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笑面罗刹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笑笑,好些了吗?”尉迟鸿泽看着睫毛颤动的笑笑,小心的询问,睡梦中,他已经查探过笑笑的命脉,很微弱,有时候弱得几乎察觉不到跳动,这丫头下手怎么这么狠!

    “没事”笑笑勉强的撑着,她也感觉到了自己气血太虚,内脏受创太重,在不医治的话,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把握撑得过三天,还有两天的时间,她一定要撑住。

    “你有把握活到两天后吗?”尉迟鸿泽冷冷的问到,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关怀,冷冷的语调中有点恼怒。

    “没有,但是我会坚持”笑笑想起身,可是连起身的动作,她都做不了,原来弱者的滋味如此难受,那个小男孩难怪那么消沉。

    “需要我准备后事吗?”尉迟鸿泽依旧是冷冷的问到,仿佛他们之间只是公事公办一样。

    “需要,如果我真的死了,将我的尸体交给……”

    “闭嘴,你就那么想死吗?你可别忘了,我尉迟鸿泽可是当今的天子,皇上,没有我的允许,你想都别想,就算是死,也得我同意”尉迟鸿泽气疯了,这个丫头居然真的一本正经的交代起来了,她真为自己考虑后事了。

    “呵呵,哥哥还是那么可爱,妹妹的命是妹妹的,如果妹妹要的话,谁也夺不走,要是妹妹不要的话,谁也留不住”笑笑看着眼前这个怒冲冠的少年男子,这个和她完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居然在想不到的时候碰面了。

    “要不,我们试试”尉迟鸿泽一反刚才的愤怒,莞尔一笑,可那笑容中却有着太多的阴暗,和他的年龄一点都不相符。

    “好丑”笑笑看着这个城府极深的少年,看着他那像戴了面具的脸,觉得很不舒服,不是她记忆中的哥哥。

    “丫头,好好活着,生存并不容易”尉迟鸿泽无奈的顺了顺笑笑额际的头,话语中有着酸楚。

    “怎么还不上朝去,当皇上的不是要上早朝的吗?”笑笑看到了他内心的苦涩,其实不用说,也能想象得到,少年天子,这么个响亮的称呼下,隐藏了多少的血雨腥风,多少的阴谋奸诈,要想坐稳了,坐牢了,这背后将会有多少的不为人知的阴暗。

    “别说话了,哥哥陪着你”看着笑笑的嘴角流出的一丝红色,尉迟鸿泽的心更沉了,是的,他是天子,是皇上,可是他真能对笑笑使用皇上的权威吗?

    不,他不会,笑笑也不会承认的,所以只希望笑笑能坚强的撑过这两天,不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只要撑过去了,什么事情都好解决。

    但是如果笑笑真的在着一天半的时间内出了问题,那么他还是不会放弃,就算是强行挽留,他也会做的。

    “嗯”笑笑也不勉强,再次合上困乏的眼睛,她好累,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她好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尉迟鸿泽就这么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才一天的时间,笑笑就感觉好像病了好久,整个人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

    “皇上,早膳来了”小德子站在门外,轻声的禀报,对于里边的情景,他是不敢随便窥探的。

    “撤了”尉迟鸿泽没有胃口,看见笑笑这个样子,他哪吃得下啊。

    “是”小德子的话语有些迟疑,但还是撤下了,对里面的情景更感到沉重了。

    “皇上,快马来报,轩辕小王爷的坐骑已经离京不远了,晚上就能到京城了”小德子的话又传来,尉迟鸿泽本不想料理,但是却意外的听到了这个消息。

    轩辕浩提前到达了,那么这接风宴理所应当的就在今晚了,他作为皇上就必须去了,那笑笑该怎么办?

    司马府今晚会不会有什么事情生,笑笑又有什么打算?

    如果笑笑要去的话,她能撑得住吗?如果笑笑不去的话,那么他又怎么放心把笑笑一个人留在深宫呢?

    “传旨,轩辕浩就地休息,后天早上动身回京”尉迟鸿泽冷冷的下了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轩辕浩晚点回来,那样的话,一切难题就都解决了。

    “皇上,恐怕来不及了,这消息是凌晨就报上的了,现在王爷恐怕已经不远了,现在传旨,也只能把王爷堵在城门外不远,那恐怕不妥”小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不明白这皇上怎么老是针对王爷。

    把回来的王爷挡在城门外,这不明摆着让王爷难看吗?

    “司马府准备得怎么样了?让他们晚上准时开宴,文武百官全数到场”尉迟鸿泽虽然无奈,但是也明白小德子的意思,他当初虽然让轩辕浩去边疆,一是出于气愤,二是趁机扫平边疆的各方小势力,建立真正的元明政权,这次轩辕浩回来,他是应该受到褒奖的,如果在无故把他挡在门外,别说轩辕浩,就算是轩辕浩没有想法,那些部将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那皇上……”小德子不知道皇上自己去还是不去?

    “朕会亲自赴宴”尉迟鸿泽的话语恢复了让小德子所熟悉的沉稳和运筹帷幄的感觉。

    “是”小德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冷静的部署着皇上即将的行程。

    “笑笑,你可要坚持住啊”尉迟鸿泽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儿,把小德子奉上的奏折拿到床上,一本一本的批阅着。

    看着奏折的尉迟鸿泽,沉稳,雍容,从容,这样的尉迟鸿泽是一个帝王,一个至高无上的,掌管天下苍生的极大权者。

    小豪不时的在奏折上挥划着,每看完一本奏折都会朝着笑笑的方向看一眼,确认一下床上的人儿没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寝宫内的阳光也从窗棂处消退,尉迟鸿泽手中的奏折也越来越少,但是眉头却越来越紧,笑笑已经一整天没有醒过,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小德子,传晚膳,准备清淡的稀粥”尉迟鸿泽走到门口,吩咐到,这么不吃不喝的就是正常人也会受不了,更何况她一个受了伤的人。

    “笑笑,醒醒,笑笑,醒醒”尉迟鸿泽轻轻的拍打着笑笑的脸蛋,却没有丝毫动静,笑笑宛若一个沉睡中的女孩,还不愿醒来。

    “笑笑,乖,如果你不醒的话,我就要运功疗伤了”尉迟鸿泽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威胁到,虽然笑笑不喜欢别人威胁她,但是只要她醒过来,那么别说威胁,比这更卑鄙的招数他也会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