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笑面罗刹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阳光明媚,尉迟鸿泽看似悠闲的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中,手中把玩着玉杯,桌上是一壶上好的龙井。

    御花园中没有一个宫女太监的身影,只有小德子守候在了御花园的入门口,焦急的等着正徒步走来的封如海。

    神态依旧,但是那眼中的红丝,却显示了他缺乏足够的休息时间,封如海不明白皇上在御花园接见他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因为司马府的事情,那么他刚才已经在朝堂之上禀奏过了,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不应该单独传见他啊?

    “封大人,你来了,请稍候”小德子看到封如海的身影,客气的对封如海打招呼后,就急急往尉迟鸿泽的方向走去。

    “皇上,封大人到了”小德子躬身走到尉迟鸿泽身前,禀报。

    “传”尉迟鸿泽依旧把玩着手中的玉杯,没有看一眼小德子,更没有看向封如海的方向。

    “是”小德子领命前去,他感觉今天的皇上很奇怪,看似心情不错,到御花园欣赏花草,可是他就是觉得今天的皇上心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不好。

    得到传召的封如海举步走向皇上,看着那慵懒而不减威严的身姿,封如海心中忐忑,不明白皇上找他究竟所谓何事?

    “臣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封如海还是先行了一个君臣大礼,跪在了尉迟鸿泽所在的凉亭前,却没想久久没有听到皇上以往的免礼声,封如海也不敢肆意的抬头查看,只能低着头,等待皇上的旨意。

    “封爱卿,司马府一案你辛苦了”尉迟鸿泽的双眼看的还是手中的玉杯,并没有看向跪在地上的封如海一眼,只是淡淡的慰劳。

    “这是臣的本分,臣当尽心尽力”封如海依旧低着头,还是不明白皇上今天传见他的意图是什么?自古一来就有一句话——君心难测,所以他现在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

    “司马三小姐抓到了吗?”尉迟鸿泽的问话让封如海一惊,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皇上恕罪,臣无能,但是臣已经在全国贴出告示,凡是提供消息者,赏银万两,应该很快就有消息的”封如海内心一阵感叹,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流落到哪儿了,身边不知道有没有人照应,虽然知道她不是个简单人物,但是他依旧担心,毕竟他承认她是他的表妹,即使司马老贼已经否认。

    “司马府的两位夫人也是她杀的”尉迟鸿泽的话虽然很轻,但是却听得内心一阵狂跳,他就知道,这天下的一切又怎么能逃得过皇上的眼睛呢。

    “根据现场判断,应该是她杀的,但是臣还没有找到证据”封如海如实的禀报,心中却糊涂了,本看皇上对笑笑的态度应该是很在意的,可是为什么皇上能那么平静的下了全国通缉令,并且看来对笑笑的处境一点也不担心。

    却不知道尉迟鸿泽了解笑笑的底细,他知道笑笑不是简单人,区区的朝廷通缉又岂会为难到笑笑,只可惜他算错了一点,那就是他并不知道笑笑现在的状况,如果他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镇定自如的询问。

    “爱卿,你可知罪?”尉迟鸿泽终于把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而这一次封如海也疑惑的抬头看向皇上。

    尉迟鸿泽那波澜不惊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思绪,封如海实在不知道皇上指的是什么?是说没有尽力通缉笑笑,还是没有保护好司马府?还是隐瞒身份一事?

    “臣惶恐”封如海重重的把头磕到地上,没有再看皇上的眼睛,他只有根据皇上的话语来揣测了,只不过那跪在地上的身躯,却没有一点害怕畏缩的样子。

    “听说你私下去找过笑笑”尉迟鸿泽语气不变的问道,好似等着封如海的确定。

    “是,臣去过”封如海没有否认,既然皇上已经知道了,他否认也没用,再说他也不想否认。

    “还要朕指明吗?”尉迟鸿泽的脸色已经凝重了,他不敢相信自己一手培养的得力干将居然是罪臣之后,这让他的尊严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挑衅。

    “皇上指的是什么?是臣本是罪臣之后,有欺君之罪?还是臣假公济私追查十年前海家一案,或者说是假借笑笑之名,杀了司马府两位夫人,并烧了司马府一事?”封如海淡定的说道,从容和坦荡从来就没有从他的脸上消退过,特别是现在,他更坦然了。

    “爱卿好坦白啊”尉迟鸿泽早就料到他会承认,但是却没有料到他会把所有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扛。

    封如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又岂会不知,着重培养了这么些年,封家的每个人的情况,尉迟鸿泽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当然现在不能这么说了,因为封如海的身份,封如嫣的从师,他都无从查证落实。

    但是就凭性格来说,封如海绝对不会是一个以暴制暴的人,就算他心中有恨有冤,但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而这种方式他见过,也明白是笑笑所为,也只有那个女孩才会有如此极端而又激烈的方式表现自己的感情。

    “臣海如风谢皇上给臣一个坦诚身份的机会,臣自知欺君罔上,罪该万死,但是家仇未报,冤屈未雪,臣只求皇上彻查海家一案,还海家一个清白,臣死而无憾”海如风一肩抗下了所有的罪过,只字未提笑笑,只希望皇上能忽略了笑笑,最少也让笑笑少了一个负担。

