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笑面罗刹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燕,司马卿的底查到了吗?”笑笑斜靠在马车内的座椅上,懒懒的问道,是时侯该出手了。

    “小姐,司马卿原是海家大公子的朋友,在去拜访大公子的时候认识了夫人,不过由于家世悬殊,海老爷并没有同意他们的婚事,司马卿一怒之下离家赴考,却不想金榜题名,高中状元,被皇上封为四品官员,立于朝堂之上,后经过皇上赐婚与大夫人结为夫妻,官拜宰相;两人旧情难忘,暗通款曲,司马卿不知怎的说服了大夫人最后前去海家提亲,这才知道夫人已经被赶出家门,并身怀有孕,经过近两年的时间,这才找到了在尼姑庵避难的夫人和只有一岁的小姐,并接回府中,夫人也变成了而夫人,夫人和小姐回家后不久,海家就因私藏铁具,被疑为通敌叛国,贩卖兵器,皇上下令,海世一门全家抄斩,财产全部充实国库,夫人和小姐是在三年后,才知道娘家出师的,所以执意要回家上坟祭奠,却不想回来的途中生了意外”雨燕边说边观察笑笑的脸色,却现没有笑容,也没有变化,只是淡淡的,仿佛这些事情早已知晓一般。

    而雨鹰和雨鸽这才知道了笑笑的曲折身世,她们一直不知道雨燕知道这么多。

    “以索命堂和勾魂殿的名誉,给三夫人和大夫人送拜帖,索要酬金”笑笑本不想牵连无辜的,但是自作孽不可活,她们多疑也就怪不得她了。

    “让夜影安排人马,你们不要出面”笑笑在进一步的命令,当初他们是怎么对付海家的,可怜的海玉梅,到死都不知道,她所谓的良人是个什么人?现在她咋地域,肯定也是满怀愧疚吧,可怜的人啊。

    “是”雨燕肃穆领命,小姐已经开始命令魅影和夜影动手了,是不是宁静的生活要结束了?

    司马卿,你伪善的面具还能戴多久呢?笑笑的嘴角上扬,人已经提气撞破车厢,飞身出了马车,随后的还有雨燕他们三道身影,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嘶叫,马匹已经躺在地上,身上插满了箭,车厢也是千疮百孔。

    隐匿于道路两边的弓箭手们却被看到的一幕惊呆了,他们怎么不知道小姐会武功,就连那几个丫头也会。

    本想必死无疑的三小姐,此时正笑盈盈的环视着他们,他们只感到头皮杵。

    “司马卿派你们来的?”笑笑直接点明说出司马老爷的名姓,这更让他们惊惧,这哪是父女啊,简直是生死敌人。

    “动作利落点,不要留下痕迹”笑笑找了个事业好的树枝,踏枝而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所有人的行踪全都是一览无余。

    “是。”雨燕姐妹身影晃动间,在他们还来不及感受疼痛时,他们就已经没有了气息,只是怎么死的,他们即使死了也还不知道。

    从怀中掏出小瓶子,到处一些粉末,尸体瞬间融化,被土壤吸收,就连衣物也一道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地上的弓箭和马车遗骸,笑笑并没有动,任由它留在地上,一切结果,他们自会定夺。

    “走吧。”笑笑带头,往山上走去,远山寺就在眼前,她又怎么会改变计划呢?她还想看看他的心狠到什么地步呢?

    四道袅娜的身姿没有丝毫影响的往山中的远山寺走去,没有用武功,更没有用轻功,徒步上山。

    自己沾满血腥的双手来到此佛门净地,不知道能不能洗涤自己的阴暗呢?

    “谷主。”身着侍女服装的女子们看到她们的到来,纷纷跪地参拜。

    “怎么回事?”问话的雨鸽,她不是交代好不许暴露行踪的吗?怎么全出来了?

    “禀报谷主,一个时辰前,有人突袭远山寺庙,为了保护寺庙中的僧众,我等不得不现身,我们不想伤害无辜,可是……”一直说话的女子,突然停住了话语,那愤恨的眼神让人太熟悉。

    “究竟出了什么事?说”雨燕也知道出事了,可是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真的很心急。

    “属下无能失职,还请谷主赐罪”女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对即将收到的责罚甘心情愿,却对自己的失职,悔恨难当。

    “说吧”笑笑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小事,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会主动请罪。

    “谷主,寺庙中僧侣突然从背后向我们出手,五个姐妹措不及防,丧命当场”这就是结果,这就是她们保护别人的下场,哈哈,什么时候幽萝谷的人竟然也会有此下场,保护人,竟然让被保护的人给杀了,这就是世道。

    “什么,我要宰了那些秃驴”雨鸽愤恨的说道,就等着笑笑吩咐,她们绝对不能看着姐妹们的血白流,命白丢了。

    “谷主”雨燕也愤怒了,按捺住心中的憎恨,等着笑笑的吩咐

    “起来吧,带我去看看她们”笑笑亲手扶起来跪在地上的女子,嘴角的笑容有着苦涩,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人为她而死,命,五条鲜活的生命就在这弹指间没了,她们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可是却遵从了自己的妇人之仁,而让她们冤屈惨死。

    推开了寺院的门扉,五具侍女的尸体整齐的摆上在院落中,一干雨组成员全部都肃穆的站在旁边,在看到笑笑的时候,纷纷跪地,没有言语,却让人感到了无比的沉重和悲愤。

    笑笑低头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她们,曾经鲜活靓丽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抬起左手手袖滑落,露出了细瘦的手臂右手食指指甲轻轻的顺着经络一划,皮肤绽裂,鲜血也溢了出来。

    “谷主”众弟子震惊的看着笑笑的举动,谷主怎么能自残身体呢?

