影会那么慎重。

    雨鹤小心走进女子的身边,伸出手去触碰女子的肩头,却只见女子身躯翻动,露出了一张狼狈却难掩其姿色的容颜。

    “姑娘,姑娘”雨鹤先用手试谈了一下女子的气息,还有气,但是一个妙龄女子昏倒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是否有些太过诡异了。

    查看了一下子女子的经络,现这是一个没有内力的女子,或者可以说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雨鹤回头看了看魅影,放下不管吧,又觉得过意不去,要是帮忙的话,又不敢保证这女子不会对小姐造成威胁。

    “小姐,那女子好像昏过去了”魅影皱了皱眉头,看着犹豫不决的雨鹤,自行禀报到,这见死不救好像也不是他们的作风。

    “抱上来吧”笑笑不用看就给出了答复,虽然说江湖险恶,但是也不能让一个无辜的女子倒在路上而无人帮忙啊。

    “是”魅影下了马车,走到雨鹤身边,径自抱起了那女子,好轻,这是魅影的一个感觉,看着女子苍白无神的容颜,魅影有那么一瞬失神了。

    “小姐,这不妥”夜影憋了半天只是吐出几个字,他不想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让笑笑冒险,因为现在的笑笑在他们意识中可是柔弱无力的。

    “夜影,别担心,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坏人”笑笑算是宽慰夜影,也是在宽慰自己,即使她见到的遇到的,都没有多少是光明的,但是她还是选择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小姐”魅影的声音已经在车外响起,夜影面无表情的拉开了车幔,接过魅影手中的女子,放于笑笑身边。

    “走吧”笑笑让女子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的抚顺女子的头,一张素颜呈现出来。

    马车继续走动,笑笑看着膝盖上的女子,不由的笑了。

    “夜影,你说她是怎么会昏倒在路上的?会不会是逃婚出来的,还是路上遇到了恶霸,然后逃命出来的?”笑笑挥想象力问着夜影,也好,这一路上也有个话题。

    “逃婚,逃命”夜影为笑笑丰富的想象力感叹,现在的笑笑真的恢复了一个这个年龄应该具备的特征,好奇心和呱噪。

    “是啊,你看看她也算是个美人啊,不是美人都会遇到恶霸,登徒子之类的吗?还有你看她穿的衣服虽然不算华丽,但是质地不错,应该家境不错,你看她的手,柔嫩细滑,没有劳动者的痕迹,所以应该是逃婚出来的,要不就是家里有可怕的继母或者嫂子之类的,逼得她呆不下去了,才离家出走的,呵呵”笑笑说道,这些情节不都是小说里常见的也是最经典的情节吗?

    “等她醒了,问问不就知道了”夜影很佩服笑笑的观察力,但是对于她的猜测,他却不敢恭维,虽然她嘴上说的是,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可是她自己判断事物却总是很灰暗的。

    “唉,人家自古就有英雄救美一说,等美人醒了,就可以以身相许了,可是她算是谁救的呢,魅影还是你呢?”笑笑的这一说法可把夜影噎住了,小姐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不会闲极无聊乱点鸳鸯谱吧。

    “夜影不敢贪功,救人的是魅影”夜影马上撇清关系,他可不想被小姐计算了,怎么现在他才现小姐的心眼很多。

    “是小姐菩萨心肠,魅影只是听命行事”魅影的话也传来了,哈哈,笑笑也不过是随便说说,怎么引得两大男子这么大的反应。

    “唉,幸好人家姑娘睡着了,要不她该多尴尬啊,被两个男子推来推去的”笑笑打趣到,却没有看见赶车的魅影深呼吸和夜影翻白眼的举动,这女子明明是昏迷了,她还说是睡着了,但是既然小姐这么说,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的。

    “不过这也奇怪了,姑娘家的逃婚也好,逃命也好,难道不会有追兵吗?”笑笑这突来的疑惑让魅影和夜影微愣,听口气好像觉得小姐很期待啊。

    “小姐不会失望的,已经快到了”夜影已经听到不远处有仓促杂乱的脚步声了,还掺杂这吆喝声。

    “小心有人来了”魅影的声音也随着响起,该赞叹小姐的先见之明呢还是说笑笑就是个乌鸦嘴,说什么应什么。

    “有好戏看了”笑笑性味十足的说道,让一旁的夜影哭笑不得,难道她就一点也不担心自身的安危吗?