    “爱卿不相信朕?”尉迟鸿泽痛心的是海如风居然不信任他,是,作为皇上,九五之尊,他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但是他也有无奈,他知道对于司马府一案,本已证据确凿,定案候审,可是却途中生变,颠倒黑白,他也是在是处于无奈才下了那道圣旨,他又怎么会想看到自己在意的人过着被通缉的生活,但是他相信笑笑,相信她能挺过这个难关,坚持住,他会还她一个公道,但是她却等不了了,出手了,完全的幽萝谷的作风,以血还血。

    而封如海虽然尽忠职守,但是却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看着仇人不能手刃,满腹冤屈却没有地方申诉,他难道就不值得封如海信任吗?

    “皇上,君是君,臣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封如海的一句话已经经典概括了君臣之间的关系,对于皇上来说,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言,皇上说的就是对的,皇帝做的就是有理的,所以作为臣子的对错,只能是根据君王的意念来决定;就拿他们现在的关系来说吧,众所周知皇上极度的器重他,也信任他,但是他能说自己信任皇上吗?他相信皇上会是一个好皇帝,但是却不能信任皇帝会为他主持公道。

    “你和笑笑相认了?”尉迟鸿泽问到,怎么说这封如海和笑笑也算是海家在这世上仅剩的两个亲人了。

    “皇上,笑笑非司马家三小姐,当然也不会是海家的子嗣,如何相认,也正因为如此,臣才假借笑笑之手除去了司马家当年买凶杀害臣姑姑的罪人,只可惜,臣不能追查当年陷害海家的真凶,否则,臣一定不会心软的”海如风继续承担起所有的罪责,他的身份反正已经暴露了,那么笑笑怎么也要保住了,他现在反而要谢谢司马卿了,要不是他否认了笑笑的身份,他才能这么轻松的面对,即使知道皇上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但是总比一切铁板钉钉的好,总之一句话,除非笑笑在此当面承认自己的身份,否则他是不会承认的。

    “来人,把海如风打入天牢”尉迟鸿泽又怎么不能体会海如风的心思呢,看着那坦荡荡的双眼烁烁的男子,尉迟鸿泽心中有的是激赏,他要查海家的案子,那么就得有个引子才行。

    随着皇上的命令,不知从何处出来的御前侍卫已经钳住了封如海,片刻之前还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分秒之后就成了天牢中的囚犯,正应了那句话——伴君如伴虎。

    而封如海被打入大牢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整个朝野,当其冲的就是皇宫里的栖凤宫。

    “你说什么?”太后手中的杯子啪的掉到了地毯上,高贵端庄的容颜出现了震惊的裂缝,她不可置信的询问着刚收到的消息。

    “禀太后,那刑部侍郎封如海被打入天牢,原来那封大人原来是十年前被满门抄斩的海家的大公子海玉堂的儿子”小全子仔细的禀报着,这皇宫里的消息没有真正瞒得住的,皇宫里到处是眼线,只不过这关系错综复杂,纠结难断。

    “他竟然是海玉堂的儿子,难怪,难怪那么的像”太后失神了,或许她早就有过类似的想法和猜测,只不过她却选择了自我麻痹,一直的告诫自己,海家人十年前已经被杀光了,怎么可能会有余孽呢?

    没想到一眼的直觉是准确的,而那个男子也被打入了天牢,这进了天牢的人,还没有几个活着出来的,看来他是活不了多久了。

    “太后”小全子看着失神的太后,轻声呼唤,等着太后的吩咐。

    “你先下去吧”太后慵懒的眼神失去了以往的光彩,无神的吩咐,此刻的她只觉得心烦意乱,本来她是应该高兴的,因为海家唯一幸存的余孽也被打入天牢了,那么海家的案情就再也不用担心被人翻起了,可是她为何又觉得割舍不下。

    那如玉般的男子,如同记忆中的他一样,温文儒雅,却有着不惧钢刀,不惧火海的坚韧品质。

    “婉云,怎么跑出来了,伯父伯母会担心的”

    “婉云,好一曲凤求凰,婉云的指法越来越纯熟了”

    “婉云,我要成亲了,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子,你也会喜欢她的”脑海中犹记得那男子说起未婚妻时的向往和甜蜜。

    而对面的小女孩则是满面苍白,紧咬着双唇强忍着既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海大哥,我喜欢你”虽已是满面的红晕,但是追求爱的勇气战胜了羞怯,洪婉云大胆的表露了自己的心声。

    “呵呵,婉云,海大哥也喜欢你啊,我们婉云长成大姑娘了,呵呵”当时的男子并不是没有察觉到对面的小女孩那浓浓的爱意,而是他已经心有所系,他只能选择忽略和疏远,他不能伤害他所爱的人,更不想耽搁一直被当成妹妹的小女孩的幸福。

    记忆中的片段在不停地闪现,随后出现的就是少女郁郁寡欢的坐在窗边看着那窗外的景色,心却飘到了那个有男子在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