    笑笑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到没有气息的女子的唇上,直到血液渗进她们的唇瓣,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笑笑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是动作却没有消减,依然如故。

    “送她们回谷,挡路者杀无赦”笑笑吩咐,幽萝谷的弟子那么久回幽萝谷吧,那里才是她们的归宿,她不会让她们的魂魄孤苦无依的。

    她的血能让她们一个月能尸体不会毁坏,只会像睡着了一样,也好让她们能完好无损的回到家。

    “谷主”雨燕撕下了一条不带,帮笑笑包扎伤口,看着血迹斑斑的手臂,她只感到泪眼朦胧。

    “人呢?”笑笑站在院中,淡淡的问到,原来平凡也不是她能奢求的。

    “把人带出来”刚才回话的女子厉声吩咐,一群和尚被带了出来,其中还有前来突袭远山寺的人。

    “这寺里的师傅都是洪茹云的人吗?”笑笑看着穿着方丈袈裟的老和尚,淡淡的问道。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老和尚看着地上的女子,无奈的叹息。

    “大师,出家人怎么会牵扯到这世俗纷争中来呢?太让人失望了”笑笑对着她,感叹的说道,难道连佛门都不干净了吗?

    “女施主节哀”方丈意外的是看到笑笑,在所有人当中最小的女子,一个面带笑容的女子,面带笑容?面带笑容!

    脑海中似乎浮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那人也不是笑不离口,但是那人的笑却是江湖中为之胆寒的,那人就是羽扇君子的弟子,也是幽萝谷的现任谷主,但是幽萝谷两年前就销声匿迹了,江湖上也庆幸,但是也不敢肆意,对幽萝谷也成了禁忌,能让就让,能避就避,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幽萝谷,可是这女子,看也十三四岁的模样,当年的那女孩是多少岁?十岁左右,那不恰好符合?

    方丈突然惊惧的看着笑笑,这尘封了的记忆在瞬间苏醒,他怎么会忘记了,不管一个人的外貌怎么变,她的习性是不会有多大的改变的啊,这不正是没有了踪影的幽萝谷谷主吗?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远山寺?地上的女子都是幽萝谷的弟子吗?那这江湖纷争又要开始了吗?

    看着笑笑那深得不见底的黑暗,方丈忘记了习惯的祈祷,只是惊恐的看着笑笑。

    “节哀,我会的,谢谢方丈大师了”笑笑的话语有礼而客气,完全没有该出现的愤恨,但是只有幽萝谷的弟子们知道,谷主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杀人偿命,大师自便吧”笑笑看着大师身后的众人,看着他们眼中的惊诧和疑惑,没有丝毫的笑意。

    “我保护不力,让她们无妄丧命,自受一掌,以示惩戒”笑笑不再看他们了,只是手掌凝力,朝胸口就是一掌,这掌凝聚了她全身的功力,她也受到了有生以来最重的创伤。

    “谷主”幽萝谷的弟子们看到笑笑嘴角溢出额血迹,惊恐的叫道,她们知道的,谷主历来严格谷规,但是对谷中弟子也是爱护有加,可不想她这样啊,谷主的功力多深啊,这一掌,谷主她……

    “雨组雨婷听令,没有完成谷主使命,疏忽大意致使雨组弟子丧命,责令护送弟子回谷,面壁思过一个月”雨鹰的话冰冷严峻,只有紧握的双拳泄露了她的愤恨,但是现在她的任务是保护好谷主。

    “是”刚才答话的女子,欣然领命,相较于谷主的自我惩罚,她的已经是最轻了,即使她想多加刑罚,她也不敢。

    “大师,不要让我重复二遍,刚才是谁出手的,自行了断,否则我屠你远山寺,或者屠杀了所有的和尚,为我的弟子偿命”笑笑按捺住胸口火辣辣的疼痛,翻腾的血气,强忍着口中的血腥甜。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你杀了我们,司马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狂妄的不知死活的声音出自突袭者口中。

    正所谓民不与官斗,江湖中人还是对朝廷有所畏惧的,可惜他错了,他面对的是笑笑,幽萝谷的谷主,一个无视朝廷,无视江湖的女子。

    她在乎的只是情,难能可贵的为对方付出生命的生死情,绝对而惨烈。

    “阿弥陀佛”方丈听得这一席话语,只是闭眼双手合十,以平复心中的叹息和惶恐。

    方丈似乎已经看见了漫山遍野的血红,似乎看到了又一场江湖屠杀。

    “呵呵呵,司马家”银铃般的笑声悠扬而清脆,笑笑的笑容瞬间绽放,眼神也盯着那个大放厥词的男子。

    “我倒要看看司马家怎么个不放过我”笑笑手臂轻抬,那男子已经被一股力量带出了人群,飘忽于半空之中,现在他终于知道害怕了,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滋味了。

    除了方丈,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空中的男子,不知道笑笑会怎么处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