    他们单独面对任何人时,即使是面对明知道比自身墙上百倍的对手,他们也从不会胆怯过或者紧张退缩过,但是有了她,他们就有了顾忌,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受大一丁点的伤害,所以即使面对最弱小的对手,他们也会全身戒备,做好备战状态。

    雨燕和雨鸽策马上前站于马车两边,雨鹤和雨鹰则护于马车后,魅影在前,形成了一个周密的保护网。

    夜影看了一眼依然昏迷的女子,心中暗想,还算她是昏迷的要不清醒的话,会不会出什么让人讨厌的声音,眼前似乎已经浮现了那种惊慌失措,惶惶不安的,浑身颤抖的可怜模样,想想就厌恶。

    而一眼就看出夜影心中所想的笑笑,突然恶作剧的笑了,手指突地往女子脑后一点,只听得嘤咛一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煽动了几下,如星辰般的眸子茫然的看着正看着她微笑的笑笑。

    “你是谁?”或许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同为女子的女孩,女子的神经并没有马上进入紧绷状态,而是迷茫的看着笑笑。

    “姐姐醒了,你是不是逃婚出来的?”笑笑欢悦的声音要对自己的猜测进行求证,对已经到了马车前的脚步声不以为然,当然可以理解为,她根本就没有听见那些噪音。

    “姐姐,看在我的腿被你压麻的份上,告诉我嘛”笑笑蜡黄的脸蛋看不到笑容,只看见嘴角往下,很是委屈的模样,让夜影现,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他们的谷主。

    “对不起,谢谢”女子这才意识到她还趴在笑笑的腿上呢,马上直起了身子,又是道歉又是感谢,都慌了神了。

    “姐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虽然我不是英雄,可我好歹也是英雄的家属啊,姐姐真不告诉我吗?”笑笑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要哭了,但是只有夜影知道,他们家小姐哪知道什么是哭啊,又在作弄人了。

    “没有,我是逃婚出来的”女子赶紧答道,看着脸色蜡黄的女孩,她直觉上就觉得这个女孩身体不好,因为她还闻到了淡淡的药味,所以她不想看到这么友善的女孩子因为自己而伤感。

    “呵呵,我就说我猜对了吧”说完还得意的看向夜影,完全一副沾沾自喜的女孩样,却让夜影更加的忧心忡忡,这笑笑从知道自己的功力尽失以后,从未表现出什么异样,反而比以前多了表情,不再像以前总是漾着让人欢心的笑容,却感觉不到笑的温度,而现在的笑笑,却有着丰富多变的表情,相同的还是她也在笑,只不过笑得更深,让人更加无法判断她的内心世界。

    “姐姐,俗话说的好啊,英雄救美,你可是我们魅影和夜影救回来的,你看看,喜欢哪个,来个以身相许好了”笑笑随意的话语说得女子瞠目结舌,也说得夜影的俊脸更沉了,总的说来,他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谷主,最少不会那么捉弄下属。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这位就是夜影,你看帅吧,别看他话不多,可以后一定是一个好丈夫,要是他以后对老婆不好的话,我就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所以要是喜欢尽管嫁就好了,外面赶车的那个是魅影,也是一个帅哥,当然和夜影差不多,不过话也不多,同样的,要是喜欢的话,我也保证他会是一个好丈夫”笑笑一本正经的介绍到,并不理会女子已经够惊吓的脸色了。

    而夜影听到这,在看看那女子的神色,已经知道,女子不是被吓到了,而是被吓懵了,甚至怀疑笑笑是不是正常吧?要不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子讲这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